坚守承诺 丹东一女警7年完成女囚遗愿

2006-10-17 08:59:33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时代商报报道,今年国庆节假期一结束,丹东市看守所41岁的女警官王晶,就领着刚满16周岁的多多(化名)来到丹东市一家高级酒店,王晶已跟这家酒店的经理约定,把多多安排在这家酒店工作。

 

    多多既可以在酒店内吃住,还可以向酒店的大厨学艺,此外,每月还能挣到500元钱的工资。像这样即能学艺又能挣工资的工作来之不易,这是王晶费了很多口舌,酒店经理才答应下来的。

 

    王晶之所以这样尽心尽力地为多多找工作,是因为7年前对一个女死刑犯在行刑前的一个承诺。

 

    用真心感化女囚

 

    王晶穿上警服不久,就被分配到丹东市公安局看守所,成为一名女警官。1988年底,王晶负责看守的女监里进来一名涉嫌杀人的犯罪嫌疑人金丽萍(化名)。金丽萍一进到看守所,就开始绝食,想尽早结束自己的生命。

 

    金丽萍连续3天绝食,王晶一直陪她谈心。经过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金丽萍终于放弃了绝食自杀的念头,开始进食。为了稳定金丽萍的情绪,王晶每天都要抽出时间与金丽萍单独谈话,慢慢化解了金丽萍心中抵触的情绪。

 

    金丽萍患有严重的妇科病,经常腰疼。王晶得知后就为她寻医问药,并自己掏钱买来药品,碾成药面给金丽萍敷用。不到一个月,金丽萍的病就治好了。

 

    运动员出身的金丽萍身高体壮,饭量很大,有时吃不饱,王晶就时常自己掏钱为金丽萍加餐,改善一下她的伙食。在金丽萍被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经金丽萍自己记载,王晶为她买红烧肉的钱,就花掉了475元。

 

    心灵上的开导、生活上的照料,让金丽萍在看守所里感受到了温暖,她把王晶视作了自己的亲人,把自己一生的坎坷经历都倾诉了出来。

 

    帮女囚寻找亲生父母

 

    金丽萍刚刚降生时,就被养父母抱走。她长大后虽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从没有萌生过要见自己亲生父母的念头。当初由于金丽萍没有工作,就向养父母提出要自己养出租车为生的想法。养父母卖掉了房子,又向邻居一位大娘借了6000多元钱,金丽萍总算开上了出租车。也就是这6000多元钱,竟成了金丽萍变成杀人犯的导火索。开出租车不到一个月,在一次肇事中金丽萍的车变成了报废车。邻居大娘知道这个情况后,就天天到金丽萍家讨要借款。在一次讨要中,因为话不投机,金丽萍将其掐死。也因此,金丽萍进了看守所。

 

    金丽萍在王晶的感化教育下,认识到自己罪不可恕。每当心里有想不开的事情,她总愿找王晶说说心里话。在一次谈话中,金丽萍对王晶说:“我知道自己是犯了死罪,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但我现在还有一件遗憾事,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我真想看看我的亲生父母啊!”听到这里,王晶感觉到,金丽萍虽然杀了人,但她的这个愿望,应该得到满足。她答应了金丽萍:“我去替你找找你的亲生父母,我会找个机会让你们见面的。”

 

    之前金丽萍的养父母始终害怕金丽萍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他们先后6次搬家,躲开知情的邻居。但金丽萍还是从邻居那里知道了真情,可她从未向养父母挑明过,始终把养父母当作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对待。王晶为了让金丽萍的养父母同意寻找金丽萍的亲生父母,就带上自己的父母,一同做他们的工作。

 

    工作做通了,金丽萍的养父母提供了一些寻找的线索。通过在丹东市内排查,王晶终于找到了金丽萍的亲生父母。

 

    女囚临刑前提3个要求

 

    到了199911月,金丽萍杀人案已审理完毕,金丽萍28年的人生路就要走到尽头。在临刑前的头两天,已经知道金丽萍死期的王晶对她说:“你看,天气也冷了,你身上的衣服也旧了,你喜欢什么样式的衣服?我给你买一套吧!”已不把王晶当作外人的金丽萍回答说:“你给我买一件蓝色衣服吧!看看能不能‘拦’住我不去死。”

 

    执行死刑的日期到了,这天早晨王晶同法院、看守所领导以及武警战士来到了关押金丽萍的女监室。“金丽萍,起来吧,今天送你上路。”女看守警察王晶平和地说道。金丽萍愕然地从床铺上站了起来,王晶拿出一套蓝色的外衣,以及贴身的内衣对金丽萍说:“热水我给你准备好了,洗个澡换换衣服吧,好干净利索地‘上路’。”

 

    金丽萍换上了王晶给她买来的里外全新的衣物。王晶又拿出自己平时用的化妆品,给金丽萍略施淡妆。王晶一面化妆一面对金丽萍说:“我答应过让你看看你的亲生父母,一会儿在去青年广场开宣判大会时,你往围观者的前排看,是不是有撑着红伞的人,伞下就是你亲生父母,周围的人就是你的6个亲姊妹。”说到这里,金丽萍突然蹦了起来说:“王警官,我还有3个请求,你能答应我吗?”王晶看到看守所领导默许的眼神说:“好吧!你说吧,我看哪3个请求。”

 

    “第一,我要叫你一生亲姐姐,你答应好吗?第二,以后你替我照看一下我的养父母,还有我的儿子,将来再为他找个工作;第三,我死后把我的遗体捐献出去,把卖器官的钱用来还你给我买红烧肉的那475元钱。”金丽萍一口气说完了3个请求。王晶回答说:“前两个请求我答应你,第三个请求是坚决不能答应的。”

 

    囚车缓缓地开进了青年广场,站在囚车上的金丽萍一眼就看见在围观群众的前排,有人在不是雨天的情况下却撑着鲜红色的雨伞。她的情绪立即激动了起来,扯着嗓子大喊:“爸爸!妈妈!”此时,金丽萍的亲生父母和姊妹们也反应了过来,纷纷涌向载着金丽萍的囚车,并哭喊起来。顿时,宣判大会还没开,秩序就乱了起来。好在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察反应很快,不一会儿就将现场混乱的状况平息了下来。

 

    金丽萍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她虽然为自己犯下深重的罪孽而后悔,却也为临死之前没留下遗憾而庆幸。

 

    女警坚守承诺7

 

    7年过去了,王晶依然没有忘记对一名死刑犯的承诺。7年里,金丽萍的养父母相继去世,王晶与自己的父母亲自到场为他们办理了丧事。每到周末及逢年过节,王晶时常会买些东西去看看金丽萍的儿子多多。今年国庆节刚过,王晶把长大成人的多多送进了酒店学艺,希望他能有一个谋生的本领。

 

    在十几年的看守工作中,王晶不只是对这一名女死刑犯给予了人文关怀。在王晶发动的捐款号召下,克尔克孜族的女在押人员,在看守所里治好了甲状腺病;为了让一位单身女贩毒人员安心地去监狱接受改造,排除她的后顾之忧,王晶帮助她的女儿找到了一份工作;就在记者采访的前几天,王晶还为一名被判刑7年的女单身犯人,办理好了动迁手续,让这位女单身犯人刑满释放后,还会有一个安身之处;对于那些外地在此关押的人员,王晶经常会自己花钱买一些内衣内裤等日常生活必需品送给她们。(首席记者 孙学友 记者 任宪东)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