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首位援外志愿者的非洲生活

2006-11-15 00:49:51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华商晨报报道,上月底,我省首位援外志愿者孙鑫在北京经过短暂受训后,正式踏上前往非洲埃塞俄比亚的旅途。而今,他的非洲生活已过半月,只身海外的他有着怎样的见闻和感受?

 

    日前,本报记者通过MSN和博客对他进行了采访。

 

    异国生活

 

    衣 洗一件衣服要3块钱,外面灰尘多,晾在外面等于白洗了

 

    食 英吉拉(一种饼)简直“酸得要命”,喝了一瓶水才算缓过来

 

    看 开窗可看到猴子,猴子对这个黄皮肤的小伙子也很好奇

 

    用 一瓶“潘婷”要60多比尔(比尔与人民币汇率接近11),一台DV5万多

 

    “如果这里不艰苦的话,非洲人民就不需要我来做志愿者了。”孙鑫在他的博客里这样写道。

 

    对于这个生在沈阳、长在沈阳的大男孩而言,这次漂洋数万里的远行,无疑有着对家乡更多的思念之情。

 

    他是1/400

 

    甜———“我给他包里装了些去火的药,就怕他到了那儿热得上火。为了能和儿子进行联络,我和他爸还特意学了如何上网聊天。”

 

    今年9月,团省委受团中央委托,首次向省内招募赴亚非拉服务志愿者,25岁的孙鑫听到消息后当即在网上报名。

 

    两年前,刚刚从沈阳理工大学工业自动化专业毕业的孙鑫,一直在某单位从事网络编辑工作,他的英语很棒,计算机水平也很高,这也成为了他从400多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

 

    “本来我们今年只是想要建立一个人才库,在明后年才准备向外输送志愿者。但辽宁提供志愿者的素质和水平,最终打动了团中央,在经过筛选后,团中央最终从辽宁400多名候选者中选中了孙鑫。”团省委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

 

    对于这次胜出,孙鑫和他的家人朋友们都感到无比骄傲。今年全国仅向亚非拉国家派遣50多名志愿者,孙鑫不仅是我省惟一接受派遣任务的志愿者,也是辽宁历史上的首位援外志愿者。

 

    “我给他包里装了些去火的药,就怕他到了那儿热得上火。”10月底,在沈阳北站送别孙鑫时,他的妈妈不无担心地说,“为了能和儿子进行联络,我和他爸还特意学了如何上网聊天”。

 

    此后,孙鑫在北京接受了一周的培训,而后起程飞往斯亚贝巴。当时他心里清楚,自己是去非洲吃苦,为非洲人民做贡献去的。

 

    “孙鑫”成“三峡”

 

    暖———“当志愿者们即将离开机场时,一位志愿者医生还特意把剩下的霍乱疫苗分发给了大家,告诉我们什么时候用,之后才一一作别。”

 

    “在飞机上我的大脑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没睡好,反正就是没精神,在飞机飞到阿拉伯半岛上空的时候,天开始亮了……”孙鑫在112的博客里写道,那一天他把博客的名字改作“快乐仙居———目前总部在埃塞”。

 

    从中国起程时,还是寒风萧瑟,可是到了埃塞俄比亚,孙鑫和他的同伴们发现带错了很多东西,比如妈妈特意给他穿上的毛衣,在这个接近赤道的国家里显得多余。

 

    这些该带和错带的物品一共装满了150多个箱子,它们使得初次抵达埃塞俄比亚的50多名中国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更像是一个庞大的旅行团队,几乎机场所有的小手推车都被大家找来搬运行李了。

 

    对于不远数万里而来的贵宾们,埃塞俄比亚方还举行了一个小小的仪式。埃塞俄比亚的代表个子很高,看起来很有教养,他不会说中文,也不知道拼音该怎么念,最后他干脆用当地的阿姆哈拉语加英语念起了“孙鑫”的名字,这个发音更接近于“三亚”或“三峡”。

 

    孙鑫在博客里写道,埃塞俄比亚是一个流行性疾病易发区,因此志愿者们必须特别珍视健康。“当志愿者们即将离开机场时,一位志愿者医生还特意把剩下的霍乱疫苗分发给了大家,告诉我们什么时候用,之后才一一作别。”

 

 

    开窗见猴子

 

    妙———第一天的非洲生活是无聊的,没什么电视节目,只好看碟。但是,在一天早上,他打开窗时,一只猴子正用两只好奇的眼睛看着他……

 

    斯亚贝巴是个美丽的城市,在阿姆哈拉语中意为“新花之城”,非洲联盟的总部就设在。

 

    在斯亚贝巴,孙鑫将为当地一家传媒机构做计算机方面的服务,但在刚刚抵达的几天里,他一直都待在宾馆里学习怎样适应当地的生活。

 

    孙鑫说,当地有很多中国产品,但价格不菲。一瓶“潘婷”要60多比尔(比尔与人民币汇率接近11),一台DV5万多。

 

    埃塞俄比亚的传媒水平很落后,当地频道没什么节目,所以当地的旅馆都有CNN或者BBC,有的还是翻译成当地语的美国节目。

 

    这样孙鑫第一天的非洲生活就变得无聊起来,最开始就是待在房间里,一边听着电脑里放出的相声,一边想要睡觉,可是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困了,索性将从中国带去的影碟逐一看了,就这样一直熬到晚饭时间。

 

    尽管已经在斯亚贝巴待了6天,可是孙鑫还没有倒过来时差,这里比北京要晚约六七个小时。孙鑫听说斯亚贝巴的早晨充满乐趣,可以见到猴子,但一定要早起,于是他索性将闹钟调到6点,可起初他看见了天上盘旋着一种似鹰非鹰的大鸟。

 

    失望之余,孙鑫顺手打开窗子,却突然看到了猴子,当时它正用两只好奇的眼睛看着他……

 

    酸酸英吉拉

 

    怪———“两张超级大的饼,上面会倒上辣酱,奶酪,由于太酸,吃了几口我就感觉胃不舒服……估计很少会有中国人喜欢吃这个。”

 

    “我正在跟妈妈聊QQ!”昨晚,孙鑫通过MSN向记者诉说着自己的异国感受,虽然他闭口不谈自己对父母的思念,但通过他的博客记者依然能感觉到这个25岁大男孩心灵空间的另一部分,QQ成了他与家人的“连心锁”。

 

    “在这里,我们是外国人,做什么都需要靠自己,好多当地人都没见过中国人,在街上有时见到你就像见到怪物一样。”孙鑫说。

 

    孙鑫在斯亚贝巴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洗衣服。“这里的旅店是没有地方晾衣服的,因为我们这里没有阳台,不过就算有我也不会晾,因为这里的灰尘太多了,晾在外面等于白洗了。这里的旅店是会提供洗衣服的服务的,今天送去明天就给你送回来,不过一件衣服要3块钱,而且我看他们洗得也不是很干净。”孙鑫在115的博客里写道。

 

    在埃塞俄比亚的第一顿晚饭,让孙鑫很失胃口。“英吉拉,这玩意还真是酸呀,而且是凉的,两张超级大的饼,就叫做英吉拉,上面会倒上辣酱,奶酪,还有吃英吉拉专有的菜;由于太酸,吃了几口我就感觉胃不舒服,喝水,喝了一瓶之后才算好;看来我们的胃是不能吃那么多的酸的东西。但是那个东西倒是蛮有特色的,估计很少会有中国人喜欢吃这个。”

 

    孙鑫说,这些日子他“天天牛肉鸡肉,还都是辣的”,已经“快要吃吐了”。“要是能够在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吃上两顿中餐,已是一种享受。”

 

    志愿者无悔

 

    乐———“我希望能够帮助这里的人,尽我所能多完成一些建设工程,无愧于志愿者的头衔,成为非洲人了解中国的桥梁。”

 

    “我觉得在非洲的这些苦我都能忍受,因为在这里我代表着中国,我不能丢中国人的脸。”孙鑫说。

 

    10日,孙鑫终于开始准备自己的工作了。“新闻部的领导告诉我,目前的事就是帮着领导在新楼里面建一个无线网络,搞得还蛮正规的,挺先进的,国内也只有一些大型的写字间有。我希望能够帮助这里的人,尽我所能多完成一些建设工程,无愧于志愿者的头衔,成为非洲人了解中国的桥梁。”

 

    “说实话,我准备明年回国后,再报名参加赴另外一个国家的志愿服务工作。我喜欢这样的工作。”孙鑫说。(记者 何骞)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