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东部空间”突破单纯旅游局限

2006-11-17 09:15:20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沈阳日报报道,“昔日的王滨沟乡穷,穷得乡党委书记于恩胜到区里开会都抬不起头。

    进入2006年,于恩胜有了笑模样,再到区里开会,腰板挺直了。咋有底气了?于恩胜笑答:“借了沈阳东部大开发的光。”

    可不,当沈阳确定发展“四大空间”后,王滨沟乡这个东陵区的穷乡镇变成了投资热土,尤其是辽宁建华管桩有限公司这个“管桩王”的投产,撑起了乡财政的半壁江山。

    “管桩王”规模不小:一期工程今年5月开工建设,9月份正式投产,到年末产值可达1.5亿元,产量居东北同行业之首。

    “管桩王”成为“致富源”:一期工程可给乡里带来数十万元的财政收入,4条生产线都达产后,乡里的财政收入将增加400余万元。

    往东,往东,再往东,用目光来个大扫描,你会发现东起沈抚市界,西至三环高速公路、农业高新区界限,南起浑河,北至农业高新区、新城子区界,约203平方公里的“东部空间”已从单纯的旅游度假“局限”中走出,成为大项目成长的沃土、高新技术产业的集聚地。

    沈抚工业走廊成为“魅力空间”

    从王滨沟乡乡政府再往北走5分钟,只要抬脚迈一步,就到了抚顺地界。空间的邻近,促进了经济的融合。如今,抚顺已有两家大型农事企业落户王滨沟乡。

    沈抚工业走廊已展示出独特的魅力———

    以沈阳满融经济区为龙头,以汪家工业组团为龙尾,以产业特征突出、集聚效应明显的满融韩国产业园、白塔环保产业园等十大产业园为龙脉,东西长40公里、总面积200平方公里。

    沈抚都市工业走廊正向“大浑南”贴近。细看沈阳市高新技术产业带布局规划,你会发现沈抚都市工业走廊的定位,是重点规划发展沈阳满融经济区和汪家工业组团,通过“满融、汪家”东西两大片区的发展,促进和拉动中部地区的发展。首先启动沈阳满融经济区,采用全新的封闭式管理体制、全新的发展理念和全新的运作模式,充分放大满融对外开放的品牌效应,通过外向拉动实现该地区的快速发展,打造全国最大、投资环境最优的韩国企业投资的集中区。通过开发汪家工业组团摆动龙尾,充分利用沈抚市际资源,发挥城市间互补效应,建成以沈阳为中心的辽宁中部城市群最有活力的地区。

    如今,沈阳满融经济区已经启动,韩国的 S K鲜京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大宇(辽宁)机械有限公司、沈阳汉拿混凝土有限公司及汉拿外加剂有限公司、沈阳现进缝制有限公司、沈阳九月预制保温管有限公司、日野电子(沈阳公司)等近百户企业在这里云集荟萃,国内的一些知名企业,包括广东黑牛集团、泰丰集团等也纷纷进入经济区投资建厂。正在建设的占地150多公顷的中国自动识别成套设备高科技产业园,将有包括台湾及大陆的200余户自动识别终端产品企业入驻。

    “五带”支起东部腾飞“骨架”

    东部大开发,东陵区是主力军。它用“五带”规划的大手笔,为东部腾飞增添了活力。

    北部汽车产业区:锁定在汽车及零部件、汽车销售和装备制造、工程机械等产业。目前,已落户一家超大型汽车工业企业,产品投资后将结束沈阳不能生产重型卡车的历史。投资5000万元,为上海通用汽车配套生产汽车“前重梁”项目,一期3000平方米焊接车间已经投产。

    东南部休闲生态区:涉及王滨乡、祝家镇辖区和李相镇、深井子镇的部分地区,区域面积约280平方公里,重点发展休闲度假旅游业和现代农业、生态农业。由上海置业公司投资20亿美元的陨石山主题公园项目已完成选址和初步规划,预计明年3月份启动。

    东部制鞋和新型建材产业区:涉及深井子镇辖区和东陵、南塔街道的浑河南部地区,区域面积128平方公里,重点发展制鞋、装饰及新型建材和医药等产业。

    南部高新技术产业区:重点发展环保、航空和韩资产业,其中“桃仙国际航空港副城”项目的确立,不仅为东陵区带来经济腾飞的契机,也将对沈阳市总体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10月31日,沈阳民用航空产业区暨沈飞公司 Q400飞机大部件转包项目举行开工奠基仪式,项目总投资5.07亿元,计划明年10月建成投产,达产后年可新增销售收入4.4亿元。

    沈阳民用航空产业区规模可真不小。它位于桃仙国际机场北侧,包括沈飞航空工业园组团;支线飞机、通用飞机组团;发动机整机制造组团;民用机维修、客改货组团;弹性控制发展组团;商业空港保税物流组团。产业区的目标是建成我国最大的飞机大部件、零部件转包基地,最重要的支线飞机、公务机、通用飞机、航空发动机总装生产基地,最专业的“一站式”飞机维修基地,实力最强的航空研发、培训、科技创新基地,实现沈阳航空产业升级、聚集和持续快速发展。

    据了解,目前沈阳民用航空产业区已整理土地3270亩,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完工,深航基地与飞机维修项目正在选址。

    特约记者孙政 记者赵国清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