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小女孩硬生生撑起一个家

2007-09-19 08:37:33
华夏经纬网

图片说明:照合影了,妈妈和妹妹都很开心,小群(左)却笑得不是很灿烂。

    小群7岁那年爸爸去世了,从此她就拉起双目失明妈妈的手,母女俩艰难走出那段最黑暗的日子。

    小群是个优秀的学生,小时候,她性格活泼可爱,从爸爸去世后,她开始沉默少语。几天前,市慈善总会开发区义工队的义工祝瑞伍去给小群等孩子送学费时,沉默的小群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7岁扛起家庭重担
 
    小群家在普兰店夹河镇农村,细细高高的个子,长得很清秀。记者和小群妈妈说话的时候,她就一直默默站在那里,不发一声。小群的妈妈王燕因为先天性眼底视网膜脱落导致双目失明。2002年刚过完年,当时小群只有7岁,爸爸意外身亡,留下了她和双目失明的妈妈。
 
    这几年,王燕因为治眼睛花了不少钱,再加上丈夫的去世,这个家就像王燕的眼睛,一下子陷入黑暗。因为眼睛看不见,小群又太小,别说出去打工挣钱,就连王燕日常的生活都成了问题。

    父亲去世后,小群拉起妈妈的手,带她去菜园摘菜、去河边洗衣服、去商店买东西,也从那时候开始,小群学会了做饭、择菜、喂家里的鸡鸭等家务。靠着每个月政府救济的60元钱,母女俩艰难地过日子。

    小群家所在的村子没有自来水,村民们都到村里的井挑水吃。以前都是小群爸爸往家里挑水吃,现在,因为王燕看不见,小群又小,只能两人抬水吃。

    王燕在小群7岁的时候,就让她带路,母女俩走近20分钟的路才能到井边,然后王燕便不断问小群:“到没到井边?”自己摸索着把水桶放下去再提起水,小群再拉着妈妈,踉跄走上20多分钟把水挑回家。这样来来回回五六趟才能接满一缸水。
 
    孩子大一点,就是母女俩一前一后抬水。村里邻居看不下去了,大家你一桶我一桶帮着母女俩抬水。后来亲戚帮王燕在井里安了个水泵,直接把水抽上来,小群和妈妈才结束了艰难的抬水生涯。

    盲母和她相依为命

    转眼到了小群上学的年龄,虽然村学校离家只有不到5分钟的路,但王燕不放心让刚上学的孩子自己走,就每天坚持送小群。说是妈妈送女儿,实际上是小群领着妈妈去学校。王燕心里也清楚,自己送孩子上学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从上小学第一天起,小群就拉着妈妈的手一起去上学,然后王燕就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等女儿放学,母女俩再拉着手一起回家。时间长了,学校附近的人和王燕熟悉了,就叫她到自己这里等小群。那段时间,虽然日子一样很艰难,但每天等小群放学成了王燕最重要的工作,每天心里都充满期待,母女俩相依为命的日子过得充满希望。

    一天半夜,小群突然发高烧,额头滚烫,王燕着急地赶紧起来找药,其实家里备了很多感冒药,但王燕根本看不见什么名字,小群又不认多少字,深更半夜又不好麻烦邻居,这可急坏了王燕。眼看着孩子越烧越重,王燕只好摸黑跑到大街上叫人,被她吵醒的邻居赶到王燕家帮小群找好药服下,孩子这才得救。对这件事,王燕一直很愧疚。

    王燕说,那是小群唯一一次生病。可能是上天的眷顾,体谅这对母女,王燕和小群都很少生病。

    现在小群每天放学回家,妈妈就会让她帮着择菜、带着去菜园、去洗衣服。王燕说,每当叫孩子干这干那时自己心里其实都很舍不得,但实在看不见,有些活必须得小群帮忙才行。小群也只有帮妈妈忙完这些才能赶紧把作业写完。

    母女逐渐走出困境

    小群家只有一个房间,小群的小写字桌就在这间屋里,还有炕、电视,没有安静的学习环境,小群所在的小学也没有专门的音乐老师。但一直以来,唱歌、舞蹈、绘画、体育等比赛,小群却代表学校在镇里甚至市里都取得过名次,小群简陋的家里一度因为贴满她的奖状而“蓬荜生辉”。

    2年半前,开发区义工祝瑞伍发现了小群。从那以后,老祝带着开发区的义工定期给小群送来学费、生活费以及米面油等生活必需品,当地政府、小群学校也向小群母女伸出援手。一年多前,经人撮合,小群妈妈又重新组建了新家,虽然日子一样贫困,但总算有了顶梁柱。

    但忧郁的小群很少绽放笑容,老祝说,除了经济上的资助,今后的打算就是多关心小群,希望笑容能早点回到小群脸上。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