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者坠楼亡 工地5天没报告

2007-11-05 09:16:23
华夏经纬网

    二楼的地面与四周墙体有一条不足一米宽的豁口,王先生称,出事后,豁口就被工地用一块块木板挡上了,但是通过木板的缝隙,还是可以看到楼下。记者吴双摄

    事件经过:10月29日,沈阳市于洪区张士开发区一建筑工地上,53岁的吉林来沈打工者徐某坠楼身亡,该建筑工地既没有上报安监部门,也没有报警。

    死者家属:工地方一直想“私了”,但总说“过两天再说”,现在我们也不想赔偿的事了,就想讨个说法。

    工地方面:因为当时无法判定是意外事故还是安全生产事故,所以没有上报安监部门。

    安监部门:建筑工地发生事故,即使无法确定是否为安全生产事故,都要报安监或公安部门,决不允许私了。

    10月29日,沈阳市于洪区张士开发区一建筑工地上,53岁的吉林来沈打工者徐某坠楼身亡,其家人来沈与工地就赔偿一事协商多日至今无果。

    而徐某坠亡已有5日,该建筑工地既没有上报安监部门,也没有报警。

    11月2日上午11时许,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张士物流中心附近的一冷库施工工地,徐某的妻子、55岁的钟女士由两个女儿搀扶着,“29日晚上接到电话说出事了,一下子就蒙了,当时和闺女连夜坐火车到了沈阳。”“当时俺就想看看这人咋样了,可他们的负责人就说‘人在医院呢’,给俺们安排了宾馆,又请俺们吃饭,可就是不领俺见人,第二天才知道人已经死了。”

    徐某的女婿王先生一直与岳父一起在该工地上打工。昨日,王先生领着记者来到岳父出事的地点:一栋主体轮廓刚刚形成的在建楼房的二楼。

    王先生指着西侧一水泥柱旁的豁口对记者说:“我爸就是从这儿掉下去的。”

    10月29日下午3时30分左右,王先生正在工地干活儿,听工友说他岳父掉楼下了,赶到现场时,他岳父仰躺在一楼水泥地上,后脖颈都是血。“没打120,也没有报警,是工地派的车给他送医院去的。但当时就已经不行了。”

    王先生说,10月30日工地就对出事现场进行了处理,一楼楼梯口的安全警示牌也是出事后才安上的。王先生的说法也得到了其他打工者的证实。“我们打听了好多工友,没一个人看到我爸是怎么掉下去的。”王先生猜测,很可能是岳父在豁口旁解手时不小心掉下去的。

    王先生表示,工地一直想“私了”,但双方在赔偿金额上没有协商好。“他们总是说‘过两天再说’,现在我们也不想赔偿了,就想讨个说法。”

    昨日中午12时许,记者找到该工地负责方——沈阳安泰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安全设备部负责人于某。他表示,公司一直在与家属协商解决此事,家属要求赔偿20万元,但公司认为只能给丧葬费和5万元的赔偿,双方在赔偿金额上没有达成一致。

    于某称,因为当时无法判定是意外事故还是安全生产事故,所以没有上报安监部门。

    “当天上午他们是休息时间,下午才上班。上午,他还和他女婿还有另一个工人一起去喝酒了。下午干活儿他就没出现,我们还找过他。”

    在场的王先生也承认,当日上午确实和岳父一起喝酒去了,但他说:“才喝了二两酒,他平时每天晚上也都喝酒。”

    11月2日下午,沈阳市安监局一名工作人员称,按照相关规定,建筑工地出现安全生产事故,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报给当地安监部门。即使无法确定是否为安全生产事故,也要报安监或者是公安部门,由官方进行现场勘查,取证。“不‘走官’,双方私了的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

来源:辽沈晚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