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山被霸雇工出事 乡政府称“不知道”

2007-12-26 08:43:11
华夏经纬网

    【新闻到底】 《矿山被霸两年 出事了》

    新闻闪回: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北三家乡鑫华矿业有限公司在买到这里的金矿采矿权后,由于原矿主仍然霸着矿山,并长期组织人盗采金矿,使这家公司正常开采不了。

    11月24日,四名受雇采矿者出事了,两人被砸身亡,死者一名姓陈,一名姓刘,均是清原满族自治县北三家乡黑石木村村民。本报以《矿山被霸两年 出事了》为题披露此事。

    核心提示:抚顺清原满族自治县北三家乡盗采矿山案件又起风波,事故中死者家属刘长河的妻子孙芬向记者投诉,组织盗采矿山的原矿主赵东臣在县乡相关部门的协调下,同意处理丈夫后事。可是当着几个相关部门人员的面,拿出六万元给中间人的赵东臣,在刘长河后事处理完毕后没了踪影。刘长河的妻子领着一个不满6岁的孩子到处找人要钱,可就是没有人出面表示负责。令人不解的是,因为盗采金矿造成死亡两人的案发地北三家乡主要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竟只有三个字,“不知道”。记者在一个山沟里发现了一个非法金矿选厂和十几吨金矿粉。

    是赵东臣叫我丈夫上山的

    刘长河的妻子是个特别软弱的农家妇女,她的丈夫长期为前矿主赵东臣在金矿山上打工。出事那天,丈夫还把一个打工记时账本放在家里,可丈夫一去未返。出事的三天后,本报将这起因盗采造成两人死亡案的报道见报后,乡里有干部来到了刘长河家,用安抚的口气对孙芬说:“你别再找记者来了,事闹大了,你家里一分钱也得不到。”准备连续报道的记者,得知孙芬手中有个记时账本后,就想拿到这个能够证明刘长河长期受雇上山采矿的证据。可令人不解的是,刘的妻子躲起来不见记者。

    令人疑惑的善后处理费

    这起盗矿案件被曝光后,抚顺警方、清原满族自治县警方和清原县政府相关部门都介入调查此事。12月7日晚,清原满族自治县政府三个部门的三位工作人员和北三家乡一位副乡长和赵东臣开始与刘长河的妻子接触,并找来一位中间人,双方议论的焦点是怎样处理刘长河的后事。商谈间,赵东臣拿出一摞钱,交给了一个管姓中间人。称这6万块钱是安抚家属的钱,刘长河妻子孙芬当即同意,并于次日将刘长河尸体火化。

    令孙芬意料不到的是,此后她等了十几天,也没有人给她钱的消息,孙芬找到当初和她接触过的人要钱,他们谁都不做明确回答,赵东臣更见不到人影。那些帮着协调此事的人都说:“赵东臣找不到了,你拿不到钱。”

    刘家举债度日,女儿被迫辍学

    给赵东臣挖了两年矿的刘长河死后,抛下了妻子和一个6岁的儿子和一个16岁的女儿,家里一贫如洗,用孙芬的话说:“我家的顶梁柱折了,这两个月一分钱没有,只能到处借钱,女儿已经辍学了。”当刘长河妻子见到记者时,痛苦不堪,“我现在不明白,那些出面和我谈事的人怎么什么都不管了?”她这一次把丈夫留下的记工时账本,交给了记者,孙芬说,“赵东臣一直用这样的账单给丈夫算工钱。”

    乡政府人员“不知道”死人的事

    赵东臣长期组织刘长河等几名村民在已经没有了矿权证山上采矿,这在北三家乡黑石木村里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可出事后,赵东臣却躲了起来,直到12月7日有人出面来谈刘长河后事处理时,他才拿着一摞钱出现了。为了证明赵东臣是个非法开采加工金矿粉的业主,曾经受雇于赵东臣的一个村民把记者领到了北三家乡的一个山沟中,这个山沟虽然距村不远,但是如果没有人带路很难找到。记者沿着一条很深的车辙拐来拐去,将车开到了一个小山头上,一个金矿粉筛选厂出现在记者的面前。

    昨日下午1时,记者来到了清原满族自治县北三家乡政府所在地,这里上班的铃声刚响过,我们敲开了一个赵姓负责人的办公室,这位负责人在电脑上拍扑克。他开始还很热情,可当记者说明来意时,他不说话了,后来记者一连问了几个关于乡里盗采矿死人的事,他只回答三个字:“不知道”,然后双眼直直地看着记者。当记者请求这位负责人能不能一同看一下记者发现的那个金矿选厂时,他依然不说话。

来源:辽沈晚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