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狮娇娇老死 雄狮伤心夜吼

2008-01-16 09:15:27
华夏经纬网

    昨日,辛巴趴在笼子的一角,无论怎么逗它,它都如石雕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也许它在想念着离去的同伴。 特派记者 王海 摄

    “曾经有只挺好的母狮子来到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她死了才后悔,虽然她老点儿,但在这儿和我最般配的就是她了。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那只母狮子讲三个字:我爱你!如果一定要加上日期,我希望是一万年!”丹东锦江山公园饲养的雄狮辛巴如果能说话,一定会对看它的人喋喋不休。

    可怜的辛巴昨日黯然静卧,呆呆地看着笼外。也许,它在想刚刚死掉不久的“怨偶”雌狮娇娇。也许,它在伤感:活着的时候天天吵架,现在想找它吵它却不在了。

    辛巴是娇娇的最后一个“丈夫”。但它们的夫妻关系有名无实。

    娇娇和“前夫”宝宝是2003年1月从大连森林动物园搬到丹东的,一度成为丹东的明星。曾也传出佳话:2005年2月,宝宝嘴上起个包,娇娇用舌头舔舐宝宝流出的血和脓水。它们之间相敬如宾,连吃食都互相谦让。但2005年3月,十三四岁的宝宝离去,“狮到中年”的娇娇感情生活从此黯淡无光。

    这对伉俪唯一的遗憾,是因为娇娇有病,没有留下它们的结晶。公园方面不久又给娇娇介绍了年轻力壮的辛巴。

    可是,没想到年龄的不般配,让这对狮子最终成了怨偶。“恋爱”将近三年,去年夏天,5岁的辛巴与十四五岁的娇娇正式成亲。大家想虽然老妻少夫辛巴可能不太满意,但实在孤独寂寞,辛巴也能凑合着过日子。但它们始终“对不上眼”,没有擦出火花。辛巴自己溜达,不理娇娇;娇娇也没看上辛巴,反倒趁辛巴不注意,咬了“小丈夫”后腿一口。

    从此,娇娇再也没有生活伴侣,它们俩只能隔着笼子进行精神交流。

    李满堂是娇娇和辛巴的饲养员。年初,他发现娇娇行动不便,精神萎靡。猜想是不是因为年事已高,风湿又犯了。把药加在牛肉中喂给娇娇,不但病没好,娇娇还越来越懒,吃的也少了。

    1月10日,李满堂准备的早餐娇娇没有吃。当天上午11时30分左右,娇娇一动不动趴着。下午1时30分许,娇娇死了。解剖发现,娇娇的肺部和肝部发现大面积肿瘤。

    李满堂很伤心。“娇娇很懂事,认识我,我经常逗它,它就来回地跑回应我。”

    辛巴的情感在娇娇离去之后爆发。也许一天没看到娇娇,辛巴似乎感觉到娇娇出事了。李满堂说:“娇娇死的那天晚上7点左右,辛巴开始低吼,20多分钟,听着让人哀伤。当天半夜又一次吼了起来。娇娇活着的时候,它从来没这么叫过。”

    娇娇死了,辛巴突然分外伤感和孤独,常常静静地趴在一角发呆。

    但也许它不用等太久,锦江山公园徐主任表示:“正在考虑再购进一只母狮子,年龄应与辛巴相当。”特派丹东记者王海

    小编点评

    雄狮的伤感,不知是因为孤独,还是因为思念刚去世的有名无实妻子,反正它的伤心就足以让人有感触。一提狮子,我们想到的首先是王者风范,没想到它如此多情,虽然人类的观察还很浅显,但从它们明显的肢体语言中也能猜测一二。辛巴发呆的眼神中流露的是哀伤,祝愿辛巴早日找到和它般配的伴侣,从伤感中早日解脱出来。
 
来源:辽沈晚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