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村集体资产不再是本“糊涂账”

2018-09-05 09:30:40
华夏经纬网

引入第三方评估,一支笔也要网上公开、全民监督——

村集体资产不再是本“糊涂账”

  编者按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继农村土地“三权分置”之后,又一项管长远、打基础的重大改革举措。

  以往,农村集体资产普遍存在产权归属不清晰、权责不明确、保护不严格等问题,以至于农民不了解村里有多少资产,对村集体发展不太关心。

  而改革就是要摸清村里的“家底儿”,并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让农民具有村集体发展的话语权,并为村集体壮大集思广益。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既要壮大集体经济、体现集体优越性,又要调动个人积极性、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确保农民成为改革的参与者和受益者。

  怎么改?

  没有可借鉴的范本、缺乏可参照的标杆,这场硬仗,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一个月来,本报记者深入我省第二批国家级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单位的县(市),了解他们的改革举措。

  我们了解到,铁岭调兵山市坚持还权于民,确保改革环节民主决策;锦州北镇市搭建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综合管理平台,有效防止集体资产流失,全部资产保值增值;阜新彰武县发挥土地资源丰富的优势,让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对接,发展壮大集体经济……这些有益的探索也成为全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参考和范本,意义重大。

  今起,本报推出我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调查(上篇、下篇),敬请关注。

  引子

  这几天,家住铁岭调兵山市大明镇大明村一组的赵永涛,没事儿就爱往村部跑。

  “忙活完家里的农活,到村上看看有啥我能帮忙的,也算是为咱村集体发展贡献一份力量。”赵永涛说,以前村里的事儿,咱们老百姓不咋关心,觉得跟自己没啥关系。现在经历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村集体的资产有我一份儿,村集体经济发展好坏跟我有直接关系,我也必须为村集体发展出力啊!

  赵永涛主动参与村集体发展建设,让大明村党支部书记白明山感触颇深。“自从我们村启动了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村民们的热情空前高涨。以前村里要干啥事,大伙儿都躲,现在都主动来,还积极给村里出谋划策,真是大变样。”白明山由衷地说,有了大伙的集思广益,村里发展肯定会越来越好。

  无独有偶,调兵山市晓南镇锁龙沟村村民赵秀梅,也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拍手叫好。“我们全家都非常支持这项改革,我们也真从改革中得到了实惠。”赵秀梅说,我们全家被确定为村集体成员,能入股能分红,这下子就太有归属感了,以后生活也有保障。

  放眼全省,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这项工作正在全力推进。14个市均以市委、市政府文件形式印发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全面启动清产核资工作,锦州北镇市、阜新彰武县、铁岭调兵山市3个试点地区出台了符合地方实际的工作方案。

  只知道有门市房出租但收入多少一直稀里糊涂,大明村成立评估小组摸“家底儿”

  这回查清了—— 村集体资产80多万元,门市房每年租金收入10万元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之前,很多村民都不了解这项工作要干什么,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省农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通俗而言,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要确定农村集体资产属于谁,由谁来经营、管理、监督,产生的收益如何分配等。以前很多村集体的资产,没有得到有效的开发和利用,处在沉睡状态。通过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可以盘活农村集体资产,构建集体经济治理体系,形成既体现集体优越性又调动个人积极性的农村集体经济运行新机制。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清产核资,摸清“家底儿”。

  白明山说,去年9月,调兵山市进入到改革的准备阶段。之后开始清产核资、成员身份认定,再到股权设置、资产量化,自己对这项工作的了解程度开始加深。这就是一项摸清“家底儿”,发展并壮大村集体经济的好办法。

  “清产核资是基础,也是难啃的骨头。”白明山这样形容,把全村的情况摸一遍,着实不轻松。以大明村为例,村里有门市房,但这些年一直没有入账,收入多少稀里糊涂。同时,账内没有账外有的情况不少,村里到底有多少资产,谁也说不清。另外,缺少工作人员也成为清产核资的一大难点,村里的工作人员普遍老龄化,不会使用电脑,录入电子信息困难。

  “这些问题在调兵山市很多村普遍存在。”调兵山市农村经济发展局局长王敬告诉记者,为了打开局面,大明镇经管站着手培养村里人使用电脑,村里人也从不了解改革,到开始参与改革,为改革献策。但也有村民持怀疑态度,怕核查不清楚。今年3月,大明村村民代表成立了评估小组,推选有威望的村民代表仔仔细细地核查村里的资产,并详细记录。

  大明村的代办会计说,以前村里的账目都是单篇,现在进行了归档分类,建了目录,所有内容一目了然。

  “这次清产核资做得十分彻底,大到门市房,小到笔和本,统统上账。”白明山说,清产核资后,确定村集体资产有80多万元,门市房每年租金收入10万元,村里的“家底儿”晒给大家了。

  “以前,我们老百姓哪儿知道村里有多少钱,感觉跟自己太遥远了。现在,我们都是村集体的一员,为村里办事也有干劲儿。”一名村民说。

  调兵山市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局局长张永波告诉记者,“家底儿”摸清了,村集体经济组织发展起来,可以调动村民积极性,农民真正成为村集体的主人,获得感在提高。以前村里有什么事,大家都不积极,现在不一样了,知道村集体收入有自己一份儿,劲儿头可足了。

  “家底儿”是怎么摸的,摸得准不准,账里有啥猫儿腻没

  这回放心了—— 北镇建的服务平台能查各村资产信息,调兵山请第三方评估清产核资结果

  摸清“家底儿”是一项繁杂的工作,事无巨细,还容易让人担心内部有猫儿腻,产生有失公允的想法。

  怎么办?

  北镇市农村经济管理综合服务平台的设立,让人眼前一亮。采访当天,广宁街道农经站工作人员刘英侠正在服务中心核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登记证书情况。“我们这个平台,让老百姓交口称赞,大家都说信息上了网,心里更有底儿了。”刘英侠说。

  登录北镇市农村经济管理综合服务平台,首页就是与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相关的政策和信息,每个乡镇乃至每个村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最新进度,都实时发布,让大家心中有数。

  北镇市农村经济发展局副局长岑铁金告诉记者,平台于今年2月筹建,目前相关功能在持续开发。搭建这个平台,旨在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提供科学有效的管理硬件,通过平台的高效运营,强化对整个过程的监督,促进村集体资产保值增值。

  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过程中,所有信息都上网,避免了“三资”(资源、资本、资产)作假。村里有多少资产,村民可以随时查阅。平台还支持村集体资产网上交易,比如村里有土地要出让,可以放在平台上交易,公开透明。

  有了平台的助力,北镇市20个乡镇已经全部完成清产核资,所有土地情况录入数据库,现在正在进一步核定、补充、完善数据。

  “未来,这个平台也是‘便民窗口’,村民可以把自己家的地挂上网进行流转。经过清产核资,每个地块都有编码,一输入相关信息,地块的位置自动确定。”岑铁金说,卖方买方可以直接网签,买方多的情况下可以竞拍。

  在调兵山市晓南镇锁龙沟村,有1.5万平方米的农贸批发市场,有新型建筑材料砖厂,有农业设施齐全的大棚……村集体资产近亿元。为了确保清产核资的顺利进行,村里请来了第三方评估机构。

  “锁龙沟村是由原来的锁龙沟村和胡家村合并的,两个村的资源不平均,存在用土地换保险等十多种情况,清产核资和股权配置十分复杂。”调兵山市农村经济发展局局长王敬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下请第三方来评估,会让大家比较信服。

  王敬说,清产核资的过程中,村民很容易把自己知道的、听说的、猜测的内容都往一起拢,村干部说什么怎么说都会有人不信。采取第三方评估的形式,把“家底儿”晒在太阳下,村干部开展工作没了后顾之忧,村民心里也平衡了。

  摸“家底儿”时带着“并地”

  零散的承包地连成片

  大型农机能派上用场了

  彰武县借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契机,探索出“互换并地”的新模式,帮助小农户与大市场有效对接。这段时间里,彰武县平安镇副镇长徐刚总能接到村民的咨询电话,提问的核心内容是,“我们这儿啥时候开始互换并地?”

  “现在,村民们都看到了互换并地的好处,参与度非常高。”徐刚告诉记者,平安镇下辖8个行政村,64个组,目前已有两个村整村完成互换并地。为了不影响耕种,其余村准备在今年秋收后继续互换并地工作。

  彰武县辖22镇两乡、184个行政村,土地面积36.4万公顷。土地二轮承包后,彰武县普遍按地力等级分地,一家农户通常分到七八块甚至十多块承包地。近年来,随着农业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土地细碎化问题已经成为制约农村经济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实施互换并地,就是把农民手中土地化零为整,变小为大,实现土地资源有效整合。

  2017年年初,彰武县互换并地以前福兴地镇徐家村为试点先行展开,目前在全县推进,在土地资源清查的基础上,对集体所有的各类资产全面清产核资,摸清家底。

  由于地力有分级,在化零为整的过程中,地力好的农户提出异议;有的农户家地头有电、有井,给并走了,自然也不干。

  怎么办?各村充分尊重民意。

  丰田乡宝山村村主任王海明说,地力有差异的,确权时按照20%至30%增加面积;地里有固定设施的,例如地头有电的,对应1口人的地保留,其他的进行互换并地。地头有井换到没有井的,给协调打井……这样一来,赢得了大多数村民的支持和认可。

  互换并地,促进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效对接。

  “农业机械化加快,土地零散化带来的弊端进一步凸显。”彰武县农发局局长马志国告诉记者,由于单个农户拥有的土地面积小,间隔远,使用大型机械成本高、作业难、效率低,大规模种植难以实现,也不利于土地有效流转。尤其是彰武县属于十年九旱地区,零散细碎的土地使得抗旱设备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农民抗旱积极性不高。

  丰田乡双龙村村民赵帅告诉记者,自己家原来有七八块地,管理起来耗时费力,旱的时候,浇水都浇不起,就放弃了。并地后,地块数量少了,面积变大了,和别家的地也好连通,旱时好灌溉,大型农机也能派上用场了。

  记者了解到,土地分散承包时期,部分土地归属划分不明确,一些整户消亡人口土地回收不及时,个别农户私占邻近土地情况普遍,个别村集体土地被侵占达到六七百公顷,严重阻碍了村集体经济发展。互换并地后,对土地进行重新丈量、整合、确权,有效收回了集体土地。

  徐家村通过互换并地收回集体土地267公顷。彰武县双庙子村互换并地后建起西蓝花生产基地,西蓝花远销东南亚,农民的收入增加了。

  省农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试点地区的先行先试,不仅助力我省农村盘活沉睡资产,也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激发了农业农村发展的内生动力。下一步,我省将继续根据各地改革的实际情况,加强分类指导,合理解决各类问题,确保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工作有序推进。(记者 李越 孙大卫)

 


本文来源: 辽宁日报      转自:新华网

  
发表感言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