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这八年

2004-11-29 13:40:23
华夏经纬网

52岁的韦顺云,是个地地道道的“鞍山通”。自1996年被台湾老板派驻鞍山任一合资厂总经理后,他渐渐爱上了这块粗犷而热情的黑土地。因为亲眼目睹了鞍山市委市政府对台资企业的扶助与支持,去年,他干脆辞去待遇优厚的总经理之职,拿出多年积蓄,与别人共同投资60万美金,投资在“第二故乡”,自己当老板,建起了鞍山味邦远东食品有限公司。

采访起因:

早就听说过韦顺云,因为他是最早来鞍的台商之一,现在不仅不愿离开了,成了鞍山一名小有名气的企业家、鞍山市台资企业协会的副会长,甚至还把妻子从台湾接到鞍山安家。8年来,他亲眼目睹了鞍山日新月异的变化,亲身体验了鞍山经济的迅猛发展。他思路清晰而睿智,言之凿凿。

对话:

23日,记者来到远东食品有限公司采访时,“老韦”一口地道的鞍山腔一下子拉近了与记者的距离,一张常开的笑口更是透露出他对工作与生活的满足与惬意。

记者:您什么时候开始想到祖国大陆来工作的,最终决定到鞍山时,遇没遇到阻力?

老韦: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我就有了到这边工作的想法。因为台湾地方小,市场自然也小。商人有种特性,为了追逐利益的最大化,他会像候鸟一样,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到处迁徙。对我们来说,祖国大陆地域广阔,人口众多,潜在的市场购买力不可估量。但当时海峡两岸资讯不通,我太太不了解这边的政策,持反对意见。另外,当时,我曾来这边旅游考察过,发现穿军绿色服装的人特别多,上车有,吃饭有,就连到景点买票时,售票员都穿,弄得心里蛮紧张的,后来也就放弃了。

记者:当年,这边流行穿军装、戴军帽、穿军大衣,你肯定是误会了。

老韦:台湾对军装、制服管制比较严格,市场上根本没有卖的。我以为这边也是如此,事后别人解释才知道闹了场误会。

1993年,台湾一食品企业与鞍山味邦集团合资建厂,3年后,在台湾做了20多年食品生产经验还算丰富的我,被台方派驻到鞍山任总经理。这时家里人没有再坚持,我就来了。可能是跟鞍山有缘,之前在我这个位置有过6任台方经理,走马灯似的平均半年换一个,我一做就是7年,最后自己还“下海”办了企业。

算起来,我到现在来鞍已经整整8年了,不仅成了地地道道的鞍山人,还结交了许多好朋友。1997年,我把太太接了过来。当初不愿来的太太,也爱上了这个开朗豁达的城市,跟我一住就再也没离开。原来,韦太太还不辨东西,可现在衣、食、住、行……“混”得比谁都熟,有时我们员工想外出购物,还得请她做向导、砍价。

记者:从最基层做起辛苦了大半辈子的您,当时是怎么下决心把毕生积蓄投资到鞍山办厂的?

老韦:其实,我一直是个职业经理人,从来没想到自己在年过半百时还会再次创业。2003年,由于理念上的原因,我从原来企业辞职了。这么多年来,鞍山从政府到各部门对台商扶助和支持的点点滴滴,我记忆犹新,实在舍不得离开这块生活了多年的地方。这些年,每逢中秋、春节等节假日,政府、台办和味邦公司的领导,都要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时刻,与我们这些远离家乡的人联谊。在朋友的劝说下,我干脆拿出多年积蓄与人共同投资60万美金,建起了鞍山味邦远东食品有限公司。

现在,企业虽然还没满“周岁”,可我们生产的“韦太太”牌7种系列调味料,已经在全国各地建立了40多个代理商。下个月,我们还要上马一个新项目,生产12种新产品。那时,我们不仅要打响国内市场,还要向国际进军。

记者:您在鞍山这8年,也是鞍山经济、文化发展变化非常显著的8年,谈谈最初与现在的鞍山有什么不同?

老韦:当时的鞍山,“打的”只有“拉达”,公司门前的小路一下雨下雪就泥泞难行。那时候,无论是城市建设、交通还是投资环境,与现在都大不一样。当时,除了硬环境不适应外,让我最头疼的是接待各种检查,市里、区里各执法部门的,有时一天就得接待好几拨……

吃的也不习惯,到饭店吃饭,北方人口重,菜量大,我们非常不习惯。就说吃饺子吧,我点十个,人家不卖,说只论斤两。没办法儿,只得吃牛肉面、方便面。最初几年,我和太太一年回台湾七八次,每回都往这边带东西,酱油、醋、果酱……什么都带。

那时的鞍山,小破房儿还特别多,巷子里黑漆漆的,我们下班晚了路过时,心里慌慌的,没有安全感。环境也差,铁西的天经常是红的,晚上在环钢路附近散步回来,衬衫上都有黑点。

一旁的韦太太胡正春笑着插话道:“这两年鞍山变化挺大的,不仅道路越来越宽、越来越顺畅,城市也变美了,变亮了,招商引资的软环境有了很大改善。现在我们在这里生活非常习惯,冬天也不怕冷,照样逛街,回南方倒不习惯了。一年回台湾的次数也逐渐减少到两三趟,而且回去的背包大了起来,给亲朋好友带东北的各种好东西,回来背的东西也不自己吃了,多数是分给员工们尝尝鲜儿……前两天我们还商量着,要把台湾的房子卖掉,在这边买一户房子呢。”

记者:您认为与台湾或南方发达城市相比,鞍山有哪些不足需要完善?

老韦:我发现这边有一些怪现象,政府部门领导的想法非常好,法律、法规也比较严格,但下面执行起来却往往走样。就拿全国火车提速来说吧,从鞍山乘车可去的地方越来越多了,可买火车票还是非常难。另外,市民们的守法观念比较差,企业员工吃大锅饭的观念比想像的要根深蒂固。还有,各行各业,特别是服务行业偷税漏税的现象较为严重。在台湾,就连消费者到超市买东西,超市收银机打出的购物小票都是带号码的发票,每月税务部门在电视或报纸上兑一次奖,最高奖励200万元台币,非常受消费者欢迎。如果鞍山税务部门把这些边边角角的事情都规范好了,每年多收亿元税金应该不成问题。

平时闲聊,我们台商还普遍有这样一个愿望,希望企业每年一次统一将各种税费交给政府,再由政府给职能部门或收费部门划拨下去。这样,我们台商可就方便多了。

记者:作为鞍山非公有制企业中的一员,您认为政府部门以及非公有制企业在未来鞍山发展中各自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老韦:政府是服务部门,非公有制企业是经济社会中的一个细胞,两者是互相支持互相配合的关系。政府给企业服务好了,企业就会得到壮大,交纳的税金也会越来越多。

其实,企业家都是逐利的。现在,在政府部门的服务下,鞍山的经营环境好了,投资机会多了,有时不用政府部门出去招商引资,商人也会排着队来。这些年来,随着鞍山投资软环境的变化,常驻鞍山的台商已由我最初来时的5、6个人扩大到几十个。市委、市政府和台办领导还帮助我们在鞍投资的台商,建立了台湾同胞投资企业协会。大家每个月都要聚会一次,叙叙乡情。台办随时会请来一些执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平时大家对鞍山的投资环境有啥意见或不理解,可以在联谊会上直接交流沟通。许多问题,就在说说笑笑间解决了。

回台湾,朋友问这边投资环境怎么样,我不像以前那样详细解释,直接就把他们带来了。有两个朋友就这样看好了鞍山,如今在这儿投资建起的工厂都投入生产了。

未来,国家与国家、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竞争,实际就是投资环境优劣的竞争。而非公有制企业的最大价值,就是为经济发展引入市场的法则。我相信,随着鞍山投资环境的逐年改善,会有越来越多像我一样的企业,在这里得到壮大和腾飞。

记者:谢谢您的建议,也谢谢您能接受我的采访。(张  戈)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