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辽宁老工业基地]谋划辽宁能源战略

2004-12-29 10:27:45
华夏经纬网

始于去年的全国煤电油全面紧张的局面在今年仍然没有得到根本缓解,辽宁也不例外。入冬以来,辽宁火电厂煤炭库存已不容乐观。据省经委有关负责同志介绍,目前全省发电用煤(电煤)缺口达50%左右,大多数电厂的储煤率都在安全警戒线以下。煤炭的紧张局面一方面是由于市场价格的原因,另一方面无疑也凸显了辽宁能源供求紧张局面。

党的十六大提出,到2020年我国将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随着人口增加,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的加快,特别是重化工业和交通运输的快速发展,能源需求量将大幅度上升。

2003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国策出台以来,辽宁省的经济增长出现了良好的上升态势。但是,作为重化工业基地的辽宁,如何优化能源供应结构,解决经济发展面临的能源约束,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

能源“考验”紧逼辽宁

12月3日,沈海热电厂二期扩建工程计划部部长宋勋说,近两年沈阳市经济发展迅速,城市建设步伐不断加快,供电、供热需求大幅增长。沈海热电厂附近的华晨金杯汽车有限公司用汽量逐年增加,“宝马”汽车生产线项目已经立项生产,急需沈海热电厂提供工业蒸汽,工业热负荷增长较快。同时,沈阳市中街商业网点正在不断膨胀。沈海热电厂原有的两台200兆瓦机组已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电、热需求。

沈海热电厂面对的情况,正是辽宁能源形势的一个缩影。

早在今年10月一年一度的东北电网业务会议上,东北电网公司总经理刘忱这样表述东北电网面对的形势:“党中央、国务院实施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拉动了东北地区经济的快速增长,用电形势也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全社会用电需求长势强劲,目前东北全区用电量已连续两年两位数增长。”而东北全区用电量最大的是辽宁,今年全国有24个省(市、区)级电网先后出现不同程度的拉闸限电,电力供求紧张也开始逼近辽宁。

据业内人士介绍,辽宁全省电力供应虽然基本上可以满足当前需求,但是电源结构不合理和总量偏紧问题仍比较突出。“十五”以来,全省基本没有新的大型电源项目投产,2003年全省火电发电小时达5500小时,主力机组超过6000小时,现有装机挖潜空间越来越小,调峰能力严重不足。

业内人都明了,无论从电力工业产值还是从发电设备容量、发电量来看,辽宁都曾位于全国各省区的前列,中国第一台2.5万千瓦、5万千瓦、10万千瓦、15万千瓦、80万千瓦机组都首现辽宁。即便如此,辽宁仍遭遇上述的局面。

二次能源的电力情况如此,而为电力提供一次能源的煤炭,情况又是如何呢?虽然辽宁省曾是我国重要煤炭工业生产基地之一,“一五”期间,建设了海州露天矿、五龙立井和兴隆立井等重点工程项目,同时恢复和改造了抚顺、阜新、本溪、北票等4个老矿区。从“二五”开始先后新建了铁法、沈阳、南票等几个新矿区。但是作为一次性的基础能源来说,辽宁煤炭资源因多年的开采而开始走向枯竭状态。辽宁的产煤区,如本溪、抚顺、阜新,已经成为煤矿资源枯竭的典型。辽宁煤炭生产从1971年到1984年,产量一直停滞不前,始终在3000万吨-4000万吨之间徘徊。近些年因为开采技术等方面革新,引来产量的上升,但是现有重点煤炭企业生产矿井30对,年生产能力也只有4030万吨。

能源瓶颈制约发展

 建国以来,辽宁能源生产发展很快,省发改委能源处处长吴运杰这样评价:“从历史上来看,辽宁的能源在全国有过辉煌的历史。”

但是另一事实是,辽宁作为在工业化初期建设起来的以基础原材料工业为主的重工业基地,能源的消耗增长远远比能源生产速度快。从1970年以后,辽宁能源生产就开始停滞不前,与此同时能源消费却迅速增长,能源供应呈紧张状态。产销不平衡的加剧,造成每年辽宁从外省大量调入能源。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初开始,辽宁的煤炭与电力就处于调入省的状态中。而到了80年代调入煤炭量年平均已超过2000万吨,煤炭供应半径不断扩大,不仅从黑龙江、吉林、内蒙古调煤,而且还从河北、山西、宁夏、河南等省区输入煤炭,工业生产失去能源就地就近供应的优势。

能源对辽宁来说,一直是制约着经济发展的瓶颈之一。

省发改委副主任李国运对90年代以后辽宁能源面临的状态分析时认为,从90年代末开始,辽宁省国有企业的三年改革脱困,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试点成功推进,特别是始于2003年的国家对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支持,辽宁国有大中型企业活力日渐增强,经济发展势头迅猛,能源消耗大幅增加。近两年,全省生产总值增长速度高于全国的平均速度,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2003年更是达到了11.5%。对于能源供需长期不能自求平衡的辽宁省来说,这无疑加重了能源供应紧张形势。2003年,全省能源消费比上年增长了7.2%。

业内计算能源消耗的指标是,全国万元GDP 平均能耗2.2吨标准煤,而我省是1.8吨标准煤。2003年,全省生产总值超过6000亿元,而能源生产总量为6283万吨标准煤,能源消费总量10800万吨标准煤,供需缺口达4500万吨标准煤。

如今,辽宁可开采的能源又是如何呢?“可开采的能源已经达到最大的限度”,吴运杰介绍说,“目前,辽宁省探明能源资源的动用率平均超过65%,水电资源开采率甚至达到85%,基本不具备再建设中型以上水电站条件。”

节能生产开发潜力

长久以来,辽宁一直试图突破能源供应紧张瓶颈,节能生产就是其中措施之一。

12月7日,省经委资源节约与综合利用处胡强向记者介绍,由于辽宁是一个重化工业结构为主的老工业基地,传统工业比重过大,工业技术和装备水平总体相对落后,资源利用率低,资源消耗量大,从单位GDP能源消耗看,我省能源利用效率仅为30%,比工业发达国家低近20个百分点,仅仅相当于工业发达国家80年代的效率水平;主要工业产品能耗比工业发达国家高30%,主要耗能设备效率低20%,综合计算我省节能潜力约在4000万吨标准煤。

对于如此巨大的节能空间,我省有关部门一直没有忽视。辽宁的节能工作可以说一直走在全国前列,目前省委、省政府决定要在确保工业经济高速增长的同时,实现资源消耗低增长,这样,就必须走资源消耗少、环境污染少的新型工业化道路。

今年5月,省经委已出台《关于辽宁省开展资源节约活动的实施意见》及技术文件,随后,三年资源节约活动于6月在全省正式启动。这项活动的目的就是要全面推进辽宁能源、原材料、水、土地等资源节约和综合利用工作。

辽宁省法制办与辽宁省人大正在进行沟通,希望将节能用法制建设深入到企业与普通群众之中。

同时,我省还借鉴了国外全新概念节能服务公司的先进机制。它的运行方式是:依据与客户签订的“节能服务合同”,为客户提供包括能源诊断、工程设计、项目融资、设备采购、安装调试、节能量监测、节能量跟踪、维护和培训等综合性的节能服务,通过与客户按合同所规定的比例和时间分享节能效益来获得服务的报酬。

由于辽宁能耗大的制造业所占比重高,以煤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外加用能设备落后,致使能耗高、效率低、浪费大、污染重以及效益差仍是当前经济运行中的一个突出矛盾。我省未来将大力调整能源结构,实现能源供应多元化,提高油气在一次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发展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

我省还将加快科技创新,重点支持一批资源节约和综合利用技术开发、技术改造项目,加快资源节约新技术、新设备、新产品的推广应用。到2006年,力争全省万元国内生产总值综合能耗比目前下降10%,全社会节约能源量折合1200万吨标准煤,节电40亿千瓦时,能源利用效率达到33%。

电力扩能开始布局

沈海热电厂宋勋告诉记者,沈海热电厂二期热电项目,即扩建一台200兆瓦燃煤供热机组,已经得到国家发改委批复,工程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实施。沈海热电厂在一期工程预留条件的基础上,开始建设二期工程,2006至2007年将陆续供热和供电。

近两年,沈阳市采暖面积在以每年平均400万平方米的速度增长,到2005年沈阳仅东部地区就将达到2550万平方米。沈阳地区是我省电网的主要负荷中心之一,是一个受端网络,预计到2010年将需从沈阳以外东北电网输入电力。

沈海热电厂扩建工程对合理分布电源点、减轻电网建设的压力、改善电力布局无疑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以沈海热电厂扩建项目为标志,辽宁大规模电源建设已经开始。

吴运杰向记者介绍,早在2002年,辽宁省就曾对辽宁的电源建设着手规划。在能源规划中,电源规划是最早形成的一个思路清晰的规划。随后又针对全省确定的2010年前全省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的目标,以及全省重型工业用电结构将持续相当长时期的特点,初步预测,在2003年至2010年期间,全省年均用电增长速度为7%以上。按着这个预测,我省曾作出两个方案,在与国家发改委衔接的基础上,决定根据省内煤炭资源情况、负荷中心分布、电网安全以及交通运输等因素,考虑到电源建设的周期以及适度超前建设的原则,在电源建设上,坚持开源与节能并举,以发展火电为主导,积极推广清洁能源,鼓励发展热电联产,实现电力保障与环境保护和资源利用的协调发展。去年,在1995年国家已批核电项目建议书基础上,省政府与中国电力投资公司和大连市政府三家共同合作,恢复启动了核电项目。此项目的前期工作进展顺利,项目建议书补充报告已上报国家发改委。

2010年,全省规划投产一批电源项目,总装机容量可增加800万千瓦。规划投产项目有阜新发电厂以大代小改造、沈海热电厂二期等在电网建设上,省间联络线工程成为电网建设的重点,这将增强辽宁受入外省电力的能力。同时,沈阳-大连500千伏输变电和鞍山城昂、辽阳刘二堡、营口、葫芦岛等220千伏输变电工程也将加快建设,增强省内主网架的输电能力。近两年的农村电网改造与正在实施的全省县城电网和农网66千伏建设将保证未来农村电力发展需求。

能源战略规划出台

吴运杰告诉记者,与电力规划相同,辽宁省在能源建设上总体将本着“能源建设保证供给总量,优化结构。原煤生产能力维持在5000万吨左右,原油生产能力维持在1000万吨,天然气生产能力维持在10亿立方米,发电装机容量达到2400万千瓦以上。”同时,辽宁能源尽可能在东北区域内平衡,就目前而言,东北区域内的资源从电力和煤炭上还是可以供辽宁的经济发展需要,区域内的优化配置成为首选。

针对煤炭而言,有秩序地开采成为当务之急。全省煤炭现有地质储量55.52亿吨,可采储量是24.83亿吨,按照辽宁现有的生产能力与储量来讲,如果能有序开采,煤炭的产量还有增加的可能性,但是煤炭发展规划尤其要注重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我省预计到2010年,全省煤炭消费量将达到1.5亿吨,省外净调入量1亿吨左右。在保证现有原煤输入途径、规模和品种外,新增煤炭主要来源于东北域内,同时争取增加关内煤炭调入量。

李国运对记者叙述了辽宁各区域煤炭消费初步设想:“中、北部地区以省内煤炭为主,减少运输、环境压力以及运煤成本;西部地区以调入内蒙古东部煤炭为主;东部地区充分利用规划建设的东部铁路,以调入黑龙江东部煤炭为主;南部沿海地区仍以调入关内煤炭为主。”目前,阜新矿业集团正在与内蒙古东部的白音华煤矿沟通,准备将其作为辽宁西部战略资源煤炭的基地。一批资源枯竭的煤矿将陆续被关闭,如阜新王营子矿等10个煤矿,同时改扩建阜新清河门等10个煤矿。

对于调整能源结构具有重要作用的燃气工业来说,辽宁已初具规模,形成了天然气、液化石油气、煤层气和煤制气四种气源相互补充,天然气、煤制气、液化石油气混空气、矿井抽放瓦斯气和矿井抽放瓦斯混液化石油气等多种供气方式相结合的特有格局。

吴运杰这样告诉记者,作为一种清洁能源,辽宁对天然气需求将越来越大,全省目前缺口至少20亿-25亿立方米。依托国家中石油、中海油建设液化天然气项目,对辽宁省的长远发展将有战略意义。天然气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对能源结构、环境保护都将起着不可低估的作用,因而在辽宁的能源战略中尤其重要。

辽宁采煤沉陷区治理工程也是辽宁能源战略不可或缺的一环。阜新、北票、抚顺、本溪和南票等5个采煤沉陷区治理工程已开工建设,沈阳和铁法治理方案也已批复,即将开工。

自此,辽宁备战能源发展战略步伐已经大步迈出。(辽台)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