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老工业基地的"重量级选手"

2005-04-14 00:31:42
华夏经纬网

  2005年4月1日,在云南滇东电厂二期工程双进双出磨煤机的国际招标中,沈阳重型机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战胜了美国、法国及国内的数家同行企业,一举中标,获得了一个合同金额达1.6亿元的大订单,创下了该企业有史以来单品合同额的最高纪录。多次在中外企业夺标战中胜出,沈重能力越来越强,日子越过越红火,仅今年第一季度,沈重就签下了6亿元的订单。“活是干不过来地干”,完成全年30亿元的产值目标,沈重职工胸有成竹。

  像沈重一样,我省一批装备制造业骨干企业从2005年开年以来便喜上眉梢。大连冰山集团在国内企业的国际采购招标中,夺得包括27台大型制冷主机在内的全部制冷装备的合同,将一个国内最大的食品流通领域制冷成套项目揽入怀中。沈变集团又一次在美国国家电网国际采购招标中标,一台刷新国内生产纪录的超大型变压器将于年底运抵大洋彼岸。目前,沈变23亿元的订单在手,产品交货期已经排到了2006年年底。瓦轴集团前3个月完成新产品设计130种,替代进口产品105种,并打破了国外轴承制造商对某规格特殊轴承的垄断。
 
   一组组沉甸甸的数据,一件件内涵丰富的事实,引领记者再次走进了辽宁装备制造业。近看辽宁装备制造业,“东北现象”早已色退影消,“让人欢喜让人忧”已成为过时的情感。振兴老工业基地,人们在辽宁装备制造业身上寄予了厚望。“用中国装备支撑中国制造”,辽宁装备制造业正成为呼声很高的“重量级选手”。

  “重量级”标志之一:重大成套装备和重要装备产品制造的国内领先地位仍不可替代

  辽宁是国家从“一五”时期开始重点扶持建设的装备制造业科研生产基地。50年的积淀,不仅仅是“共和国装备部”的美誉、那无数个“零”的突破和数不清的国内“第一”。今天的辽宁装备制造业门类齐全,具有相当规模,而且自成体系。和其他地区相比,辽宁发展装备制造业起点很高,这份厚重的家底是辽宁人独有的宝贵财富。

  辽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天舒深入研究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辽宁装备制造业基础好,有“底蕴”,潜力很大。

  从50万伏超高压输变电设备并网到千万吨露天煤矿采矿设备上线,从30万吨级油轮下海到大功率内燃机车试车成功,我国自主研制的许多第一台(套)重大装备都是在辽宁实现了“零”的突破。

  今天的辽宁装备制造业在续写着过去的辉煌。B&W船用低速大功率柴油机开始步入世界先进行列,内燃机车中速柴油机在国际市场已经拥有了一席之地,输变电及控制设备遍布全国各大水电站,轻型燃气轮机的十多个型号在国内几家大油田的累计运行时间已经超过20万小时,中央空调成套和冷冻冷藏设备成套两大系列产品具有国际一流水平……这些都是辽宁装备制造业的“绝活”,有的是国内同行能干却干不好的,有的干脆是国内同行干不了的。

  振兴中国装备制造业,辽宁恰逢其时!

  据权威部门统计显示,辽宁装备制造业大体处在国际20世纪90年代初期水平。在装备制造业178小类产品中,辽宁居于全国前六位的有58小类,占32.6%。数控机床及数控系统、船舶、铁路机车、输变电及控制设备、燃气轮机、石化及其他工业专用设备、矿山、冶金和起输设备、环保设备、轴承以及轻型客车、车用柴油发动机等产品均居全国前列,具有重大装备的成套能力。在重大成套装备和重要装备产品领域,辽宁居于国内领先地位,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国内市场10.6%的数控机床由辽宁提供,铁路内燃机车辽宁企业累计总产量占全国总拥有量的40%以上,轴承系列产品国内市场占有率15%,轻型客车、车用柴油发动机系列产品市场占有率连续多年位居全国第一,辽宁装备制造业在全国的地位依然举足轻重。

  在长春一汽等国内几大汽车制造基地,沈阳机床集团生产的数控机床与国外设备已经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沈阳制造的中高档数控机床已经成批量进入重点行业的核心制造领域,完全具备了为国家重点项目提供成套技术装备的能力。

  统计资料显示,2004年,我省装备制造业完成工业增加值581.9亿元,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25.8%,拉动全省工业经济增长8.6个百分点,装备制造业已经成为我省工业经济的支柱产业。振兴老工业基地,做强做大辽宁装备制造业是其中的标志性工程。

  “重量级”标志之二:一大批企业在国内同行业中领跑

  2004年10月29日,沈阳机床集团成功并购了德国SCHIESS公司,12月,战略重组了素有“中国机床行业金牌出口基地”之称的云南CY集团,在实现“打造世界知名品牌、创建世界知名公司”长远战略目标上迈出了关键一步。2004年,沈阳机床集团实现销售收入超过40亿元,是1999年的近7倍。目前,沈阳机床集团已成为全国最大的机床开发制造商,并已进入世界机床行业15强。

  这是一大批令辽宁人无比骄傲引以为自豪的企业。东北输变电机械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输变电设备的制造、科研和出口基地,具有为全国年装机约40%的综合配套能力;沈阳鼓风机股份有限公司是国家风机行业大型骨干企业,引进国外技术开发研制的透平压缩机接近当代国际同类产品水平,国内市场占有率已达到50%以上;沈阳机车车辆有限责任公司是亚洲最大的货车生产基地;大连冰山集团现已发展成为国内同行业的最大工业企业;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重机行业经营规模最大、劳动生产率最高、最具竞争力的企业;大连新船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造船企业,也是国内造船企业中惟一进入国际造船企业前30强的企业;瓦轴集团的主要经营指标在中国轴承行业排名第一,世界第15位。

  来自省发改委的这份我省装备制造业排头兵名单带我们走进了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

  大连机车车辆有限公司一直是中国机车车辆工业中生产规模最大、生产能力最强的企业,目前具有年产机车300台、城轨车辆100辆、柴油机500台、铁路车辆2000辆、修理机车100台的生产能力。这样的规模产量,不但在国内具有绝对优势,而且在国际上也处于前列。在铁路四次大提速所需提速内燃机车当中,大连机车的市场占有率达70%。目前,公司已向11个国家出口机车或签订出口合同达395台,占我国内燃机车出口总量的80%以上。

  有实力,有市场,有效益,这是排头兵企业目前境遇的真实写照。今年一季度,大连冰山集团对外出口又创造了新的纪录。截至3月末,全集团累计出口近7000万美元,同比增长281%,全年可望超过出口创汇2.5亿美元的既定目标。

  辽宁这批国内同行业排头兵企业主要分布在沈阳、大连两个市,从而形成了具有竞争优势的装备制造业集群,也为制造业内、上下游产业之间、开发设计与生产的衔接和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

  今年3月份,华晨集团销售汽车总计完成1.35万台,给刚刚起步的辽宁汽车业带来了一股春风,省内许多配套企业在受益的同时,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长期以来,规模不大、效益不高一直是困扰我省企业的难题,为破解这道难题,辽宁装备制造企业正在扩大规模、提高效益。

  “重量级”标志之三:具有开发高新技术产品和发展装备类新型产业的技术基础

  2004年12月9日,在美国国家电网国际采购招标中,沈变集团成功中标一台533MVA,525kV单相有载调压自耦变压器,2005年年底交货。目前在我国属单台容量最大的单相变压器。

  这是该企业在美国国家电网国际采购招标中的第二次中标。2004年4月,沈变集团制造的900MVA变压器已运抵美国,开创了中国大型变压器产品挺进欧美发达国家市场的先河。并网运行以来,这台“中国制造”的运行质量和噪音等各项参数都远远好于美国本土王牌企业产品,沈变以质量征服了挑剔的美国人,美国人也再次把绣球抛给了沈变。

  沈变集团党委副书记赵显海说,沈变制造的900MVA变压器敲开了美国的大门,这成为沈变产品进军欧美发达国家市场的开路先锋。

  沈变产品之所以叩开了美国市场大门,因为他们有很强的技术开发能力作保证,并拥有我国变压器行业惟一的国家级技术中心。这也是我省众多企业技术开发能力的一个缩影。

  目前,辽宁装备制造业企业拥有15个国家级技术中心和45个省级技术中心,涵盖了以机床和轴承为代表的基础类装备、以石化设备和重型矿山设备及输变电设备为代表的重大工程专用装备、以船舶和汽车及机车为代表的交通运输类装备、以新型潜水器和新型航空器为代表的现代军事装备、以工业机器人为代表的高技术装备等领域,具备了重大科技装备研发、设计和制造的基础和能力。一批国家级科研院所和一批具有科研开发能力的大专院校,也是我省装备制造业发展的力量支撑。

  凭借已经具有的开发高新技术产品和发展装备类新型产业的技术基础,我省装备制造业企业对外技术合作不断推进,装备制造能力也随之提升。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瓦轴集团通过与美国布兰克公司签订铁路市场及技术合作协议,将引进布兰克公司先进的设计与制造技术,每年向美国出口1亿元的铁路轴承。在国内,他们又和中国重型汽车集团一次性签下了上亿元的订单,并与之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客户关系,为企业培育了稳定的货源。

  华晨集团旗下的整车产品,从中华、金杯海狮、阁瑞斯、金杯轻卡,到宝马,包括改装车、出租车,种类、型号齐全。引进日本丰田技术14年,金杯海狮产品已连续7年产、销量在全国同行业内稳居第一。2004年,华晨宝马生产的525i在CCTV-2004中国年度汽车评选中获得了年度高级轿车称号,中华轿车也在原有基础上推出了“尊驰”新品。

  在辽宁造船业的前沿,大连新船重工目前已呈造船、海洋工程、非船多元化发展的有利局面,产品结构正朝着大型化、高技术、高附加值的方向发展,经营主攻方向定位在11万吨成品油船、VLCC及大型集装箱船三大主力船型,成本型、产量型、效益型“三型并举”。

  发挥潜能,放大优势,辽宁装备制造业,这个振兴老工业基地的“重量级选手”正努力担当起“用中国装备支撑中国制造”的历史重任。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