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创新 角色转型更赋使命

2006-02-28 09:39:37
华夏经纬网

2月19日,国家自主创新报告团在沈阳作了一场题为“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为建设创新型国家而努力奋斗”的报告。会上,高潮迭起,掌声阵阵。

  除却赞叹青岛海信、浙江吉利这些著名企业自主创新的卓越成绩,让我省公众尤为感慨的是,这些企业或院所作为一个整体所表现出的自主创新方面的良好环境和氛围。

  “牛顿坐在地上,看到苹果落下来,就可以写出一个地球引力公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创新的过程,发明的过程,已经不是一个科学家、发明家的个人行为,而是一个社会协同的过程。这个协同过程中,从企业、科研机构、政府等不同社会角色中激发出来的创新投入、创新激励、创新氛围、创新观念、创新政策、创新环境等要素,如同一股股清澈的细流,以不同的方式,为自主创新注入源头活水。

  而这样的源头活水,对我们从“科技大省”迈向“科技强省”,从“制造大省”跨向“创新大省”,实现“十一五”宏伟蓝图,至关重要。

  企业———从配角到主角

  在我国产业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上项目等死,上项目找死。”出现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在于企业自主创新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靠借钱买来的技术一旦过时,企业形成高负债经营的局面。拥有自主开发能力,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这是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模式。

  深圳之所以能成为全国自主创新的排头兵,短短10年从“渔民型”城市完成向“高科技型”城市的转变,关键是他们的企业当之无愧地担当起了自主创新的“主角”。四个90%就是最好的证明。一是90%以上的研发机构设立在企业;二是90%以上的研究开发人员集中在企业;三是90%以上的研发资金来源于企业;四是90%以上职务发明中的专利出自于企业。

  企业成为自主创新能力的主角在我省也会找到许多成功的注解。

  在沈阳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的产品目录上,已找不到昔日“鼓风机”的影子,今天的“沈鼓制造”已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最初只能生产单一产品———普通通风机的沈鼓,目前,可开发、制造离心压缩机、轴流压缩机、离心鼓风机等40个系列200多个品种规格的风机产品,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为87%,大型离心压缩机产量居世界前六位。沈鼓人将这一切的取得归功于“联合研究、自主开发”的企业创新思路。

  东软集团有限公司创建之初就选择了“自主创新”发展模式。一路走来,他们通过自主创新、合作创新、技术引进,积累了坚实的研发实力,攻克了一批关键技术,有力地支持了企业的产品开发,为公司持续发展创造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源。

  东软集团已经形成集品牌、专利、软件著作权、软件产品登记于一体,领域包括数字医疗、网络安全、汽车电子、嵌入式软件、行业应用等知识产权结构。目前,东软集团共申请专利101项,获得软件著作权100项、软件产品登记94项。

  竞争与发展,给我们这样一个制造业大省的企业自主创新提出了前所未有的迫切要求。与其坐等别人的成果,并面临应用时可能出现的“水土不服”,不如“开源引水”,自己扛起自主创新的大旗,完成自己从“配角”到“主角”的转换。

  走进市场,整日市场中与对手短兵相接的企业,最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技术,也最知道自己需要生产什么样的产品,然而,旧体制旧机制仍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企业自主创新的羁绊。 

   此时,企业需要正确的自主创新投入观。目前,我省规模以上企业6800多家,有研发机构的不过4%,大中型企业研发费用占其销售收入的比例不足1%。

  对任何一个企业来说,把不菲的资金投入到设立研发机构和进行研发活动上,都不是一个轻而易举就能作出的选择。这是一种长期投入与短期投入的冲突。然而,在企业生产经营的各个环节中,技术、质量、服务、价格、推销等5大要素,最根本的仍是技术。技术才是产品质量与效率的支撑,最终也是市场的支撑。

  没有研发投入的企业,是没有明天的企业。

  没有科技人员积极参与的自主创新是不可想象的。建立激励机制,充分调动科研人员的积极性,才能为创新提供源源不断的智力支持。

  1月23日,沈阳三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举行了一次轰动辽沈地区的表奖大会。总经理娄竞郑重地将一把崭新的花冠轿车钥匙交到公司科研所所长苏东梅手中。同时,科研所的其他7位科技人员也获得了企业的丰厚奖励。

  为了重奖在自主创新中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这家企业设立了100万元的奖励基金。

  目前,三生公司是国内拥有基因药品最多的企业,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填补了国际上对骨髓三大血细胞系中缺乏调节巨核细胞特异性药物的空白,这也是我国基因工程制药领域迄今为止研制成功的第三个具有自主专利权的国家一类新药。

  有发展的动力、有竞争的压力,企业在自主创新的链条上成了“驱动器”。没有技术中心,就引进技术中心;缺少资金,就扶持风险投资;人才不足,就建立激励机制吸引人才。千方百计克服自身不足,变“配角”为“主角”是三生公司一直的做法。

  自主创新,不仅仅是一种能力的培养,更是观念的创新和扬弃。自主创新,需要企业处处洋溢着鼓励创新的氛围———勇于承担破旧立新的风险;允许失败和宽容失败。它体现了对知识的尊重、对劳动的尊重、对人才的尊重、对创造的尊重。

  从刚刚在我省进行自主创新经验介绍的青岛海信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氛围,它也给我们以借鉴。海信研制成功的数字视频处理芯片,打破了年产量为7000万台的中国彩电无“心”历史。这是一个充满风险的攻关。历时近5年时间,投入数千万元人民币,还有一群年轻科技人员的青春与汗水。从国际经验看,这一研究本身就是一个失败率很高的项目。在等待用户试验结果“见亮”的最后时刻,整个课题组都异常紧张。这时,集团董事长打来电话:芯片技术从来都掌握在外国人手中,这个项目能让用户来试,我们就已经成功了。

  院校———从象牙塔到主战场

  企业要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那么曾经在创新方面“唱主角”的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应该摆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呢?多年来,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已积蓄了深厚的科技力量,不仅是科技人才的集散地,也是科技力量的“中心地带”。这种背景,决定了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仍然是创新的重要源头。

  这在我省尤其如此。资料显示,2004年,我省共有各类科技活动企业1226个,居全国第10位。其中,政府部门属独立科研机构202家,高等学校属科研机构274家。在中科院和国家级的38家科研机构中,研究领域涉及了自然科学、工程材料学与技术、农业等领域的22个学科,其中化学工程、材料科学、电子信息与自动化控制技术等50%的学科处于国际先进或国内领先地位。省属51家科研机构拥有空调装备生产线、有色金属精整设备等一批具有国内先进水平的技术或产品。

  目前,我省45%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及56%的大型仪器设备都集中于中央所属科研院所与技术开发单位,全省64%的研究开发人员集中于高校和科研机构。

  这个源头是一个喷泉,关键是如何利用。

  计划经济时期,我省几乎每个行业厅局都有一个研究所,这些研究所本应成为行业的技术依托,行业的技术带头人,然而不少研究所最终却空有着技术力量,反而连“饭”都吃不上,更不要说顾及一下行业的技术进步。

    吃皇粮的日子,是国家让“我”研究啥“我”就研究啥 ,至于这些研究成果是不是企业急需的,是不是能转化为生产力,都和“我”没有多大关系。这是科研机构曾有的普遍状态。   

  皇粮有限。现在到了科研机构转变观念,解决生产实践问题的时候了。

  省分析测试研究中心主任刘成雁说,科研机构应该明确这样一个认识,并切实把它付诸实践———科研的最终目的,是推动经济社会的进步。

  技术应是“为用”的技术。在首先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前提下,科研机构特别是开发性科研机构,要学会根据社会需要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

  断了皇粮的科研院所反倒释放出所有潜能。成立于1977年的省机械研究院,早在20年前就开始研究市场。他们研究产业链条的每一个环节,抓住关键要素,集中突破,以小搏大,用最小的投入,换得最大的收益。在研究铝板带箔产品加工装备时,他们发现,这种产品的中后段设备包括精整设备和深加工设备等,使用范围广、用户群体大、产值高、技术攻关投入相对较小,且攻关成功后投入回报率高。而在精整设备中,又以纵剪机组为主,在纵剪机组中,又以分切机为整个机组的关键。国内行业生产又恰恰缺少这种技术。以此为技术攻关切入点,研究院集中力量,大搞科技创新。目前,该院的分切机分切速度高达1200米/分,其他技术指标也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并由此带动了整个纵剪机组和精整设备行业的技术发展,研究院也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我们看到,还有一些科研机构与省机械研究院有着共同的经验。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大连化物所、省农科院、沈阳化工研究院,他们的工业机器人、干气制乙苯装置、农业生物超级种培育及育种技术、农药及染料等精细化学品生产技术,都实现了自主创新水平与产业发展的共同成长。

  即使这样的成功案例还不是很多,但他们已代表了一个方向,成为正在转型的我省科研机构的一个有力参照。

  被称为“一切技术的源头”的基础研究,也需要从科研机构迸发出新的活力———为产业技术升级和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为建立平安、和谐社会提供技术支撑。这些技术支撑,是一项项长期的攻关,是不可能一时半刻就会见到经济效益的研究。科研机构将成就科技这一“明天的产业”。

  政府———从裁判员、运动员到场地维护员

  走自主创新之路,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自主创新体系,政府该扮演什么角色?

  不做裁判员、不做运动员,做好场地维护员。

  既不越位,也不缺位。政府有能力为自主创新注入更有冲击力的源头活水。

  当好场地维护员,最重要的就是要营造一个激励自主创新的好环境。

  更细一点说,当好场地维护员,需要建起一个鼓励创新的政策体系。为引导企业积极开展技术创新,我省曾做过各种努力与尝试。在我省,鼓励企业加快重点技术创新,有“装备制造业和原材料工业产业技术研发专项基金”,每年3000万元;鼓励企业加快出口高新技术产品,有“出口高新技术产品及装备制造类产品贷款贴息基金”,每年5000万元;鼓励新产品开发,优惠政策两年来为企业免税3.1亿元。

  显然,政府在财政、税收等方面用“有形之手”给了企业大力扶持。然而,自主创新的战鼓已催促我们更大的突破。改变重成果、轻专利,重研究、轻转化的人才评价体系,调整评价标准,制定新的技术成果转化股权、期权与报酬的分配政策,支持科技人员领办、创办企业。

  当好场地维护员,更要维护好秩序。创新,最怕的是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辛苦一番却白忙一场。沈阳一家民营生物制药企业,自己的专利产品被另外一家企业大量仿制,制药企业发现后,请有关部门予以制止,然而,仿制企业改头换面继续生产销售。最后虽然打赢了官司,但几年周折,损失不说,心力交瘁。保护知识产权,近年我省每年都采取一些行动,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省现有的知识产权管理机构,有人曾拿“有身子没有腿”来形容。虽然省里设有独立的知识产权保护部门,但多数市还是与其他部门合署办公,往往就是几个人,吃力地管理着一个城市繁重的知识产权事务。

  当好场地维护员,还要关注场地上有哪些障碍、发展中有哪些瓶颈。自主创新需要高投入,融资难必须解决!有关人士呼吁:政府要发挥引导作用,加速建立一批以各级政府资金为引导,以企业和民间资本为主导的专业风险投资公司;设立担保金,为企业提供融资担保;支持高新技术企业通过合作开发、合资经营、参股和控股等方式扩大融资渠道。

  而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产学研结合,更离不开政府对科技中介组织的扶持。市场经济是网格状的,各种社会主体纵横交错。如果说“产”是纵向的,那么“学与研”就是横向的。纵与横的交错,是科技与经济的结合,这种结合需要“结合剂”,需要“媒体”。省科协党组书记、驻会常务副主席商向东说,自主创新,应立足于市场经济框架,不能用计划经济的模式和手段去抓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自主创新体系的建设。促进科技与经济的结合,需要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结合剂”和“媒体”———中介组织。但中介的角色不能由政府承担,而应由科技中介组织等社会化的服务体系承担。

  我省有这样一个铸造厂,铸件废品率高达37%,企业一直想找个专家解决这个生产难题,可是依照他们的接触面和视野,始终未能如愿。终于有一天,通过媒介,专家来了,为企业重新设计了包括型砂的成分比例、铁水的温度等一整套工艺方案,使废品率降低到15%以下。

  不能回避,在全省千千万万个企业中,还有许多没有能力建技术研发中心,而中介的作用就是帮助他们找到自己需要的技术力量,让专家“不为所有,但为所用”。这也是充分发挥我省科研院所和高校科研资源的绝好出路。而在其中,政府最应该做的是加大对中介组织的扶持,给予促进其迅速发展的政策,促进中介服务体系建设,使其真正成为一个产业。

  “山中一夜雨,树杪百重泉”。当前,国家把自主创新提到前所未有高度并作为国家发展战略实施;我省的科技大会也隆重召开,表彰科技功勋,一系列鼓励创新的政策也即将出台……这更使走在振兴途中、打开“十一五”大门的老工业基地“沐浴”着浓厚的创新氛围。

  我们有理由相信,明天,清清细流,必成百川之势。

(蒲若梅 刁新建 王笑梅)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