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思路找准空白点 "无中生有"发展县域经济

2006-04-04 10:40:06
华夏经纬网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季,灯塔市佟二堡镇又迎来了一届加拿大北美裘皮拍卖行的产品推介会,参展商说,他们看中的就是佟二堡皮装的产品优势和发展前景。沉寂了几年之后,佟二堡皮装业开始重现昔日辉煌,如今,佟二堡人正在重新找回全国三大皮装产销基地的感觉。

  上世纪80年代末佟二堡人刚开始做皮装时,当地既不生产皮装必备的原料,也没有人才、技术的优势,况且这里又不是四通八达、商贾云集的交通中心和商业中心,但是他们办起了闻名遐迩的皮装大市场,发展起千家皮装加工企业,创造了一个“无中生有”发展经济的奇迹。

  像佟二堡皮装市场一样,海城的西柳服装和南台箱包市场起步时,也没有常人看来应该具备的各种条件,如今,西柳服装市场成为全国十大服装批发市场之一,南台箱包市场在我国北方同类市场中称雄。“无中生有”,成就了西柳服装、佟二堡皮装和南台箱包,它们是全国闻名的一个“特殊品牌”,甚至国际知名;它们带动了一大批人参与,由贸易到加工,加速了农村城镇化进程,壮大一个乡镇,甚至一个县市。

  在发展壮大县域经济,加快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步伐的今天,辽宁人对“无中生有”四个字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那些既无明显资源优势、又缺少必备工业基础、看似“无依无靠”的县市,都确立新的发展思路,创新“无中生有”的模式,孕育出属于自己的“版本”。

  在辽南的庄河、辽北的开原、辽西的北镇等县市,没有的市场正在规划建设,已有的专业市场正在筹划扩大规模,建一个市场,活一地经济,富一方百姓。“无中生有”,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的新时期内涵。

  “无中生有”,“零资源”县域做起了大产业

  今年春节刚刚过去,海城市就组织60多人的队伍南下浙江考察学习发展县域经济的做法和经验,作为全国百强县之一、“无中生有”的成功实践者,海城人也深深地感觉到,浙江人创业精神的可贵,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浙江省义乌市在世界地图上恐怕连个点的位置都没有,但就是这个小地方却有一个“世界超市”的美誉,全球最大的小商品市场令义乌名声在外,一旦这里的小商品市场批发价产生波动,全球的价格也将跟着起连锁反应,这就是义乌的魅力。

  数字显示,义乌现已汇集了海内外10万多家日用品生产企业的1502个大类、32万种产品,每年订货交易额达300亿美元。在饰品方面,义乌已无可争议地成为国内最大的饰品产销基地,饰品行业共有生产企业、市场经营户3000余家,市场份额占全国的70%以上,年销售额超过100亿元。

  今天看来如此庞大的产业在义乌也是一点一滴发展起来的,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像义乌这样“无中生有”发展起来的还有永康的五金产业,山沟里长出全国最大的五金生产和批发市场,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永康地处浙江中部,地理区位并无优势,经济基础也不扎实,既无资源,交通也不便利,又远离大中城市,按常理看,简直就是一个发展县域经济的“死角”,永康不产一铁一铜,却走活了做大五金产业这步棋,创造了“无中生有”发展县域经济的典范。目前,永康全市五金产品达7000多种,一天的产值达8000多万元,多年的培育涌现出一大批五金大企业,也形成了一批著名品牌,有上百种五金产品成为全国的“单打冠军”。

  去年的这个季节,记者曾到过永康五金批发商城,这里不仅汇集了品种繁多的五金制品,还有专门针对国内各地的托运服务窗口,新疆、甘肃、辽宁……标明得非常清楚。在永康,生产、销售、物流等等上下游产业布局错落有致,已经形成一个完整、完善的链条。

  有研究者指出,没有资源,只要在人力上大投入,就能生成大产业。义乌的小商品、永康的五金在最开始发展时几乎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靠的就是量大,基本都是人力上的大投入,像针头线脑袜子纽扣这些看着不起眼的小商品,出售单品没有一分利,可一旦形成规模,发展成产业和链条,就会实现惊人的效益,“没有小商品”在浙江体现得最为明显。

  诸暨市大唐镇本地人口仅3万,却吸引了6万外来者,人均生产总值已逾1万美元,是“小袜子”作出了大贡献。这里是全球最大的袜子生产基地,产量占全国的65%、全球的1/3,年产袜子90亿双,相当于全球每人1.5双。

  大唐袜子的起步同样没有什么高明之处,从30年前手摇织袜、路边叫卖,到现在拥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高档电脑袜机和全国最大的袜业市场,大唐已形成化纤、织袜、染整、营销、运输等一条完整的袜业产业链。

  正是靠这些小商品,资源小省浙江膨胀为经济大省,余姚不产塑料,但却是有名的塑料王国;桐乡不出羊皮,却是全国最大的皮革市场;嘉善没有森林,却是全国最大的木业加工中心。还有闻名全国的羊毛衫市场、电器市场、打火机市场、纽扣市场,都是从无到有,无中生有。

  现在,“无中生有”不仅体现在商品和专业市场上。自上世纪90年代以后,浙江把小城镇建设与专业市场、乡镇工业园区建设结合起来,形成专业化分工、社会化协作的企业群和特色产业集聚区,形成了小企业、大群体,小商品、大市场和小产品、大产业的发展格局。

  这样一个思路带来的是县域发展,农村繁荣,农民富裕。浙江农民人均纯收入连续十几年稳坐全国各省区的头把交椅,特别是近几年农民增收越来越困难,农民增收已成为农业和农村工作头号难题的大背景下,浙江农民不仅持续增收,而且增幅不小,发展快、活力旺、实力强的县域经济无疑是最大的动因。

  “无中生有”,选准突破口加快纵深推进

  在辽宁,目前全省农村共建设各类商品交易市场1295处,直接吸纳50万乡村农民参与商品流通、间接吸纳50万乡村农民围绕市场从事各种服务业,县以下商业从业人员已达151万人,并带动了市场周边地区相关产业的发展。其中,最引人注目、最能启发人的当属海城市崛起的各类市场。

  2月下旬,记者来到海城市西柳镇,这里有国内“建筑规模最大、交易环境最好、辐射能力最强”的专业服装批发市场,年交易额已经超过190亿元,如今,近2/3西柳人经商,生意做到了非洲、欧洲和中东地区,居民个人存款总计达到60亿元。

  以西柳服装市场为龙头,如今海城还拥有几个全国之最:最大箱包市场之一的南台箱包市场,最大的南台鸡蛋批发市场,最大的感王黄金珠宝市场。全市的各类专业、综合市场近百处,从业人员占全市劳动力的30%以上。全市人均收入30%来自市场、财政收入30%来自市场。

  西柳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也和省内大多数乡镇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交易市场,“西柳自古无集市,农家世代守田庐”。1978年,西柳农民王岐山将10条裤子装在土篮子里,偷偷地拿到“马路市场”上卖掉,继而很多农民仿效他搞起了服装加工业。随着当年简陋的西柳服装市场的建立,海城服装行业异常火爆,随之兴起了织布、印染行业等产业链的前端。20多年后的今天,西柳已拥有1200多家纺织、印染及服装加工企业。

  伴随着西柳服装市场发展又崛起了东北最大的感王镇轻纺之乡。轻纺之乡建设投资近8亿元,全镇有轻纺工业中纺织企业33家,大型印染企业7家,服装加工企业325家,其中合资企业3家,出口创汇企业5家,有两家企业拥有出口自营权。轻纺产品除通过西柳服装市场销售外,有一部分出口到日本、美国、德国、俄罗斯、韩国等十几个国家以及台湾地区。目前建设中的轻纺工业区共征地10万平方米。如今的海城,已经拥有化纤抽丝、中长纺织、棉纺织、印染等十几个门类,形成一个完整而又高效的产业链条。

  更新观念,超前意识,看准了就义无反顾地走下去,以服装为开端,海城人的市场观念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宽。南台箱包市场位列国内三强,年交易额近40亿元;感王镇有全国唯一的民营黄金市场,经营黄金、宝石等1.1万多个品种,市场的年交易额达3亿元以上。

  感王黄金市场的兴起,其意义远远超出了商品买卖本身。它使一个乡村小镇产生了从未有过的魅力,资金、人才、信息等不断被吸引进来。有人慕名而来投资房地产,有人来经商,办起了第三产业,国家每年增加税收不少于100万元。一个市场带起了一个小城镇,富了一方百姓,海城市连续多年进入全国百强行列,在北方省份一枝独秀,专业市场功不可没。没有轻纺基础也不生产布匹却做起了服装生意,不产黄金珠宝却办了个大市场,海城人凭着超前意识和一股闯劲冲劲干劲,靠着这种无中生有、敢为人先、敢吃螃蟹的创新精神,在市场意识很淡薄的东北刮起了市场风。

  目前,海城已拥有各类专业市场80多处,一年的交易额在265亿元以上。全市围绕专业市场兴办的各类民营企业有1000多家,受市场辐射的各类专业村有241个、专业户有11万户,其中仅西柳服装市场经营业户就达1万户。

  超前的探索与实践,使海城走出了一条符合县域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路子。实践证明,采取“无中生有”的思维方式,在一些专业化交易集散地建立大型专业化市场,通过市场的接近带来本地的生产,从而形成产业集群,是发展县域经济行之有效的方法。

  “无中生有”,空间依然广阔,前途一片光明

  在一般人看来,浙江各县市及我省的海城等地能够“无中生有”,主要是“起得早、跑得快”,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今天,时过境迁,“无中生有”还能行吗?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得到了相反的答案。

  “南有云南,北有凌源”,我国花卉业界广为流传的这句话,让凌源人一直引为自豪。凌源建有东北最大的鲜切花批发市场,是全国县级最大的花球繁育和鲜切花生产基地,凌源花价左右着全国花卉市场的价格走向,鲜切花直接影响到全国花市价格,被花卉界称之为“凌源指数”。

  地处辽、冀、蒙三省区交界处的凌源市属丘陵山区,人多地少土地瘠薄,十年九旱,而几个“有想法”的老农脑筋一换,多年只种大路货的凌源突然就长出了鲜花,“无中生有”冒出个中国第二大的花卉生产和销售集散地。

  隆冬时节,记者在凌源市凌北镇花卉生产小区采访,一位刚从凌源花卉大市场卖花回来的花农兴奋地告诉记者,眼下的花市行情正好,10枝一把的百合就卖到了80元。

  到2005年底,凌源市年产种球鲜切花3.5亿粒和3.5亿枝,每年有两亿多粒亚洲百合和唐菖蒲种球销往全国各地,国内市场60%的唐菖蒲来自凌源。全市花卉产品年交易额达5亿元,从事花卉生产的农户达1万户、3万人。而为花卉业配套的纸箱厂、草帘厂、卷帘机厂等快速兴起,餐饮、交通、运输等服务业也应运而生,花卉成了凌源富民强市的优势产业。

  凌源的发展给人这样的启示,“无中生有”发展县域经济,不是高不可攀,但需要“发现的眼睛”,不能亦步亦趋、跟风随影,在今天快速发展的形势下,一味地跟风只能处于被动。贫瘠干旱卖鲜花,“冷”视角看出大市场,一些想不到的事凌源人做到了,先有了脑中花,才有了地上花,最终变成市场上流通的花。

  和凌源的花一样,北票的西红柿专业市场也是“憋”出来的。北票市已开始调整种植业结构,发展大棚西红柿,青柿子产量大,全靠外销,而柿子红了再采摘,运到外地就烂了。柿子多了难卖,好事变坏事,优势成难事。如果有专人卖、“专地”卖不就好了吗?北票人说干就干,扩建本地交易市场,开拓外埠空间,培育经纪人,一个当时号称全国最大的西红柿专业交易市场诞生了。

  北票的第二个农业特产是辣椒。十几万亩的辣椒,年初有订单,秋后公司收,“基地+农户”的运作方式,显而易见比西红柿的产业化水平又高一筹。由于建立了专业市场,辣椒产业忽然间变大变强了。目前,北票市30个乡镇大部分发展起辣椒这一“红色产业”,马友营辣椒批发市场也成了东北老大。辣椒种植农户平均增收3000元以上。

  “无中生有”、千方百计走市场,找准空白点,对于辽宁的一些县市来说,还有很多空间可供挖掘。庄河的生姜市场做到全国最大,沿海优势绝不是主要原因,根本还在庄河人的观念新、思路宽、眼界远。东北最大的北宁窟窿台蔬菜批发市场主要是面向东北广大腹地的,年交易额已达到6亿元以上,因此有了“关内有寿光、关外有窟窿台”的说法。

  省外的经验也证明了“无中生有”后来者也可为。在山东莒县地处江浙、胶东渔场间,是渔货经营的空白带,莒县人看准商机,当机立断,建起鱼市场,做起大买卖,鲜货远销安徽、黑龙江等18个省区。需要说明的是,莒县离海边还有50多公里,旱地里蹦出个“大鱼”。

  在辽宁,一些资源贫乏、区位不优的县市还没有形成明显的优势产业,对照浙江和省内一些县市的经验,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想,可以做,发展空间还很大。这些县市“无中生有”发展县域经济,更需创新思路,放开眼界,找准空白点,再现当年改革者的闯劲和冲劲,展开新一轮创业。      (李春林 韩克铭 杨忠厚 李江天)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