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制造迈向辽宁创造

2006-11-14 10:10:57
华夏经纬网

717,沈重集团与中铁隧道集团等举行签约仪式,明年68月份,沈重将交付6台价值9.15亿元的盾构机。在一年左右时间制造交货6台大型泥水盾构机,这在世界盾构机发展史上也绝无先例。

  718,大连机车宣布新型柴油机DL280研发成功,它是目前全球同类产品中单缸功率最大、排放最环保和燃油消耗最少的柴油机。

  装备优,则工业优;装备强,则国力强。

  这对于今天的老工业基地辽宁来说,更具有超乎寻常的意义。因为辽宁正承载着一个党和国家的厚望:辽宁要建设成全国乃至世界的装备制造业基地。

  优和强,来源于自主创新的核心技术;成为全国乃至世界的装备制造业基地,离不开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辽宁创造

  自主创新,正成为我省经济社会生活中最响亮的词汇。辽宁创造正成为我省装备制造业振兴的终极目标。

 

  变躯干型企业为头脑型企业

  装备制造业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科技进步水平和社会进步程度。在这一领域,我们把自主创新提升到战略高度,是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将创造作为一种追求,是企业掌握市场、掌握话语权、掌握财富的必然要求。

  时势使然。

  当我们把自己定位于经济一体化的国际竞争格局当中,这时,我们意识到,面对发达国家及其跨国公司对高技术市场的垄断,面对国际装备制造业巨头要从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角度整合中国市场和资源的咄咄逼人,我们只有通过自主创新,才有可能获得发展的机遇和主动权,否则,将会不断拉大与国际先进企业的差距,甚至被边缘化。因为我们看到一个事实:核心的技术买不来。

  而对引进技术缺少消化吸收再创新,同样让我们付出代价。多年来,技术引进是我们取得技术进步的主要途径,因为这样成本低、风险小。但由于忽视创新,技术升级了,创新能力却没有同步升级。由此我们限入了两个怪圈:一个是引进-落后-再引进-再落后,一个是创新能力越弱越依赖引进,越依赖引进创新能力越弱。

  对此有人评价:我们的不少企业是躯干型企业,而不是头脑型企业。

  没有创新,无力创造,曾是我省一家机床企业永远的痛。

  在参加一次国际机床展时,我省这家机床企业原以为刚刚引进的技术能在展会上有一席之地,没想到人家给的技术已经是10年前的技术。同样是机床,人家一台卖几十万欧元,自己只能卖上零部件的价。

  当我们客观地审视一下自己的发展之路时,我们发现,辽宁规模以上企业人均产值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个百分点左右,而人均利润、人均利税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5个百分点和32个百分点左右,分别排在全国第17位和第20位。

  这说明我们制造了大量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产品。

  如果不能迅速实现由大而全大而强,我们充其量只是个加工者,而不是创造者

  省科技厅厅长赵明鹏说: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经济效益,根本出路是调整经济结构,特别是调整产品结构,其中关键是拥有核心技术的新产品的研制研发,也就是说,变制造为创造是辽宁老工业基地振兴的关键所在。

  而此时,我们正身肩重任。

  按照十一五规划的发展目标,2010年,辽宁将基本建成拥有核心技术开发能力、重大装备成套能力和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基地,并初步实现中国装备支撑中国制造的目标。一切,离不开创造的支撑。

 

  三级跳变制造为创造

  著名管理专家詹姆斯·莫尔说:可持续竞争的唯一优势来自于超过竞争对手的创新能力。

  为培养这种创新能力,我省通过三级跳,努力营造变制造为创造的浓厚氛围。如今,我省在数控机床、风机制造、大型掘进设备、造船、机车、数字化医疗设备等领域已建设了一大批技术竞争力很强的企业,成为国家自主创新能力建设的重要基地之一。

  第一跳:培育主体,提高创新能力。

  毋庸置疑,企业是创新的主体。正是认识到这一点,近年来我省大力推进企业技术中心建设,下大力气支持大企业和企业集团研发机构建设,以培育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增强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目前,全省已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25个,仅在上海、山东之后,列全国第三位,省级企业技术中心119个。十五期间,我省企业新产品开发速度年均递增20%以上,全省工业企业共开发新产品2.65万项,推广工业新技术500余项。

  今年,我省将特别拿出2亿元资金,支持企业研发中心建设和推进科技成果转化是这笔巨资要解决的两大问题。

  与此同时,一些有识企业更深刻地体会到创新、创造之于企业长远发展的深刻意义。这个意义,大连冰山集团董事长张和有一句非常平实、直白的感慨———一个企业没有研发能力哪行,十年以后我们再买一个技术,五年以后又再买一个技术,那我们企业就没法发展了。

  近年来,冰山集团每年都把销售收入的5%投入到研发当中,这个比例是全省平均水平的3倍多。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集团)更把高达16.2%的销售收入投到研发当中,创我省企业研发投入的最高纪录。

  第二跳:培育机制,树立创新导向。

  近年来,我省努力完善鼓励创新创造的激励机制,促动企业加快技术创新,鼓励创新人才脱颖而出,吸引创新人才慕名而来。

  为鼓励企业加快重点技术创新,加快对出口高新技术产品的研发,我省设立了装备制造业和原材料工业产业技术研发专项基金出口高新技术产品及装备制造类产品贷款贴息基金。同时,为调动企业进行技术创新的积极性,我省编制实施了全省年度重点技术创新项目计划,对计划项目实施免税优惠政策,两年来,已为企业免税3.1亿元。

  同样,为调动科技人员从事新产品研发的积极性,我省设立了辽宁省优秀新产品奖,并从去年起,这一奖项已列入省职称评定条件。不少企业不断加大对科研部门和科技人员的倾斜力度,其中,有沈阳鼓风机每年用于技术创新的奖励资金超过300万元,也有东软以百万年薪从国外引进高端人才,在这些企业里,按劳分配和按生产要素主要是科技要素分配共同起作用。由此,我们看到了一批像五朵金花一样在技术难题面前永不言败的创新人才。

  第三跳:培育载体,聚集创新资源。

  长期以来,经济与科技两层皮的问题一直困扰着我省科技创新,也因此阻碍辽宁创造从稀缺变得繁茂。一方面企业的重大关键技术问题无法得到及时解决,一方面高校、科研院所的大量科技成果却束之高阁。产学研合作,成为一个承载、整合各种科技资源的高效平台,让各方资源各展所长,各取所需。目前,我省90%以上的大中型企业已与国内重点研究院所、著名大学建立了紧密的技术合作关系,其中还有百余户国有大中型企业与省内外院校共建了企业技术中心,并以多种形式实现联合创新,创造着拥有市场竞争力和影响力的自有品牌。

  通过政府推动、市场化运作的方式,高新区正成为我省创新要素的集聚中心,成为以孵化、创新、服务为一体的科技创新服务平台。到去年末,全省高新区已拥有各类研发机构70余个,孵化面积62万平方米,孵化着近1300家科技企业。不要小看这些还在成长中的小企业,像东软这样的国际知名企业,就是在这里从一只小鸟变成振翅高飞的雄鹰。

 

  不拘一格为创造

  沈鼓乙烯裂解气压缩机打破发达国家对中国乙烯市场长达30年的垄断、大连机车实现我国干线机车技术输出零的突破、瓦轴集团自主品牌打入世界轴承生产强国日本、沈阳远大集团博林特电梯直接叫板洋品牌……

  不断追求自主创新,不拘一格追求创造,一批批辽宁装备纵横海内外,并鲜明地书写上辽宁创造四个大字,叫响辽宁创造的品牌。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前进。

  自主创新并不意味着关起门来搞创造,恰恰相反,自主创新是在坚持对外开放前提下的一种发展方针。

  但引进如果缺少了再创新,便永远都是模仿。只有当企业把引进技术转化为内生的创新能力时,才在完全意义上发挥了技术引进的作用。

  对我省来说,坚持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是一种非常符合省情的创造之路。沈鼓人至今还记得当年是如何消化那整整三大卡车技术资料的。

  沈鼓从意大利引进了三个离心压缩机系列的全套设计制造专利技术,面对三大卡车技术资料,沈鼓举全厂之力,人人学技术、全员搞培训,大批技术人员出国进修,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以此为发端,沈鼓瞄准先进技术不放松,多年来先后引进了6个国家的12项先进风机技术,消化吸收、吃透原理、掌握核心、举一反三,进行不断的开发创新,多次实现了重大技术装备国产化压缩机研制零的突破,成为我国装备制造业中少数可与国际知名公司分庭抗礼的企业之一。

  依靠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大连光洋这个昔日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已先后为日本三洋、东芝等国外知名企业研发配套了各种自动控制产品,形成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系列化嵌入式CPU主板、中高档数控系统等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产品,有了自己的发明创造。

  买不来的技术我们自己造。

  国际捕捞业需要的深冷压缩机,设计生产技术一直被日本垄断,即使已经与大连冰山集团建立合资公司,这一技术也不肯转让冰山。

  冰山卧薪尝胆,把长行程高转速活塞压缩机自主开发出来,制冷实现-70℃以下,打破了技术垄断。去年,冰山使用这一技术生产的船用冷冻机,已占有国内80%的市场份额。

  依靠不断自主创新,大连冰山集团研发成功了空调模糊控制系统,这个系统比日本同类产品的效率高20%,但成本却低了10%。过去,企业是从日本买技术,如今,冰山开始反向输出技术到日本;过去,冰山集团每生产一台溴化锂吸收式制冷机,要向日方缴纳4%的技术提成费,而现在日方每生产一台同类产品,反过来要向冰山集团交2%的技术提成费。

  打破技术垄断,辽宁交出了一份份出色答卷:兆瓦级变速恒频风力发电机、机器人、长输管道智能监测系统、高性能稀土永磁电机……一系列毫无疑义的辽宁创造,充分体现了我们完全独立自主的技术创新能力,说明了我们的创造力!尝试新拿来主义

  追赶先进的路上,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我省开始有企业大胆出击,尝试着用新拿来主义的办法,迅速缩短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

  2002年,大连机床集团率先实现了机床行业并购发达国家企业的历史性突破-全资并购在专用机床和柔性制造系统技术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美国英格索尔生产制造系统公司。

  2004年以来,大连机床集团又以控股的方式,与日本、美国、瑞士等世界一流的数控机床和功能部件生产企业成立了5家合资公司,令大连机床一步登上了一大批产品领域的技术最前沿,仅一个英格索尔就使大连机床获得了96项专有技术、9项专利技术。

  同样,沈阳机床全资并购德国希斯公司,把这个具有百年历史的世界名牌企业的产品技术、商标品牌和研发制造能力的所有权整体纳入沈阳机床的体系之中。大连路明集团在成功收购美国AXT光电公司后,开发出高品质、低成本发光芯片,拥有40多项国际专利,产品技术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实现了我国在这一领域零的突破。

  以我为主,为我所用新拿来主义,让企业迅速提升了核心竞争力,在技术、品牌、市场、管理和高端人才等方面真正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为产生出更多的辽宁创造赢得了宝贵时间,换来了难得的技术支撑。

 

  让更多的产品写上辽宁创造

  无法否认,从制造大省到创造大省,我们还有一段长路要走,我们还有一些瓶颈需要打破。

  目前,我省科技对外依存度在50%以上,高科技含量的关键装备基本上依赖进口。在装备制造业领域,总体技术水平仅相当于国际20世纪90年代初期水平,机械装备类产品只有5%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小、低、散、弱、差的问题还相当程度存在,企业技术创新投入、研发能力和开发手段仍显不足。

  据统计,在我省,只有4%的企业建有研发中心,大中型企业研发经费支出占其销售收入的比例,多年来一直在0.7%0.9%左右徘徊,而发达国家已达到2.5%4%,我省企业用于技术研发的投入仅相当于德国宝马汽车公司一个企业全年开发投入的40%

  同时,在企业的研发活动中,重引进,轻消化吸收再创新现象比较严重,二者费用比例严重失调。2000年到2003年,全省对引进技术消化吸收经费支出总额为1.3亿元,仅占同期引进技术支出总额的2%,分别排在全国第17位和第28位。而山东省的这一比例则达到了16.52%

  然而我们仍对辽宁创造充满信心。

  变制造为创造,我们有坚实的基础。

  从产业发展看,几十年来,辽宁的装备制造业不仅创造了无数个中国第一,更积累起雄厚的产业基础,在重大成套装备和重要装备产品领域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并自豪地拥有一批在国内外有较高知名度的重点行业和众多排头兵企业,这是我们今天振兴老工业基地的无价之宝。

  我们还有着可贵的科技创新实力。据国家科技部2004年全国科技进步综合评价,我省科技进步总体水平和综合实力居全国第6位。目前,我省已初步具备了迅速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基础,也具备了一定承担国家自主创新重点任务重担的能力。我省有专业技术人员150多万人,其中两院院士53人;拥有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144个;拥有国家级工程中心和重点实验室28个、省级工程中心和重点实验室116个,这些工程中心和重点实验室平均每年承担省级以上重大科技项目1000多项,已成为科技成果的重要集散地和扩散源。

  变制造为创造,我们更有着得天独厚的机遇。

  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温家宝总理提出辽宁要建设成全国乃至世界的装备制造业基地,这为辽宁装备制造业振兴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战略,让我们及时地抓住国际产业结构调整的机遇,以门类齐全、基础雄厚的产业优势成为承接国际装备制造业产业转移的热土;而国际国内装备制造业巨大的市场需求,更为我省装备制造业的发展提供了无限发展空间和大显身手的机会。

  自主创新战略的提出,又使辽宁面临一个崭新机遇。以国家创新战略为纲领,今年2月,我省召开了规模空前的全省科技大会,提出了到2010年基本建成创新型辽宁的目标。随后,《关于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加快老工业基地振兴的决定》、《关于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加速老工业基地振兴的若干规定》相继出台,其中,在装备制造业领域———明确提出要重点突破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产品,并为此配套了鼓励创新的58条激励政策。

  充分利用这些优势和机遇,我省装备制造业再次发力,今年15月份,完成工业增加值339.6亿元,同比增长19%,拉动全省工业增长4.5个百分点,实现销售收入1125.4亿元,同比增长28.2%

  好风凭借力。承载着振兴的厚望,踏着创新的脚步,辽宁创造必将续写出新时期共和国装备部的新传奇。(蒲若梅  王笑梅 万重)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