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围绕调整和优化结构展开

2007-01-10 13:34:24
华夏经纬网

国有经济战略性布局调整使所有制结构渐趋合理

  2005年,省委、省政府提出力争两年左右时间基本完成地方国有大企业股份制改造,全面完成地方国有中小企业产权制度改革。辽宁省信息中心副主任姜健力研究员介绍说,从全省经济运行的现状和发展态势看,目前,我省所有制结构调整的效应十分明显。我省国有企业的改制已经呈现出政府推动与市场资源优化配置共同作用的特征,随着省内外、特别是境外产业和资本的转移,国有企业为适应市场资源优化配置而主动、自发地进行改制将逐步成为主流。也就是说,我省所有制结构的调整将与产业结构的调整相互促进。


  所有制结构表明经济发展主体的构成及其相互关系。现代经济学证明,任何个人和机构都不能掌握社会经济的全部信息和知识,社会生产只有分散决策才有高效率。民营企业产权清晰,在市场经济中最具活力,应当是最主要的市场竞争主体。一般来说,地区民营经济的投入和产出所占比重越大,地区经济活力越强。


  辽宁省政府研究中心财政金融研究室主任于刚研究员认为,所有制结构调整有存量和增量调整两个途径。存量调整是对国有企业进行民营化的产权改革。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经过2005年新一轮企业产权改革,辽宁所有制结构有所改变。但存量调整对改变所有制结构的作用是有限的。辽宁国有经济存量比重较高与以自然资源为依托的大型重工业的产业特点有关。


  从长期看,改变所有制结构需要更加重视增量调整。于刚认为,在所有制结构调整优化问题上,还应当特别注意各种所有制相互融合的、以股份制为主要组织形式的混合所有制是产权组织形式的发展趋势。发达工业化国家企业股份中养老基金和共同基金超过50%,所以基金也是一种值得高度重视的产权形式。民营经济和股份制等社会经济是否能够快速发展都有赖于政府环境质量的提高。这些方面辽宁有大量工作要做。


  在辽宁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室主任王广林研究员看来,过去国企改制重组侧重吸引民间资本和外资进入。而实践中不少中直资本进入国有大型企业,成为国有地方大型企业投资主体多元化的一个方向。这也使得国有经济竞争力增强成为近几年辽宁经济的一个特点。但这一轮经济增长最主要还是重化工业的发展成为主要增长因素之一。


  辽宁民营经济近几年发展势头良好,成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相对而言,外来的民营投资较多。近两年受政策高地吸引,外资进入力度比较大,发展速度也很快,在全国也位于前列。


  辽宁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唐要家博士表示,虽然辽宁的民营经济与自身发展相比还是比较快的,但从全国比较来看步子还是不大,这主要与整个辽宁民营经济发展的软环境尚未完善有关。调整所有制结构的一个最突出的问题是,非公有制经济内部结构产业集中度不高。尽管辽宁非公经济的总量上来了,但行业的主导厂商较少,少有典型的产业群体,带动作用不强。
  
  改革势头良好但仍存在诸多未破解难题

  面对新一轮国有企业重组改制的良好势头,有人担心大型国企重组的多了,国有经济还能否占据主导地位。也有人认为国有经济应该完全地退出竞争性领域。对此,姜健力认为,从绝对量上看,辽宁的确存在国有经济比重下降的现象,但这种现象是对过去单一所有制结构进行调整的必然结果。国有经济的主导地位主要不是体现在数量上,而是体现在对整体经济的控制力上。国有企业是市场的主体之一,通过改革使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生存、发展,必然使国有企业不断壮大,从而实现国有资产的增值,国有经济也得到发展。


  于刚认为,国有企业不应是一般竞争性市场主体,而应是体现公共利益和政府意图、担负特殊社会功能的市场主体。在中央控制关乎国家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大型企业、基础设施和重要自然资源后,地方国有资产仍有存在的合理性。因为外部经济的外溢范围不同决定了公有制经济在空间地域不同层次存在的必要性。经济发达地区的地方国有资产对地区经济的骨干带动作用很大。于刚建议辽宁地方经营性国有资产要发挥应有的功能作用,需要对原有资源合理配置。国有经济战略调整不是简单的抓大放小,既要出售失去其战略意义的企业,也要在国有经济范围内进行资产重组、选择发展重点、提高对国民经济的控制力。


  王广林认为,这一轮增长主要还是靠市场拉动,并不是完全靠体制机制创新。而市场运行是有周期的,现在处于繁荣阶段,一旦市场出现下降或调整,体制机制的落后就突显出其惰性。但还是要利用这一大好机遇。国企强强联合更要重视体制机制创新,要完成其投资主体多元化,建设现代企业制度。不能因为眼下企业效益好,就忽视这一根本性的因素。


  对于深化国企改革可以选择的路径,于刚建议,辽宁加快经济发展需要多种所有制经济发挥各自应有的作用。目前,辽宁地方经营性国有资产规模在全国排名并不高,分布面过宽、独资企业和中小企业过多、国资委监管数量不足、资产利用效率在全国排名也靠后。因此,辽宁国企改革要完成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和推进国有经济战略布局调整双重任务。


  辽宁在新一轮企业改革中也遇到了金融债务重、职工补偿资金缺口大、国有企业出售难、股份制改革推动困难大、一些企业动力不足等困难和阻力,这些与我省国有资产经营体制以往探索不够有直接关系。于刚认为,解决职工补偿和金融债务问题,一是由当地政府通过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建立职工变更劳动关系的补偿基金;二是在政府组织下,由地方国有投资控股公司与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合作整体处理不良金融资产;三是大型国有企业缩小国有股权,将原国有资本划转一部分给社保基金;四是不坚持非得通过增资扩股来建立股权多元化的政策,鼓励股权结构的存量调整,以购买原国有股方式来建立股份制企业。


  在投资主体多元化的方向上,王广林建议应该多条腿走路。可以尝试把身份转变与产权多元化改革结合起来,在国企职工转变身份的同时向其转让股份。现在企业效益比较好也是一个机遇,尤其目前外资进入装备制造业的门槛高了,这既可以避免被外资控制重大装备制造业和重大技术的危险,也可以转变和调整企业的产权结构。


  在姜健力看来,国有经济从竞争性领域和行业退出到底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外资比重到底占多少合适,还值得研究。企业最了解市场,政府通过提供信息和政策为企业发展创造有利条件。政府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怎样使国有资产如何增值上。

五点一线和东北沿海经济带构建合理空间布局

  建设五点一线和东北沿海经济带是目前辽宁最重要的空间发展战略,这不仅关系到辽宁、也关系到整个东北在未来能否搭建一个更宽广的对外开放平台的大问题。


  从辽宁整个区域布局看,过去侧重内陆轻视了沿海经济带建设。五点一线和沿海经济带强调发展临港工业和临港产业,仅在2006年就吸引了大量投资,基础设施正在开工建设。沿海经济带建设预示着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辽宁经济发展重点的转移。


  王广林分析说,辽宁空间布局的调整也表现在大城市的扩张上,比较典型的是沈阳市。过去沈阳市比较重视城市中心城区的发展,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中心城区空间越来越小,城市空间扩张水到渠成。辽宁很多城市都是老城市,随着工业总量的增加,水平的提高,城市功能都有一个需要完善的问题。而强化城市的服务功能需要城市的空间扩张。在这方面,上海、青岛等城市很成功。而过去辽宁侧重于所有制结构和产业结构调整,忽视了城市空间结构的调整。在新一轮经济发展中,应该以城市空间结构调整为龙头,促进产业和所有制结构调整。


  目前,我省沿海经济带的人口密度、投资密度、产业密度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要使沿海经济带能够更快发展,姜健力认为,既要根据市场优化配置资源的要求和产业转移的客观趋势,大力促进省内产业、资本、人力资源等生产要素向沿海的有序转移,实现产业聚集,也要大力吸引东北腹地的企业到沿海经济带发展,在环渤海地区开放和发展中找准位置。从这个角度看,五点一线的全面开发建设不仅应依靠沿海各地,更主要是应依靠全省的力量;不仅要着眼于全省,更应着眼于东北、环渤海、全国乃至东北亚。


  辽宁的地区结构现状,一是沈阳、大连、鞍山经济增加值占比相当高,其余各市很低,市际间经济结构不协调十分突出。二是县域经济与城域经济结构也不平衡,且与先进沿海地区有较大差距。这反映出辽宁的生产力集中在大城市,不利于社会稳定和生产力发展。


  于刚说,现在开发沿海经济带主要是利用港口条件和地区比较优势,更积极地参与国际分工,利用海外的资源和市场,一方面发展临港产业,一方面带动腹地经济发展。在利用外资方面,辽宁是沿海地区,本应具有地域优势。要适应经济全球化和加入世贸组织后所出现的更大范围、更广领域和更深层次上参与国际经济的新形势,研究制约辽宁有效利用外资的因素,改进招商机制及方式,调动更多地区利用国际条件的积极性,促进辽宁的发展。


  辽宁空间布局发展战略正在分步落实。在建设中要避免出现哪些问题?王广林认为,重复建设可能是其中最主要的问题。目前各个城市都在招商引资,都在搞基础设施建设。一下子铺这么大的摊子,如果后期建设项目跟不上,就会出现基础设施建设闲置,政府就要考虑到沿海经济带基础设施建设与工业发展如何协调的问题。他建议辽宁区域经济发展在大的战略上一定要规划先行。当然实践中也会有两难:一方面想抓住机遇快速发展,另一方面是要避免可能出现的重复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过度超前。但这一轮经济周期一旦进入调整阶段,矛盾就可能突现出来。政府应该保持清醒头脑,加强规划,通过调控掌握发展节奏。


  姜健力提示说,如何突破行政区划的桎梏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背景下,产业有向交通便利的沿海地区聚集的特点。各方面应有全局观念,用好飞地等政策措施,顺应产业转移的市场要求。同时,沿海经济带内的五点之间也应有合理的区域规划,形成优势互补、产业配套的经济结构。唐要家建议要把五点一线建设与国际产业转移与国内经济发展的大背景融合起来。于刚则建议在生产力空间布局上要更多利用现有城市的厂房和土地。
  
  两大基地建设成为辽宁产业结构调整一个轴心

  一年来,我省的两大基地建设成果显著,特别是装备制造业实现了速度、效益同步高速发展。目前,我省装备制造业的规模已占全省工业的1/4,同时,省内外对装备制造业的投资需求不断升温。装备制造业已经具备支撑我省经济高速发展的能力和潜力。


  现在的问题是,高档次的原材料和装备制造业产品的关键技术还没有实现国产化,大量高精加工度的产品还得依靠进口。于刚说,辽宁要实现国家老工业基地振兴,就要提高原材料和装备制造两个产业的先进性,这样才能用中国装备支撑中国制造,真正成为国家的两大产业基地。这除了我省企业和政府自身努力以外,还需要有国家实行相当于进口替代战略的政策支持。地方也要注重发展为支柱产业服务的辅助产业、为地区居民服务的产业。也不可忽视新的主导产业和支柱产业的开拓和扩大。


  从工业内部结构变化看,目前原材料工业所占的比重较高,仍处在由重工业化阶段向以加工装配为重心的高加工度化阶段转变时期,离工业化后期阶段的技术集约化目标仍有较大差距。产业结构调整的努力方向应该是继续完成工业化的历史任务。王广林认为,要加快由原料工业为重心的重工业化阶段向以加工装配为重心的高加工度化阶段转变,而且不单纯是加工制造业规模的扩大,更重要的是要通过提高加工制造业的增加值和技术含量,提高工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产业结构调整这几年一直都在强调自主创新。唐要家说,现在产业竞争是一种技术创新的竞争和品牌的竞争,装备制造业要求各零部件和系统间非常密切的配合,其结构调整一定要注重集成创新,力争从关键的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这样才能形成系统的集成创新优势,这也符合循环经济的发展要求。建设两大基地一定要考虑产业上下游的衔接问题,想方设法拉长产业链。注重产业之间与企业之间的纵向结构关系。


  过去我们侧重设备的引进,忽视了技术的引进和消化吸收,导致重复引进的恶性循环,浪费了大量资金。王广林认为,在问题面前,我们开始转向引进技术和消化吸收再创新。眼下的问题是,创新的主体是企业,但企业如何实现技术创新还有困难。辽宁是装备制造业的大省,要特别重视研发的投入,研发投入不应该分所有制性质,只要有产品和技术能力,政府就应该给予支持。政府研发的投入要向企业转移,科研机构要配合企业的研发,服务于企业,这应该是一个重大转变。下一步应侧重开发新技术,政府要着力整合社会力量进行重点与超前研究。


  目前,在产品研发上、设备改造上的政策还显不够。相比一些国家非常高的研发经费和极高的折旧率,我们的研发经费很低,折旧率也很低。于刚说,解决企业研究经费问题,除了地方政府提供外,中央政府也要提供,达到用技术进步解决两大基地的先进性问题。增加研究经费,让科技人员先富起来,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人进入。通过税收等政策鼓励研发,资源配置进去,成果就会出来,产业也就发展起来了。(高慧斌)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