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点一线丹东篇 :从"边城"发展到"港城"

2007-10-16 09:45:51
华夏经纬网

    2007年9月4日下午,40岁的栾春新刚刚参加完一次招商协调会———这一天,是他从丹东第一大区振兴区副区长的位置,调任丹东临港产业园区副主任,刚好满一年的日子。

  距离栾春新不到4公里的地方,45岁的李军正在临港产业园区东区———浪头产业区,铺设排水管道。

  “五点一线”的提出,使得这两个在生活、工作领域没有任何相似的男人,在建设丹东临港产业园区工作中有了联系,为了这块97平方公里———“五点一线”中面积最大的规划区建设,他们无疑是无数建设者中的缩影,为之奉献,为之自豪,为之感动……

  前世今生 从“边城”发展到“港城”

  实际上,丹东临港产业园区在十几年前并不是这个名字,栾春新说:“1992年,国家就在丹东边境线上,设立了国家级经济合作区———丹东边境经济合作区,是当时国家14个国家边境经济合作区之一。”由于各种因素,发展得并没有达到设想的目的,2005年5月,边境合作区改为江湾合作区,直到2006年1月,经辽宁省委、省政府批准,“辽宁丹东临港产业园区”正式成立,并成为辽宁沿海开放战略“五点一线”中重要的一点。

  50多年前的抗美援朝,让丹东获得了“英雄城市”的美誉,那时,这97平方公里上是一片滩涂和江水,荒无人烟;20多年前,作为全国轻工业城市的典范,丹东本土生产的孔雀牌手表、菊花牌电视、东方齐洛瓦牌电冰箱、康齿灵牙膏等名牌,让丹东有了“中国四小龙”的光荣,这时97平方公里上,散落的是4个自然村落,“就是农村”,栾春新总结。

  2006年,“五点一线”的提出,让丹东再次获得了腾飞的机会,“五点一线”东起第一点———临港产业园区,正是丹东腾飞的翅膀。

  的确,对于丹东临港产业园区,国家和辽宁省无论是政策还是资金上,都给予了极大地支持,从国家方面讲,丹东大东港的扩能,不仅增加了对外互市贸易,而且投入了4个亿的资金。来自省里的支持同样不小,贴息贷款补助额度一年3个亿,2007年上半年,已经有600多万到位。

  对于这些,家住东港的李军无法像栾春新说得头头是道:“上世纪50年代,听老辈人说,这片儿连个人影都没有。20多年前,我有亲戚住在其中的一个村里,去一趟那个费劲,几十里路基本靠走。哪像现在啊,鸭绿江大道一修完,气派就不说了,交通也特别顺畅了,我看啊,就像一条绸子,把这一大片全连上了。”

  不同体会 “作出贡献”与“想干到老”

  从第一大区———振兴区的副区长,调任至丹东临港产业园区当副主任,上级对栾春新的期许毋庸置疑。而年仅40岁的栾春新如果做出成绩,对于个人的仕途,也许是一个好机会。

  对此,栾春新格外低调:“做好组织交给的工作,为丹东地方经济发展作出贡献,其他的不是我考虑的范围。”

  栾春新介绍说:“丹东临港产业园区处于东北亚经济圈、环渤海经济圈、环黄海经济圈三个经济圈的交会点,是东北东部城市群最近的出海口和‘南大门’。特别是与朝鲜相邻,距离平壤220公里,距韩国首尔420公里,成为朝鲜半岛与东北亚地区沟通最便利的通道之一,丹东是‘五点一线’港口城市中惟一拥有边境口岸的城市。大大提升丹东在国际上的地位。”

  更让栾春新兴奋的是:备受亚欧国家关注的由联合国计划开发的泛亚铁路网北部线路(朝鲜半岛———中国———蒙古———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中连接朝鲜半岛与中国的国际通道也将选在丹东。

  对于李军来说,这一切却是新鲜无比。李军可能说不出“五点一线”的详细内容,但他却能从自身最实际的变化,感受到“五点一线”建设中给自己带来的实惠:“现在这工作好,这里(浪头产业园区)排水设施从今年2月份就开始施工了,一直要干到11月份中旬才能结束,每个月1000多元的工资,比我以前打零工挣得多又有保障,每10天就发一次工资,我打了很多年零工,多数工种都做过,这次是最开心的了,不仅不拖欠工资,每周还能改善伙食,鸡鸭鱼肉的,真希望一直能干下去,听工友说,园区大得很哩,这里建设完了,我们再去别的地方,最好能让我一直干到老。”

  同样的梦 30年后带着后辈看这里

  栾春新有着强烈的自信描述临港产业园区的未来:“十几年后,这里将为丹东市民生活和就业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将会提高老百姓的收入,在医疗、教育等公益事业上,将给所有丹东市民一个惊喜。跳出一个城市的角度,这里将成为东北东部物流以及进出口贸易的龙头,成为区域性的物流中心,对辽宁省的经济发展将做出巨大贡献。”

  对于未来这美好的一切,栾春新无限向往:“30年后,我会带着后辈,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看看这里,也许在临港产业园区的历史上,将留下我们的名字,为了这块土地,我们奉献了一切。”

  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李军:“有空的时候,我就会去看产业园区的效果图,真是太漂亮了。30年后,我一定带着后辈到这里,告诉他们,哪些地方有我的汗水……”

  也许,这样的情景可以预见,30年后的某一天,两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儿孙的搀扶下,徜徉在碧波荡漾、风景如画的产业园区,他们彼此也许仍然互不认识,但这片土地早已铭记着他们当初的汗水和泪水,这片土地让他们心底涌动出自豪和感动。(华商晨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