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的乡情

2002-09-30 00:00:00
华夏经纬网

去年仲夏时节,我随本溪市民营企业考察团赴台考察、交流。在台湾访问的日子里,我常常被一种浓浓的乡情包围着,感染着,它让我深深感到,台胞们的思乡、恋乡的情感和想要了解家乡发展变化的渴求。在我们所住的台北华国大饭店,偶然碰到一位70岁的老先生,他听说我们是辽宁来的,十分高兴地与我们攀谈起来,他说自己是沈阳人,离家多年了,很想了解家乡的变化。老先生不断地问我们:“沈阳还有小西门吗?”“大东门还在吗?”“小西门还有卖年糕、切糕的吗?”“中街还有烧麦馅饼吗?“边问边慨叹,真想家乡啊!台湾没有东北的风味食品,李子是美国的、梨是日本的,还是家乡的苹果好吃啊!”在台中,我结束了一天的访问后已是夜里十点了,可想到第二天一早就要离开台中去台南。只好给一位多次邀请我来台中的辽宁籍台胞蔡坤秀老先生家里挂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虽然到了台中,实在抽不出时间来看他了,只好在电话里叙叙乡情吧。想不到78岁的蔡老先生听说我到了台中,竟不顾高龄和我的一再谢绝,硬是在半个小时后赶到了我所住的酒店,先是拉我去吃饭,我说已经吃过饭了,他便硬把我拉上电梯,要陪我逛逛台中的夜景。下楼后,蔡老先生叫了一辆出租车,他让司机慢点开车,并还向司机夸耀说,唐先生是我的辽宁老乡,在本溪台办工作,在辽宁还接待过我,他第一次到台湾来,我带他看看台中的夜景。出租车司机一听我是东北来的,也非常高兴,说他的祖籍在吉林,有机会也想回去看一看。蔡老先生对辽宁的投资政策也非常感举,不住问辽宁和本溪的投资环境、招商政策等等,一直到夜里12点,蔡老先生才把我送回酒店,而且还有些意犹未尽,依依不舍地消失在夜幕里。从台湾回沈阳,要在香港转机,在香港机场候机时,又碰到了回本溪探亲的台胞魏国安老先生,他热情地同我们打招呼,并向我们介绍他旁边的三位台胞,一对是夫妇,另一个也是位老先生,他们的家乡都在辽阳。都是首次回家乡探亲。张先生说,半个多世纪了,自己的头发已从青丝变成白发,现在回家老人也都不在了,晚辈许多都不认识。家里来信说,往年给父母上坟烧纸还都替我烧几张,这次终于能回家乡亲眼看看了。可不知有多少台胞只能梦回家乡啊!家乡,对于守家在地的人也许不意味着什么,可是对于远离家乡的人来说,是一场不愿醒来的梦,是一集集意犹未尽的电视连续剧,是斩不断、理还乱的愁绪,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时的甜蜜回忆。所以我想,或许我们这些守家在地的对远离家乡的人也有一份责任,把我们的家乡建设的更好,并尽可能把家乡的信息传递给他们,让那些远离家乡的人多一份自豪、多一份骄傲、也多一份慰藉。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