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海峡的飞翔--黑脸琵鹭影踪》背后的故事

2006-10-09 10:11:34
华夏经纬网

李成山

 

不知哪位名人说过:“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当这本精美的《跨越海峡的飞翔--黑脸琵鹭影踪》画册摆上我的案头,直接参与组织、策划、编辑的我第一个被感动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国台办主任陈云林亲自为该画册题写了书名,相信看过画册的每一个人,都和我一样,被黑脸琵鹭的美征服了。的确,每一个画面都堪称精美绝伦。静止——黑脸琵鹭有领袖的风度,有非洲部落酋长的威严;飞翔——有空中芭蕾公主、古典美人之雅号,连一直占据第一把交椅的天鹅也可能自叹弗如!许多人用“惊艳、震撼、相见恨晚”来形容初识黑脸琵鹭的感悟。而我却想到了策划、编辑该画册背后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斗胆预言,黑脸琵鹭将是辽宁与台湾各领域交流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还将承担特殊使命,成为海峡两岸的和平使者。

 

 

部落酋长

 

耳鬓厮磨

 

空中芭蕾

 

 

 

黑脸琵鹭飞越海峡根在辽宁

 

关于黑脸琵鹭种群数量,我上网查询了上千条信息、资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黑脸琵鹭是一种珍稀鸟类,被国际鸟类保护基金会列进“濒危物种保护红皮书”,与国宝大熊猫一样珍贵的观点非常集中。由于与白琵鹭外貌相近,一直将它混作白琵鹭。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鸟类学家才发现,黑脸琵鹭在全世界只剩下几百只了,于是他们开始广泛调查黑脸琵鹭的栖息地和繁殖地。但是,黑脸琵鹭恍若茫茫苍穹中一束星火,在人类的视野中忽隐忽现,芳踪杳然。


  
鸟类学家经过长期苦苦的观察,才对黑脸琵鹭的繁殖、栖息、迁徙,有了一鳞半爪的发现。鸟类专家在朝鲜北部三八线的西部海岸几个小岛上发现了正在繁殖的黑脸琵鹭。但是这里只发现了几十对繁殖鸟儿,而在越冬地有近千只黑脸琵鹭,那大部分黑脸琵鹭在哪里繁殖呢?为了确定黑脸琵鹭在中国的繁殖地,鸟类学家从中国的南方到北方苦苦寻找了几十年。确定东北地区是繁殖地,台湾、香港、海南是其越冬地。 


   
鸟类学家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1999年在大连庄河石城乡的形人砣岛上发现了黑脸琵鹭的巢窝。黑脸琵鹭巢筑在形人砣岛上悬崖峭壁临海一面的凹处。这是迄今为止在中国境内已知的惟一的一个黑脸琵鹭的繁殖地!形人坨是一个只有0.3平方公里的小岛,因从空中俯瞰成“人”字形而得名。这座在中国地图上无法看到的小岛因黑脸琵鹭而一夜成名。  
  鸟类学家考证,每年的4月,它从台湾跨海北上,长途跋涉来到这个小岛,开始一年一度的繁殖。在5月下旬,黑脸琵鹭会在巢中产下34枚卵,在雌雄亲鸟辛勤地孵化下,7月初雏鸟破壳而出;到了8月,出生两个月的小鸟可以扇动稚嫩的翅膀飞离巢窝;9月,幼鸟的个头已经与父母差不多大小了,它们飞舞起来轻盈如风,一身羽毛洁白如雪,将要随父母向南迁飞往台湾台南曾文溪口滩涂了——这里聚集400多只黑脸琵鹭。黑脸琵鹭,助推两岸交流的形象使者,又是见证海峡风云的生物精灵。“我用眼光来回巡狩/试图捕捉侵犯边疆的逆贼/在我眼界所及俱为我国土/岂能容忍这般无情挑衅!”(画册中配诗) 黑脸琵鹭,像台湾岛、香港岛和澳门半岛公元前5千年就有使用新石器、陶器和青铜器在那里生活、劳动、繁衍的中国先民一样,无一不在证明这片两岸的土地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而神圣不可侵犯。

 

 

画册封面

 

在水一方

 

 

  两岸摄影家因黑脸琵鹭携手

 

“人间自是有情痴”。有为爱人痴狂的,更有为濒危动物痴狂奔走呼号的。笔者与台湾著名摄影师王征吉先生见过三次面,此人中等身材,扎一马尾辫,着灰色摄影马甲,皮肤黝黑,不善言辞,只有话题谈到黑脸琵鹭时,他才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一脸阳光。他的故事我听过多遍,颇耐人寻味,他绝对是那种“为鸟痴,为鸟狂,为鸟咣咣撞大墙”的人。今年60岁的王征吉先生,追踪黑脸琵鹭的足迹已经14个年头。90年代初,在台湾台南县曾文溪口自然保护区,两只黑脸琵鹭被枪杀,当时是台湾某媒体专职摄影记者的王征吉前去采访,他了解到黑脸琵鹭的珍贵,从此便决定辞去记者职务,专门拍摄黑脸琵鹭,以唤起民众对黑脸琵鹭的保护意识。这些年,他自费旅行世界各地,寻找黑脸琵鹭及其“近亲”。为拍摄黑脸琵鹭,他曾付出惨重的代价:12年前,王征吉在南非寻找非洲琵鹭时,不幸发生车祸,造成妻子当场死亡。为此,他悲痛地沉寂了一年之久,从悲痛中解脱出来,继续投身拍摄、保护黑脸琵鹭的事业中来。他共拍摄了4000多个胶卷,先后在台湾、北京等地,自费举办黑脸琵鹭摄影展,称王征吉是拍摄黑脸琵鹭台湾越冬地的“鼻祖”绝不为过。他已决心为爱鸟护鸟奉献一生,令许多与他直面过的人肃然起敬。在台湾,称黑脸琵鹭为“黑面舞者”,王征吉因痴迷黑脸琵鹭得一绰号:“黑琵先生”。

 

海峡这边相隔相当遥远的沈阳市,有一位从事证券工作的业余摄影爱好者胡毅田,自从在2002年第一次见到黑脸琵鹭,就下定决心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它们美丽的身影。四年追踪 黑脸琵鹭,25次去石城岛守候,痴情拍摄终有成果,他成为黑脸琵鹭辽宁繁殖地的最成功的摄影人之一。用他自己的话说,世间事缘分所在。黑脸琵鹭之所以能在大连石城岛附近的形人砣上繁殖,可能是上天的恩赐;而我偶然登上形人砣零距离接触黑脸琵鹭,亲眼目睹它们的成长经历,可能也是上天对我的关照吧,毕竟能接触到黑脸琵鹭并将它们的生长经历记录下来的人寥寥无几。我与黑脸琵鹭和黄嘴白鹭这些鸟类所以能够结成深厚的友谊,当然也是缘分所致。 在石城岛胡毅田看到了王征吉先生的黑脸琵鹭摄影作品,便委托一位台湾朋友帮助他寻找王征吉先生。这位朋友真的联络到了王征吉先生,惺惺相惜,两人因为黑脸琵鹭从此结下了一段跨越海峡的摄影情缘。两岸的摄影家由黑脸琵鹭牵线在网络和电话中相识相知,还互寄各自的摄影作品交流拍摄、保护黑脸琵鹭的经验和体会。去年5月王征吉和胡毅田两位神交已久的挚友在辽宁省庄河石城岛相会。去年底,在辽宁人民出版社,胡毅田和王征吉再次一起出现,出席了有关部门为其举办的共同合作出版画册签约仪式。这次,王征吉为了拍摄珍惜鸟类的踪迹,当天凌晨才由黑龙江扎龙湿地赶到沈阳,签约仪式结束后,王征吉征尘未洗又动身前往海南岛、香港等地,参与黑脸琵鹭的最新普查工作。

 

人与动物和谐共生 涉及两岸的完美题材

 

常坐办公室,孤陋寡闻是在所难免的。此前,我们并不知道黑脸琵鹭为何物,在拟议对台宣传品选题时,苦思冥想、搜肠刮肚也收效甚微。巧的是辽美出版社一位编辑为我们提供了一份有价值的资料。我们得知:黑脸琵鹭每年4月从台湾飞至大陆,部分在庄河石城岛繁殖;到了9月底,黑脸琵鹭又长途跋涉,飞到台湾台南县越冬。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跨越海峡两岸的黑脸琵鹭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连结两岸。黑脸琵鹭是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最佳选题。“众里寻他千百度”——没有什么比“黑脸琵鹭”将辽宁与台湾联系得这样紧密的了!这是千载难寻的对台宣传的素材,辽宁恰恰就缺少这方面的切入点!

 

黑脸琵鹭在台湾享有颇高的知名度是我们始料未及的。台湾的出入境证件(所谓“护照”)的背景衬图也是黑脸琵鹭,为王征吉所摄。去年7月,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率新党纪念抗战60周年大陆访问团在大连访问期间,赠送给大连市委书记孙春兰一件珍贵的礼物:一个雕有黑脸琵鹭、用珐琅工艺制作而成的瓷器花瓶。而郁慕明第二次访问大连,时任大连市委书记的孙春兰回赠郁慕明的礼物是一幅巧夺天工的黑脸琵鹭刺绣作品,郁慕明喜出望外。郁慕明多次来辽宁,每有会见场合谈话必提及黑脸琵鹭,称之为“形象大使”,他也戏称自己是“黑脸琵鹭”,“海峡两岸都是家”。

 

黑脸琵鹭是从辽宁飞出去的精灵,牵扯出辽宁与台湾情浓意浓的地缘,黑脸琵鹭理应成为辽台两地最具说服力和最受欢迎的“形象大使”。把越冬地和繁殖地黑脸琵鹭摄影作品集结出版既是胡毅田与王征吉的共同心愿,也是我们成人之美、把黑脸琵鹭“做大”之创意,几方面不约而同,一拍即合。

 

《跨越海峡的飞翔——黑脸琵鹭影踪》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策划诞生的。画册收录了胡毅田和王征吉先生各自60幅精美绝伦的摄影作品,用“辽宁繁殖地”、“台湾越冬地”加以区分两岸摄影人的不同作品;每幅照片下面都配有一首精美别致的小诗,而诗歌的创作也分别是辽宁知名诗人邓荫柯和台湾知名诗人林鼎尧;两岸的翻译家分别翻译成英文,中英文配诗解图。画册构思新颖,精雕细琢,称得上是近乎完美的鸟类摄影艺术珍品,具有较高欣赏和艺术收藏价值。许多了解画册编辑过程的人都说,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它的出版都具有深刻的意义。黑脸琵鹭跨越海峡往返辽宁与台湾,两岸两位摄影人痴迷跟踪拍摄黑脸琵鹭,两岸两位诗人倾情赋诗……寓意两岸人同根、书同文、山同脉、水同源、鸟同巢;“鸟来鸟去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杜牧《题宣州元寺水阁,阁下苑奚,夹溪居人》)。聚散两依依,心在南北牵引,生命的故乡才是真正的家园;人与鸟、人与自然和谐且密不可分,正因为如此,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陈云林专门题写了书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王万宾为此书作序。《跨越海峡的飞翔》画册出版发行以来,在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824率台湾知名企业家参加第五届辽宁台湾周,省台办主任李小青将这本画册亲自交到江丙坤手中,江给予较高评价。辽宁台办已将此画册作为礼品,赠送往来辽宁的台湾知名人士。凡看到画册的台湾同胞和社会各界知名人士,都被图片上的生灵所感动,更被折射出的意境所感怀。受赠者把它视为一种极高的礼遇,而精美的画册又可放入书架典藏。

 

如何使黑脸琵鹭在海峡两岸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耳熟能详?辽宁台办不遗余力,组织策划开展了一系列海峡两岸研究保护黑脸琵鹭活动。去年7月,在大连庄河石城岛成功举办了海峡两岸首届黑脸琵鹭研讨会;年底,在丹东联合举办了“珍稀鸟类黑脸琵鹭摄影作品展”。今年,申报了以黑脸琵鹭为对象的专题片,设计在春节和节日、常态化两岸包机上摆放《跨越海峡的飞翔》画册,在北京举办海峡两岸黑脸琵鹭摄影展,今年完成《黑脸琵鹭两岸情》电视专题片拍摄,接下来,协助大连制作《人鹭情缘》电视剧,把它作为辽宁一个宣传精品系列延续下去,把黑脸琵鹭牵动辽宁与台湾的线索挖掘充分、文章作足,反复咏唱,让黑脸琵鹭成为海峡两岸共同的明星使者。

 

黑脸琵鹭的隐忧与欣喜

 

资料显示,黑脸琵鹭目前已经成为仅次于朱鹮的第二种最濒危的水禽。国际自然资源物种保护联盟和国际鸟类保护委员会都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红皮书。同时,它还被列为亚洲东部各国最重要的研究和保护对象。作为灭绝风险最高的种类,黑脸琵鹭已被收录为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亚洲鸟类红皮书》。这是一部记录着即将消失的鸟类名录,其中有这样的描述:一种鲜为人知的候鸟;一个濒临灭绝的物种。黑脸琵鹭,当人类还不了解它们究竟存在了多久、怎样繁殖时,全球仅剩下不足千只。黑脸琵鹭,不幸成为了这里的一员。更为不幸的是,当人类刚刚把关注的目光投向它们的时候,绝种的厄运已经笼罩上了只剩下几百只的种群。 

 

作为主要越冬地之一,总面积为300多公顷的香港米埔自然保护区每年都能记录到50只左右的黑脸琵鹭,但随着香港经济的发展,不断有开发商企图蚕食这块仅存的湿地,保护者向港府不断施加压力,甚至上告法院,为水鸟们让出部分栖息地。在香港自然环境保护者的努力下,一次又一次勉强顶住了商界的巨大压力,暂时保住了这块黑脸琵鹭的越冬地。

 

  无独有偶,黑脸琵鹭聚集最多的台湾曾文溪口,也分别面临修建高速公路和工业开发区的问题,产生了空前的人鸟争地现象。虽然由于环保部门和鸟类保护组织的强烈反对,据理力争,使得开发进程减缓或做出一些让步,但人类经济发展的势头,使得黑脸琵鹭等珍稀水禽的最后家园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现在黑脸琵鹭已被列为亚洲东部各国最重要的研究和保护对象,并拟定了一项“保护黑脸琵鹭的联合行动计划”,其中首要的任务就是对黑脸琵鹭的繁殖地、迁徙停留地和越冬地加以完全的保护,杜绝不利的湿地转换,禁止猎捕,合作研究其生态学和彻底调查整个种群的分布和数量。

 

值得欣慰的是,海峡两岸学者聚焦黑脸琵鹭,去年在辽宁庄河举行首届海峡两岸黑脸琵鹭研讨会,全国鸟类环志中心、中科院动物所、台湾师范大学、台湾成功大学、辽宁省林业厅都派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形成共识, 坚决禁止上岛捡蛋,限制繁殖期上岛的人员,为黑脸琵鹭提供一个良好的繁殖环境;限制庄河河口一带的经济开发,防止水域受到污染,为黑脸琵鹭保留这唯一的觅食地;以保护黑脸琵鹭为主题,加大环保教育力度,增强当地渔民对环境和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同时加强对中小学生的宣传教育。另一条信息是庄河渔家女在海岛冰冷的土炕上创作了电影剧本《人鹭情缘》。该剧本提示的是人与自然、人与物种之间和谐共存的重大主题。剧本一问世就得到社会各界及境内外有识之士的赞同和褒奖,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先生视察大连时,曾亲切约见过张海燕,并亲笔为剧组题词——“我爱黑面琵鹭”。今年初,大连市政府正式批准建立了大连市石城乡黑脸琵鹭市级自然保护区。该保护区总面积13950公顷,是目前全国唯一的黑脸琵鹭自然保护区。为保护黑脸琵鹭的繁殖地,庄河市政府出台了《关于保护石城乡形人坨黑脸琵鹭的通令》,规定:距离形人坨30以内为禁入区,任何船只、人员均不得进入,并已把岛上风力发电等设备全部拆除。此外,还在距形人坨800多米的对岸高地上专门建立了一个监测点,每天有两人24小时轮流监测,严禁外来人员登岛干扰鸟类的生活。石城岛地区民众自发保护黑脸琵鹭已蔚然成风。此时,已秋高气爽。我知道,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时,黑脸琵鹭又带着神圣使命,携家眷从石城岛起飞,跨千山越万水渡海峡寻找另一个家园了。

 

黑脸琵鹭相关链接:大型涉禽。全长约80厘米,体羽白色。后枕部有长羽簇构成的羽冠;额至面部皮肤裸露,黑色。嘴黑色,长约20厘米,先端扁平呈匙状。腿长约12厘米,腿与脚趾均黑。雌雄羽色相似,冬羽与夏羽有别;冬羽纯白,羽冠较短;夏羽羽冠及胸羽染黄色。栖息于湖泊、沼泽及沿海滩涂等处。涉水觅食小鱼、虾、蟹及螺类等动物。黑脸琵鹭是中等体型的涉禽,体长为60—78厘米,长像与白琵鹭极为相似,在野外常常会把它们弄混。它的体形比白琵鹭略小一些,全身的羽毛也都是雪白色的,夏季时,后枕部长有很长的发丝状桔黄色羽冠,项下和前胸还有一个桔黄色的颈圈。虹膜为深红色或血红色。嘴全部都是黑色,不象白琵鹭嘴的前端为黄色,形状也是长直而上下扁平,呈琵琶状。黑色的腿很长,胫的下部裸露,适于涉水行走。与黑色部分仅限于嘴的基部的白琵鹭明显不同,它的额、脸、眼周、喉等部位的裸露部分也都呈黑色,并与黑色的嘴融为一体,故名“黑脸琵鹭

 

  黑脸琵鹭是一种候鸟,没有亚种分化,在国外见于亚洲东部的日本、朝鲜、韩国和越南等地,在我国分布于北京、内蒙古、辽宁、吉林、黑龙江、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台湾、山东、湖南、广东、香港、广西、海南、贵州等地。其中可能繁殖于东北的中部,越冬于四川、贵州、湖南、江西、广东、香港、海南、福建、台湾等地,迁徙时经过其他地区。

 

  黑脸琵鹭一般栖息于内陆湖泊、水塘、河口、芦苇沼泽、水稻田以及沿海岛屿和海滨沼泽地带等湿地环境。它们喜欢群居,每群为三、四只到十几只不等,更多的时候是与大白鹭、白鹭、苍鹭、白琵鹭、白鹮等涉禽混杂在一起。它们的性情比较安静,常常悠闲地在海边潮间地带、红树林以及咸淡水交汇的基围(即虾塘)及滩涂上觅食,中午前后栖息在虾塘的土堤上或稀疏的红树林中。觅食的方法通常是用小铲子一样的长喙插进水中,半张着嘴,在浅水一边中涉水前进一边左右晃动头部扫荡,通过触觉捕捉到水底层的鱼、虾、蟹、软体动物、水生昆虫和水生植物等各种生物,捕到后就把长喙提到水面外边,将食物吞吃。飞行时姿态优美而平缓,颈部和腿部伸直,有节奏地缓慢拍打着翅膀。

 

繁殖期为每年的5—7月,但常常3—4月就来到繁殖地区。它们营巢在水边悬崖上或水中小岛上,常常二、三对一起在临水的高树上营巢。巢的形状像一个盘子,主要由干树枝和干草等构成。每窝产卵为4—6枚,卵是长卵圆形的,白色,上面布有有浅色的斑点,孵化期大约需要35天。新出生的雏鸟全身被有绒羽,除眼周外脸面并不呈黑色。育雏期间,雏鸟靠亲鸟捕捉贝类、小鱼、小虾等食物来饲喂,一个月后即能离巢出飞,与亲鸟一起活动,练习捕食等。幼鸟长大以后,随亲鸟于10—11月离开繁殖地,前往越冬地。

 

 

本文配图均为胡毅田、王征吉(台湾)所摄。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