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龙江快讯 | 龙江之旅 | 投资龙江 繁体 简体
- 道路交通
- 黑龙江特产系列
- 黑龙江省地理与气候
- 黑龙江风俗习惯
- 黑龙江省国民经济概况
- 黑龙江概览
- 山脉河流
- 黑龙江文化教育
- 主要城市
- 黑龙江省资源概况
- 便民药店 - 常用电话
- 彩票查询 - 高校查询
- 公安司法 - 公交线路
- 公路客运 - 航班查询网址
- 家居商场 - 家政服务
- 哈尔滨大豆出路何在?
- 哈尔滨市在城市建设管理九大方
- 哈尔滨两千百姓“金点子”催生
- 文武干济 卜奎开城元勋
- 城市从北方升起
- 平静的乌苏里江
- 黑龙江选手为什么不见“红歌会
- 我牵挂的小村
- 涨工资不如按人头发福利
- 打打黑土文化这张牌
 当前位置 > 龙台虹桥 >  龙江快讯 > 博闻天地

平静的乌苏里江

2008-12-30 12:34:38
华夏经纬网

    早起,天阴得灰蒙蒙,伸手似乎能触到空气中的水珠。虽然这样,我们还是前往乌苏里江,去看看珍宝岛、虎林要塞。

    车左行右拐,来到了乌苏里江。江岸长堤平阔,榆柳成阴,枝条静谧;江面风平浪静,泊船酣睡,风光旖旎。岸上公园绿草如茵,亭阁游人在其中。放眼前方,海拔不高的虎头山,静卧江边,郁郁葱葱。山下一庙,称“东方第一庙——关帝庙”,踞山面水,巍峨耸立。庙宇屋顶青瓦吻兽,飞檐画栋,朱墙影门。庙正殿,塑有关帝、关平、周仓塑像。庙门楣书写“关帝庙”三个金字,前殿明栋上悬挂“气壮山河”“亘古一人”“大义参天”三块扁额,书法苍劲有力,挺拔隽秀。

    顺着长堤往前走,有一石碑,刻着殷红的两个大字——“国门”,还有熠熠闪光的鲜红国徽;再往前走几步,又一石碑,雕着郭颂亲笔书写的行书“乌苏里江”,不禁让人想起了乌苏里江民歌。江上一艘军事舰艇,从水面巡视回来,几个小兵在舰上忙碌着,这是军事管理区。堤上立有“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碑。还有几间傍山的砖房,门上一幅对联,横批为“虎头舰组”,联为“背靠完达山虎啸当歌,面对乌苏里以苦为乐”。再往前走,是居民生活区,“改革开放,兴边富民”的碑上大字让人觉得经济发展的春风已无处不在。

    听说去往珍宝岛的路正在修建,无法通车,不能前往,就掉转车头前往虎头要塞。细雨微蒙,林木肃穆,远远就看见一墙黑底白字的碑刻——侵华日军虎头要塞遗址。不禁打个冷颤,一股寒气直面而来。我们首先到了多媒体演播室,在黑通通的屋子看了一遍中央4录制的侵华日军修建及负隅顽抗直至兵败的虎头要塞。录像以一个满目沧桑幸存老者的凄惨回忆为线索,对这个要塞进行了充满血腥恐怖的过程性介绍,画面上死难的民工、残暴的鬼子、百姓的血泪、英勇的苏军撞击着你的视听,让人欲想渴饮日本血,饥餐鬼子肉!

    看过录像,随同导游,我们又参观了要塞博物馆。锹头镐把,防毒面具,机枪炮弹又让我们回到了当年凄惨的一幕幕。中国民工用锹镐为日军修建了堡垒,鬼子用棍棒吆喝给自己掘了坟墓,大东亚梦想给那些狂傲的野心者定了死亡之旅。平静的乌苏里江啊,你静卧的虎林山,竟然包藏了一个他域者天大的祸心!

    参观博物馆后,我们又来到了地下要塞。这完完全全是一个地下军事工程。虽然隧道已是阴暗潮湿,雨水渗漏;墙皮参差错落,陆离斑驳。但是当年修建的畜水池、医务室、发电所、弹药库、休息室及通讯处还在,或许空旷旷的空间还游荡着鬼子不屈的魂灵。

    这山头里的地下隧道绵延几十公里,穿过无数个虎头山堡。再与地面的兵营、陆军医院、战斗掩体、暗堡等军事工程相互配合,同时江面设有舰艇,空中飞有战斗机,山头居有亚洲第一大炮,立体化的军事设施瞄准了苏联,实现着满州帝国永不灭的野心!

    出了地下要塞,我们又来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终结地的纪念碑。原来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可这里的日本兵在广播里听到天皇的投降沙哑声音,他们不相信,或许宁死也不相信,于是一场惨烈的日苏战争上演了。那时随着二战的终结,苏联红军进军我东北,解放东北,可是遇到了宁死不降的虎头要塞的日本鬼子,由于鬼子三位一体的军事防御工程,这场战争异常激烈,惨壮。苏军刚刚占领一个山头,可夜里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地下钻出很多顽固的日本兵,可想苏军毫无戒备的腹背受敌。战争直到日本宣布无条件降后11天才结束,苏军牺牲200多人,日本兵几乎全部战死,第二次世界大战也在这里结束了尾声。为了纪念苏联红军,人们在这里修筑了纪念碑,并刻上了牺牲的苏联红军可爱的名字。

    碑前,我们没有献上鲜花,但我们伫立了好久,默默地向留在异乡的他们表达我们最诚挚的敬意!

    之后,我们又回到乌苏里江,坐了一趟船。平静的乌苏里江,有一鸟岛,属俄罗斯境地,但我们坐船鸣笛完全可以清晰看到各种鸟的姿态。由于岛处边境,又不属中国,这就成了鸟的天堂,据说岛上鸟粪有一米多厚,鸟蛋随手可得,不过我们没有权利上去,只能近而望之,岛上的树木虽然苍郁,可枝条上的顶端树叶由于鸟的蹬啄,已是光秃秃。随着我们的点点接近,各种鸟伴着笛声做着各种姿态的飞翔,让我们羡慕做为鸟的自由。他们或许不知曾在这里的销烟弥漫,战火纷飞,只是自由地在两国上空飞旋……

    据说去年冬天,还有几只熊瞎子踏过江面,来这边来过冬。我们上岸时,正有一队日本客人来访,说是为了让后人永远记住历史的教训,和中国在江边共同修一座中日友好公园,今天正是来剪彩!

   平静的乌苏里江啊,希望你能永远平静!

转自:晓岚雅居博客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电话:0451-53603202 邮箱:hljstb@126.com

地址:哈尔滨市果戈里大街3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