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风俗民情 大陆
灵丘 威武之气千年一贯(图)
华夏经纬网   2007-11-15 00:51:10   
字号:


赵武灵王“胡服骑射”雕塑

 

  灵丘,位于山西省东北部,其东南部与河北省接壤。战国时为赵邑,西汉置灵丘县,因赵武灵王葬于此处,故名灵丘。

  这个地名,在偏居晋北一隅的这片地方一直未有改变。生活在这个地方的人,对那位长眠于此的古代英雄充满着敬畏。在他们心目中,从那个时代提缰挎弓驰骋而来的赵武灵王,就是这个塞外小城的精神图腾。

  人物坐标赵武灵王“胡服骑射”

  赵武灵王并不是灵丘人,但他人生的最后归宿却在灵丘。在县城中心,有一个高10米的坟丘,这里就是赵武灵王墓。墓前武灵王雕塑的基座上,刻着和其主人名字紧紧关联的四个字“胡服骑射”。

  胡服骑射,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变革。

  赵武灵王刚刚主政时,赵国正处在国势衰落时期。不仅北方的胡人部落常常南犯,就连中山这样的邻界小国也经常侵扰。而在和其他一些大国的战争中,赵国更是连吃败仗,大将被擒,城邑被占,随时有亡国之危。

  在与胡人部落的对抗中,赵武灵王发现,对方都是窄袖短袄,作战时骑在马上,迅速敏捷,来去如飞。而赵国军队虽然武器较之精良,但却身穿长袍,甲胄笨重,不善骑马作战,因而在对弈中常常吃亏。

  赵武灵王清醒地认识到,尽快建立起一支拥有强大战斗力的快速反应部队,是赵国的当务之急。于是,他冲破守旧势力的阻拦,在公元前302年毅然发布了“胡服骑射”的政令,决心取胡人之长补中原之短。他带头穿胡服,习骑马,练射箭,亲自训练士兵,使赵国军事力量日益强大。退胡人,灭中山后,赵国开出千里疆域,成为“战国七雄”之一。

  公元前295年,在宫廷政变中,一代英杰武灵王被他的子裔围困沙丘宫三个月,饥饿而亡。

  从颓废到张扬

  一个地方就像一个人,如果没有独特的性格,这个地方就会平庸沉沦,没有灵魂没有魅力。

  我曾数次站在灵丘街头,仔细地端详这个普通的北方小城。

  记忆最远的是上个世纪最后一个初冬的一天,无数张着大口的烟囱拼命地吐着黑烟,整个街市被浓烈的味道笼罩着,穿城而过的唐河还没有结冰,水面上漂浮着一个又一个鼓鼓的塑料袋,流着流着,忽然搁浅在一堆花绿的垃圾里,不再动弹。嘈杂的十字路口,面包车、三轮车、自行车在尘土和烟幕中搅在一起,嘈杂而无序。

  一个蹲在旮旯里卖苦荞凉粉的老汉,不停地划拉着绿豆饼似的粉坨。来了一个汉子,刚进城没吃早饭,呼噜呼噜,连汤带水喝了一碗。又来了个小青年,说昨晚的酒闹得肚里烧,喝了一碗,又喝了一碗。碗,就是那一只碗,一个人吃完后老汉用抹布抹一下另一个接着吃,没有人在这件事上表现出什么不满。

  老汉似乎觉察有人在盯着他,他抬起头,和我对视。不知道老汉是否理解我的疑义,但他的神情是善良的,那眼神里甚至有些羞赧。

  那一刻,灵丘的早晨,以一种无法明朗的格调定格在我心中。从赵武灵王“辟地千里”到汉武帝北击匈奴,从北宋杨家将抗辽守边之所到平型关大捷的英雄之地,历史的回响在地处内外长城之间的灵丘大地已沉寂了许久。

  城市的性格,必然烙着时代的印记。彼时,在周边县区一个接一个拉响发展快车的汽笛时,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的人均财力还是全省倒数第一。灵丘,就在这种沉闷的气氛里,颓废地固守着自身的纷乱和传统。庆幸的是,这种固守在我随后对灵丘的近距离观察中摧枯拉朽般地分解了。饱尝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大荣大辱的生命感受之后,拥有淳朴、倔犟、豪爽秉性的灵丘人打破了沉闷的坚冰。

  仅仅8年,8年之后的灵丘,顶戴着经济指标综合考评连续数年列大同市第一的华冠,繁华代替了嘈杂,洁净将污浊一扫而尽,富有朝气的现代建筑涂满艳丽的色彩。整个小城,在无法按捺的勃发中,突兀地鲜亮活跃起来。这一切,生生地将那个糟糕的早晨撵到了我记忆的角落里。

  我当然也没有再看见过那个用一只碗叫卖苦荞凉粉的老汉,或许,此刻的他正在某个装修考究的店铺里打理自己的生意,在快餐化的运作中,想必,他对自己那一只碗的记忆也随着岁月永久地淡去了。

  正如人可以在外力作用下改变个性一样,灵丘,这个曾经宠辱不惊的塞外小城,也在时代的变革中张扬起来。

  民俗坐标为罗罗腔的命运定舵

  罗罗腔是一个古老的剧种。其表演形式活泼、唱腔优美、节奏明快、生活气息浓厚,在灵丘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40岁以上的灵丘人,大都会哼唱经典剧目中的三句五句。

  其实,罗罗腔的起源和兴盛都不在灵丘。300多年前,罗罗腔在河北起源,清朝中叶,官方、民间、南北剧团都铿锵着罗罗腔的声音,湖广一带及北京更加盛行。

  后来,由于剧种本身在艺术求新求变过程中过于保守以及战乱的原因逐渐衰落,才从城镇退到村寨,从平川退到山区,及至现在,罗罗腔的流布范围只集中在灵丘一带的一小片天地。

  衰落和消亡,是地方小剧种都共同面临着的尴尬。

  灵丘罗罗腔剧团是目前国内惟一的罗罗腔专业表演团体,有“天下独一团”之称。这个响亮的名号,其实正是一种尴尬。从成立之初到现在,虽然剧团在40多年的风雨中最终挺了过来,但艰苦的演出条件和偏低的待遇却是一代又一代固守者的心痛所在。

  是自生自灭还是顽强固守乃至发扬光大?在灵丘,从文化官员到平头百姓,没有人会选择前者作为给罗罗腔命运定舵的答案。

  实际上,在罗罗腔的一线守业者们仍在执著传承之际,政府也开始为保护这一古老优秀剧种发力: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罗罗腔这一戏海遗珍赫然在列;当地政府拨付专款,为罗罗腔剧团新建了办公楼和排练场;专业艺术学校开设罗罗腔中专班,将这一古老剧种的艺术传承从拜师学艺的江湖路子引向科班学习的规范坦途……

  有群众基础,有艺术生命力,有突破体制瓶颈的行政支持,我们有理由相信,罗罗腔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建筑坐标永远的丰碑平型关

  位于灵丘西40公里的平型关,是长城沿线上的一处寻常关隘。常年洪水的侵蚀和人为破坏,使原来的关口早已损毁。现在从新修的平型关关门下看去,本来形状如瓶的关岭城墙也没剩下多少遗迹了。

  建筑意义上的平型关已经残破,但70年前在这里成就的一场正义的军事胜利,却使平型关成为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精神丰碑。“集思上寨运良筹,敢举烽烟解国忧;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流;常抚皓首忆旧事,夜眺燕北几春秋。”这是聂荣臻元帅在86岁高龄时写下的诗篇《忆平型关大捷》。70个春秋过去了,弥漫的硝烟已经湮灭殆尽,可那场令日月惨淡的搏杀却永远不能从我们的记忆中抹去。

  2007年11月8日,我站在当年大捷所在地――平型关东北侧的乔沟山头上低望狭沟,只见数公里的峡谷山路绵延不绝,两边悬崖陡生。

  1937年9月25日,当侵华日军的精锐部队板垣师团踌躇满志地踏入这条荒沟时,林彪和他的八路军115师已经在这里等了数日!

  今年78岁的孙起发就住在乔沟附近,当年曾给布防的八路军做过向导。“当时我还不到10岁,恨透了小日本。八路军来打小日本,但不熟悉这里的地形,我和其他老乡就给他们带路、布防。在那条沟里,给了日本鬼子个有来无回。”山风正烈,老人言语铿锵。

  关隘不峻又如何?沟壑不险又如何?陷入人民战争汪洋的狂傲日军焉有不败之理!

  听着孙起发的故事,一时间,杨得志将军在《横戈马上》中的回忆情节漫过脑海:“刹那间,公路上满是我们的人了。遥看东面的公路,一直到老爷庙一带,兄弟团的战士们也差不多和我们同时成排成连地涌向公路,把鬼子拦腰斩成几段,乃至几十段。鬼子们一片慌乱,四下乱窜,战士们端起刺刀,到处追杀,被刺死、打死的敌人,满地都是。”

  那一仗,日军1000多人被击毙,100多辆汽车和大量军用物资被击毁和缴获;那一仗,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鼓舞了全国人民抗战胜利的信心,唤起世界进步力量对中国人民的声援与支持。

  在战场遗址附近的山上,重新开放的平型关大捷纪念馆修建了将帅广场。今年9月25日,平型关大捷胜利70周年之际,那里又竖立起当年参战将帅的大型雕塑。

  如今的“平型关”已经成了著名的红色旅游基地,以“平型关”为品牌商标的多种农副产品也使当地农民走上致富之路。

  在平型关周围,当年曾为我军胜利立下功劳的崎岖山势,正在和平时代的建设洪流中变成通途。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点热线
  更多
    从冬天就开始盼啊盼春天,当满眼的花朵在阳光中跳跃的时候,终于深深吸一口气,闻闻那属于春天花朵的清香,...
    花飞草长,浅草泛绿,春天,各种花卉相继盛开。清明的到来,让繁忙的人们有了喘息的机会,利用假期和朋友们...
两岸导航
   
各地热点
  更多
·中国长城到底有多长?国家文物局:21196千
·学者评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非一劳永逸 传
·北京推六项医保新政 上门医疗和家庭病床均
·《铁路运营食品安全管理办法》印发 禁售变
·上海发出首批新能源车号牌 已登记车主可自
·《长城保护条例》十周年:长城保护究竟有多
·轨道上的财富:从京津城际效应看京津冀协同
·北京公布城市副中心建设日程 行政办公区明
·70年免费续期?住宅土地使用权续期有望写入
·发改委批复京津冀城际铁路网规划 京津石2020
热点排行
   
丽江市长:古城不得将“艳遇”“走婚”当成
燕郊至北京东站临客开售 北京东站前没公交
土耳其热气球事故遇难中国女孩:年仅23岁
北京求姻缘最灵的四座寺庙
北京十大绝对好吃的隐秘餐厅
感受海底世界魅力 中国最大的五个海洋馆(
傈僳族的弓弩制作技术
北京购物天兰天尾货市场血拼 惊人低价人气
香港购物商场大全
广州三大服装批发市场血拼攻略
  精彩视频   更多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