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野长城禁游 长城迷相约告别野长城


2003-08-08 11:01:54         华夏经纬网
    北京青年报8月8日消息:7月25日,在北京的长城迷中颇具号召力的“长城小站”上贴出了关于“最后一次游野长城”的帖子,这是在北京8月1日正式实施《长城保护法》前,长城小站组织的最后一次爬野长城活动。一群酷爱长城的“驴友”们相约,在长城法规实施前的这个周末,攀登密云水库附近的五座楼长城,以自己的方式向野长城告别。

  “那天天气特别闷热,上山的时候,大家挥汗如雨,爬了3个多钟头才上去,特别是其中有几个女孩,背着全套装备,如帐篷、吃的东西、两大可乐瓶装的水,还有相机等东西,真不知道她们是怎样挺过来的。”参加“告别游”活动的郑严告诉记者,原计划是晚上在3号城楼宿营,并举行盛大的Party,庆祝北京长城保护法规的实施,但由于天气不好,他赶在天黑前就先“撤”了。果然,“那天晚上密云下了特别大的暴雨,我至今都想象不出来,在山上扎营的那帮人,是怎样度过那一个晚上的。”

  郑严是个地道的长城迷,说起自己对长城的情有独钟,他说与三件事有关:集邮、越野车和摄影。

  最早是在七八年前,那时候邮电部发行了十几张一套的长城邮票,为了这些邮票,郑严翻阅了很多资料,查证每一张邮票上的图片出自哪一段长城,再一一寻找与邮票上的画面同一个拍摄角度的明信片,然后,亲自到那座长城所在地盖一个邮戳。他管这叫“极限集邮”。

  特别是最近几个周末,先是随长城学会沿着辽宁、河北的长城转了一圈,看了九门口城台和西段修复过的长城以及董家口长城等长城,然后是参加长城小站的“五座楼告别游”,最近一个周末,则是与一帮朋友到了爨底下村附近的黄草梁等长城。

  郑严说,吸引他们前往的长城,大部分是那些尚未开发成旅游区的野长城,而令他们着迷的也是这些野长城所拥有的纯净自然的景致,甚至包括在艰难攀爬这些野长城的过程中所体会到的独特乐趣。不过,这种玩法也许在今后不再有了,北京从8月1日起开始实施《长城保护法》,禁止游人游览长城还没有开发的部分,也就是通常所说的野长城。

  ■禁游令使长城迷们心情矛盾

  长城迷们面对野长城的禁游令,一方面,他们欢迎这个旨在保护长城的法规,但另一方面,这个法规的出台意味着他们出行活动的范围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在长城迷们喜爱的网站“长城小站”上,记者不时会看到一些这样的疑问:“不能爬长城,以后拍片子咋办?”等。署名“老普”的“驴友”说:“俺个人不同意为走而走式的穿越暴走,网上有些计划,从时间路段安排不难看出,除了拿长城当楼梯,为依托,爬一通,走一通外,没有时间干

  任何其他事情。”“河东散人”直接表达了自己的矛盾心情:“今日闻听长城保护法的出台,高兴之余,却也有丝遗憾,因为以后也许再不能……只能夹在嘈杂的游人中去眺望那没入山林的长城。”而“狄仁杰”则直言不讳:“这个法开始是北京,今后长城沿线其他各省就要纷起效尤。保护长城绝对没错,可是如果从此所有的人都只能去走那些开发成旅游点的长城,那恐怕也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尽管有些遗憾,但大部分的长城迷们都表示要控制自己的步伐,并自觉对《长城保护法》的实施进行宣传。一个长城迷在回答网友询问箭扣长城的路线时抱歉地说:“依法现在不能再爬野长城了,北京市的长城保护办法8月1日生效,禁止再攀爬野长城,希望您能好自为之。”

  那么,长城迷们今后的活动将如何开展呢?郑严认为,有可能结合长城保护,组织大家到野长城周围开展一些志愿者性质的活动,如长城巡视,对攀爬者进行一些劝阻,或参加长城学会等有关部门组织的长城科学考察活动,合理合法地攀登长城。

  ■长城正在“一块砖一块砖地消亡”

  其实,出于对长城的热爱,即使是在长城保护法实施之前,长城迷们在攀登长城时,基本上还是很小心的,对长城造成破坏的,更多的是一些普通旅游者的行为,郑严说。

  对自然状态下长城文化的渴求把越来越多的游人带到墙体不太牢固的野长城,郑严说,他曾多次看见,为了寻找一块带字的长城砖,并带回家去做纪念,一些人不是爬长城而是“拆”长城,一些人为了爬上一些已经倒塌甚至很“悬”的长城段,对长城进行蹬踩甚至搭梯子,此外,在长城上刻字或随地丢垃圾,那更是常事了。这些令真正的长城热爱者们心疼不已。据悉,为了避免蜂拥而至的游客破坏长城,一些长城迷们曾私下约定,对媒体保持低调,不过多地宣传野长城,以免使它们沦为公共“旅游区”。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兴起,长城逐渐成为著名的旅游景观,全国长城游客每年约有1000多万人,其中北京地区游客最多,每年达到500万至600万人,仅八达岭一处的门票年收入就达到一亿多元。但同时,对长城的损伤也在逐渐加大。

  据中国长城学会秘书长董耀会介绍,北京地段的长城约629公里,其中600公里尚未开发。游人的增多对状态不佳的长城造成“蚕食性破坏”,“长城在一块砖一块砖地消亡”。此外,地方政府和群众缺乏保护意识也是长城损伤的重要原因。据长城学会的考察统计,到目前为止,历史最近的明长城,主墙体基本完好的只有2000余公里,约占明长城全长的1/3,还有1/3的长城墙主体已较大程度地倒塌甚至完全塌毁,另外1/3的长城已不复存在,其他朝代的古长城问题更严重。

  ■如何落实才是真正的考验

  专家认为,北京地区的长城保护存在四个主要问题:一是大部分未开发的长城段疏于管理;二是长城重要关口被无序地开发,破坏了长城的环境风貌;三是没有划出保护范围和限制地带;四是长城本体建筑的破坏日益严重,一些处于深山老林中的长城墙砖被偷走,风雨侵蚀严重。

  已经开始实施的《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针对这四大问题出台了各种保护措施,包括县、乡、镇人民政府,与长城沿线村的村民委员会,签订长城保护责任书,并建立相应的奖惩制度。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将长城转让、抵押或者折股作为企业资产经营,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非法占有长城建筑材料,不得利用长城建筑材料修建除长城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严格控制利用长城拍摄电影、电视和举办大型活动等,并将组织游览尚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的长城、攀登尚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的长城、刻画、涂污、损坏长城等行为列为违法行为,违者将被处以2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据悉,为了满足游客参观的需求,目前北京市文物局等有关部门正在积极筹划,对怀柔黄花城等野长城实现有序开放。

  不过,专家认为,由于大部分野长城位处人烟稀少的山区,因此如何加强管理,落实执法,对长城保护来说,是立法之后即将面临的一个难题。毕竟,如果执法不严,即便出台再多的《长城保护法》,长城遭人为破坏的命运依然不会改变。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