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敦煌千年月牙泉逼近干涸边缘


2003-08-15 08:38:24         华夏经纬网
    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14日消息:由敦煌城向南5公里,有一山名曰鸣沙山。鸣沙山沙丘环绕处,一汪清泉千年不涸。因其形状如一弯新月,此泉名唤月牙泉。这种水沙共生的奇景,世所罕见。

    然而,现在月牙泉却大难临头:水面缩小了2/3,水深由曾经的七八米缩小到1.5米,并且还以每年20-30厘米的速度持续下降。

    危机从何来

    月牙泉千年不干,自有奥妙。最近面临危机,也有原因。

    不干的奥妙有二:沙丘环抱的特殊地貌,使携带大量沙子的来风在离心力的作用下旋转,流沙坠不入泉内;此处地下潜流较多,形成诸多泉眼,聚而成池。池水又不断得到潜流的补给,得以不枯不竭。

    要干的主要原因是近年来地下水位下降,月牙泉的水源要被截断了。

    专家指出了月牙泉水位下降的三大原因:

    党河口截流筑坝,导致旧河床断流,下渗水减少;

    党河水库以下敦煌绿洲的灌溉渠网全部改为砖石衬砌,加上节水意识的加强,农民不再漫灌,农田间下渗水减少;

    打井抽取的地下水严重超载。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几年,随着敦煌旅游业的发展,中外游客与日俱增,打工者、做生意者涌来,居民人口大大增加,城市、村镇生产生活用水成倍增长。地下水长期过度使用,水位岂能不降。

    拯救,再拯救

    据月牙泉管理处副主任马晓光介绍,为拯救月牙泉,政府进行了两次掏泉,两次下挖。维持了15年,泉面缩小到原来的1/3。下挖深掏已经不能解决问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月牙泉管理处实施了“澄清灌水”工程。灌水一天一夜,水面涨高1米,但由于水质不一样,整个泉水变成了浑浊的面汤色。灌水不得不停止。一个月内,水面又降到原来的水位线。

    直接灌水的方案也不可行。

    根据测定的沙砾层数据分析说明,月牙泉周围沙湾深层无水,泉水是从地表下中浅层沙砾中渗漏而出,主要来源是西来的党河水补给与南部断层水补给,专家称之为月牙泉渗源的两把“茶壶”。失掉党河水源这一主要渗补来源,是月牙泉日益枯萎的病根子。

    党河截流和地下水严重超采既然是主要原因,有人呼吁,应该对党河流域水资源的开发利用进行立项研究。对打井、开荒等大量索取地下水的活动要严格管理、统筹,重点地区要严格控制,甚至禁止。对月牙泉附近的地区的耕地绿地,要实行用水优惠政策,轮回式给耕地多次配水,达到常年保证下渗的目的。

    现在月牙泉保护主要依赖渗灌渗补。

    “我们正在积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马晓光说。他们计划筹集资金,建设一个长期性的渗补池,维持月牙泉的水位。

    泉乃城之眼

    月牙泉是敦煌的眼睛,它的萎缩折射出“身体”的缺水。

    近年来,祁连山雪线上升,冰川萎缩,融水、来水减少,敦煌干热气候明显加剧。

    昔年各乡镇之间的滩涂和边沿洼地、草滩湿地年年春季“犯潮”,现在基本绝迹。敦煌城中“家家有井丈余深”的景象,早就不复存在了。由于地下水位下降,道旁的白杨树还出现了“老人头”现象:树腰的枝条还好好的,但树顶子枯死了。

    “这里离塔克拉玛干沙漠很近,扬尘天气很多。水资源如果继续匮乏下去,水退则沙进。”有识之士说,“如不能解决,敦煌或许是第二个楼兰。”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