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争名胜扩资源 唐僧遗骨葬地起争议


2003-12-02 10:43:15         华夏经纬网

    “玄奘法师的墓塔,至今完好地矗立在兴教寺中。所谓‘黄巢发塔’等说法是以讹传讹,不能成立。”昨日,经过石兴邦、陈景富等十余位专家学者的论证,长安护国兴教寺监院宽池法师发布了“黄巢发塔”真伪辨学术讨论会的这一论证结果。

“黄巢发塔”致玄奘遗骨迁移?

    此次由长安区人民政府、长安区政协主办,长安护国兴教寺协办的“黄巢发塔”真伪辨学术研讨会是在特殊的情形下召开的。日前,户县玄奘遗骨调研组的调研考证表明:七大理由证实玄奘余骸在户县。调研报告中说,玄奘遗骨于唐广明元年被僧人携至终南山紫阁寺安葬;于北宋端拱元年由南京的可政和尚从紫阁寺携走玄奘顶骨;剩余的玄奘遗骨于宋元祐七年再葬于现存的紫阁峪紫阁寺塔中。户县方面认为,作出这一论断是有依据的,因为《建康志》、《金陵志》上均有记载,而且,1942年在南京出土的一个石函上的铭文进一步对此予以了佐证——兴教寺曾于唐朝末年被黄巢起义军“发(挖掘)塔”,玄奘遗骨“应该”移至紫阁寺塔中。这一学术论断即刻引起了广泛关注,包括本报在内的新闻媒介纷纷进行了报道。

三条“铁证”均有破绽并不可信

    昨日上午,陕西省及西安市10余位唐史专家、佛教学者以及长安护国兴教寺87岁的方丈常明老和尚等人展开了热烈讨论。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陈景富先生认为,有关玄奘法师顶骨所谓传于金陵的资料,的确有三条,但不足为信。

    他说,第一条“铁证”———1942年占领南京的日本鬼子在中华门外长干寺旧址出土了一个公元1027年的石函,两侧的铭文上有记载:“玄奘顶骨因黄巢发塔,今长干(寺)大师可政于长安传得,于此葬之。”可是,可政和尚从长安传得玄奘顶骨这件事并没有文字记载。

    第二条“铁证”———南宋景定年间(1260-1264)《建康志》卷46记载:“端拱元年(公元988年),僧可政往终南山,得唐三藏玄奘法师顶骨,为建塔。”而此时已过去了100多年,这次不但没有提到“黄巢发塔”且将得到“玄奘顶骨”的地点由“长安”变成了“终南山”,而这种变化没有说明依据是什么。

    第三条“铁证”———元代至正年间(1341-1368)《金陵志》的记载:“塔在寺之东,即葬唐三藏玄奘法师顶骨所。金陵僧可政和尚得之于长安终南山紫阁寺。”此时,又过了至少77年,这次的记载又不一样了,也没有再提“黄巢发塔”,但得到“玄奘顶骨”的地点又由“终南山”变成了“终南山紫阁寺”,同样没有出示或说明变化的依据。

    陈景富先生认为,记述同一事件的诸多资料中,在一般情况下,最原始的资料最可信,最有价值。而这三条“铁证”稍加分析就可看出问题多多。同时,将三条“铁证”按顺序排列开来进行分析,可以明显看出,所谓得到“玄奘顶骨”的地点,距事件发生的年代越久而记载反而越周详,这违反了史料流传的常例。

“黄巢发塔”说法难站住脚

    陈景富先生说,可政和尚是在黄巢起义军退出长安100多年后才到长安的(假设他真的到过长安的话),作为一个外来人,他能在千里之外听说“黄巢发塔”的事,那说明此事传播很广。那么,正史和长安、陕西的方志、野史、杂记都应当有所记载,民间也应有口碑传说,何况玄奘法师是如此影响深远的一位伟大人物。但事实是,不仅正史,地方志、野史、杂记都没有“黄巢发塔”蛛丝马迹的记载,也无口碑传说,例如编写于公元1076年的《长安志》就没有只字记载。陈景富先生认为,长安方面的历史实际应当比南京方面的一条石函铭文更具权威性。在如今长安方面找不到任何可以佐证的资料的情况下,“黄巢发塔”的说法缺乏说服力。而且,有资料显示,兴教寺没有受到破坏,玄奘法师的墓塔是保护完好的。

    与会的其他专家学者也就“黄巢发塔”说法是否符合历史事实发表自己的看法。专家认为,长安的历史变化,长安人、陕西人最了解。因此,唐僧墓塔是否被挖掘过,应当尊重西安方面———陕西的专家学者最有发言权。研讨会认为:玄奘法师遗骨至今仍存兴教寺中;黄巢起义军从未殃及兴教寺,更无“发塔”举动;玄奘法师墓塔至今完好地矗立在兴教寺中。

各方观点仍需要进一步证实

    然而,玄奘遗骨究竟葬于何方?目前,户县和长安区两方面的观点仍需要进一步证实。

    随着旅游事业的兴盛和发展,争取历史名胜,扩大旅游资源,已成为旅游业的一个重要竞争手段。近年来,国内曾出现多例不同城市就同一文明遗址或古迹提出不同看法,并争相把自己与之相联系的现象。这种竞争一方面说明我们对旅游资源的保护开发和利用有了更好的前景,同时也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如何尊重历史事实,把文化名胜的开发利用建立在以史实为依据的坚实基础上。 (木闻  华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