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生态旅游:生态招牌 迷失旅游


2004-03-19 09:27:54         华夏经纬网

  生态的招牌,迷失的旅游

  生态一词,对我国公众来说,十年前还是冷僻的字眼,而今已遍地开花,红火得很了。从不问生态到初识生态,是一大进步,而问题亦随之产生:我们真是懂得了生态,并按生态学的规律和原则行事了吗?就拿风行的生态旅游来说,常被旅游开发与旅游管理部门挂在嘴上,而游人也耳熟能详,但有多少人真正理解了该词的涵义?有多少人当经济利益与生态保护发生冲突时,能够放弃眼前利益去维护生态?又有多少人遵循自然资源保护的原则,认真做过一回生态游?事实上,我们今天的生态旅游,基本上没有超出游山玩水的旧模式,只不过是增加了不乱扔垃圾、不采摘花草之类的自我约束。但是,若仅是不扔垃圾、不采花草,只能算作干净的旅游,还算不上是生态旅游。

  传统的山水风光游,把大自然作为消费对象,双方是一种商品交换关系,即花钱享受自然。而生态旅游则对大自然充满了尊重、敬畏与关爱,双方至少是一种平等的、朋友的关系。游人在欣赏自然的美色的同时,也在聆听自然的呼声,关注和思考着环境问题。这是一种肩负着社会责任感的全新的旅游方式,既融入了环境教育,又有利于自然资源与生物多样性保护事业。生态意识、生态理念与生态道德,是生态旅游的核心。

  当前,我国在生态旅游问题上存在着两个方面的欠缺。一是来自旅游群体的层面,游客在旅游时不知道自己对环境究竟负有什么责任,许多人仅仅将生态旅游视为一种户外休闲娱乐活动,对吃、住、行、游、购、娱等传统旅游的六大要素要求较高,想玩得“舒舒服服”。一些人则希望在旅游途中也要获得都市中的享受,气不喘、汗不出、泥不沾、雨不淋、日不晒就能观赏到世界顶级的美妙风光。这种物质享乐型的贵族化旅游,其实是一种低层次的旅游,与生态游风马牛不相及。

  为了满足物质享乐型旅游的社会需求,并借此获得丰厚经济收益,不少地方政府、旅游开发商和旅游经营部门,都竭力加大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热衷于在风景区内大兴土木,筑路修桥、架设缆车和兴建桑拿、舞厅之类一应俱全的星级宾馆、饭店,不仅助长了奢靡之风,更导致了许多风景名胜区景点的“商业化”、“城市化”和“人工化”。这“三化”使自然度、自然美和自然资源均遭受到令人痛心的毁损。

  今天,我国许多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和森林公园,都面临着人工设施和人工景观过多过滥的问题,正是过度开发破坏了自然景区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敢在“泰”岁头上动土

  泰山在中华民族的心目中是一座圣山,自古以来是“文臣下轿”、“武臣下马”之地,就是“九五”之尊也得拾阶而上,几千年来受到严格保护,严禁樵采,“树当道者不优”,就连山脚下的泰安市城市规划中也有一条“城不上山,城不压山”的基本原则。正因为这些“清规戒律”,才使泰山的自然与人文景观历史上一直保存完好。然而近20年间,在“要把岱顶建成热闹非凡的天上城市”、“要把自然的泰山改造成经济的泰山”这种指导思想的误导下,已列入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的泰山的大兴土木之风愈演愈烈。泰岭有三条索道,第一条中天门索道于1983年建成运营,著名的月观峰为此被炸掉三分之一峰面。1987年,国务院批准的总体规划明确指出:“泰山索道是一项功不抵过的工程,为了挽回这项世界遗产的损失,建议等到索道承载使用期满后连同构筑物一起拆除。”谁知到了2000年,旧索道非但未拆,反而在一片反对声中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载客量由每小时300人增至1650人。14位著名专家、教授和院士曾就此联合发出紧急呼吁,要求立即停止索道扩建工程,但未被采纳。从中我们不难感受到经济利益驱动力的强大与可怕。为了这次扩建,炸掉了1.5万立方米的主观面山体,并将沿途及岱顶的树木砍掉,在面积0.6平?982年在这里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后又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名录。从此,张家界的旅游开发显现出一股强劲的“后发优势”,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宾馆、饭店和大小不一的商业棚点大兴土木,使优美宁静的环境以惊人的速度遭到蚕食和破坏。时值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来检查时,充斥在武陵源景区内的建筑面积已超过36万平方米;著名景点锣鼓塌容纳了一座“宾馆城”;被誉为“世界最美的峡谷”的金鞭溪,每天接纳1500吨污水。著名环保作家唐锡阳在谈到他前后三次去张家界的感受时说,1984年初识张家界,如一位“纯真恬静的野姑娘”,第二次去时发现“姑娘的脸上开始涂脂抹粉了”,1993年的张家界给唐锡阳的印象是“姑娘已经浓妆艳抹,快变成摩登女郎了”。其后这位姑娘继续变得越发花俏,直到遭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的批评:“武陵源景区现在是一个旅游设施泛滥的世界遗产地区”、“在峡谷入口处和天子山这样的山顶上,城市化对自然界正产生难以估计的影响”

  于是,张家界政府痛下决心“整改”,从2001年10月起,拆迁景区房屋约20万平方米,其中包括124家宾馆、酒店,同时将人为活动排出的污水全部进行净化处理,为此估计要付出10亿元的代价。可这10亿元买来的教训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记取?就在张家界大拆人工景观的同时,又有人投资1.2亿元在景区建造起了号称“世界第一户外观光电梯”的“百龙天梯”。这座电梯从设计之初就引起专家的颇多非议,奇怪的是竟然也能一路过关斩将,顺利通过了“专家论证”和层层“审批”,可见其中的漏洞之大。不用说,百龙天梯运行不久又遭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的再度质疑,于是在2002年“十一”的旅游黄金周,有关部门的负责人紧急“叫停”。专家们认为,在世界自然遗产核心景区修建天梯无疑是一大败笔,人们不能以破坏景观原始风貌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为代价去满足少数人的需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办事处官员把对风景区的过度开发比喻成“就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被逼着乔装打扮出去赚钱”。

  事情至此结束了吗?不幸的是我们仍然无法画上圆满的句号。百龙天梯刚停三个半月,时值2003年1月15日,张家界市又举行了天门山索道工程的奠基典礼。该索道起于张家界市的城市花园广场,止于天门山顶北缘,全长7200米,计划投资1.8亿元,建成后将是世界上最长的空中索道。情况与前有所不同的是,天门山景区并不在世界自然遗产武陵源风景区的范围之内,是张家界市的一个属于省级的风景区。几年前曾经在此举办过飞机穿越天门洞的一次国际飞行表演,以至不为世人所知的天门山名声大噪。其实天门山早在1985年已建成自然保护区,面积1200公顷,主要保护对象是珍稀树种珙桐、红榧以及山顶独特的森林生态系统,也就是被天门山旅游部门称作“空中原始花园”的那一部分核心区。建索道固然方便了游客,增加了地方财政收入,但问题还是那个老问题:如何能够有效防止这种大规模的旅游开发以及随之而来的高强度的游人活动,破坏天门山顶原始景观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要知道,并非只有已经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的地方才需要加以严格保护,我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更多的生物多样性贮存在自然保护区与国家森林公园之中,它们虽未列入名录却同样是珍贵、脆弱、失而不可复得的自然遗产。在当前风起云涌的旅游开发大潮之中,如果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解决自然景观与生物多样性受损的问题,那还是少建或不建为妙,以免或早或晚也要“建了拆”。

  哈纳斯是否重蹈覆辙

  尽管建了拆的不止于张家界,黄山和九寨沟走的也是同一条路;然而拆了还要建的看起来也不止于张家界。新疆阿尔泰山哈纳斯自然保护区的一些违章建筑尚未拆完,布尔津县政府又决定在核心地区内投资上亿元修筑一条几十公里长的环湖观光旅游铁路。“哈纳斯”,蒙古族语意为“美丽而神秘”。这个有“东方瑞士”之称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存着我国惟一以泰加林群落为主体的完整的生态系统。当地以放牧为生的图瓦人自古以来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对原始环境干扰甚微。由于他们的活动完全维持在大自然可迅速自行修复的范围之内,这里才得以成为世界罕见的一块人间净土。但是,阿尔泰山地处西北干旱、半干旱地区,生态脆弱,环境承载力有限。有人提出要让“阿尔泰山生态旅游称雄世界”的口号,不仅是荒谬的,而且也是很不现实的,阿尔泰山和哈纳斯只能在不损害环境的前提下开展适度的生态旅游。目前最紧要的问题是,一旦环湖铁路开始施工,哈纳斯湖畔原始森林和原始景观的破坏,将是无法挽回的。可以预见,即便这条铁路在一片反对声中得以强行建成,它也避免不了有一天要被拆除的命运。到那时,不仅数以亿计的投资化为乌有,而且哈纳斯这一块‘最后的净土”也不再原始纯净。

  自然保护区,顾名思议是一个保护自然的区域,在这个区域内应当“无为而治”,人为干扰越少越好,因为就是“生态建设”也会给它带来生态破坏,例如植树。有报道说,在哈纳斯要植树15万株。其实;如果为了恢复退化的生态系统,使用自然力封育即可达到目的。而在保护区中植树造林,则是在自然生态系统中嵌入人工生态系统,破坏自然景观与生态系统的初始性,纯属画蛇添足的一大败笔!

  许多自然保护区里有一定的实验区,这本是开展生态旅游的理想地,但建立保护区的宗旨毕竟不同于建立风景名胜区。规划不科学合理、经营管理不善的“生态旅游”,恰恰破坏保护区的生态。特别是一些地方官员由于缺乏生态学的基本知识,在自然保护区风景旅游资源的开发上,带有明显的掠夺性,从根本上违背了可持续发展的原则。

  时至今日,我们应当警醒;自然景观和原始生态系统的价值在于它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而人类强加给大自然的人工建筑和人工景观的所谓“附加值”,其实并不能增加自然景观的任何价值,反而减少了自然景观的价值,以致“真实性”掺入了虚假的成分,“完整性”则被支离破碎所取代。破坏原始景观,建造人工景观和设施,正是生态旅游的大忌,违背了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自然遗产的原则。

  现代文明对传统文化的冲击

  少数民族地区往往具有丰富的文化多样性和独特性,一旦开展旅游,外部世界的价值观、生产方式和物质产品借助旅游开发和游人的涌入,无疑会给土著文化带来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同时,过多的旅游项目、旅游景点和旅游设施,又无疑会给生态环境带来巨大的压力,这两者的破坏很容易,而恢复即便不是无法办到,也将是困难和漫长的。

  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以保存完好的原始热带季雨林景观、珍稀动植物及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而享誉海内外。然而近几年,西双版纳对游客的吸引力却呈下降趋势。人们不禁要问:这个美丽的地方究竟出了什么毛病?

  原因之一是人造景观过多过滥,热带雨林被四通八达的道路、无所不在的旅馆、重复开发简单克隆的景区景点“喧宾夺主”。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始,包括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在内的许多单位一窝蜂似的纷纷投资于景点开发,“围一片森林就成了原始森林公园”,“划几户竹楼就成傣族园”。盲目无序的开发导致一些景点雷同,既显不出版纳的特色风光人情,自身的生存也因游人少而面临困难。如投资7400多万元的“3A”景点野象谷,投资3000多万元的傣族园,每年经营人不敷出。不少游客反映,看风景成了购物游,成了旅行社和珠宝商联手敲诈游客的契机,导游、司机拿到的回扣高达30%一50%,这种做法用当地行话叫“卖猪”。还有,参观傣族村寨,观看婚俗表演,在一些人的低俗导演下,也变成了对游客赤裸裸的敛财手段,令人作呕,哪里有西双版纳的清纯古朴和幽深神秘的影子?失去了特色自然就失去了游客。加之全州宾馆饭店、招待所和各种带有中国特色的“培训中心”多达149家,共2.8万张床位,而每天进入西双版纳的游客平均只有3000人,入住率低,各种旅店不得不纷纷降价,恶性竞争,造成“星级宾馆马店价”。2001年全州43家星级宾馆亏损近亿元。西双版纳旅游的由盛而衰使我们认识到,即使是一个具有世界知名度的国际品牌也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如果不倍加小心地维护自然原貌和人文特色,那么仅对旅游业而言,也将是不可持续的。

  在贵阳著名的花溪有个布依族山寨,为追赶旅游开发热,搞起了“民族特色游”,其实他们丧失的恰恰是自己的民族特色。有人在报道中这样写道:“末至村口,已有人在路上拉客。家家户户都有几桌人稀里哗啦打麻将,此起彼伏的流行卡拉OK在空中变着调地鼓噪。村民们既不着民族服装,也不说布依土话,只是忙于前炒烹炸。油烟和着猪牛粪的气息,在石板寨的院落巷道里缭绕。”

  民族的传统习俗与文化是长期历史积淀的结晶,它们各不相同的风韵与魅力构成自身的价值所在,也是外来游客的兴趣所在。如果丢掉了自己民族性的优势和特色,去一味迎合外界大众文化的口味,搞起诸多如麻将、酒吧、舞厅、桑拿浴乃至中西式大餐之类,那也就迷失了自己,丧失了自身存在的价值。

  另一方面,正如乡土物种常常抵御不住外来物种的入侵一样,少数民族的土著文化在外来的现代文化面前也显得十分脆弱。旅游开发商和城市游客常把他们崇尚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带到偏远地区,并改变着那里的人们的观念和传统。当土著居民发现旅游给他们带来可观的经济收益,使生活大为改观的同时,游客也发现,他们探访的对象,在不同程度上已经被自己人同化了,失望心绪溢于言表。由此可见,生态旅游,既要保护旅游地的生物多样性,也要保护本土的文化多样性,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时时刻刻不可掉以轻心。

  出国考察莫忘带回新理念、新举措

  在发达国家,都将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纳入社会公益事业,每年由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如美国在2000年有43亿美元用于国家公园,包括保护、科研、管理的开支。澳大利亚的维多利亚州,国家公园局每年预算为1.148亿澳元,主要来源是政府财政拨款和市政税收,而公园本身经营收入仅0.1亿元。新西兰也是如此,国家公园内的一切设施,包括道路、野营地、游景道和游客中心等均由政府投资建设。就是韩国,每年也有相当于人民币6亿元的资金用于国家公园管理。这些国家都将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视为保护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的科研基地和公众教育和生态旅游基地,因而拒绝商业运作,不以盈利为目的。

  正是由于这种公益性质的正确定位,因此从规划建设到立法和管理,一切与基本目标相抵触的活动,均在禁止之列,以保护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的自然属性,竭尽全力维持它们的自然状态。

  许多国家的国家公园法规定实行分区制:“山上游,山下住”,即功能分开,把旅游服务设施安排在区外,使区内保持一个完整的真实的自然文化遗产。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的国家公园内见不到宾馆饭店,有的只是供游人野营的古朴而简易的基地,高质量的游景道和各种向导性的指示牌。而且就是这些基本设施,也力图最大限度地减少对生态的干扰和影响,并与周围的自然环境和谐统一。

  日本的富士山海拔3776米,高于我国的黄山、泰山和张家界多数游览胜地,但是不但不设缆车,就是上山公路也只修到两千多米,剩下的路不分高低贵贱人人平等自己去爬,连台阶都不修筑。这不仅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富士山的本来面貌,恐怕还有一种民族感情的因素,即对日本这座圣山的敬仰与尊重。同时,徒步登山更能体现生态旅游的真谛。

  中美洲的哥斯达黎加是世界上生态旅游最先进的国家之一,他们将“无人工痕迹”作为国家公园扩大旅游市场的口号,这种理念使他们的旅游业在全世界享有很高声誉,并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美国政府规定,禁止在国家公园中建造豪华宾馆,只允许设立简易的过夜设施,但保证安全和卫生。美国国家公园的营地一般设置在公园的边缘或毗邻的森林中,游客的垃圾自行分类后投入加盖的铁箱内,食物残渣要求完全清理干净,防止野生动物翻拾,从而改变其生活习性。

  韩国在户外旅游地也不搞豪华宾馆,多为通铺,每个铺位不到1米宽,或自带睡袋,或租用毛毯,卫生间是公用的。他们认为这样做可以有效地减少公园中的建筑用地,也减少污染,并与游人回归自然、净化心灵的目标相吻合。在韩国的国家公园没有垃圾桶,也看不见垃圾,因为谁的废弃物谁都会自己带回去。韩国布基岛经济交通不发达,当地人索性在“简”上做文章,筑起一栋栋茅屋渔舍,古雅的草屋内只有一床一桌一灯一网。这种简陋有效地勾引起了人们怀古探幽的情趣,反而引来游客如潮。

  新西兰的《保护法》明确规定,必须提供与保护有关的资料为游客服务。为完成这个任务,新西兰保护局特别重视游客中心、信息中心及国家公园内标示牌、解说牌的建设,并大量出版相关的宣传资料,提供服务信息。每一处旅馆的大堂均有当地国家公园免费的宣传品。同时国家公园在组织旅游活动时,鼓励游人参与自然、体验自然、了解自然,并不搞什么贵族式的“豪华游”。

  由于环境教育的普及,自觉保护生态和生物多样性的意识在许多国家已经深入人心。例如美国人喜爱垂钓活动,政府为了保护水生生物对钓鱼和钓螃蟹有一系列的规定,而对于这些近乎苛刻的规定,几乎没有人不遵守。美国人使用的鱼饵是塑料制的,所以愿意上钩的鱼很少,钓上来的鱼多数也不拿走,而是及时放生。在这里,垂钓只是一项休闲活动,并不为了吃鱼,想吃鱼可到超市采购。钓螃蟹的规定最具体,垂钓者首先必须识别公母,母的一律放回,公螃蟹则用尺子丈量,凡是不够标准的小螃蟹也要放回大海,丝毫不差。另外,美国学生在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中从事教学实习活动时,也不采集生物标本,全心全意保护大自然的一草一木。这一切,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和学习吗?

  几点思考与探索

  大自然不是快餐

  现代人所处的科学技术时代,也是思想家们担心的人类进化长河中最危险的时代。因为当技术代替人的许多行为时,人的生活方式则发生了退化,并导致了体质的退化、生理机能的退化和意志的退化。

  大饱眼福有如大饱口福一样,是需要时间仔细品味、细嚼慢咽,才能吸收消化的。欣赏自然,感悟自然,有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然而,如今许多风景区内四通八达的公路和方便快捷的交通工具已使户外旅行变成了一道道眨眼消逝的“快餐”。特别是在旅行社的安排下,游人有如被送上传送带,不可滞留也不可逆转,走马灯一样从一个景点奔赴另一个景点,人人行色匆匆,目不暇接,疲于奔命,哪里有时间和心情呼吸大地的气息,欣赏自然的美色,聆听荒野的天籁,辨识小草小花小鸟?更无法享受在林中、在湖畔、在草地上远离尘嚣的闲适与宁静。旅游者丧失了与自然亲近沟通和交流的过程与乐趣,反觉兴味索然,而旅游部门也由于方便的交通留不住游客,反而减少了收益,可谓“两败俱伤”!

  因此,不论从游人还是从旅游部门而言,在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和风景名胜区,都应当倡导徒步旅游或部分徒步旅游。旅游业是一个综合素质委求很高的行业,管理者不仅要精通营销策略,也要懂得旅游生态学,掌握旅游心理学。

  自然文化遗产不能“再造”

  当前,在旅游界流行着一些被学者们斥为“恶俗”的口号,什么“包装遗产”、什么“打造山水”以及“创”什么品牌之类。殊不知自然与文化遗产因其具有科研或文化价值的独一无二、不可替代、不可再现的性质所决定是不可能被人为“打造”、“包装”或“开创”出来的。人类远不具备大自然的神奇的创造力,在自然界的鬼斧神工面前,任何人工杰作均显得黯然失色。因此,对大自然越是“包装”就越不伦不类,越是“打造”就越面自全非。自然的美色就是它们与生俱来的“本色”,即所谓“原汁原味”,其品牌价值靠的是保护而不是画蛇添足的“创造”。对于自然遗产来说人造景观的强行介入势必造成其性质的改变,从而削弱乃至丧失作为自然遗产的作用。对于文化遗产也是一样。文化遗产虽然是人造的,但却是历史遗留的,同样具有惟一性。阿富汗的巴米扬大佛被塔利班炸毁后,现在有人在四川乐山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保护区内按1比1的比例复制。这种造佛行为,让人们看到的不是文化和精神的传承,而是商业利益的驱动。有一种观点认为任何人为破坏都不必“过虑”,因为随着科技进步,早晚都可以人工“再造”。这是很荒谬的。自然与文化的遗产不可能“再造”,造的再好也是复制品,称不上“遗产”。

  公益性不可本末倒置

  自然保护区、自然与文化遗产、国家森林公园的社会公益事业性质,应作为一切工作和研讨的出发点,它们都具有自然科学、自然美学和历史文化的多重价值;从功能上看,又具有科学研究、公众教育、观光游览以及精神文化活动等功能。因此,它们属于保护性的遗产,而不是经济开发性遗产;是社会公众的无价之宝,而不是少数部门独霸的特权。它们世代传承,来自祖先;当代人只能享用,而不能占有。

  然而,当公益性目标被漠视,经济性目标被夸大,自然保护区、自然文化遗产和国家森林公园便会被当作“摇钱树”,被强行介入人工异质的东西和过度开发,从而失去真实性和完整性,也削弱乃至丧失作为遗产地与保护地的科学文化价值和生态保护价值。其实,商业化、城市化和人工化,只迎合了那些缺乏自然科学知识和历史文化知识、缺乏山水审美素养、对大自然和人类精神财富全无兴趣、只是一味追求物质享受者的胃口。在一些人从中牟利的时刻,也是国家与人类的遗产遭受到不可弥补的损失的时刻。

  截止2002年底,我国有28处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尚有几十处在申报的过程中;有1757处自然保护区,其中22处为世界生物圈保护区,197处为国家级保护区;有21处湿地保护区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获得世界遗产、国际人与生物圈保护区以及其他“国际”“国家级”之类的名号,不仅是荣誉,更重要的是守信尽义务,从对人类负责和遵守国际公约的高度,履行保护遗产的承诺。在当前风靡全国的旅游开发的大潮中,如何有效保护、科学管理世界自然遗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森林公园,是我们亟待解决的课题,也是我们面临的严峻考验。(人民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