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昆明惊现“美女人体盛宴”(图)


2004-04-05 14:11:36         华夏经纬网

美女人体盛宴

    在沐浴干净的美女身体上放置各色漂亮的寿司、鱼生等日式料理,供食客享用,这种在近代日本也备受争议的“美女人体盛宴”,近日现身昆明,4月2日已在昆明和风村怀石料理餐厅首“演”。昆明市民对此普遍表示难以接受。

  大学女生玉体横陈盐浴半小时用于“盛菜”

  前日(4月3日)下午,记者闻讯来到这家餐厅。据餐厅负责人介绍,“人体宴”是日本的一种传统饮食文化,又称为“女体盛”,因为不少日本男人认为处女具备内在的纯情与外在的洁净,能激发食客的食欲。

  “当天,我们选择了两名在校的大学女生,身高都在1.7米以上,身体健康苗条、皮肤白净光滑,从早上9时开始就对她们进行了半小时以上的盐巴沐浴,然后又进入冰室对她们进行降温,等她们心情愉快后,再用各种鲜花、石头、贝壳、树枝将她们环绕,并将美食放在她们的身体上面。”该餐厅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日本,女体是全裸的,但考虑到实际情况,当天的“人体宴”的美女没有全裸。他还说,两位大学生心态也很正常,“她们非常支持这次活动,几乎是无偿地提供服务。”“这是一种人和自然、艺术和菜的结合。”这位负责人说,目前,美国等国家也已经引入了这种餐饮文化,而在中国,昆明这次是第一次尝试。

  消费标准:每位1000元

  据餐厅负责人称,4月2日他们只是搞了一个活动,还没有把“人体宴”作为一种长期行为经营。“主要是考虑到国情和食客的接受程度。”该负责人说,如果大家认可这种餐饮方式,将会考虑在近期真正推出“人体宴”。

  而据同城媒体报道,餐厅已开出每位食客1000元的消费标准,并要求提前3天预订。据报道,餐厅选择女体非常严格,不仅要身体健康苗条,皮肤光滑,面容端正纯洁,甚至还要求学历在大学以上。

  市民不敢相信是真的

  闻听“美女人体宴”的出现,大多数接受采访的昆明市民最初的反应是不敢相信继而非常反感,而女性普遍表示了愤怒。有人说,曾在报刊、杂志上看过介绍,“没想到昆明也有了,真是稀奇。”一位姓张的中年男子听说有这种事后,气愤地说:“都是有钱人搞的名堂,而且还要找大学女生,还要求人家纯洁,真变态,我绝不会去吃。”一姓钱的先生表示难以接受,“毕竟这是对女性的一种不尊重,面对这样的菜,不知道什么人能够下咽。”一位姓万的先生认为,引进外来的饮食文化,应该有所选择,这种逆人类文明的文化,不要也罢。有关部门应该出面管一管。

  记者上网查到的资料显示:“女体盛”是古代大和民族极端大男子主义的产物。现在,“女体盛”作为日本饮食文化的一种特色,其影响仍然不减,但有人认为这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要求将其废除。

  也有市民表示,只要不违反法律,这样的经营也无可厚非。一位姓黄的小姐则表示出对“人体宴”极大的好奇,“只要真是健康、有艺术性的,在经济允许的范围内,也想去吃一次。”

  如果读者对昆明出现这种“人体宴”有什么看法,欢迎拨打云南日报热线4141291进行讨论。(赵梅圭 邓一  春城晚报)

    新闻链接:美国惊现“人体寿司”-女体盛

  2003年11月15日,美国西雅图,顾客从模特身上取走寿司。当地一家日本餐馆向顾客提供日本人体寿司-女体盛。

  “女体盛”,日语意为用少女裸露的身躯作盛器,装盛大寿司的宴席。 从事这种职业的人也称“艺伎”,挑选“女体盛”艺伎的要求非常苛刻, 首先,必须是处女,因为日本男人认为只有处女才具备内在的纯情与外在的洁净,最能激发食客的食欲。其次是容貌要较好,皮肤光润。白皙。体毛少、身材匀称、不能太瘦、太瘦缺乏性感。血型最好是“A”型,日本人普遍认为,具有“A”型血型的人,性格平和,沉稳,有耐心,最适合从事这种职业。

  “女体盛”艺伎上岗前必须经过严格的专门训练,传统的训练方法是在裸身上6个点各放置一枚鸡蛋,要求在静躺4个小时后,鸡量仍在原位不动。为了锻炼坚韧不拔的毅力,在静躺过程中,有人不时地往身上洒凉水。其间只要有一枚鸡蛋从身上滑落,计时器立即转到零位,训练还得重新从头开始。这样枯燥乏味一动不动地躺着不啻是一种莫名的折磨,如同受刑一般。训练完后疲惫不堪,身体好像上了石膏一样的僵硬。

  艺伎经训练合格后才允许“上菜”,每次“上菜”前要进行90分钟极为细致的净身程序,先将腿部、腋下的体毛除净。用温水淋遍全身,将无香味的肥皂擦在一块海绵上,再用这块海绵遍擦身体,使全身满附肥皂泡沫。按着用一个装满麦麸的小麻袋揉搓每寸皮肤,以彻底去除老化的皮肤角质。然后用热水冲泡,再用丝瓜筋揉一遍。最后用冰水淋浴,以免“上菜”时身体出汗。净身时不能使用任何带有香气的肥皂和浴液,香水更是绝对禁止使用,因为香气会影响寿司的纯正味道,并掩盖了少女身上天然的体香。一切收拾停当,专等“上菜”。

  宴席设在和式的建筑物中,室内布置简洁,一幅古画,一盆观叶植物,还有古瓷花瓶等古玩,以显示古朴、高雅。室内要求凉爽,旨在防止出汗。“上菜”时,“女体盛”一丝不挂。赤身裸体地躺在房间中央,摆好固定姿势,整个人宛如一只洁白的瓷盘。头发被拆散呈扇形摊开,并缀以花瓣。有人在她的阴部等羞处饰以树叶或花瓣,乳头按客人的要求或掩或露。助工从厨房里端来一大盘各种寿司,熟练而快捷地摆放在“女体盛”的身上,一刻也不得耽误,因为日本人认为寿司只有在刚做好的时候最有味。“女体盛”的胸部摆放着裱花奶油蛋糕,好像穿着美丽的文胸,漂亮极了。传统的在“女体盛”身上摆放寿司有讲究,根据每种寿司的滋味补作用摆放在女体盛身体的特定部位。如蛙鱼会给人以力量,放在心脏部;旗鱼有助消化,放在腹部;扇贝和鲤鱼能增强性能力,宜放在阴部……如今这种讲究逐渐淡化了。寿司摆放的数量不能太多,否则女体盛的身体将全被盖住,影响食客欣赏“美器”。经寿司装饰的女体盛,犹如一件精美的工艺品。一般女体盛是取仰卧位,正面上菜。有些食客提出背部,臀部上菜的特殊要求,“女体盛”艺伎也得给以满足。还有一些富商巨贾举办豪华女体盛晚宴,宴请同行和下属高级职员,场面很大,10个“女体盛”排成一排,甚是壮观。这显示出主人的高贵、阔绰。遇到此种情况,每个艺伎至少要“上菜”二次。

  参加“女体盛”宴会的客人,换上传统的浴衣进入用餐房间,坐在“座布团”(日式薄团)上。面对这美食 、“美器”,兴奋不已。有些人并不急于取食,而是品评“盛器”,如艺伎的身材、五官、头发、胸部、玉臂、秀腿……日语有“迷箸”的词汇,意思是手拿筷子,不知如何下手才好。“女体盛”艺伎一动不动静静地躺着,俨若石雕玉琢一般,听任食客在她身上挟持各种寿司。有些食客只顾欣赏“美器”,取食时心不在焉,将汤汁、饮料泼洒在女体盛的脸上或身上,日语称“泪箸”,这是常有的事;有的故意用筷子夹乳房、阴部;有的喝酒微熏发酒疯,满嘴不堪入耳的脏话,甚至将盖在下身羞处的树叶揭去。更使人难堪的是,有人喝多了,呕吐时竟将呕吐物吐在“女体盛”的身上,难闻的恶臭令人窒息。有报道说,一位老人参宴时因兴奋过度,心脏病突然发作,猝死倒在“女体盛”身上,吓得她魂不附体。尽管如此,在日本,作为“女体盛”就必须体现艺伎伦理的最高原则,那就是对客人的完全服务,娱乐和服从。静静的躺着,不能说,更不能动,眼睛凝视天花板,不得左顾右盼。一位“女体盛”自嘲:这仿佛是一具躺着的尸体。忍受着不守规矩的举止和污秽语言的挑逗,忍受着低级趣味食客的羞辱和嘲笑。遇到各种尴尬的事,只能忍气吞声,打碎门牙往肚子里咽。然而老板却另有一种说法:大多数食客都是守本分的,不守规矩的只是极少数,但这极少数要是遇上也是让人忍受不了。

  席终客人散,艺伎由于长时间的静躺,始终保持一种固定的姿势,全身肌肉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显得十分疲劳,此时还得像演员卸装那样进行一次净身。日本寿司多用马林鱼、鲑鱼、鲔鱼、鳗鱼、八带鱼、鱿鱼、扇贝、蛤仔等生猛海鲜制成,腥味极大,还有蛋糕上粘腻奶油及各种调味汁,这些附在身上的残余食物,须用柠檬汁和粗盐反复搓洗才能洗掉。如若须再次“上菜”还得再按“上菜”前90分钟的净身程序重复一次。

  古代日本饮食文化受中国的影响很大,“女体盛”在日本已有一千多年历史,如果说刺身(生鱼片)、寿司(紫菜米饭团)是从中国传入日本,那么,“女体盛”则是日本人自己创造的。中国先哲虽有 “食色,性也”之说,但在实际操作上,未见有像日本“女体盛”那样将“ 食”与“色”结合得如此紧密。可以说,“女体盛”是古代大和民族极端大男子主义的产物。现代人的饮食理念,认为饮食给人的感受是由生理享受和文化体验两方面共同构筑而成。食品真正的滋味只占一半,另一半则是由食品所代表的文化内涵,对进食者的特殊意义和进食过程中的心理体验所构成。所以,“女体盛”作为日本饮食文化的一种特色,其影响仍然不减。

  有人认为,“女体盛”是不惜以摧残艺伎身心健康为代价的“盛宴”,完全是为了迎合一些富有男人畸形的贪欲,上述艺伎的种种遭遇就说明这一点。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有人从事这种职业呢?这就是金钱的诱惑力。在金钱万能的日本社会中,无钱寸步难行,为了钱即使不愿干也得去干。“女体盛”时薪为2000日元,一周可赚20万日元,加上小费10万日元共30万日元,一个月就是120万日元。这么丰厚的收入即使受些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目前光顾“女体盛”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为了猎奇,一种是出于对传统饮食文化的继承。一位女老板说:“艺伎与给画家当模特一样,是追求高雅的艺术。虽是裸体,但与娼妓有本质区别。“女体盛”是集美食、美女、美景于一体,还不是一种艺术享受吗?”打着“保护传统”和“追求艺术”的幌子,干着对金钱和女人的贪婪勾当。须知光顾一次“女体盛”,老板就有15万日元的进账,豪华“女体盛”晚宴超过100万日元。由于多种原因,“女体盛”日渐衰落,现仅在东京、京都、大阪等十几家豪华度假旅馆还保留这种宴席。日本许多女性主义者以及那些“女体盛”食客的妻女,呼吁废除“女体盛”。(云南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