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被爱情遗忘 长沙有个"光棍岛"[图]


2004-05-18 08:52:13         华夏经纬网

  他是一个英俊壮实的小伙子,住在望城县一座名叫洪家洲的孤岛上。曾经,他的身旁依偎着一个漂亮的城里女孩,不知羡煞岛上多少年轻人。正当他一心憧憬美好生活之际,女友却被他所在的穷村吓走了。

  望城县铜官镇洪家洲,水患一来,就会被洪水淹没大部分。1998年那场洪水,大半个岛屿几乎被淹。乘船成为与外界联系的惟一交通方式,每家都有一条小船,过往无专门摆渡人。岛上居民无一家装有座机电话。由于地理环境恶劣、交通闭塞,村民们的日子过得拮据,周边许多村庄的闺女都不愿嫁入该村,而自村的女子选择外嫁。“光棍岛”成为洪家洲的另一称呼,逐渐流传开来。

  村民们曾强烈要求移民,摆脱困守之苦。

  据悉,望城县县政府已开始着手关注洪家洲的移民问题,并力争尽快落实这一问题。  

  摆渡成为惟一的交通方式

  走出长沙市城区,离望城县沩水桥三公里处,走在大众垸的大堤上,远远地便可看见,位于湘江中心一座绿树葱茏的小岛,如同一条倒扣的小舟飘浮在江面上。从远处看,小岛四面环水,一栋栋红色的砖房,错落有致地分散在小岛上,几户人家升起的袅袅青烟,在蒙蒙细雨中,别有一番风景。小岛没有任何桥梁与外界联系,与外界惟一的交通方式便是乘船。村庄好似一座孤岛,让人大有“不知魏晋”的世外桃源之感,不知情的外人会错以为这是一座田园牧歌式的村庄。

  5月12日上午,记者来到被附近村庄戏称为“光棍村”的洪家洲,风雨中,坐上陈旧的黑木船,驶向离对岸约900米远的小岛。

  几分钟后,小船终于驶入洪家洲。爬上堤坝远望,细雨中的村庄显得格外安详,可也显得有点落寞。菜地一大片一大片的,蔬菜枯老,许多莴笋菜都长得近1米高,一排排如同灌木一般。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成片成片的韭菜竟然开起了花,有的还结出了果!

  “一下雨,我们的菜就没法拿出去卖了,只能看着它们白白荒了。”一位老农卷着裤腿,呆呆地立于雨中,看着枯萎的蔬菜心痛不已。后据记者了解,由于地理环境恶劣,当地不适合种植水稻,村民只能靠种些蔬菜来维持生计。小村惟一通向外界的交通工具,就是简单的小木船,若遇上大风大雨的日子,小小的船只便无法承载村民的心愿驶向外界。

  爱情不光顾孤岛

  也许是生活的艰辛,也许是与外界的孤立,岛上的村民个个相敬如宾,即便是两户遥隔几百米远的人家,在相见之时,也如同一家人似的,相互嘘寒问暖,让人感觉到村民们的质朴如泥土般亲切。

  在村里,记者见到了年龄最大的光棍——今年40岁的陈国军。据陈介绍,当他年少时,每次进城都让他有种“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感叹。20岁的时候,他终于背上行李,与同村的几个兄弟走出孤岛,来到繁华的大都市。

  但现实总没有梦想中的美好,因为书读得不多,陈国军在“精彩的世界”里闯荡了好几年,一直没找到满意的工作。但他认为也值,虽然没有挣到钱,倒是长了些见识,有了这些见识,不怕以后找不到较好的工作。

  说起自己的“爱情史”,陈国军就来劲,黯淡的眼神突然间变得明亮,表情也开始丰富起来。他羞涩地说,在外打工期间,曾经谈过几个女朋友,但都因女方嫌他家穷,所以至今还在打光棍。陈甚至有点恨恨地说,现在难得有外面的姑娘主动嫁进来,有钱的男子还可以买到媳妇,没钱的男子就只好打光棍了。为了赚钱买媳妇,村里的光棍们全都外出打工了,有了钱才好回来买媳妇。他坦言,内心里,他还是不想买媳妇,他渴望爱情。虽然家里穷,但不能因为穷就不能拥有爱情。“买来的媳妇算爱情吗?我还是希望能找个真心爱我的女人陪伴一生。”顿了顿,他又说:“如果实在没有这个命,那就只好也去买媳妇了。”随后,憨厚地笑了笑。

  穷岛吓走漂亮女友

  陈旧的楼房门前,屋檐滴水成线,落入檐下的几个铁桶中,沉重的木门,残破的门槛,这就是杨正龙的家。今年36岁的他,其父母在前几年相继去世,留给他的只有这座陈旧的房屋,而家中惟一体面的家具便是一张双人床。

  也是单身汉的杨正龙,给人英俊、健壮的感觉,但他黝黑的脸上写满沉重。与村里其他的红砖房相比,他家显得更破旧些,虽然还有人比他更穷,但贫困的家境让他失去了太多的东西。比如那令人心碎的爱情。

  提起“爱情”两个字,杨正龙的表情变得伤感起来,随后用力猛吸几口香烟,接着陷入长时间的沉思。半晌,才低声地向记者诉说,十几年前,他就开始在外面打工,但都没挣到什么钱。失落的他又回到家乡种蔬菜。

  而最让杨心灰意冷的是,前年那段失败的恋情。34岁那年,他在长沙市打工时,遇到一个漂亮而又温柔的女孩。女孩的美丽与天真深深地打动了他的心,而腼腆憨厚的他也吸引着女孩,渐渐两人日久生情,一时间竟谁也离不开谁。那时候,杨的脸上总是笑容满面,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没多久,两人作出了缘定今生的决定。可当他喜滋滋地把女朋友带回家乡时,女友却被穷困的村庄吓得嘴巴张了半天都合不拢,到了他家后,女友的脸色更是变得难看,一向活泼的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如同哑巴一般,沉闷占据了两人的空间。杨还记得,那时女友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天呀,怎么是这个样子?太烂了吧!”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还是朝朝暮暮的女友,竟在第三天就不辞而别了。一段甜蜜的爱情,如同一场梦消失在小岛的彼岸,留下他和那空寂的房子,在孤岛上寂寞如炊烟。

  两年过去了,爱情的重创已让杨正龙不敢有太多的奢望,面对爱情,他惟一的心愿,便是希望有个心地善良、不嫌弃他穷的女子,与他执手到老。

  娶媳妇得靠“撮骗”?

  据村中几名光棍的家长介绍,村里的女孩都不愿意嫁给本村人,总是想方设法飞出去,而外村的女孩更不愿嫁进来。一些打工的男青年在外找到了对象,但一带回村看过家境后,那些女孩往往没呆几天就走了,婚事也就吹了。

  据了解,当地青年男子所买来的媳妇,大都是从常德石门,或者是从遥远的重庆地区买来的。买媳妇的费用一般在1万至2万元之间,而这些费用全是靠七拼八凑四处借来的,再加上操办婚事的费用,结一个婚就得花上4万至5万元,这对于一些穷得吃饱肚子都成问题的光棍来说,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今年28岁的张晓兰,前年从遥远的重庆地区嫁到洪家洲,初见她,便能感受到她那“川妹子”的性格,她不停地笑称自己是被“撮骗”过来的。晓兰告诉记者,当初被“撮骗”到洪家洲时,后悔得要命,她怎么也没想到,原本想嫁一个好地方的她,竟是从一个穷地方换到另一个穷地方。为了离开这让她痛苦万分的小岛,那时她时刻想着要离婚,但丈夫程立新那帅气的面孔和对她万般的呵护,让她渐渐地“安心”起来,可贫困的孤岛始终是她心头的遗憾。“有了孩子后我就更想离开这了,我真不希望孩子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晓兰一边逗着她怀里8个月大的孩子,一边无奈地说。

  对于她来说,现在最大的心愿,便是能和丈夫多赚些钱,再带着全家离开孤岛,享受另一个美丽的伊甸园的生活。

  村民渴望迁移

  据洪家洲的村支书胡辉介绍,洪家洲的地势比较独特,地理位置呈岛屿状,全村面积约为200亩,共有832人居住在该地,小木船成了村民们惟一通向外界的交通工具。由于地处江中心,一旦发洪水或雨季时节,小村便成了孤岛,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地理环境恶劣、交通闭塞、通讯不发达是造成洪家洲贫困的主要原因。据统计,目前,该村600余名适婚年龄的男子中有近100个光棍,其中22岁到28岁的有63个,29岁到42岁的达30个。

  在当地,由于江风较大,土质状况较差,不适合种植水稻,村民们主要靠种植蔬菜为生,全村年平均收入只有700-800元。但又因地势偏远,卖蔬菜赚的钱根本就不能够本,遇上涨水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熟透了的蔬菜慢慢地老死地中。

  离乡背井,对于固守家园的农民来说本是一生之大忌,然而,对于洪家洲的村民来说,离开这个不适合生存的孤岛,养不活爱情的小岛,已成为他们一个隐藏得不太深的心愿。

  据悉,望城县县政府已开始着手关注洪家洲的移民问题,并力争尽快落实这一问题。昨日,记者致电望城县县委宣传部,一位姓谢的负责人证实说,县委县政府已着手关注此事。当记者提出具体采访相关负责人时,对方称有关领导在外地考察,暂无法介绍具体情况。[潇湘晨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