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天堂地狱就在一念间 我在新加坡挨鞭


2004-05-26 10:03:09         华夏经纬网

  多年以前,我曾在报纸上看过一个美国青年因违反新加坡法律而受鞭刑的消息,当时的美国总统曾亲自出面为他求情,但新加坡方面并未同意。于是,那个美国青年只好乖乖挨了几鞭,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没料到几年后,我也品尝了一次新加坡鞭刑的滋味。

  早就听说新加坡是一个经济发达、环境优美的国家,抱着到那里去找个工作挣点钱的想法,我从福建来到了新加坡。在亲戚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个维修自来水管的活,一个月差不多能挣1万元人民币。由于我拿的是旅游签证,在新加坡只能停留14天。但打工挣的钱对我来说,确实是不小的诱惑,于是,我决定逾期不归。

  新加坡的警察实在太多。不到三个月,我就在一次临检中被警察带走了。在法庭上,法官判我挨四下鞭刑。

  那天,我被带往候刑室。还没进门,就撞到一个刚刚受完刑的人被两个彪形大汉拖了出来。那人已经昏迷,屁股血肉模糊,正被送往隔壁的医护室进行处理。我紧张得快要哭了,哆哆嗦嗦地走进了候刑室。候刑室里还有3个人,其中1个是华人,另外两个是印度人。

  房间里静得可怕,谁也不想说话。一会儿,一个华人警察进来,用英语叫了句什么,其中一个印度人就跟了出去。过了一会,隔壁屋里传来一声清脆的鞭响,紧接着是一声凄厉的惨叫,让人听了毛骨悚然。四鞭过后,那个印度人已经是哀号不止了。

  几分钟后,那个警察又来了,这次是叫我。他先用英文叫我的名字,然后又用中文说了一遍。我的心一下了提了起来。

  我跟着他走进受刑室。那是一个可怕的房间,至今回忆起来我仍觉得阴森恐怖。房间的正面玻璃墙上挂着几十条皮鞭,每条都有90多公分长,样子很像牛的尾巴。透过玻璃还可以看到那边有医生在观察这里的情况。左边是两排铁杠,上下分别吊着手铐和腰带。地上还有固定好的脚铐。行刑的是两个马来人,个个膀大腰圆。他们裸着上身,正虎视眈眈地瞪着我,样子非常可怕。我当时就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很悲哀也很无助。

  可能都是华人的缘故,那个警察看我脸色苍白的样子,便安慰我说:“别怕,坚强点,挺一下就过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忽然间觉得也没什么可怕了,反正横竖都要挨,索性就就把心放下来好了。那两个马来人走过来,把我的手铐在上排的铁杠上,腰部则用皮带紧紧锁在下排凸出来的铁杠上,两只脚也被铐在下面,整个人成90度角俯着身子。一个马来人拿着皮鞭站在我身后两三米的地方。他两手执鞭,双脚东跳西跳,像在打拳击一样,嘴里还发出“呀、呀”的声音。突然有人喊了一声“One”。只听“啪”的一声,皮鞭准确地打在我的屁股上,力气非常大。巨痛让我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我从来不知道我会叫出那么难听的声音。我竭尽全力去挣扎,但身子都被固定住了,除了两只手可以死命地抓住铁杠外,其他地方再也动弹不得。

  接下来是第二鞭。这次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再也忍受不住了。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脱口大叫:“别打了,轻一点……”当第三鞭落在我屁股上时,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让我不禁哀号起来,整个人就像死过去一样,满脸泪水。

  我闭上眼睛,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承受第四鞭,但彻骨透心的痛还是让我虚脱了,两条腿直发抖,意识也开始模糊。四鞭过后,两个马来人给我解开束缚。我拒绝了警察的搀扶,努力让自己站稳,然后弓着身,拖着血肉模糊的身体慢慢移出了受刑室。

  十几天后,我被遣送回国。飞机起飞时,当我再次俯视这个高楼林立、绿树成荫的东南亚小国时,心中感慨万千。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新加坡了,因为它在让我领略了天堂般的繁荣和富庶时,也让我体验了地狱般的痛苦与酸楚。

  最后,我还要提醒那些想出国打工的同胞,千万不要为了赚钱而违反法律,否则带给你的不仅仅是痛。(环球时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