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在神农架跟踪野人 却见识聪明动物


2004-06-11 10:09:15         华夏经纬网

  野人没遇着 狐狸的“佐餐表演”

  自从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猎人说我跟踪野人的方法不对之后,我就开始尝试彻夜蹲点观察的办法。一般我都会选择一片视野较好的林中空地,挑棵利于藏身的大树爬上去,用绳子把自己拴在树上,防止夜里打瞌睡掉下来。

  那些天的月亮都很明亮,在又一个傍晚来临的时候,我再次悄悄上山了,轻车熟路地把自己“安顿”好。

  天刚黑,一只猫头鹰就飞来了,落在我头顶的树枝上。这个家伙运气不错,没蹲一会儿就捉到了田鼠,在我上方独享。猫头鹰吃完田鼠之后,把咽下去的皮和毛吐了出来。也就是说,我的头发被一团湿漉漉的东西糊住了。为了不暴露自己,我抑制着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吃饱之后,猫头鹰开始拉屎,用更多的脏东西覆盖我的头发。我想在适应屎臭味之前稍稍舒服一点,只得把呼吸频率调得更慢。

  就在我极力适应猫头鹰带来的小麻烦时,林中空地热闹了起来:一只公锦鸡带着它的七八只锦鸡“老婆”出来觅食了。羽毛艳丽、威风好斗的公锦鸡同性之间互不相容,“占山为王”的习性划定了它们的活动区域,一只公锦鸡及其妻妾们的家园决不允许其他同类侵犯。此刻这个大家庭正亲密、和谐地寻找着食物。在威严的丈夫的保护下,母锦鸡们觉得十分安全,频频啄食地面上的虫子。

  突然,一对漂亮的狐狸出现在它们的身后,母狐狸迅速藏在草丛里,公狐狸却大模大样地走到公锦鸡面前。狐狸这是要干什么?我一心想看个究竟。只见锦鸡们的阵脚发生一阵骚动,众“妻妾”一起向“大王”靠拢,寻求保护。公锦鸡警惕地看着狐狸,一时不知所措。

  狐狸此次前来似乎真的没有恶意,只是为了给邻居一家“表演节目”:狐狸先是翘翘漂亮的长尾巴,热了一下身,然后连续翻起了跟头,前滚翻、后空翻、甚至躺在地上连续打滚,不断变换花样。公锦鸡奇怪地看着表演,不放心地频繁回头照看“老婆们”。渐渐地,见“老婆们”都平安无恙,公锦鸡也就安下心来,边吃“宵夜”边看送上门的“佐餐表演”。

  一直在暗地里察颜观色的母狐狸抓住时机,悄悄扑向最后面的母锦鸡,一口咬断它的脖子,迅速拖进草丛,根本没给她扑腾翅膀的机会。

  公锦鸡回了一下头,没有发觉异常。公狐狸的表演还在继续,跟头翻得更高、更快,似乎乐此不疲。母狐狸又捉住一只锦鸡。这一次它故意让母锦鸡发出“噗噗”声,还腾出嘴巴“吱吱”地叫了两声。公狐狸听见信号,立刻停止了表演,窜进草丛叼起先前的那只死锦鸡,跟母狐狸一起像两道箭一样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野猪戏猎狗、斗猎人

  神农架有三种动物最厉害,即“头猪二熊三老虎”,这“头猪”说的就是野猪。野猪外表愚钝,实则聪明,让神农架的猎人又爱又恨。

  野猪的嗅觉非常灵敏,是猎狗的好几倍。这让猎人非常头疼。我就亲眼看见过野猪戏耍猎狗的场景:猎人事先埋伏好了,带了一只训练有素的猎犬。一只成年野猪正在林子里走,周围没有任何声音。野猪走着走着,没有任何前奏突然转身就跑。躲在附近的猎人放开了猎狗,随即拉开了狗与猪之间的较量。最初,野猪在前面跑,猎狗在后面追,遵循圆形线路。野猪边跑边动脑筋,小黑眼睛滴溜溜直转,向左右巡视。在又要拐弯的时候,野猪扭头往反方向跑去,将线路变成一个大大的“8”字。猎狗还在围着先前的圆圈转,两圈之后才发现野猪的脚印向外拓展了。猎狗在新线路上喘粗气的时候,野猪已经在游戏圈外休息了。能如此戏耍猎狗的往往是成年头猪。

  野猪为了防止蚊蝇、牛虻的叮咬,喜欢在泥塘里打滚,沾上满身泥巴。皮肤发痒了,它们就会在松树干上用力地蹭,经常把松树皮蹭掉,沾上满身的松香。粘稠的松香特别容易粘住尘土、小树枝和树叶等,使它们坚硬的“盔甲”变得更厚,猎人的火药枪根本伤不了它。

  野猪的报复心非常强,有时它们被猎人伤了点皮,就会原地不动,用装死的方式迷惑猎人,伺机报仇。它们尖长的獠牙能把人的肠子挑出来。因此,猎人只有结伙才能打野猪的主意。

  那是一个秋日,因为野人喜欢捡拾板栗,所以我正在野板栗树集中的地区等候其现身。谁知,等来的是一头身材巨大的野猪。听猎人说头猪能达到400多斤,那头估计就是这种头猪。

  它闻到了我的气味,一边发出威胁的声音,一边转着圈寻找,前后左右勘查个遍。我当时很紧张,我爬上的那棵树不粗,野猪完全可以咬断树干。多亏它没有抬头。野猪消失了一小会儿,就领着十几头小野猪重新回来了。

  我的判断没有出错,它确实是头猪,刚才是来探路的。它带着孩子们大吃特吃了一顿板栗,然后又对着“不明外来物”的大致位置进行最后的威胁,才浩浩荡荡地走开。回到村子,我告诉猎人刚刚看见了野猪。猎人问明具体地点,马上结伴前往。我跟在了他们后面。

  很快,他们发现了那群野猪。头猪正威风十足地走在前面,最小的野猪走在最后。猎人对着最小的野猪开枪了,然后躲了起来。头猪发狂地跑了过来,拱拱死去的亲爱的孩子,生气地怒号着。其余的小野猪也围了过来。看到这些孩子,头猪的叫声缓和了下来,转身带着它们急忙逃走。猎人对着最后的小野猪又是一枪。

  头猪再次返到队尾,伤心的哼哼声和发威声交错着传进我们的耳朵。可能是想到其他孩子们的安全,头猪匆忙地领着它们走了。(人民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