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8名大学生追忆烽火岁月 重走华山路


2004-06-18 08:38:56         华夏经纬网

    55年前,8位勇士冒着生命危险连夜攀登华山天险,凭着勇敢、机智,夺取了北峰,最终使我军取得了解放华山的全部胜利。时隔55年后,4位年轻女大学生和4位男攀岩高手组成4对“黄金搭档”,沿着当年8位勇士走过的智取华山路,追忆烽火岁月,亲身体验当年解放军战士的英雄壮举。

    石罅缝中匍匐前进

    昨日上午10时,在向导孟昭兴的带领下,8名学生向猩猩沟进发。经过一段荆棘密布杂草丛生的羊肠小道之后,上午10时30分,8名学生在向导的带领下拐进猩猩沟,一路上趟小溪、跨石沟、斩荆棘,不断穿行前进。

    大约上午11时30分,队伍突然被一个高30米的垂直岩石挡住了去路,巨石两侧全是直插云霄的悬崖。“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从岩石右侧石罅缝中往上一寸一寸地挪。而且石罅缝非常窄,每次只能容一个人小心翼翼地通过。一行20人几乎全都是在向导又拉又扶的帮助下才得以安全通过(这里与电影里的情节几乎完全一致)。原以为上去可以歇一口气,可还没来得及喘息,我们立即又拐进了崖口一个黑洞(即崖洞),因为崖口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从崖口往里望,里面漆黑一片。向导说,这里只有5米左右,可在我们看起来却似乎深不见底,且黑洞高不盈尺,每个要通过这里的人,都必须肚皮贴着石头,在里面匍匐前进,略微胖一些的人几乎都过不去。”(电影台词:王银生指着一个黑洞说:“这是天井,我们就要从这里上去。”)随行工作人员刁海峰向记者介绍崖口这段路时,脸上立即浮现出痛苦的表情。记者看到他的前面衣襟已经全部沾满泥土,迷彩服上的一些泥巴已经干结。他告诉记者,据说当年智取华山时,8勇士中的杨建东身体稍胖,就被夹在这里,是在别的同志又推又拉下才得以通过。因为这一段道路非常艰险,8名学生和其他人员在这里花费了大约1个半小时的时间才全部顺利通过。

    又过了半个小时,脚下的路突然断了。

    “鬼见愁”边险象环生

    横在面前的只有陡峭石皮,人称“鬼见愁”,石皮旁边就是万丈深渊。这时,向导再次成了大家最好的领路人,他非常熟练地把绳索拉过石皮,站在另一端准备将8名学生和其他随行人员拉过去。其他人员小心翼翼通过之后,其中一名女大学生紧跟而上,突然一个趔趄,脚下一滑,险象环生。情急之中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旁边一撮野草和绳子,在大家齐心协力帮助下,化险为夷。有了这一次小插曲,大家更加小心谨慎了。

    翻过两个沟岔以后,绕过青龙背、爬过老虎口、跨上飞龙梯,下午4时许,8名学生终于到达了北峰脚底下,在这里能非常清楚地看见北峰上人的动静,说话声音也听得非常清楚。向导说,这里就是当年刘吉尧果断作出攻占北峰决定的地点。下午5时许,在上百人不断的助威声、掌声中,8名学生一举登上了北峰顶。8名学生登顶成功。

    事后,记者了解到,这8人都是西安体院的在校大学生。他们分别是:任馨雁,女,1981年11月出生,陕西西安人;关宁,男,1985年4月出生,陕西宝鸡人;姚丹,女,1980年12月出生,陕西西安人;高芬,女,1982年3月出生,陕西西安人;王小琴,女,1981年11月出生,陕西榆林人;程强,男,1981年7月生,新疆阿勒泰人;刘伟校,男,1983年出生;张长伟,男,1982年9月出生,新疆人。

    攀登华山最古老的路

    1949年6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大荔军分区路东纵队侦察参谋刘吉尧和六名侦察兵在向导———甫峪村民王银生的带领下,从一条鲜为人知的小路爬上北峰,当时登山的路线是沿着黄甫峪———猩猩沟———崖洞———老虎口———龟背石———华山北峰。8位勇士穿越峡谷,徒手攀登两侧陡峭的崖洞,突破临渊峭壁的老虎口,绳索攀援左侧100米岩壁,演绎了“神兵飞越天堑,英雄智取华山”的壮举。

    据史料记载,“智取华山路”是攀登华山最古老的一条小路,《华山志》上记载:汉武帝刘彻为祭祀华山山神———西岳大帝少昊,在黄甫峪口修集灵宫。刘彻为了与神相会,曾沿黄甫峪经猩猩沟过老虎口,借助挠钩搭梯登上了北峰,走的就是这条路。这条登山古道从黄甫峪口到北峰共12公里,比华山峪中经千尺幢、百尺峡登山路整整远了一倍。

    55年前智取华山经过

    1949年6月,西北野战军解放了西安,当华阴县城解放时,伪保六旅旅长韩子佩,带一个警卫营和旅直属队300余人逃到了华山上,企图依靠华山天险继续同胡宗南联系等待时机,卷土重来。6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大荔军分区路东纵队侦察参谋刘吉尧和六名侦察兵前往华山侦察道路。在当地向导王银生的带领下,刘吉尧星夜带领杨建东、路德才、孟俊甫、杨党成、崔朝山、张自发等8勇士,到达猩猩沟尽头。数百丈危崖耸立在面前,王银生指着一个十丈高的黑洞说:“这是天井,我们就要从这里上去。”说着就把背着的大绳套在腰间,借着两腿叉开的撑力,徐徐向上。10分钟后,洞里放下来一根绳头,7位侦察员依次被吊上天井。经过一段险坡后,前面又是一个高约15米的陡立石壑。王银生施展他在山里采药、打柴的本领,借着一条石缝登上去,把绳子拴在一个木桩上,将其他同志吊上来。又向北行约1里便是“老虎口”,这是悬在绝壁上的一个崖歙,崖歙的上面伸出一个飞岩,下面是倾斜的滑坡,坡下便是一眼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这时候只要双腿发软,就会滑下去,尸骨无存。战士们只能借着腰肢和肩膀的上下撑力,好像一个木楔子似的慢慢通过。在漆黑的夜里,他们又下滑辗转500多米,才到达北峰脚下。

    他们的任务是侦察道路,任务完成后应当返回。但当时他们面临两个难题:这里距离敌人太近,上山不易,下山更难;黑夜下山,稍有不慎就会暴露目标。通过侦察发现,敌人的哨兵已经进入梦乡。凌晨1时,住在北峰的敌人熄灯入睡了。这时,偷袭敌人的设想在刘吉尧脑海中油然而生。他的意见得到大家一致同意,刘吉尧当即宣布了战斗方案。

    他们只有8个人,而山上的敌人有300人。

    但敌人以为只要守住“千尺幢”就万无一失,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侦察员已经到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北峰敌军驻地“云台宫”。刘吉尧奋力踢开庙门,连向庙内打了5枪,高喊“缴枪不杀!一排上冲,三排攻打苍龙岭。”敌军晕头转向,乱成一团。一名敌匪企图向外扔手榴弹进行顽抗,还未来得及拉火,便被侦察员路德才一枪击毙,其余的敌人立刻乖乖缴枪投降。战斗只有30分钟,北峰被8位勇士占领。

    随后在我军强大的压力下,韩子佩向解放军递交了投降书,与解放军在西峰翠云宫谈判。随后韩子佩牵着一头小毛驴,被我军送到大荔,至此华山全部解放。(郑淳 华商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