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在那没有旅游岁月里的三次旅游


2004-06-28 09:37:34         华夏经纬网

  小时候,常听外婆评论某些亲友,说他们喜欢到处乱跑,乱花钱,在家里好好的过日子不好?外婆所说的“乱跑”,就是指现在的旅游。那时工资低,自费旅游,花钱太寒心,所以这些人就变成了另类,变得不可理解。那时旅游给我的印象,就是姨爷爷送给我家的一包一寸长的小鱼,叫海燕,异常鲜美。我就模糊地觉得,旅游也还是有一点点好处的,就是能吃到本地没有的东西。

  后来大些了,看了书上描写的外面世界,就爱上了旅游。但真正实施起来,还是在大学里。那次来得很突然,让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那是70年代末,大众中的先锋旅游者开始出现。我们班突然宣布周末去九华山玩。前一夜,我相信大家都没睡好,谁旅游过?

  星期天(那时还没有双休日),凌晨大约5点,一辆卡车载着我们全班同学准时出发。我们全都站着。人太挤,紧挨着男生的女生不是侧过身,就是用胳臂抱在胸前。那时的男生也不会使坏,都尽量躲着女生的身体。车子开了5个小时,尽在盘山公路上走。幸好那次没出车祸,不然全体同学都会被抛到山沟里去。我们大概太兴奋,既没人晕车,也没人觉得累、风太大或太晒。

  下了车,我们干劲冲天地爬山。我是第一次看到竹林,第一次听到哗哗的林涛声(想起了革命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的唱段“林涛吼……”),第一次耳边清净得没有城市的声音,第一次看到小溪里的水。我就当真捧起了水尝了一口(书上都说泉水很甜),还真的有点甜,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

  我不想回家了。第一次出门旅游,就动了这念头;第一次进山就想住在山里。也许我是个尼姑的命吧,有慧根。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着远处的群山,不禁感叹,难怪那些人喜欢乱跑。从那一刻起,我断定我以后不会管住自己了。

  有的同学带了照相机,就不停地给我们拍照。那时照相机是很时髦的东西,黑白照片,我们还都不会拍。我还穿上了同学的蓝“的卡”西装照相。那时西装还没普及,属于时装。

  午饭是在山顶上一个庙前的和尚面馆里吃的。我们全都吃自带的食物,好像不知道要花钱上馆子似的。面馆里的和尚也不为难我们,他让我们白用他的桌椅,只把吃肉的男生赶走了。我们这一小组人还和方丈合了影,他很配合,我们让他站中间他就站在中间。

  下午我们下山,走着走着,天就黑了,四周没有一点光亮。好在人多,又有男生同行,我们虽有点心虚,但不至于太怕。车子回到学校已是半夜了,一位女同学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腿被车栏杆磨出了许多水疱。

  后来暑假,班上有女生邀我去游黄山。妈不同意,说你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多少人羡慕,结果因为玩,摔死了,给人笑死了。我想想也是,因玩而死,太不值得。

  工作后,妈单位包了一辆客车,带职工去杭州玩。妈不去,就让让我去了。她把我托付给了她的两个女同事。到了杭州后才知道,这些妇女只玩上午半天,下午躺在旅社休息。这可把我急坏了。在第二天逛街时,她们每进一家店,就要看看布料,摸摸布料,然后问价、互相议论,但又不买。我实在受不了,就趁她们不注意,故意和她们走散了。

  我逛街那才叫做效率高。去的时候走这边,每个商店都进;回来时走那边,也是每个商店都进。一条主要街道不到半天就完了。

  后来天黑了,我找不着东南西北。虽然记得旅店的名字,可问了许多人,他们都说不知道,我有点急。正在四处乱窜时,正好在一个十字路口,遇到妈同事,这才一同回了旅社。这时我就留意看了,原来旅社在一个很偏僻的小街上。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本以为杭州奇妙无比,结果觉得它太一般,和芜湖差不多,只是大一些。

  再后来是北京的二姨邀我和另两个女孩游黄山。我们坐了8小时的汽车,来到黄山脚下。旅社都满了。我们沿着那条小街走,在走到街尾时,找到了一个家庭旅社。二层楼的木房,一楼的堂屋有一长溜的通铺,两边的房间都已住满。我们上了二楼,租下两间。二楼共有三间,完全是家庭的模样,都是老式的大木床,每间4元。

  安顿好后,我们逛街。二姨见电影院正在放《庐山恋》,非要看。我们说这是黄山,干吗看《庐山恋》?二姨说反正是那么个意思。她一人去看了。我们继续逛。“人”字瀑快干了,有许多人在它下游的小河里游泳。水不多,只能叫泡澡。

  桥上有许多孩子在卖削好的毛竹拐杖,两毛一根。灵芝放在篮子里卖,大小不等。我还是第一回看到灵芝,就买了几个小的,一毛一个。猕猴桃,我买了一个,酸极了;还有一些不知名的果子,我也都买了一点点尝尝,都不好吃。

  夜里,我同二姨睡在一张大床上。8月天,这儿很凉,还要盖厚被子,很舒服。店主夫妇只睡在厨房里。早晨,看他们在忙饭菜,我们很想吃一顿,但他们不供应。

  二姨说山上没吃的,要带足水和食品。我们就带了10个特大的面包,一个大西瓜,几个香瓜和三壶水。我主动把二姨的拖鞋等生活用品和我的放在一起,一大包,我提着。

  一开始,我们乘车来到后山,还觉得不怎么样。可开始爬山后,就觉得体力不支,负担过重了。我和另两个女孩用竹竿轮流抬着食物和行李。最后实在不行了,二姨宣布,消灭西瓜和部分面包。剩下的面包我们仍提着,但我背上行李包就可以走路了。

  由于我们走得匆忙,好多风景都没看到。因为二姨老催我们快走,好尽早赶到前面的旅社,怕迟了没地方住。我们又没有导游,不知哪里有风景,遇到了就看。二姨买了两根毛竹拐杖,双手握着走。

  那两个姑娘都有水壶,我的水壶给了二姨。所以我也一直没喝水。二姨每到一个厕所就要喊我同去,我不进水,哪有出水?再加上背着包爬山,正当酷暑,衣服都湿透了。二姨说,你的肾脏肯定有毛病,不然怎么一直没小便?

  还没到中午,我们就到始信峰了。二姨最关心的是,能否住上旅店,生怕在荒郊野外过夜。可早来也白来了,旅店要到下午3点后才办住宿手续。它是怕前面来的旅客住满了,后面很晚上来的人就没地方住了,所以鼓励早到的旅客继续赶路,住到下一个旅店去。这个思路是对的。我们吃了碗盖交面(清汤面上放几片红焖竹笋,5毛一碗。)后,就无所事事了,站在那儿晃荡。

  我从山上往下看,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重量,就像一片薄纸,随时都有可能被刮到山下去。看别人都到突出的栏杆边照相,我也蹲在地上,手握栏杆,一步步地移过去。往下一看,顿觉《我是一片云》(琼瑶小说),在空中飘着,我赶紧退了回来。

  晚上在大铁皮房里,两人睡一张小铁床。第二天早上4点,工作人员就喊我们去看日出,叫我们去租棉大衣,2元一件。我去外面的一排自来水池洗脸刷牙。水很冰,天也很冷,我冻得直发抖。我们被工作人员带到一个小山坡上等着看日出。那天是大晴天,天很亮了都没太阳。后来太阳突然出来了,光芒耀眼,和我们平时看到的太阳没两样,更没有什么云海。

  再去爬山,还是只爬半日,就住在了光明顶。那儿没水洗脸。双层床上有个长辫子的漂亮姑娘和我们搭上话,我们聊得很开心。我问她多大,她叫我猜。我说18。她哈哈大笑,说28。我怎么也不相信她竟和我差不多大。

  第二天早晨,许多人还没起床,就有一些男人走了进来,抱住自己的女友(妻子?)热吻,被抱住的女人也在浪笑。我们实在看不下去。才分别一夜,就要在100多人面前这样?现场还有许多孩子。

  最后同我们一道出门的是一个广州姑娘。她20多岁,短发,瘦黑。她是教师,积够了钱,寒暑假就出来旅游。“你一个人跑来跑去?”我担心地问。“是啊,没关系的。”她一路跑着蹦跳着走了。我觉得她太勇敢,太自由了,有点不可思议。

  当经过莲花峰时,二姨问从峰上下来的人,上面有什么?答没什么,就一小池子水。二姨说那就不要去了。同来的女孩夏冬梅坚持要上,二姨拗(读“奥”)不过她,把她托付给几个同路的人,让她去了,我们就在山下等。待她下来后,我们又接着走。

  在经过天都峰时,二姨一再坚持说带我们出来她有责任,不能出事。所以不让我们上去。我们抬头看看山顶鲫鱼背上,人像一根根火柴棍似的,上山的台阶也好象是垂直挂在山壁上,也就作罢,不去爬了。我们在山脚下绕了过去。

  路边有几个小伙子围着一个小伙子,大约他的脚崴了。二姨大声对他们喊道:“这儿有医生,叫她给你看看!”我急得要命。我那时羞于和陌生男子讲话,学的又是西医,赤手空拳的,既没带药品,也不会推拿按摩。所以我就对他们摇摇手,喊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连忙逃了。

  然后我们直奔黄山脚下,回到我们来的那个地方。她们去了温泉。这也就是一个大房间里的一个游泳池。也有单间的,比较贵。我没兴趣下水,就在那儿等她们。

  二姨找到了一个熟人,我们住上了旅社。夏冬梅掏出一张纸条说:“其实我已经写好了遗书。我自愿登山,出事与任何人无关。”接着念了全文。在念的时候,她的眼里似有泪光在闪动。

  黄山的整块石头确实壮观、干净,松树也特别绿,在山上的感觉真好。特别是站在这山看那山的台阶,就像天梯一般。然而险的地方都太不安全,台阶边上就是万丈深坑,也没个栏杆,别人一推,就会掉下去的。那些有名气的景,如梦笔生花,仙人指路,仙人晒靴等等,都觉得太小,离大家太远,很让人失望。我家有一套彩色的黄山风景图片,我不知看了多少遍。原来这些景都不是站在游客的角度拍的,结果就显得真景反而太不行了。

  以后,我再也没有依附于别人,而是独自去旅游了。[红袖添香]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