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玛纳斯突发泥石流 幸存者讲述灾难


2004-07-09 08:28:26         华夏经纬网

    7月6日13时40分,昌吉州玛纳斯县南部山区因降雨突发泥石流,造成3人死亡,5人失踪,另已获救的5人中有一人重伤一人轻伤。目前寻找工作仍在进行中,但救援人员估计,失踪人员生还希望不大。

    事故发生的具体地点是玛纳斯县塔西沟乡火烧洼山庄。

    火烧洼一片狼藉

    7月7日清晨6时50分,天微亮,记者一行3人踏上进入火烧洼的山路。

    火烧洼热气泉位于玛纳斯县塔西河左岸,气泉有多处露头,集中出露处盖有4间砖砌水泥房作为理疗室。据说,神奇的火烧洼泉水含有丰富的铯、钾等微量元素,是旅游疗养的最佳场所。

    从通往火烧洼的一座桥开始,一路都是被泥石流冲刷过的痕迹。行进5分钟后,在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旁,记者看到一辆摩托车被深深地埋在泥沙里。

    没走几步,来自山下的一辆客车停下,下来七八个哈萨克族男女老少,得知山上暴发了泥石流,他们是去看住在山上的亲戚。

    记者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天气还没有热起来,越往上走,被冲坏的路越多,最深处可见深约10米的大坑,里面横七竖八地散落着大大小小的石块,路非常滑,一不小心就可能掉进大坑里。

    继续前行,记者看到了被泥石流冲下来的热气泉理疗室的建筑材料,快到火烧洼山庄时,记者看到一双鞋和一包药,药是阿莫西林。

    在火烧洼山庄的旁边,记者看到了还在冒热气的热气泉理疗室,门已经被泥石流冲得无影无踪,残留的两块玻璃上不知被谁写上了“灾难”二字。理疗室的旁边,一辆白色金杯牌面包车的车体被泥石流带下来的石块碰得坑坑洼洼,少半部分被埋进了泥沙里。

    过了火烧洼山庄的门牌,再往上,是游客吃饭的地方。厨房、商店里积了近半屋子水,吃饭的大棚下椅子几乎看不到了,只剩下被埋得露出桌面的桌子,上面放着一打没有开启的啤酒。

    “水没了妹妹没了”

    50多岁的哈萨克族老人马合苏汗无疑是这次泥石流发生时最幸运的人。

    马合苏汗告诉记者,7月6日中午两点,他正在热气泉理疗室里做理疗,看外面下起了大雨,加上肚子有点饿,马合苏汗决定吃点饭后再来做理疗。

马合苏汗穿过连接理疗室和住房之间的沙土路,站在屋檐下看着这场大雨。

    5分钟后,马合苏汗看到1.5米宽的防洪渠里的水越来越大,水色由黄色变成黑红色,瞬间冲破了防洪渠,向地势低的地方直冲而来。

    当时在吃饭的大棚下坐了几个人,只听轰隆一声,泥石流一下子溢满了厨房和商店,掀起了比房屋还高的浪头,正准备吃饭的几个人撒腿就往高处跑。马合苏汗大声喊道:“快跑啊,水来了!”

    没等马合苏汗喊出第三声,泥石流就从500米远的蒙古包处冲到了理疗室门口。

    马合苏汗说:“当时在理疗室里做热气泉理疗的人有13个,有的人睡着了,泥石流把理疗室整个摇晃了一下,门、窗被喷涌而出的泥石流推了出来,做理疗的人顺着门框被抛了出来,一下子就不见了。”

    马合苏汗和看见的人都痛苦地闭上眼睛……

    帕克扎(音译)、阿依古丽、扎美兰(音译)、古丽盖依(音译)4人是泥石流灾害的生还者,说起当时的情景,她们的眼里仍然充满恐惧。

    记者见到扎美兰时,她两眼无神地靠在床头,泪水一直流个不停。

    扎美兰告诉记者:“吃过早饭,我们十几个人就去了理疗室。不知道何时,窗户外面进来了大水,我和两个妹妹赶紧抓住窗户,房子里的水一下子就漫过了我的脖子……慢慢地,水没了,两个妹妹也没了,我大喊救命。”

    帕克扎75岁,玛纳斯县清水河乡大白杨沟芦草沟村人。她坐在床上,低着头默默地流泪,记者问她怎么了?她用生硬的汉语说:“我现在还害怕得很,昨天我们的房子进去了8个人,6个人没有了,我出来的时候,身上、嘴里全是沙子……”

    古丽盖依的床边坐着几位来接她的亲戚,她一直搂着一个女孩大声地哭,同屋的人也哭了起来。

    古丽盖依对记者说:“我是昨天早上来的,两点的时候我进去洗澡,和我们一起进去的有两个男的,还有一个7岁的小巴郎,女的进去了10个。大水来的时候,我们几个女的胳膊连胳膊,紧紧地连在一起,窗外的大水冲进来把我们冲开,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汪平是火烧洼山庄的工作人员,他指着满是泥沙的餐厅说:“昨天两点左右,我正准备给游客上菜,只听山谷上游传来‘轰隆’的巨响,没等我反应过来,夹带着山草、枯树枝的洪水已漫过了我的大腿,我没命地跑到了高处,看见车轮般大小的石头在洪水中飞滚,转眼间,洪水就冲到了理疗室墙上,激起的浪头比房子还高,几个在理疗室里抓住窗框的游客眨眼间就不见了。”

    只找到两具遗体

    在事发地点,玛纳斯县委、县政府组成的临时救援指挥部里,记者见到了玛纳斯县代县长赵天杰。

    赵县长说,当天16时一接到消息,他就带着县安监局、民政局、公安局、县人民医院等30多人组成的紧急救援队赶到事发现场,开始寻找失踪游客。

    17时开始,紧急救援队动用了大型挖掘机、推土机、装载机等重型机械,沿发生泥石流的塔西河两岸,一边开路,一边寻找失踪人员。

    19时左右,在泥石流停止的河岸边,救援队找到了第一具失踪人员的遗体,死者为男性。

    22时零5分,救援队在塔西河边天富煤业对面的河床边,找到第二具失踪人员的遗体,死者为女性。

    23时,塔西河两侧的河床上,手电的光亮还在闪烁,轰轰作响的洪水声伴着挖掘机的轰鸣声回荡在山谷里。

    7月7日零时5分,自治区副主席熊辉银带领自治区相关厅、局人员赶到事发地点,听取了玛纳斯县临时救援指挥部救援小组的情况汇报。

    被困人员全部下山

    记者来到火烧洼山庄时,太阳还没有升起。

    被惊吓了一夜的人们,三个一群,五个一堆地都聚在一起,议论着昨天发生的泥石流。

    60岁的哈依罗拉告诉记者,因为恐惧,住在山上的几十名哈萨克族同胞大多整晚没有睡,有的小孩子差不多哭了一夜,大家都担心泥石流会再次暴发,都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在一间住房门口,记者见到了玛纳斯县旅游局局长王福和。

    6日晚上,王局长和公安局的工作人员留在山上安抚大家的情绪,让大家不要乱跑,并且带人给受了惊吓的哈萨克族同胞解决吃饭问题。

    在住房前,除了谈论泥石流和哭泣的人之外,多数人都在退款。火烧洼的工作人员说,在这里进行热气泉理疗和住宿一天是17元钱,由于他们先前交了几天的钱,所以现在要给他们办理退款手续。

    7日9时20分,救援小组开始组织6日被困的近50名人员离开事发地点开始下山。

    来这里做理疗的哈萨克族人似乎经济都不太宽裕,下山的时候,记者发现他们的行囊里除了换洗衣服外,就是锅和米、油、盐,为了多做几天热气泉理疗,他们节省饭钱自己做饭。

    出了火烧洼山庄的门,一些妇女纷纷在路边的小树上绑上白色小布条,哈萨克族老人马合苏汗说,这是一种习惯,意思是感谢他们所居住过的地方。一会儿工夫,小树上绑满了白色小布条。

    看到坑坑洼洼的山路,下山的哈萨克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说,上山时,路还是平坦的,坐着客车没多久就到了,可现在竟然成了这样,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块,乱七八糟的木棍。

    一路上,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不住地提醒着大家,哪儿有沟,哪儿石头。

一名哈萨克族妇女告诉记者,热气泉治疗方法是局部或全身“熏烤”发汗,一般每天1小时至3小时,15天为一个疗程,热气泉对风湿性疼痛、关节炎、皮肤病、神经衰弱及妇科病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她说,经过这次事情后,再也不敢到这里做热气泉理疗了。

    75岁的哈萨克族妇女帕克扎在泥石流中受了伤,下山的时候,紧急救援指挥部派人找了一副担架,她的亲戚轮换着抬她。帕克扎躺在担架上,脸上露出很失落的表情,嘴里念叨着什么。

    到了山下,大约是9时20分左右,所有困在山上的哈萨克族同胞全部下了山。(姚成 江涛 天山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