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亚洲第二大乐园 青岛啤酒城闪电破产


2004-08-17 14:44:23         华夏经纬网

  “新规划让人看到,原来困扰青岛市6年的啤酒城问题含金量竟如此之高,故而引得各方力量争夺。环宇做好了蛋糕,准备享用时却被人抢走了。”

  闪电破产

  8月14日,第十四届青岛国际啤酒节开幕的日子。

  对于喜欢青岛国际啤酒节(以下简称啤酒节)和青岛国际啤酒城(以下简称啤酒城)的人来说,节还是那个节,城也还是那座城,只是人却不是那些人了:啤酒城静悄悄地换了主人。

  啤酒城主人的更迭缘于一桩进展神速的破产诉讼案。事件的主角分别是青岛国际啤酒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啤酒城公司)和青岛宏安机械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安公司)。

  1999年,宏安公司向青岛市崂山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啤酒城公司偿付宏安工程款947万余元。当时,法院裁定啤酒城公司应清偿债务。但自1999年以来,啤酒城公司仅清偿55万元。

  今年4月13日,崂山区法院受理宏安公司要求宣告啤酒城公司破产偿债一案。4月15日下午,崂山区法院将受理案件通知书送达啤酒城公司控股股东新加坡环宇集团公司(以下简称环宇)。4月19日上午9点,崂山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当日下午3点30分左右,崂山区法院将裁定啤酒城公司破产的裁定书送达,并宣布裁定当即生效。

  从受理到裁定破产,崂山区法院仅花了5个工作日。

  据环宇公司说,啤酒城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在当时青岛市政府的安排下,由环宇公司与青岛市旅游开发公司合作成立的。双方约定,中方投入土地,外方投入资金并取得绝对控股地位(占80%股份),啤酒城可举办青岛市重大节庆项目———青岛国际啤酒节,收益归啤酒城公司所有。

  据悉,啤酒城公司总资产7亿余元人民币。而啤酒城建成后,至今已举办6届啤酒节,每年收入数千万元。

  但6年下来,啤酒城公司未得分文收益,反而背负了3亿元债务,并最终被947万余元的债务压垮。

  3亿巨债悬而难决

  环宇公司董事长吴振顺在1993年进军青岛时,绝没有想到会落到今天的结局。

  当时的吴振顺是青岛市政府的大红人,他投巨资兴建“环宇青岛21世纪国际城”,其中包括大型俱乐部、跑马场、野战游戏场、商店、高级豪华公寓、别墅等。首期5平方公里的开发项目于1994年年中展开施工。

  吴振顺说:“那时的青岛东部还是一片荒凉,没有多少人愿意来投资,我是看中了青岛的发展前景才来的。”

  “环宇青岛21世纪国际城”签约之时,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及山东省和青岛市的主要领导均出席仪式。

  但啤酒城项目却使环宇和青岛市政府的关系出现重大转折。

  据知情人士介绍,当时青岛市政府已投资建有啤酒城,作为举办啤酒节的永久场所,但效益不佳。于是,市政府决定与环宇合作,重新改造啤酒城,“把它建成一个迪斯尼似的游乐园”。

  据曾参与建设啤酒城项目的人士透露,当时的吴振顺也为青岛市政府做出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而心动。报告中提到,啤酒城的门票是100-150元,以每天客流量10万人左右计算,预计两年即可收回投资。于是,他决定合作。

  为能赶上1998年7月开幕的啤酒节,啤酒城项目在1998年1月28日(正月初一)开工。豪情万丈的吴振顺也穿着牛仔裤亲自上工地干活。

  在吴振顺的计划里,啤酒城应该是中国最大的主题乐园,在亚洲也仅次于东京的迪斯尼乐园。

  经过半年的紧张建设,1998年7月8日,青岛啤酒节开幕时,啤酒城终于建成80%并投入使用。

  然而,就在吴振顺准备大把赚钱时,事情却急转直下。

  双方的第一个矛盾在门票价格上。

  据当时在现场的人士回忆,啤酒节开幕时,青岛市政府要求将门票降至50元/人,以使更多的人能进去狂欢(原定是100-150元)。随后,政府方面又拆开游乐设施的围栏,让进场的人能自由玩乐,而这些游乐设施环宇本来计划另外售票的。于是,“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吴振顺几乎和在场的一位官员大打出手”。

  一波未平,双方又在门票收入的分配上再生矛盾。

  “合同上没有写明如何分配门票收入,这在今天看来是一个巨大的缺陷,但在当时,和政府关系良好,谁也没有想到要用合同去具体约定。”环宇找到青岛市政府要求分配门票收入,青岛市政府却委屈地说:门票收入全部支付了办节费用,办啤酒节亏了,所以没有钱。

  双方在门票问题上多次协商,最终也没有结果。这时,恰逢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均有地产投资的环宇倍感压力。内忧外患之下,环宇撤回了新加坡,其在青岛的庞大投资计划也基本停止。

  于是,啤酒城公司欠下的3亿元债务成为久解不开的大问题,啤酒城也由此一蹶不振。

  环宇走后,青岛市政府接管了啤酒城。“每年要开啤酒节了,政府打开门,粉刷粉刷墙壁,检查检查游乐设施。开完啤酒节后,啤酒城又荒在那儿。”一位青岛市市民告诉记者。

  而啤酒城项目的施工单位以环宇未支付工程款,纷纷将其上诉到法院,到2001年执行的要求环宇偿债的案件就达500起,“从几百元到上亿的都有。”环宇的一位债权人说。

  环宇认为,是政府人为因素的影响,导致啤酒城公司无法正常经营,最终使债务无法短时间内解决。“青岛市政府在啤酒城内举办啤酒节,每年都有几千万元的收入,啤酒城公司却分文未得,最终只尽投资义务,却毫无经营、收益权利可言,啤酒城公司因此背负了巨额债务。”环宇在一份向有关部门递交的报告中说。

  青岛市政府则坚持认为,啤酒城公司背负巨额债务在于自身经营管理不善,和政府无关。

  再起争端

  2001年,环宇重返青岛。此时的青岛市房地产市场牛气冲天,房价一路上扬。环宇当年取得开发权的5平方公里土地,变成青岛市的黄金宝地。崂山区一位官员2002年告诉记者:“环宇的土地180万元一亩都会有人抢着要。”到现在,这个价位应当还会大幅度上翻。

  重返青岛的吴振顺似乎平顺了许多。“我是一个商人,我看中的是挣钱,现在青岛房地产市场这么好,能好好挣钱就行了。”吴振顺表示要积极参与青岛新一轮城市建设开发。

  吴振顺归来后的一大动作就是清偿啤酒城公司债务。根据环宇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的材料,环宇目前已向崂山区法院缴纳1000万元作为总体解决在青岛全部债务的担保。据环宇的一名债权人透露,在啤酒城公司债务方面,环宇已清偿中国光大银行及交通银行贷款共2.8亿元人民币(本金加利息),“小债主的钱还了500来万,协商解决电业局电费3000万,用其他房地产解决2000余万债务,总的债务还剩下5000万元。”

  不料,宏安公司却突然要求啤酒城公司破产还债,而崂山区法院又快速判决啤酒城公司破产。始料未及的啤酒城公司上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

  对啤酒城公司在上诉材料中提出的崂山区法院未按民事诉讼法规定给予啤酒城公司答辩期等违反法定程序问题,青岛市中院在裁定书中认为,崂山区法院在受理案件后,向啤酒城公司送达了受理案件通知书、开庭传票等,另外破产案件属于适用特别程序的案件,对其的开庭审理在相关法律中并未规定明确的答辩期限,因此啤酒城公司的理由不充分,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啤酒城公司提出的另一关键问题是,自己不具备破产条件。青岛市中院则认为,啤酒城公司欠付宏安公司的工程款947万余元,虽然偿还55万元,但余款未作清偿达四年之久,已经呈连续状态,而且尚有被申请执行的债务5000余万元未清偿,因而符合法定破产条件。

  青岛市中院的裁定驳回啤酒城公司的申诉。广东省法律界一位知名人士解读崂山区法院和青岛市中院的裁定书后,认为从程序上看,两级法院的判决没有不当之处,但出现这样一致的判决结果,应该有有关部门干预的可能。另外,“对于审理破产案件,中间应该留时间给债权人及债务人双方协调,能不破产就不破产,但这个案件没有留给双方协商的时间。”

  此外,有环宇的债权人透露,在分担啤酒城公司的债务问题上,环宇的合作方青岛市旅游开发公司没有承担债务,反而得到两块补偿地,所做房地产开发建筑面积分别在10万平方米左右,“真是因祸得福”。

  祸起新规划?

  啤酒城公司的债权人反映,啤酒城的破产不过是多方力量争夺啤酒城土地的表现。

  啤酒城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不久就对啤酒城资产进行拍卖。青岛市当地媒体的一篇文章,称这次拍卖为一槌定音的阳光拍卖。但知情人士却表示了异议:首先,地面设施的起拍价为1.2亿元人民币,保证金却要缴纳1亿元人民币,而有关法律规定,一般只需交起拍价的10%即可。

  这家媒体同时还报道,拍卖现场有数家单位竞拍,实际情况是只有两家,“拍卖师就叫了3声,一声加价100万,最后东亿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东亿)以1.23亿元的价格拍得啤酒城地面设施,整个拍卖过程10分钟不到,并没有出现激烈竞拍的场面。”一位到过拍卖现场的知情人士说。

  更大的玄机其实在啤酒城的新规划上。

  青岛市当地媒体发布的消息是,啤酒城易主之后,将进行商业运作,但如何运作却只字未提。环宇的一位债权人透露,所谓的商业运作,其实就是将啤酒城现有的土地中,近200亩重新规划再做一个啤酒城,以供每年举办啤酒节用,剩下的土地则做房地产开发。据本报记者调查,目前这个规划已被提交青岛市人大,正在走相应的程序。

  这是一块诱人的蛋糕。有知悉规划内容的人士算了一笔账(按规划内容),规划含金量最大的是300亩地开发高档住宅,建筑面积初步规划为60万—70万平方米,以啤酒城的黄金位置计算,高档住宅装修后售价可达1万元/平方米,销售收入为60亿—70亿元,拿出20亿作新啤酒城开发建设费用绰绰有余,剩下的40亿—50亿元,减去建筑、安装成本以及高档装修费,税前利润可达30亿—35亿元人民币。

  但实现巨额利润的关键是,改变啤酒城土地性质,使之能用于房地产开发。外界并不知晓其中奥秘:规划的具体内容未公示,加上在拍卖公告里,“只提拍卖地上设施,没有提土地。很多人不敢去,怕拍到一堆没用的废铁(地面设施)。如果知道可搞房地产开发,肯定不会仅两家公司参拍。”据到拍卖现场的啤酒城公司债权人介绍,啤酒城土地使用性质改变的工作目前正在进行中,“东亿公司等于用1.23亿拍得了300亩土地,太划算了。”

  环宇一位债权人透露,即将通过的啤酒城新规划是吴振顺在今年3月份做的,大约在5月份,即提交青岛市人大,“新规划让人看到,原来困扰青岛市6年的啤酒城问题含金量竟如此之高,故而引得各方力量争夺。环宇做好了蛋糕,准备享用时却被人抢走了。”这位债权人这样评价啤酒城公司破产的深层原因。

  据记者调查,东亿公司原是崂山区经济发展局下属企业,主营房地产和热电等,2001年左右改制,但仍是崂山区政府控股。

  吴振顺在啤酒城公司被宣布破产前已被拘留,对啤酒城易主一事浑然不知,环宇也因此谢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熟悉吴振顺的环宇一位原副总经理介绍,吴遇事不愿妥协,“出来之后,不知道会怎么想。”(21世纪经济报道)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