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恩怨情仇20年 谁打垮了东方乐园


2004-09-09 08:36:03         华夏经纬网

  曾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创造过日进10万游客、一度执国内游乐业牛耳的广州东方乐园,在所有员工的“意想不到”中匆匆落幕了。

  一个巨人轰然倒下,引来无数关注,人们不禁要问:仅仅设备陈旧、经营失策这些表面原因就能导致它歇业关门吗?它的背后,是否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恩怨情仇?

  「现场」凄凉的谢幕

  记者昨日(9月8日)中午时分再度来到东方乐园,作为标志的摩天轮已不再旋转,高高耸立着,徒显“谢幕”后的凄清。

  位于东方乐园正门旁的乐园摄影店,一天做不了几桩生意,店员没精打采。其间,一家人兴冲冲地来游玩,却得知乐园关门,失望,却久久不愿离去。

  乐园内的小卖部全部关闭。一个小店前,若干男子正忙乎着把饮料等货物搬走。店老板说,他们不知道乐园会突然倒闭,结果刚进了一批货,现在又得搬走。

  所有的游乐设施已经全部关闭,没有游客,空荡荡的。

  以前人气很旺的驯兽表演场,只剩下几只老虎、狮子焦躁不安地在笼中来回走动……

  「内幕」  合资双方不同心十年亏损1.68亿

  留不住的匆匆过客,留不住的东方乐园。

  有员工们一针见血地指出:“中方和港方合作,但‘两个兄弟不同心’,没把乐园当成一个共同事业来经营,是导致乐园死气沉沉、每况愈下的根本原因。”

  员工们说,“乐园从‘国有’转制为‘合作’之后,投资方更多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和回报,而没有关注到乐园的建设和发展,结果双方在经营决策上存在分歧,导致投资不到位,设备没法更新、经营难以突破等问题。”

  1994年3月,中港合作的广州新穗旅游中心有限公司(下称新穗公司)正式成立。这本应成为东方乐园发展的新起点,但不幸却成了从辉煌走向没落的转折点。

  该公司合作港方为香港某大财团属下的新中粤投资有限公司,合作中方由广州服务旅游发展公司、广州原能发展公司、广州白云山管理处及东方酒店集团公司等四方组成,并由广州服务旅游发展公司作为中方代表与港方签约,签约期限50年。

  新穗公司成立了,东方乐园并未因此一帆风顺。据透露,新穗公司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在合同执行及经营管理中存在大量问题,东方乐园陷入了尴尬发展、逐渐下滑的10年历程。除东方酒店集团公司以外的其余三方也于2003年年底之前实质上退出了新穗公司。

  前期投资“大缩水”  东方游乐城项目夭折

  依合同及章程约定,新穗公司的经营范围是以东方乐园为起点,开发建设一个占地约1000亩的“东方游乐城”项目,然后逐步推进南湖国家旅游度假区的开发建设。

  据了解,当时中方的主要义务为提供包括东方乐园场地使用权在内的,广州南湖国家旅游度假区11平方公里的土地使用权。此外,中方还应争取在市政府同意的情况下,在集贤庄拨出约1585亩土地给新穗公司兴建商品房,其收益主要用于投资的补偿。

  而港方的主要义务为负责筹集建设合作项目所需的全部资金,以借贷形式投入合作公司,总投资额约30亿—40亿港元。前期起步投资为6亿港元,其中注册资本1亿港元,在新穗公司成立之日起一年内分批投入,余款则在三年内分批注入,主要用于兴建包括东方乐园在内的总面积约1000亩的东方游乐城。投入集贤庄地产项目(用以补偿南湖国家旅游度假区)的资金不计入新穗公司起步投资款内。

  而在新穗公司成立后,中方依约提供了东方乐园等全部项目和356亩土地使用权,但港方并未按合同约定足额投入所需资金,且将其投资重点放在了集贤庄房地产项目上。截至2001年12月31日,港方共向新穗公司投入资金约人民币4.6亿元,但将其中约3.2亿元转投入集贤庄房地产项目,实际用于新穗公司主营旅游业务的仅为人民币1.4亿元左右,远不足其承诺的6亿港元前期起步投资。

  港方未能很好地履行合同,“东方游乐城”项目因资金不到位和未能如期征地而停滞不前,导致“东方游乐城”的规划用地被有关政府部门收回。

  也由于资金不能到位,新穗公司一直无法按合同约定拓展经营,10年来实际经营的始终只有东方乐园,南湖项目建设也停留在对乐园的一般性改造上。

  据透露,由于管理不善,新穗公司长期亏损,迄今累计亏损逾人民币1.68亿元。

  管理混乱影响经营

    同时,新穗公司的董事会形同虚设。如合同约定“董事会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一次”,但一直未按期召开,使合作公司一些重大事项不能及时作出决策,公司的经营管理和项目建设也就缺乏必要的监控和指导。

  而合作公司总经理与东方乐园总经理职责不清,也成为打垮东方乐园的原因之一。东方乐园虽然根据合同于1994年7月1日移交给新穗公司经营管理,但按合同精神,合作公司总经理主要职责应是负责项目拓展工作及公司经营决策,但港方总经理把主要精力放在对乐园的实务性管理上,造成乐园管理上的重叠与混乱。甚至公司总经理外出期间不按合同规定委托公司副总经理,而只委托不熟悉情况的港方行政总监管理公司和乐园事务,引起中方总经理的不满。

  乐园工资标准也有多种,如乐园本身的职工工资,港方管理的职工工资,港方新招聘的演员工资等等,引起部分员工不满,对员工士气造成很大影响。

  据透露,合作公司港方高层管理人员更换也过于频繁。如从1994年公司成立至1997年短短三年,港方派来的(代)总经理先后6次更换,由于港方老总们推行各自的“施政大纲”,工作就缺乏连贯性,严重影响项目进展。例如东方游乐城项目,公司曾先后组织过有关人员前往国外考察、学习,亦曾先后请过日本、美国、香港等地专家参与项目的策划设计和制订总体发展方案,但由于不断更换高层领导,致使这些方案束之高阁,未能付诸实施。

  合约不公中方提出终止合作未果

    为解决新穗公司的问题,合作双方进行了多次谈判,但始终无法就项目处理问题达成一致。2000年,东方酒店集团代表中方提出终止合作,要求收回东方乐园的土地使用权。对此,港方要求中方至少向其支付港币5800万元作为补偿,中方难以接受。自此,项目处理一直陷于僵持状态。

  有关人士表示,出现这样的局面,有着多方面的原因。但不可否认的是,主要原因在于港方未能切实履行合同约定的投资义务,且将其投资重点放在集贤庄房地产开发项目上,致使合作目的无法实现。

  事实上,除1亿港元注册资金外,港方的投资基本被用于集贤庄房地产项目,但新穗公司却需要依合同对港方支付年利率10%的高额利息(复利计算),这明显不公平。

  合同约定,港方所有投入的资金,以借贷形式投入,并按10%年利率计息,每年折算复息一次,这使港方永远处于负盈不负亏的地位,而使得企业营收大量转化为利息而丧失积累能力,最终还要由东方乐园的国有资产来抵债。

  “机场因素”是祸根

    有关人士指出,随着广州城市建设步伐的进一步加快,近年来,南湖旅游度假区的用地状况早已发生重大变化,合作合同签订时所依据的外部条件已改变,合作宗旨已无法实现,继续履行合同已没有现实意义。在此情况下,终止合作实为对双方均相对有利的选择。

  对港方提出的5800万元补偿费,中方认为不能成立。合作双方均承受了损失,港方也应依法承担新穗公司经营不善所导致的损失,而不能完全转嫁到中方头上。自新穗公司成立至今,几乎年年亏损,由于外部环境变化,即使东方乐园继续经营,也只能在现有项目上敲敲打打,在承担港方巨额利息的情况下,实难产生利润。此外,中方认为,虽是中方提前终止合同,但主要基于港方违约的事实,在中方放弃追究港方违约责任的情况下,再由中方对港方进行额外补偿也缺乏合理性。

  中方最终提出双方提前终止合作。在终止合作的具体方式上,建议采取变更新穗公司股东和经营范围的方式,东方乐园从新穗公司剥离,中方退出新穗公司;新穗公司变更为仅经营集贤庄部分房地产项目的公司;东方乐园地块由东方酒店集团收回,港方及新穗公司撤离东方乐园。

  2004年9月6日,经营东方乐园的广州新穗旅游中心有限公司中外双方签订有关协议,双方结束合作经营。自此,东方乐园正式“歇业调整”。

  回望10年来的合作之路,有关人士暗示,“机场因素”才是东方乐园“谢幕”的最终祸根。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白云机场搬迁已越来越明朗,而一直以来受制于机场的东方乐园地块,肯定会“等到”放开手脚的一天。

  基于这些考虑,合作方的注意力更专注于该地块的房地产开发,游乐项目实质就成了“圈地”的一种手段。事实上,东方乐园这块地在不到20年的时间升值了60倍,所幸乐园北面曾经批准征用的717亩拟建游乐城的土地,最终因长期闲置而被市政府于1998年注销。有关人士分析,如果政府不果断注销用地批文,如果中方不痛下决心中止合作,港方以1亿多的“投入”,极有可能“换来”数以十亿计的房地产开发“收益”。

  据透露,东方乐园地块的建设和规划将融入白云新城商业旅游休闲带,以及完善白云山公园西侧第二、三期生态环境休闲风景区的规划当中。

  「回顾」浮浮沉沉20年

  前10年辉煌:欲建100公顷迪斯尼世界

    1985年7月,占地24万平方米的东方乐园开始对外营业。当年即创下一天10万游客的天文数字,这一纪录,20年来国内没有一家游乐园能突破。它也是国际旅游协会的第一个中国会员,当时国家对游乐设施的检测标准是比照东方乐园。

  1987年,东方乐园成功举办了“广东省首届民间艺术欢乐节”,为期10天,接待游客40余万,营业收入达800多万元。

  1988年,第二届广东欢乐节,加入新的游乐观赏项目,举办“广东游乐景观展览”,吸引了为数众多的海内外游客。

  1990年,国家旅游局、文化部、中国文联等单位也共同参与组织在东方乐园举办的“广东民间艺术欢乐节”,并正式定名为“中国旅游艺术节暨广东欢乐节”。

  1992年,当时广州市旅游局属下的东方宾馆计划与美国佛罗里达拉高房地产公司合作,在东方乐园附近用地102.3公顷兴建“东方迪斯尼世界”项目;同年,计划首期投资10亿美元把东方乐园建成“东方游乐城”的项目开始招商引资。据统计,当时的东方乐园年接待游客已达500多万人次,国外游客约占20%. 1992年10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建立广州南湖国家旅游度假区。

  后10年惶惑:痛苦而漫长的滑坡1994年,营业收入3614万元,接待游客142万人次;1995年,营业收入4466万元,接待游客126万人次;1996年,营业收入4455万元,接待游客109万人次;新穗公司开始对东方乐园进行改造,使乐园面貌发生了一定改观;1997年,改造后营业收入7620.6万元,接待游客109万人次,出现了多年来的首次盈利;1998年,形势急转直下,1至10月营业收入4543.5万元,同比下降35%,接待游客58.4万人,同比下降36%,亏损360多万元;……

  之后一蹶不振。2003年营业收入仅3000万元,接待游客仅30万人次。

  「追问」遣散员工如何维持生计?

  东方乐园有员工300多人,随着乐园歇业将全被遣散。老员工说,他们几十年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这个行业,现在说倒闭就没得再干了,要转行也难,上有父母,下有小孩,家庭负担太重。“乐园最多一次性赔偿一点钱,这些钱用完了生活又不知靠什么维持!”他说。

  对乐园的倒闭,一位老员工说:“真是想不到啊,这么突然,一点征兆也没有!”“目送已经离去的员工,看着他们的背影,感到非常凄凉,他们在这个行业做了这么久,现在要从头开始,真不知出路在何方。”

  歇业过程虽不能说刻骨铭心,员工们还是心中隐隐作痛。“9月6日那天,5点下班以后,我出去办事,看到很多员工聚集在一起,当时问他们是什么事,他们笑说是老板请吃饭,我还以为是真的,谁知道回来,才听说是召集员工宣布乐园歇业了。7日早上,我还是照常来到乐园,发现售票厅的歇业告示,园内也没有员工上班了,见到几个清洁工,也没有打扫卫生了,这时我才真的意识到乐园是不开了,结果我一天也吃不下饭,心里特别不舒服。”

  一名员工在向我们诉说时,眼里闪烁着的分明是泪光。

  欢乐为何留不住?

  作为国际旅游协会的第一个中国会员,东方乐园曾经辉煌过,每逢中秋节、国庆节人气特别旺,一天的人流量超过了10万,效益相当不错。虽然景况一年不如一年,“但是目前来说经营还是可以维持下去的,至少还没有到要政府供给的状态”。

  东方乐园曾是广州的名片之一,形成了品牌,更是游乐业的一面旗帜,就像说起香港就想起海洋公园一样,有员工表示,游乐园作为给游客带来欢笑的地方,竟然歇业了,这着实令人深感痛惜。此外,乐园的客流量虽然逐年减少,但还是维持在一定的量上,因为这里的游客有省内外的,还有不少外国游客。“就像今年‘五一’节,游客还是很多的,像不少比较好玩的项目,如摩天轮、急流冲浪更是因太多人排队而要出动五六名保安来截流人群”,“驯兽表演也从每天2场加演到5场”,“为了照顾游客,乐园更要推迟营业时间1小时”。

  既然客流量还没少到致命的程度,经营成本基本持平,那乐园为何说垮就垮呢?问题到底在哪里?这是员工们问得最多的问题。

  然而,乐园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留下来的除了惋惜还是惋惜,除了不解还是不解。

  相关链接  中国游乐业20年

  1980年代初,北京引入日本“登月火箭”等游乐设施,率先拉开国内游乐业的序幕。

  旋即,“永远的朝阳产业”———游乐业在广东掀起投资热潮。广东中山长江乐园落成开业;其后,深圳、广州、珠海等市纷纷引进外资,将影响扩大至全省。

  接着,广州东方乐园、北京石景山游乐园等一批较具规模的游乐园(场)出现,紧随其后的是深圳锦绣中华、世界之窗等主题景区建设,中国游乐业应时而出,一开始就展现出蓬勃的活力。

  到了1990年代前期,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游艺机产品不仅行销国内,更打入国际市场。研制出许多时至今日仍为广大消费者喜闻乐见的游乐设备,包括120米高观览车、摩天塔、双环或三环过山车、飞天蹦极等。

  1990年代中后期,大型主题游乐园建设成为中国游乐业发展的新主题。

  深圳欢乐谷、未来世界和珠海梦幻水城等一大批主题乐园的建成开放,将我国游乐业送入了一个快速、健康发展的时代。

  截至2003年4月,全国已经有大、中型游乐场近1200家,游艺机设计制造厂家300多户。游乐园每年接纳人次约有5个亿,游乐业年产值高达60亿元以上。

  可20多年过去了,游乐园(场)正处于市场调整期。眼下,游乐业的投资和发展必须依靠较多的市场分析和理性思维。(南方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