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河北"将军岭红色旅游工程"幕后调查


2004-10-18 10:37:55         华夏经纬网

  距离革命圣地西柏坡约30公里的河北省平山县下口镇是一个贫困、宁静的山区小镇,近几年却因号称3个亿的富民工程“将军岭工程”而显得喧嚣。然而,9月20日,下口镇一位干部告诉记者:“那个工程已陷入瘫痪状态。工程队因为拿不到钱差不多都撤了。”这个给当地带来致富希望 的大工程缘何搁浅?问题出在哪?

  今年3月,在记者调查中,当地村民并不知“将军岭”这个名字。将军岭工程建设总指挥部总指挥长梁振山在接受北京一家媒体采访时说:“将军岭本叫土泉沟,有一次我偶然站在这里,感觉到它有一种大气,我想起毛主席说过的一句话,什么人敢在这里横刀立马,唯独彭大将军,当时我就想,什么人敢在这里横刀立马,唯独我梁大将军,于是我就为它起名将军岭。将军岭就这样产生了。”

  3月下旬,梁振山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不是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儿。”

  将军岭所在地下口镇党委书记李占山2003年10月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表示:“将军岭的开发对下口镇的三产推动非常大,现在有饭店50多家、旅店50多家,生意非常好。不仅如此,对其它经济也有很大的推动作用,确确实实是一个富民工程。”

  然而,记者经过数月的调查,发现所谓的“红色旅游”却是疑窦丛生,问题多多。

  “金字招牌”说不清

  据调查, 2002年5月,河南省某公司工程项目负责人成贵经人介绍并在网上查询,得知下口镇将军岭有3个亿的“富民工程”,项目主管单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教育基地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承办单位是“将军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正在面向全国招标。

  将军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将军岭工程发布推介书称,将军岭工程是一个以“红色旅游”为主体的政治教育工程。工程计划总投资25亿元,主管单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教育基地工程建设指挥部”,承办单位为“平山县将军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在将军岭基地总指挥部大楼前的宣传栏里,记者看到部分国家机关工会或离退休干部局(处)发给该总指挥部的“感谢信”或“回复函”,并盖有红色印章。

  成贵说:“当时,我们一同考察的几个人看到,建设单位中国西柏坡富民工程总指挥部办公楼门口的玻璃橱窗内贴满了盖有‘中直机关工会’、‘中直机关管理局老干处(局)’、‘全国人大机关工会’等二十多家中央机关有关部门印章的‘红头文件’。这些中央部委的单位都同意作为项目建设单位的‘联系单位’,而且工地也正在施工,建设单位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很有实力。

  然而,数家有关部委离退休干部局(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没有发过这些“红头文件”。不过,这些单位也都承认2003年他们与北京某协会有过联系。

  这家负责牵头联系部分部委离退休干部局(处)和“将军岭”的北京某协会的一位人士肯定地告诉记者:“这些‘红头文件’上的印章都是他们(将军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经过电脑扫描后‘加工’而成。”

  当记者以某家建筑公司经理的身份采访曾与将军岭签过有关协议的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时,该联合会的一位女士提醒到:“我们已经终止了与他们的协议。最好慎重些,那里的事情说不清楚。”

  莫名其妙的“中标服务费”

  对“将军岭工程”有所了解的河北当地一家媒体记者直言不讳地指出:“那是骗人的,就是骗‘中标费’。”

  据记者调查,2002年5月底,河南某公司向招标方交了报名费1000元、资料审查费1000元、标书费200元共2200元,随后成立了“将军岭工程处”,组织人员参加投标,按照招标方的要求递交了标书。标书注明的招标方是“中国西柏坡富民工程总指挥部”和“平山县将军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据调查,2002年6月底,该公司收到中标通知书,发包方同意将“将军岭开发区二期工程部分项目、军事体育项目、综合馆运动项目、高尔夫球场工程等”发包给该公司施工,声称工程总价款有6400万元,同时要求该公司交付工程总价款1%的“中标服务费”。由于事先不知道还要收“中标服务费”,经双方协商,公司先后向“中国西柏坡富民工程总指挥部”交付了21万元“中标服务费”。交完第一笔中标服务费当天,旅游开发公司作为发包人、该公司作为承包人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当地知情人士称,希望承揽工程的建筑公司来自全国各地,无论这些项目是否具备施工条件,凡是向工程指挥部、旅游开发公司缴纳“中标服务费”的企业,均可与旅游开发公司订立施工合同。

  对于“中标服务费”的说法,将军岭总指挥部总经济师杨变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清楚,以前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没有收过中标服务费)。”而梁振山称中标服务费为“赞助费”。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记者,我国《招标投标法》没有规定招标方有权收取“中标服务费”,招标人自行招标的情况下,收取“中标服务费”没有法律依据。

  据了解,2002年4月国家计委、财政部《关于整顿和规范招标投标收费的通知》也规定,招标代理实行“谁委托、谁付费”的原则,招标代理收费由委托人承担。招标代理收费标准暂由省级价格主管部门制定,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提高招标代理收费标准,也不得以任何方式搭车收取其他费用。各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或其授权、委托的单位在履行监督职能时向招标投标当事人收取“投标服务费”、“投标保证金”、“投标抵押金”和冠以各种名目的类似收费,均属不合法、不合理收费,一律予以取消。

  将军岭总指挥部一共有多少“中标服务费”进账,记者无从查实。

  “难缠”的工程款

  合同签订后,问题接踵而至,成贵负责的工程队施工受阻。工程队发现建设单位发包的工程根本不具备施工条件,没有场地,没有进场道路,建设单位就安排工程处先建造东山山顶单面长城(约1500米,仿北京长城的人造景观)、景区大门、苹果园护坡挡土墙等工程。该工程队组织240多名工人进场施工,2002年11月至2003年10月,完成了将军岭长城、望都桥砼路面、雕像基座、毛石大坝、挡土墙、模拟射击场等多处工程。

  根据该建筑公司和旅游开发公司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的规定,“按工程月进度付款,即每月所完成工程的90%拨款,以此类推,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付到总价的95%。”工程施工过程中,该工程处和建设单位签署了部分隐蔽工程的验收记录,每个工程竣工后,向建设单位提交了交工资料、结算资料、验收申请资料等。但是,旅游开发公司以种种理由拒不与该公司结算工程款。该工程处已支出工程款240多万元,旅游开发公司仅支付约33万元,其中包括现金约23万元,当地“流通券”等实物作价约95000元,其余款项都是该建筑公司垫付,到现在,旅游开发公司拖欠该公司工程款约210万元。

  “为了讨回工程款,我们把指挥部的门槛都快踩破了,也委托律师催要多次,旅游开发公司总是能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把我们推出来。”50多岁的成贵黯然神伤,“我是走投无路了,再要不到钱,我可真是活不下去了。”

  而旅游开发公司开始一直坚持称“工程质量不合格”,后来又称“没有钱支付”。

  违法工程?

  无奈之下,成贵于2004年2月向河北省石家庄市清欠办进行投诉,清欠办指示平山县建设局调查处理此事,平山县建设局在回复清欠办的调查处理意见中指出,“该工程未办理任何建设施工手续,为严重的违法工程,建议进入司法程序”。

  平山县国土局一位副局长也明确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将军岭工程没有在国土局办过手续。

  根据我国《建筑法》的有关规定,建筑工程开工前,建设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向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

  很显然,将军岭工程项目不符合办理施工许可的条件。如果违反建筑法规定,未取得施工许可证或者开工报告未经批准擅自施工,政府主管部门有权责令改正,对不符合开工条件的责令停止施工,可以处以罚款。

  但是,现实问题是,工程项目的建设单位明知未办理相关手续的情况下,面向全国进行招标。据了解,全国范围内,除西藏、海南等边远省份的建筑企业未参加该工程外,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少建筑企业都参加了该工程的施工建设,几乎全部被拖欠金额不等的工程款。

  记者致电平山县县委和县政府,有关人士说“不知道此事”。下口镇主要领导在电话里也告诉记者:“他们只与下口村签有协议。”随后,记者将有关材料传真到平山县县委和县政府有关部门以及下口镇镇党委要求核实一些情况,截至记者发稿,未见回复。(中国经济周刊)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