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3715万元经费无着落 月牙泉泪尽眼枯?


2004-11-17 09:58:32         华夏经纬网

  挽救那一轮弯月

  “救治方案已经批了,可3715万元的经费还没着落。你们上海有没有企业愿意赞助啊?”

  电话里,敦煌鸣沙山月牙泉管理处的副主任王建书,心急如焚,开口便是钱。

  能不急吗?最近一个多月,月牙泉在媒体上频频告急,水面积缩小近2/3,水位急剧下降,“如不采取措施,月牙泉将会在未来的10年内消失”……

  月牙泉怎么啦?

  它曾是丝绸之路上的明珠,它亦是造物主神奇的杰作。那首脍炙人口的《月牙泉》,把它比作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乐园”。这一汪清泉,数千年来映月无尘,沙不填泉,水不漫沙。

  难道今天,月牙泉真的要泪尽眼枯吗?

  救救月牙泉!

  曾经见了湖底

  甘肃敦煌城南5公里,就是鸣沙山月牙泉。

  深秋,旅游的旺季已过,月牙泉的游人并不多。

  爬上鸣沙山,从上往下望,只见沙壁怀抱中,一弯清水,如一钩弯月,阳光下碧波荡漾。

  “你说怪不,月牙泉如今还没过去的一半大,可瘦来瘦去,还是瘦成个月牙儿。”在一旁做滑沙生意的老汉感叹。老汉就是鸣沙山下的月牙泉村人,他说最近这30来年的光景,月牙泉日见小了。原来的月牙泉,有20来亩地大,最深的地方近10米,现在呢,剩个8亩左右,一两米深。1999年的时候,还见了湖底。

  老人告诉记者,关于月牙泉的来历,有一个传说:从前,这里是一座雷音寺。有一年四月初八浴佛节,一个术士和住持方丈斗法,用黄沙把雷音寺埋在沙中,却始终埋不住方丈放在寺庙门前的一碗水。最后轰隆一声,那碗水变化成一弯清泉。原来,这碗雷音寺历代相传的“圣水”,是佛祖释迦牟尼赐予。“所以月牙泉是仙泉呢,泉里出的铁背鱼、七星草,能治百病。对了,前两年来过一个台湾人,证明月牙泉就是瑶池,瑶池知道吗?就是王母娘娘种蟠桃的地方。”

  仙泉抑或瑶池,只是传说。月牙泉到底形成于什么时候?这茫茫沙漠当中,为何会出现一汪清泉?兰州大学环境科学系张明泉教授告诉记者,月牙泉的形成与万年前的造山运动有关。关于成因,有几种说法:断层成因说,古河道残留说,地下承压水上升说等。张教授说,无论哪种成因,有一点是肯定的:敦煌的地下水是月牙泉的来源。从地形上看,月牙泉处于两个扇形冲击地带中间的低洼处,地下水比较容易渗出。王建书副主任说,前两年他们为月牙泉清淤淘沙,还能清晰地看到泉眼。

  月牙泉千年风沙埋不住,也是个奇迹。张教授说,这里特殊的地形造成了特殊的气流条件,导致流沙被风刮起后,总是被抛向四周的山坡,而不是落入月牙泉水中。

  自然的鬼斧神工,才造就了月牙泉。

  生命之水萎缩

  历数千年,月牙泉自是沙不掩、旱不涸、形不变。张教授告诉记者,据有关历史文献,月牙泉在1800年前的东汉,就已成为敦煌的名胜,泉水位一直相对稳定,没有水位下降的记录。

  为何到了今天,月牙泉会面临枯竭的险境?

  “根子还是出在源头上。敦煌的地下水位,30年来连续降低,水环境严重退化。”张教授说。

  据敦煌市水利部门观测,1982年至1992年,地下水年平均下降0.18至0.20米。到2001年,敦煌绿洲区的地下水位在上世纪90年代的基础上又下降了4.33米。生态专家测算,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敦煌绿洲地下水位下降了10米以上,并形成甘肃最大面积的漏斗群。

  地下水哪去了?答案是,用掉了。1949年,敦煌3万多人,耕地12.8万亩。2000年,全市人口达到18.7万,耕地增加到28.27万亩。人口和耕地的增多,导致用水量的激增。上世纪60年代以前,敦煌农业灌溉还是主要依靠地上水,地下水人工开采量很小,远远小于天然补给量。上世纪60年代末期,敦煌农业生产开始了打井提灌开采地下水。1971年至1987年全市有机井400余眼,到2003年,全市机井已达1460眼。土生土长的王建书告诉记者:上世纪70年代,在敦煌打一口井,打十几米就能打出水来,现在呢,打60多米才能出水。

  敦煌的“母亲河”是发源于祁连山脉的党河。1975年在月牙泉上游34公里处一个叫党成湾的地方,建起了党河水库。自此河水全被截流入库。而且,水库引水灌溉渠道几乎全部采用混凝土衬砌,防渗效果好,利用率提高。据兰州大学环境科学系测算,如此党河水对地下水的补给量减少了30%左右。

  对自然索取达到极致时,这样的荒唐事也发生过———王建书告诉记者,当年农业学大寨,抽水的水泵直接开进了月牙泉。由于泉底是松散的沙地,4台水泵突然陷进了泉底,至今没有取出来。

  无穷的攫取,终于打破了这片绿洲上的平衡……如今,敦煌绿洲地下水用量,已超出甘肃省水利部门提出的年最大提引地下水限额的40%以上。

  萎缩的生命水,愈来愈难以抵御荒漠化的侵袭;于是,湖河枯竭了,沙尘暴来了……

  自然向人类的可怕报复,开始了。

  救月牙泉危急

  有什么办法能挽救月牙泉于危急?

  月牙泉管理处一再向记者提到的“3715万元”,是一个保护方案所需的经费。按这个方案,在月牙泉上游,利用自然地形,开挖水槽渗坑数个,再从这里挖一条暗渠,通向离月牙泉3.5公里的党河。党河水先净化,从暗渠引入渗坑,最后让水从地下回灌到月牙泉。

  王建书告诉记者,上级部门已经批准了这个方案,前期准备工作已基本结束,政府和景区管委会为此已投资1000万元,但距离3715万元的总投资额相差甚远。

  为什么如此费尽周折,不直接引水入月牙泉呢?王建书告诉记者,1986年时,月牙泉水位下降已引起外界注意,敦煌市成立了修复月牙泉办公室,社会各界捐款近10万元,首次采用“淘泉补水”的措施。利用农业灌溉明渠引来的党河水先被沉淀,再直接输入月牙泉,水位短时间上升了几十厘米,但月牙泉的水质却很快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本清澈见底的泉水变得浑浊不堪。这一措施不得不停止。

  1998年,再一次大规模淘泉结束后,在有关专家的建议下,月牙泉管理处在月牙泉的西部和北部挖上了渗坑,采用渗灌补水的方式。据王建书介绍,目前每年月牙泉都要从党河“输水”约480万立方米。

  既然已经在给月牙泉输水了,为何还要重新修建暗渠、渗坑和净水设备?王建书解释说,党河水含沙量大,月牙泉引入的480万立方米中,1%是泥沙,加上用明渠引水,水质容易被污染,“我们担心这样会堵塞月牙泉的泉眼。”而新的方案比较完善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王建书嘱托记者,如果上海有企业愿意资助这个方案,一定要通知他。他们可以与之在一些旅游项目上进行合作,互惠互利,共同发展。

  不过,张明泉教授认为,人工回灌只是临时性应急措施,只能短期维护月牙泉的水位。“说穿了这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月牙泉地区的地下水总量并不增加。而且长此以往,会不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影响,还很难说。”

  我们还来得及

  谁都明白,即使3715万元计划得以实施,不过是治标之策。

  谁都知道,面临险境的,何止一个月牙泉。

  并不是很久远的上世纪50年代,那时候月牙泉丰盈晶莹,敦煌亦是茫茫戈壁中的一片湿润的绿洲。东南面的祁连山,是一座奇特的固体水库。每当夏日来临,冰雪融化,奔泻而下,注入党河,滋润着敦煌盆地。绿洲上,分布着数百万亩天然植被,红柳、胡杨等生长极为茂盛。还分布着大小不等的沼泽、水洼,处处是碧波荡漾的美景。那时,敦煌农民年年都去北部党河下游种“撞田”小麦。在红柳丛中,在白刺、骆驼刺间,春天的水淌到哪儿,就播种到哪儿。

  随着人口的增加和工农业用水的剧增,西部荒漠化现象加剧了。祁连山下,无数曾经润泽的泉眼枯了,汩汩流淌的万千溪水枯了,生机盎然的湖泊沼泽枯了。今年6月,河西走廊东北部,亚洲最大的沙漠水库———民勤红崖山水库在运行40年后,也首次干涸……

  随着境内地下水位的30年连续下降,敦煌的生态环境也不断恶化。过去遮天蔽日的胡杨已寥若晨星,疏勒河两岸的大片红柳开始死亡;湿地也基本销声匿迹了,只有残存的个别湿地在春季才能焕发出一点光彩。党河滩下密如地毯的芦苇群,被厚厚的流沙覆盖。党河滩上歇息的大雁群,再也难觅踪迹。

  农民们说,上世纪70年代,棉花从种到收只浇两次水,小麦全生育期只浇3次水;而现在,棉花、小麦全生育期就算浇上五六趟水,还是经常显出旱象。

  国内一些生态专家在敦煌西部考察后断言,如果这一地区的地下水再没有补给来源,再过50年,敦煌西部河西走廊最大的湿地草场将变成干滩。敦煌将成为第二个楼兰,也绝非危言耸听。

  周总理在世时,曾忧心忡忡地警告敦煌要记取古代楼兰消失的教训,保护好敦煌的周边生态环境。原敦煌市副市长王源说:“言犹在耳,敦煌生态环境灾难却已见,悔之晚矣。”

  “节约用水,是救治月牙泉的根本之策,也是敦煌唯一的选择。”张明泉教授说。事实上,目前农业灌溉占到敦煌用水量的90%,但采用的都是大水漫灌。张教授估计,如果全部推广滴灌等节水灌溉,可使用水量减少30%左右。张教授认为,还必须下定决心关闭一批开采井。“并以法律的形式,在月牙泉这样的特殊地区严禁开采地下水。”

  留住月牙泉,因为我们已经不能再失去了。

  留住月牙泉,因为我们还来得及。(解放日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