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买车票像“打仗”排个通宵未必有票


2005-01-20 10:20:09         华夏经纬网

    今年广东春运,铁路实行多种订票方式,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在客流集中的广州、广州东、广州北、佛山、东莞东、惠州、深圳、深圳西等八个车站试行电话订票。电话订票后,窗口售票的压力会否减轻?连日来,记者在广州地区六个售票点调查发现,到窗口排队的人仍非常拥挤。在许多售票点,买一张归家车票仍像“打仗”。

  东站货场:不见拥挤却难买票

  这个售票点是利用以前的货场仓库临时设立的。

  昨日上午10时,记者来到这里。大街上排队的人,并没想象的那么多。“这儿倒还不怎么挤嘛!”一位保安对记者说,“第一天人较少。昨天人多了,约有2000人。估计18日下午人会很多。”该保安还热心介绍说,最好是晚上半夜来,那时人少,买中率较高。

  记者问:“这里什么时候开始卖票发票?”“这里24小时营业,来了先排队,等里面通知再放进人。”

  随着人流,记者进入了候票区。里面又有四个分区,区内设有活动条椅,每个区能坐300多人,已有三个分区坐满了人。整个候票区约有1200多人在等着买票。40多个窗口在售票,每个窗口都写明发售的方向。记者看到每个窗前排队的人都不是很多,长的有七八人,少的只有一两人。记者也看到不少人没买到票,经了解,都是电脑显示没有票。

  记者尝试购买23日、24日到河北邢台的卧铺票,电脑显示票已售完。

  通通酒店:购票人龙没有空隙

  18日凌晨5时,记者来到广园西路通通酒店,这是一个常设的售票点。尽管寒风刺骨,但人龙已排出100多米,拐到了旁边的瑶台西路。排在最前面的刘先生告诉记者,为买成都火车票,他昨日吃了晚饭就来,已经排了近12个小时。

  6时10分,窗口开始售票,人群中一阵骚动。记者被人潮夹着前进了五六米,但后面的人似乎更急,挤着记者又是一阵猛冲,本已没有任何空隙的队伍,更加拥挤不堪。人群中,满是烟味、体味、汗臭,还夹杂着咳嗽和吐痰的声音。


  6时半,两三个妇女挑着豆浆、油条出现,在人龙外叫卖起来。记者身边一位老兄,油条、豆浆吃得正欢,不料又一次“人潮涌动”,豆浆泼洒出来,溅在记者和另一旁人身上……

  一会儿后,记者排到了队伍的拐角处,即广园西路和瑶台西路的十字路口,这是一个大风口,冷得记者直发抖。

  7时半,记者终于排进了里面的闸口。在这里,150多人被分成四队,与刚才的长队隔断开来。似乎胜利在望,但这一阶段的等待却是最漫长的,半个钟头、一个钟头,队伍纹丝不动。

  这时,人群中传出“票卖完”的消息,大家议论纷纷。售票人员赶紧走出来安抚:“还有票!”

  又过了半个钟头,队伍还是一动不动。记者双腿发酸,看着不少人都蹲在地上垂头丧气,自己也坚持不住,蹲下休息。

  9时20分,四个多钟头的等候,终于排到售票窗口,记者忍不住欣喜:“我要四川成……”“没有了!”售票员还没听完地名,“四川的都没票了!”记者无可奈何之时,碰上同样遭遇的罗先生,问问他的打算,他叹口气:“还能怎么办?家是肯定要回,明天再早点啦!”

  锦汉中心:一轮买不到又排第二轮

  两个老乡,排第一的有票,排第二的扑空

  昨日凌晨4时50分,记者穿过长长的铁栏通道,进入锦汉展览中心。大厅里用夹板隔出一个候票区,候票区六组长板凳已坐满了半夜来排队的购票者。再往里走,用铁栏隔开的就是购票大厅,各柜台前站满了购票者,约达三四百人之多。现场武警说,进入购票大厅里的人,是前一日白天开始排的队,在此已候了一宿。许多人倚着柜台、坐在地上睡觉。

  6时25分,售票大厅突然像炸了锅,坐在地上的人们触了电似的,从地上弹起,散乱的人群眨眼排成了20多个小队。而外面的候票区也是一阵骚动,人们一起涌向入口处。武警战士一放行,人们如洪水破闸般,推开铁栏杆冲进购票大厅,有人大叫:“挤死啦!”


  “我好侥幸呵,排在第一位,买了三张到湖北松滋的,轮到第二位,与我一起来的老乡买时,已没票了。”周先生说着,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他在佛山南海打工,昨天凌晨1时进大厅就没出去。

  “票好买吗?”“有到重庆的吗?”“还有没有202次?”每一个买了票出来的人,都会被排队者追问。

  有些人情急之下,扑到柜台上问,立即被武警战士抓着衣领推到后面。“请退到1米线以外等!”

  这里据说是广州春运最大的预售票点,40多个柜台开了近30个柜台。然而,7时刚过,一些柜台已无人问津;一问售票员,才知电脑上已没一些方向的车票了。售票员打起了哈欠:“我昨天下午3点就坐在这儿卖票,晚上就没睡。”

  从大厅里出来,用铁栏围起的排队通道,又站满了人。记者迎上去,在队伍里碰到不少熟面孔,原来,他们都是第一轮没买到票,又赶到这里排第二轮队。从铁栏入口到大厅入口,约300多米长。8时正,只有一条通道站了一半人,8时30分,两条通道全站满了人。

  8时41分,记者再次排队进入大厅候票区,人们面对面、背靠背、身贴身地坐在长凳上,两人膝盖几乎碰到了一起。人们就这样表情麻木地坐着,连周围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

  9时,坐在前面三组长凳上的人们起立,排队进入售票大厅,15分钟后,记者再次进入售票大厅,展开又一轮大战。

来源:金羊网-羊城晚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