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密码
  用户名  密码
安徽 | 重庆 | 贵州 | 海南 | 湖北 | 湖南 | 江苏 | 江西 | 天津 | 黑 龙 江 | 河南
宁夏 | 青海 | 山东 | 山西 | 陕西 | 四川 | 新疆 | 浙江 | 辽宁 | 新疆兵团 | 广东
网站导航
香港镜像
繁体简体
当前位置: > 旅游旧 > 旅游信息

沈阳故宫下马碑被撞碎 6年悬案未了


2005-03-23 10:11:19         华夏经纬网

  国家一级文物沈阳故宫下马碑粉碎性骨折,崭新的白色奔驰车面目全非,肇事司机当场毙命-发生在6年前一个深夜的奔驰车撞毁沈阳故宫文物大案震惊一时,至今该案余波未消。围绕2700万元的中国第一高价文物赔偿诉讼,事故双方沈阳故宫博物院与奔驰车主于成启陷入了一场马拉松式的官司之中。

  6年鏖战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近日再次开庭审理此案。国家馆藏一级文物被损以何种方式赔偿?文物价值如何估算?已经疲惫不堪的事故双方都在等待着答案。据悉,该案的二审结果将在近日公布。

  悬案6年下马碑仍未修复

  事实上,这起引起多方关注却迟迟无法判定的中国第一号文物赔偿大案,早在2000年即事故发生一年后就进入了司法解决程序。当时,下马碑所属单位沈阳故宫博物院一纸诉状将肇事车主于成启及他所经营的“福满楼”酒楼一并告到了沈阳中级人民法院,要求赔偿2700万元的损失。

  然而因为法律适用问题,直到2003年6月18日,沈阳市中院才作出一审判决:责令被告于成启对下马碑进行修护,并赔偿沈阳故宫博物院人民币100万元。但原被告双方都不服从判决,均上诉到辽宁省高级法院。

  作为肇事车主,于成启认为自己本不该承担赔偿责任,理由是他的奔驰车是被酒楼的司机卢志会深夜偷开出去后撞碎下马碑,是明显的非职务行为。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31条之规定,作为车主他是不承担赔偿责任的。

  而故宫博物院则认为100万远远低于下马碑的实际价值。在他们看来,这个碑文属于孤品,是沈阳故宫的重要组成部分。沈阳中院在审理期间曾委托辽宁省文物鉴定委员会6名专家对下马碑作出了2000万元—3000万元之间的“大约估价”。

  一审判决两个月后,双方又在辽宁高院再次对簿公堂。但同一审一样,开庭之后辽宁高院并没有在第一时间作出宣判,而这一等就是两年。据记者了解,二次审理久拖不判的症结还是出在法律的适用问题上,比如被告提出的国家三级以上馆藏文物不予估价等方面。

  从开庭审理至今的5年间,此案中的律师都换了几茬,沈阳故宫方面的法人代表也已更换,当年对文物进行鉴定的6名专家组成员中一名已去世。

  可悲的是,被撞坏的故宫下马碑迟迟不能修复,3个断截只能无奈地躺在故宫的昏暗库房中。而在昔日,两个下马碑分守沈阳故宫大门东西两侧,遥相呼应。如今,惟独剩下西边那个复制的赝品独自苦守。

  肇事车车主并非肇事人

  那是1999年6月20日晚上,肇事车车主43岁的于成启和往常一样,将刚买不久的白色大奔停在了酒楼的门口,然后将车钥匙放在了前台的抽屉里,这是他和爱人每天的习惯,无论谁开车,回来之后都要将钥匙放在前台的抽屉里。放好车钥匙后,于成启就到酒楼后面的房间休息去了。

  6月23日凌晨4时,当买菜的服务员喊新来的货车司机卢志会开车去买海鲜时,却找不到卢志会。这时,买菜服务员发现门口的奔驰车也没了踪影。

  于成启被服务员叫醒,而这时距离惨案发生已经一个半小时。事后,于成启从卢志会的姐夫口中得知,凌晨2时20分左右,卢志会从酒楼前台抽屉偷偷拿走奔驰车的钥匙,带着刚来沈阳的姐夫一起出去兜风,不到10分钟后,车行至故宫博物院附近便一头撞在故宫东门旁的下马碑上,200多年历史的下马碑断成三截,卢志会当场死亡。

  “这个责任不该由我承担,我的车也无缘无故没了。从感情上来讲,作为肇事车的车主我可以做的就是帮故宫将损坏的下马碑修复好。”于成启告诉记者。

  昔日酒楼老板如今失业在家

  从开大奔出入到坐公交车前往庭审,从红极一时的沈阳“福满楼”酒楼老板到赋闲在家的失业者,这场灾祸也彻底改变了于成启的命运。

  “6年来我都快被这个案子拖垮了,总觉得现在的我不是以前的我。那时的‘福满楼’刚开业不到半年,生意很是火爆,一天的营业额就是一万五六。”自从于成启酒楼的货车司机卢志会偷开他的奔驰车撞毁了下马碑后,“福满楼”几个字就频频出现在当时的报纸版面,伴随而来的却是生意一落千丈,营业额跌到几百元,于成启只能关门。

  酒楼没了生意,但还得还建酒楼的贷款,于成启又去做装潢。“但哪有心思,一想到案子就没有精神。”结果钱没有赚还赔了不少,之后他帮别人打过工,卖鞋子,跑业务什么都干。但前些日子为了应付开庭,他不得不把工作辞了。于成启告诉记者,他现在彻底失业,家里就靠爱人每月当服务员挣的700元过日子。

  中国第一文物赔偿大案背后5大悬疑

  悬疑一:谁该为被撞下马碑“埋单”?

  于成启律师坚持认为,肇事司机卢志会是私自盗用他的奔驰车而造成事故,属非职务行为,于成启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除了当时酒楼工作人员的证明外,还有当地派出所接到于成启汽车被盗的报案记录证据。

  然而沈阳故宫博物院坚决不予认同,理由是案发时为凌晨2点32分,而福满楼报警说车丢失的时间却是在凌晨4点,时间慢了1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内,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肇事司机的擅自开车到底是职务行为还是非职务行为?将成为双方取得有利判决的最关键因素,但一审时法院并没有对此作出明确的说明。

  悬疑二:国家馆藏一级文物是否有价?

  于成启律师提出,下马碑是国家馆藏的一级文物,根据《辽宁省涉案物品估价操作办法》第十九条明确规定:属于国家文物管理局规定的馆藏三级以上文物不予估价,因此下马碑不应该进行估价。

  沈阳故宫方面认为,文物本身是无价的,但只有在文物被毁损的特殊情况下,才会对文物的价格进行评估。

  究竟国家馆藏一级文物在损坏时需不需要估价,对于这个没有法律实践的新问题,辽宁高院的二审判决受到多方瞩目。

  悬疑三:下马碑是否是我国的孤品?

  沈阳故宫博物馆办公室主任周维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下马碑”是我国的孤品。但于成启并不认为如此,他去了沈阳东陵、西陵,发现那里也有几百年的下马碑,他也专程到了北京石刻博物馆请教了这方面的专家,专家告诉他,全国各地这种下马碑有不少。

  另外,于成启还从北京石刻博物院了解到,这里曾成功地修复过47个断裂碑。而且该院对于修复沈阳故宫的被损下马碑十分自信,具体采用古代留传的粘贴法,保证能做到10米以外看不出缝隙,20天即可完工,初步估计费用在10万元。但沈阳故宫博物院认为:“如果勉强粘补,其价值最多为原价的10%.”

  悬疑四:文物估价到底依据什么?

  沈阳故宫博物院要求赔偿2700万元,理由是鉴定委员会的专家给出了2000万———3000万元的“大约估价”,而专家依据的是下马碑属不可移动文物,是沈阳故宫整体宫廷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宫廷下马碑中属于孤品。在最后的估价上,他们参照了山东青州龙兴寺的石造像及河北曲阳出土的石浮雕造像在国外巡展时的保险金额而得出。

  而于成启律师除不断强调馆藏三级以上文物不予估价外,对于专家委员会鉴定结论中使用价格“大约”在2000万—3000万元之间,“最低”价格在2500万元这样的话觉得不妥,认为这样的结论不准确、不严肃。而且认为文物价值根本无法参照,山东青州龙兴寺的石造像属于1000多年前南北朝时期的文物,而故宫下马碑只有300年不到的历史。

  悬疑五:文物价值鉴定最后谁说了算?

  故宫的2500万元赔偿要求依据的是辽宁省内文物专家委员会6名专家的鉴定结果。他们依据的是1987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司法解释中的规定,需要进行文物鉴定时,由省文物主管部门组织有专业知识的人参加。

  然而,于成启认为6名专家中有人并不属于省文物鉴定组的成员,没有资质和资格对文物进行评估、评价。而且按照国家文物法的规定,辽宁省文物鉴定组根本没有资格鉴定国家馆藏博物院一级文物。(南方网)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用户留言  设为首页  法律顾问  建站服务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huaxia.com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