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旅游 > 山河揽胜 > 中国名湖

柳浪和莺姑娘


2003-07-12 13:11:43         华夏经纬网

柳浪和莺姑娘

    传说西湖原来只有九景,有一处风景叫柳浪闻莺,是后来加上去的,其中有一段故事。
   
    早先,这一带地方叫柳浦,满村是密层层的柳,一排排的破院。住在这里的三百来户人家,都是郡王府的织锦户。他们家家织得好锦,有一手好手艺;但家家都很穷困,过的是苦日子。有一户人家母子两个,儿子名叫柳浪,是个好后生,手艺很高,但因为穷苦,年纪不小了,还没有娶媳妇。柳浪的心事,也从来不向人透露,只向那柳林里游转的黄莺倾诉.这黄莺也真懂事,天天飞来为柳浪唱歌作伴,陪他织锦。日子一久,竟成了知心的朋友。
   
    有一天,柳林里走出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圆眼睛,瓜子脸,一身金黄衣衫,显得十分俊秀 。她就是黄莺姑娘。她偷偷地在窗口看柳浪织锦,想进屋里去,又有点怕羞。这时,正好来了张二嫂。她是个热心人,喜欢管闲事,看到有姑娘偷偷看柳浪,暗暗地好笑。不料这姑娘一见二嫂,就迎上去叫声姐姐,还说自已是她的表妹金衣。二嫂揉揉眼睛,想,我哪来的表妹呀!但是经不得莺姑娘连声叫唤,有点迷糊了,好像娘家真有个金衣妹妹。莺姑娘又编了一些家事,最后说是投奔姐姐来的。二嫂听她这么说,又仔细瞧瞧她模样,心里有了盘算。就过去高声地朝屋里喊道:“柳浪,你出来见见我的表妹!”柳浪在屋里织锦,他今天听不到黄莺鸣叫,正在纳闷哩!听到喊声,出门一看莺姑娘,竟觉得十分面熟,就笑吟吟地望着她。莺姑娘红着脸,也不说一句话。二嫂见了,拍着手说:“真是天生的一对!”就进屋去找柳婆婆了。
   
    这桩婚事,经二嫂一撮合,大家都愿意,就定下来了。柳婆婆更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准备为儿子办喜事。
   
    这一天,刚逢三六九日,是缴锦的日子。柳浪定了这门亲事,心里乐滋滋的,就背起锦,兴冲冲地跟着乡邻到郡王府去了。
   
    那郡王是皇帝的侄儿。这一年正是皇帝六十岁,郡王准备选一匹最精美的锦绸奉献上去,就将缴来的彩锦挑选起来。可是挑来挑去都不满意,后来看到柳浪织的那匹绵,才连连说好。但一听说这锦名叫西湖九景缎,连忙摇头说:“九字不到头,不能庆万寿。”立刻唤进柳浪,要他在一夜之间赶织西湖十景缎,还规定这新添的一景,要有声有色。
   
    柳浪高高兴兴去缴锦,却带着这灾难回家来了。
   
    莺姑娘在村口等柳浪,见他回来,喊他不应,问他不响,只听他自言自语地说着:“有声……声……”莺姑娘告诉他,家里米不止一升,有两升,够吃三顿了!柳浪又自言自语地说:“有色,色彩……彩……”鸳姑娘再告诉他,二嫂送来一盆鲞,门外挑来一些莱,有荤有素了!柳浪还是焦急地自言自语:“一夜织,织……织……”莺姑娘又告诉他,婆婆已经在煮饭了,你不要急!
   
    后来,把事情弄清楚了,莺姑娘说:“有色容易,一夜间织成也不难,只是有声怎么织呢?”她一边说,一边想,后来笑了起来:“有了,有了,你不要急,今晚我夫妻俩同织就是了。”柳浪听莺姑娘能织,忧愁丢了一半,又怕妈妈担忧,要莺姑娘暂先瞒着。
   
    当晚,柳婆婆听说他俩要同织一匹夫妻锦,安心去唾了。柳浪整丝上机,就开手织起来。莺姑娘却推说要去烧壶滚汤,走出了机房。
   
    这有声有色的一景,到底该怎样织,莺姑娘也心中无数。她想找众姐姐去商量,就趁这月上柳梢的时候,走到堤边,轻轻地叫了三声姐姐。
   
    一会儿,画眉鸟、八哥鸟、百灵鸟、芙蓉鸟都飞来了。她们听说要织有声有色的美锦,也想不出好办法。最后还是画眉鸟有主意,拉着杨柳条,叫道:“好姐姐,你替我们想想办法吧。”杨柳笑笑说:“小黄莺,这有什么难!织上杨柳就有色,织上黄莺便有声。”
   
    莺姑娘送别了姐姐们,急忙回到机房。这时已经三更天了,柳浪心灵手巧,也已织到第五景了。莺姑娘就接过鱼梭,坐上机架,继续一梭一梭地织下去。柳浪在一边,看她织好一景又一景,看到开始织第十景,先是一条堤,再是一个旧祠堂,以后是一片成行的杨柳。
   
    柳浪看得着急起来,说:“这倒像是我的家,怎么称得上风景?”
   
    莺姑娘笑了笑:“你的家为啥称不上风景呢?”她还是一梭接一梭地织下去,趁柳浪一转眼,她拔下根羽毛,铺到锦上又织了几只小黄莺。
   
    柳浪越看越急。莺姑娘却故意慢吞吞地织好最后一只黄莺,剪下锦缎卷成了一筒。
   
    “我明朝怎么讲呢?这算是什么风景?”
   
    “就叫柳浪闻莺。”
   
    “这越发不对了。”
   
    “有什么不对?风吹杨柳翻绿浪,枝头常闻莺啼唱,这不是柳浪闻莺是什么?
    ”
    “……有声有色……这声在哪里?郡王规定要有声音的啊!”
   
    莺姑娘再把锦展开,指着杨柳问柳浪,有没有色,柳浪点点头;再指着黄莺叫柳浪细听,果然一只只黄莺,一齐“呖呖”地鸣唱起来。这一下,柳浪可高兴了。从此,西湖九景缎也就改为西湖十景缎。
   
    郡王验过这匹西湖十景缎,更是如得珍宝,赶快装上锦盒,派人押送进京,还赏赐柳浪一锭元宝。
   
    有了钱,就好张罗喜事了。乡邻们晓得这件事,大家也高高兴兴来帮忙。不料成亲的那一天,郡王府的总管和旗牌上门来了。他们当众宣读郡王的旨令,要柳浪的妻子进府去。
   
    柳婆婆急忙上前去讲理,旗牌把她推倒了。乡亲们气咻咻地指责总管,旗牌把他们赶走了。
   
    柳浪死也不肯让莺姑娘进府去,旗牌把他绑在树上。
   
    莺姑娘这时也真着急,展翅飞吧,怕暴露了自己的秘密;不飞吧,一时又想不出好办法。正犹豫不决,几个旗牌上前把她绑进彩轿,抬走了。
   
    原来,郡王打发了柳浪以后,自己也想弄一匹西湖十景美锦,又怀疑不一定是柳浪织的,就派旗牌去打听。去的人回来报告,柳家有一个天仙般的美女。郡王是个色鬼,立刻下令,骗也好,抢也好,快快派彩轿把她抬来。一面就在偏殿挂灯结彩,准备将莺姑娘娶作第十位夫人。
   
    就这样,旗牌抢了莺姑娘,抬着彩轿进殿来。郡王欢欢喜喜地打开轿帘,哪有什么美女,明明是一顶空轿。郡王大怒,旗牌们也都慌了。正在这时,府门外传来一阵“咚咚咚”急促的鼓声。门上人来报,说是柳浪辕门击鼓。郡王哼了一声,说:“我正要找他算账呢!”要旗牌将柳浪带进来。柳浪一见郡王,据理指责他不该强抢民妻。郡王却指着空轿破口大骂,说他抗旨欺王。柳浪听说是空轿,以为莺姑娘被他们害死了,一面哭喊,一面大骂,更是大叫大闹。郡王就下令把他绑起来。这时,柳浦的人纷纷赶到,大家哄闹起来。郡王大怒,连声说:“斩,斩,斩,把柳浪斩了!”
   
    郡王刚说完,莺姑娘忽地站在他面前。他一见这俊俏的姑娘,立刻变了一个模样,呵呵笑着,连声说:“美人到了,赶快成亲。”
   
    莺姑娘说:“慢!先放了人,再来说话。”郡王放了柳浦的乡亲,却不肯释放柳浪。莺姑娘责问他:“为什么不放柳浪?”郡王说:“罪有大小。要放柳浪不难,只要你我先进洞房。”莺姑娘咬了咬牙,答应了。一些宫娥使女立即把她拥进新房去了。
   
    当天夜里,郡王府里闹盈盈,郡王喜洋洋地进了新房。柳浪却孤零零地绑在花园里的大槐树下。他迷迷糊糊的,忽然听见黄莺的啼声,又好像有人替自己解绳子,定睛一看,莺姑娘在他身边。莺姑娘替他解了绑,就拉着他穿过假山,走上亭阁,翻出墙去。等到旗牌发觉,追上来,只见两个人影子一闪不见了。
   
    旗牌们赶快去报告郡王。可是在房门口一连报了几十声,都听不见回应。好容易守到天亮,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撬进去一看,郡王竟被几株枯杨柳压住了,眨着白眼,嘴里塞满了泥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莺姑娘和柳浪回到家里。柳婆婆正在哭泣,见到他们回来了,又是喜,又是愁,说:“逃是逃出来了,郡王追来还不是……”话未说完,又伤心地哭起来。
   
    莺姑娘说:“婆婆不要哭,我有办法。”她要柳浪将草鞋脱下来,就带了它奔出村去。
   
    大家正在奇怪,只见天上出现了几百只莺衔着一只大草鞋,慢慢地向郡王府飞去。飞到郡王府,“砰”的一声巨响,草鞋变成了山岭。郡王府从此就不见了。
   
    柳浪和莺姑娘欢欢喜喜成了亲。他们织的柳浪闻莺一景,后来出了名。西湖边这一带地方,杨柳长青,黄莺常啼,春光也越发好了。

发送给好友】【打印】【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