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旅游

宗教荟萃


2004-05-25 14:33:51         华夏经纬网

     庐山是中国佛教中心之一,山中寺庙多达380处,东林寺、西林寺和大林寺,称为“三大名寺”,秀峰寺、海会寺、万杉寺、栖贤寺和归宗寺,称为“五大丛林”。其中,最著名最典型的当推东林寺。
   
    东林寺的创建者是晋代高僧慧远。慧远定居庐山36年,“迹不入俗,影不出山”,以东林寺为中心,开展他的佛学和佛教活动。除了在上层士人中宣扬其“法性”(涅槃)理论外,还创造了一种极其社会化、通谷化的成佛捷径,宣扬只须“口念弥陀,心注西方,坐禅修定,息心忘知”,便可死后转生“净土”,进入西方极乐世界。这种廉价出售的天国门票赢得了大量信徒,东林寺也从此被尊崇为佛教“净土宗”的祖庭,影响远及东洋西域。
   
    慧远除经营自己主持的东林寺外,还扶植资助其师兄弟及门人弟子在庐山兴建了数以十计的寺庙。据记载,庐山的龙池寺、清泉寺、圆觉寺、中大林寺、上崇福寺等,皆慧远所营建。慧远在佛门与士人中的威望,使庐山的佛教徒获得了特别优待。桓玄夺取东晋政权后,下令“沙汰沙门“(即佛教徒),结果南方大批佛寺被拆毁,大量僧徒还俗,但桓玄在禁令中却说:“唯庐山道德所居,不在搜简之列。”使得庐山在一段时间内竟成为南方唯一的佛教圣地。
   
    道教传入后,也以宫观洞府林立,山上也出了不少高僧名道。陶静修(字元德),是道教一代宗师。他于公司461年到达庐山,因爱慕庐山胜景,建太虚观于庐山东南麓的金鸡峰下。庐山本也是道教名山之一,在《云笈七签》中被列为第八小洞天。在陆静修影响下,道教也在庐山与大规模发展的佛教分庭抗礼,挤得了席之地。陆静修死后谥为“简寂先生”,取“止烦曰简,远嚣在寂”之意,太虚观也从此改名简寂观。此外山上道观还有白鹤观、广福观、太平宫等。虽然道教徒也仿效佛教徒,制造了不少神话,如匡裕兄弟七人结庐修道、周颠乘白鹿升天、董奉杏林行医等,但仍未能挽救唐宋后日趋衰落的趋势。清人李渔曾为简寂观撰写一联,愤愤不平地道:“天下名山僧占多,也该留一二奇峰,栖吾道友;世间好语佛说尽,谁识得五千妙谛,出我先师。”
   
    比起道教来,儒家文化是庐山文化中更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名山名士,素来是相映生辉的,庐山既是佛道胜地,同时也是儒家文士游历、隐居的好去处。历代游山文士,眼底烟云笔底收,为庐山留下了成千累百的璀璨篇章。
   
    儒学到了宋代出现了新的发展,那就是理学的兴起。理学大师们,既是思想家,又是教育家,不仅致力于理学的探讨,而且热衷于教书育人,注重塑造文化人格,庐山得此机缘,在中国文化教育史上充当了一个重要角色,白麓洞书院便是典型的代表。
   
    白鹿洞书院的声名是与宋代大儒朱熹分不开的。南宋淳熙六年(公元1179年),朱熹(字元晦,江西婺沅人)知南康军,来到庐山南麓的星子县上任,得便寻访被无情战火毁坏了的白鹿洞书院旧址,“观其四面山水,清邃环合,无市井之喧,有泉石之胜,真群居讲学、遁迹著书之所”,极为欣赏,于是积极主张修复遗址,倡导重建书院。他在上丞相公文中写道:“愿得援祠官例,为白鹿洞主,假之稍廪,使得终与诸生讲习其中,犹愈于崇奉异教香火,无事而食也。”充分表现了他欲借“此生聊与此山盟”,复兴儒学,排抑“异教”的心情。按照宋代的制度,道教著名宫观和五岳庙都设有祠官,安置一些年老不能视事的官吏担任,以利领取俸禄。南宋退守半壁江山后,僧多粥少,结果祠官的闲职也被用来安排一些无地安置的壮年官吏。朱熹本人就当过多年祠官,他的奏文,既是“以退为进”,也隐隐包含不满的意味在内。
   
    宋孝宗批准重建书院之后,朱熹亲自担任“山长”,严格办学,明文规定了白鹿洞规五条: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他还规定了“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的五个学习程序,前四项是“学”或“知”,第五项是“行”,主张知行合一。“行”的内容包括修身、处事、接物三个方面,在修身上,须“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在接物上,则要求“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已。”朱熹在学习上倡导循序渐进与熟读精思,“未得乎前,不敢求其后;未通乎此,不敢志乎彼”,“先须熟读,使其言皆若出之于吾之口;继以精思,使其意皆若出之于吾之心,然后可以有得耳。”可以说,白鹿洞书院的这一套教育方法,确立了其后700余年中国儒家文化教育的准绳与规则,影响历史之深之巨,非笔墨所能形容。
   
    朱熹经营白鹿洞书院三年,使书院很快地恢复和发展,达到历史上的鼎盛时期,并超过各地学校,“遂为海内书院第一”。与朱熹同时期的宋代理学大师陆九渊,明代大思想家、教育家王阳明,都曾在白鹿洞书院讲过学。这两位代表的是宋朝理学中与程朱理学不同的另一发展趋势——陆王“心学”。前者以“理”为本位,极端强调先验规范,后者以“心”为本位,更多地突出了人的主体性,理心之争,喋喋多年,其实是各有可取,又各有所偏的。
   
    至近代,又有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东正教传入,使它成为世界六大宗教荟萃之地。由于宗教活动,也推动了庐山山水文化名山的形成和发展。

发送给好友】【打印】【 关闭窗口
  发表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网友:
 密码:
 
如果不是本站用户,请注册
--- 版权所有 华夏经纬网 京ICP证010602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