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游人视线
拉萨:在天堂晃晃悠悠
华夏经纬网   2006-05-18 13:03:06   
字号:

  太阳快要升起来的时候,我又来到了大昭寺广场。东方的天空布满了淡淡的朝霞。我端着相机,静静等着即将从时轮背后升起的太阳。

  太阳升起来了,万丈金光透过金顶的时轮向我迎面铺洒过来,刹那间,我真的仿佛感觉到佛光普照。镜头里,大昭寺呈现着完美的剪影,金光闪闪的宝幢,每一个细节都精制而鲜活,我似乎听得到那跃动的晨光中传来清脆的铃声。 

  转眼间,太阳就跃上了天空,我心满意足地加入了转经的人群。

  不知道是逃票成瘾了还是怎么,看到八角街上的小巷子,我就一头钻了进去,妄图找到可以溜进大昭寺的地方。虽然并没能如愿以偿,却也实在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这个看上去像是民居的小院子里,竟然别有洞天,藏了一座小小的寺庙,里面有一尊两层楼高的佛像(记不得是不是强巴佛了),实实在在精美得让我目瞪口呆。上到二楼,里面有一位老喇嘛(应该是活佛吧),看上去有七、八十岁的样子,带着眼镜,很慈祥。他面前的卡垫上跪了半圈信徒,都低着头在等待摸顶。我也学他们的样子跪下来,低下头。从窗子里透进来的晨光照在身上,金灿灿的。我用手捧了铜壶里倒出的“圣水”,喝一口,再抹在头顶。

  一路跑回八朗学,告诉Z和L我的新发现。只是不知道这个与大昭寺仅仅一墙之隔的院子,究竟有什么来头。

  S一夜未归,我们几个都有点担心,而且昨天一早拜托了她帮我把衣服送去洗,现在取不出来,下午要去直孔替寺,也不知哪天回来,洗衣房的普姆又不肯通融,真有点麻烦。好在这两天应该不需要穿冲锋衣,只希望回来能见到她就行了。

  吃过午饭,退了房,寄存了大包,一点钟我们来到汽车东站,搭了一辆中巴去往墨竹工卡,一个小时的路程一眨眼就到了。路上Z收到短信,有人回复他的阿里帖子。我说如果他们可以等一两天,我去了纳木措就跟他同走阿里。
 
  不过麻烦的是镇上只有早上有车经过,去直孔替寺,包一辆客货两用的小货车最少只能讲到120元。听说路很难走,虽然只有70公里,却要走上两个多小时。一间店铺的老板说傍晚时或许会有车经过,于是我们就找了间甜茶馆,坐下来喝茶。这里的价钱跟拉萨差不多,三磅的一小壶五块钱,味道也还算不错。虽然还不知道下面的路怎么走,在这么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露天小院儿的屋檐下喝着甜茶聊天,着实也是不错的享受。

  这一壶茶从两点半一直喝到了将近五点的时候。来到路上,过路的车差不多都是去八一的,看来是没希望了。我们又做了半天讲价的努力,还是只有一个看上去最好说话的司机肯以120元的价格拉我们过去。再等就要天黑了,看来也只能这样。

  墨竹工卡县城可以说只有一条大街,在丁字路口向左拐,走上两三百米就出了镇子,沿着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走一段,前面就是一条笔直的柏油马路,左面是去直孔替寺的方向,右边就去往八一。我们异口同声地向司机抗议,路这么好,为什么要高价!司机不屑地说,好路只有几公里,我们几乎还没来得及想太多,柏油马路就戛然而止了。

  路的左边是拉萨河宽阔的河面,河中有些小岛,我有点无法把这样的景色与西藏联系起来。其实,这一段的山路也算不上太难走,只是一般的土路罢了。下了一阵雨,天边很快又露出了浅浅的蓝天。山谷里有几个村子,百十户人家的样子。林芝有西藏的江南之称,不知与这里相比又如何。

  路上有个小伙子搭车,把一罐液化石油气扔在了后面的车斗里,原来这样的山里也用上液化气了。一路这样颠簸,气罐儿在车斗里上蹿下跳,我的心也跟着悬了起来。好在只是一段上坡的山路过后,他就到了目的地。

  7:00左右的时候我们也到了直孔替寺山下的门巴乡,寺庙就建在半山腰上,大殿的金顶正在夕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司机不肯走了,说我们要在这里下车,然后顺着前面的小路自己爬上山去。后来才知道,原来,再向前走一段就是上山的公路,那些运送尸体上山的卡车,以及寺庙的班车都是走那里上山的,只是这时天已经快黑了,这一段山路来回怎么也还要半个多小时。

  在西藏广阔的大地上,所有的参照物似乎都太大了,看上去并不长的一段路也可能要走上半天。从山脚上去看起来不超过十层楼的垂直高度,我们竟然走了半个多小时,也或许是山路坡度太大(现在想来,那估计是当地人上山的捷径),而在高原上爬山又太过辛苦,我走了几步就开始上气不接下气了。虽然Z和L的脚步也算不上轻松,还是一步一步匀速地向上走着。看我实在吃力,L抢过我的包去背上,即便如此,他们两个还是要时不时地停下来等我。我咬牙切齿地一步一停地向上爬,真恨不得手脚并用。当听到Z在前面说就要到了,上面都是平路的时候,我只觉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别误会,我是高兴的啊!

  寺庙旅馆就建在山门边,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一楼是寺庙商店,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左手边的第二间。靠着墙边一圈摆放了六张床,中间是两个像柜子一样的木桌子,看上去还算得干净,15块一个人,条件远远好过我们的预计。推开窗,外面就是雪绒河谷,日落的余晖把河谷染成了一片金黄。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寺庙周遭陷入了一片黑暗,河谷里的门巴乡依稀有星星点点的灯光。

  寺庙旅馆的管理员是一个叫尼玛的老人,另外还有两三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我只记得其中一个叫顿珠。顿珠来到我们的房间收住宿费和门票,并告诉我们天葬已经不许看了。Z问他把钱直接布施给寺里,不买门票可不可以。顿珠想了想,说我去问问吧。于是再也没有人来收我们的门票。问到寺庙里有没有活佛,顿珠高兴地说,活佛正好明天中午12:00出关。看来我们的运气不错。那就只能多呆一天了,因为每天只有早上9:00有寺庙的班车去拉萨。不过住在这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多呆两天又有何妨。

  隔壁房间住了几个藏族人,不知道是司机还是死者的家属。不过听说天葬很少有亲属参加,一般都是交给寺庙就算完了。

  要了一壶酥油茶,我们就着自己带来的泡面、罐头凑合着吃了一顿晚饭。

  吃过晚饭,我们靠在寺庙半人高的围墙上看星星,聊天。满天的星星又大又亮,虽然只能辨认出其中的几个星座,我们还是开心得一塌糊涂。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响起一阵狂怒的狗叫声,吓得我边叫救命,边手忙脚乱地向Z和L旁边躲。虽然他们两个也吓了一跳,不过看到我这个样子又都乐不可支。真失败,落下了被人取笑的把柄~~~

  看我吓成这样,Z和L说干脆回房间聊吧。厕所在围墙边的台阶下面,刚走几步,又听到狗叫声从停在旁边的卡车后传来,我吓得扭头跑回门口,差点瘫坐在地上。这可怎么办?厕所都去不了了!Z说我陪你过去吧...似乎平生第一次这么丢人吧!(21CN旅游)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点热线
  更多
    从冬天就开始盼啊盼春天,当满眼的花朵在阳光中跳跃的时候,终于深深吸一口气,闻闻那属于春天花朵的清香,...
    花飞草长,浅草泛绿,春天,各种花卉相继盛开。清明的到来,让繁忙的人们有了喘息的机会,利用假期和朋友们...
两岸导航
   
各地热点
  更多
·京津冀及周边超20个城市将现重度及以上污染
·京台高速北京段将于12月9日正式通车
·北京党代会报告引入经济学新名词 生态建设
·史上最难抢票!12月23日和27日春运抢票或最
·旅美大熊猫回国后首次亮相
·探访陕西汉中罕见大规模天坑群
·就业援助为东北解压 多部门联合推出劳务对接
·三江源地区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持续上升
·“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环境质量首次
·青山绿水真能变成金山银山?——264万人发
热点排行
   
丽江市长:古城不得将“艳遇”“走婚”当成
燕郊至北京东站临客开售 北京东站前没公交
土耳其热气球事故遇难中国女孩:年仅23岁
北京求姻缘最灵的四座寺庙
北京十大绝对好吃的隐秘餐厅
感受海底世界魅力 中国最大的五个海洋馆(
傈僳族的弓弩制作技术
北京购物天兰天尾货市场血拼 惊人低价人气
香港购物商场大全
广州三大服装批发市场血拼攻略
  精彩视频   更多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