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繁体
当前位置:首页>>> 河洛春秋

邵雍与牡丹

2014-04-14 11:27:30     华夏经纬网

  邵雍(公元1011年—1077年),字尧夫,是北宋著名哲学家,幼随父居共城(今辉县),30岁时徙居洛阳,与司马光等人从游甚密,著有《皇极经世》《伊川击壤集》等,葬于伊川,追谥“康节”。邵雍一生布衣,以种花植竹为生,写了大量咏牡丹的诗篇,也留下了大量关于牡丹的风雅逸事,大大丰富了洛阳牡丹文化的内涵。

  1、丛春园中牡丹芳

  邵雍初来洛阳时,蓬荜环堵,不避风雨,靠打柴烧饭以事父母。及至父母丧,葬伊水之上,生活遂更拮据。宰相富弼、司马光、吕公著诸贤退居洛阳,邵雍常与从游,大家集钱为其买宅。

  该宅原为司马光门徒尹材的园林,名为丛春园。该园位于洛水之南,园内有丛春亭和先春亭,登亭北望,可见洛水西来,天津桥粗壮的桥墩迎击着咆哮的河水,喷溅无数小水珠,发出数十里之外都能听到的轰鸣声,景象十分壮观。

  《洛阳名园记》作者李格非曾在某年的寒冬月夜登丛春亭,聆听河水声响,寒风袭人肌骨,难以久坐。由此可见这是个盛夏观赏洛水的绝妙去处!邵雍称其居为“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

  安乐窝有牡丹、桃李,每到春天,牡丹怒放,桃飘李飞,景致迷人。邵雍《牡丹吟》云:“牡丹花品冠群芳,况是其间更有王。四色变而成百色,百般颜色百般香。”《安乐窝中吟》云:“安乐窝中弄旧编,旧编将绝又重联。灯前烛下三千日,水畔花间二十年。”

  这水畔花间的安乐窝,司马光常来造访,其《和邵尧夫安乐窝中职事吟》云:“灵台无事日休休,安乐由来不外求。细雨寒风宜独坐,暖天佳景即闲游。松篁亦足开青眼,桃李何妨插白头。我以著书为职业,为君偷暇上高楼。”这诗近于白描,形象地概括了邵雍的思想、生活、人品和他们之间的友情。

  2、花是锦时高阁望

  《邵氏闻见录》是邵雍的儿子邵伯温写的一本杂记性史书,写了北宋洛阳的很多逸闻趣事。

  西京留守府是洛阳最高机构,留守府中种了很多牡丹。花开时节,留守要举行赏花会。《邵氏闻见录》载,一次,留守府牡丹盛开,邀邵雍、司马光等同会。有人问:园内牡丹花有多少朵?邵雍说:千朵。使人数之,如先生言。又有人问:花几时开尽?邵雍说:来日午时。第二天中午果有群马从厩中跑出,奔入花丛,花尽毁折,于是“洛中愈服先生之言”。

  邵伯温用这个故事说明邵雍对术数有神奇之能,但这只可能是个偶然事件,记述中有夸张成分。

  邵雍的《洛阳春》云:“洛阳人惯见奇葩,桃李开花未当花。须是牡丹花盛发,满城方始乐无涯。”真实反映了洛阳人的赏花之俗。邵雍精于牡丹鉴赏,因此花开时节和秋天牡丹种植季节,很多人请他前去指导。《邵氏闻见录》说,邵雍“每岁春二月出,四月天渐热即止;八月出,十一月渐寒即止”。他自挽小车出游,城里士大夫家人常听车声,说“吾家先生至矣”,不言其名。好事者做屋,等待先生至此休息,名曰“行窝”。

  《苕溪渔隐丛话》载:邵雍“每出乘小车,为诗自咏曰:‘花是锦时高阁望,草茵深处小车行。’温公(司马光)赠以诗曰:‘林间高阁望已久,花外小车终不来。’”邵雍歌咏生活,歌咏自然,歌咏他所生活的洛阳城,这是他积极人生的反映。

  3、神林山中种花忙

  北宋时,在今宜阳境内设寿安、福昌二县,两县的寿安山是原生牡丹的产地,也是牡丹的重要栽培之地,邵雍的庄园就位于寿安山的神林山。神林山,又称神林谷,位于锦屏山西南。这个庄园,以种植牡丹、竹子、樱桃为主,是邵雍的主要生活来源。

  邵雍《伊川击壤集》有《谢寿安县惠神林山牒》:“西南有山高崔嵬,乱峰围绕如蓬莱。中间有地可容止,泉甘木茂无尘埃。诸君之意一何厚,协谋判给如风雷。天津八月水波定,便可乘槎观一回。”神林山牒即购买神林山山地的文书,是由寿安县颁发的。

  神林山风景秀美,司马光也常来游历。司马光《游神林谷寄尧夫》云:“山人有山未尝游,俗客远来仍久留。白云满眼望不见,可惜宜阳一片秋。”邵雍《答君实端明游寿安神林》:“占得忧栖一片山,都离尘土利名间。四时分定所游处,不为移文便往还。”

  邵雍经常去神林谷种花、修花,与当地官员诗酒唱和,如《寄寿安令簿尉诸君》云:“锦屏山下好安栖,花月风烟未改移。闻说近来长袖过,林前立马尽多时。”邵雍《谢寿安簿寄锦屏山下所失剪刀》一诗,说的是邵雍在锦屏山下丢失一把剪刀,寿安主簿派人捡到送回。

  邵雍的《初夏闲吟》记述了神林谷庄园的美景和物产:“牡丹谢后紫樱熟,芍药开时斑笋生。林下一般闲富贵,何尝更肯让公卿。”可见,这个庄园物产富饶,邵夫子在这里生活得不赖!

  4、善识花人独倚栏

  邵雍是个种花、识花的专家。他的《独赏牡丹》云:“赏花全易识花难,善识花人独倚栏。雨露功中观造化,神仙品里盯容颜。”

  《易经辨惑》是邵伯温写的一部著作,该书记载了一个故事。章惇中进士后,初任商洛县令,邵雍的朋友宋孝孙是商洛郡的太守,请邵雍来游商洛山,章惇因此认识了邵雍。

  在接风宴会上,宋孝孙谈到洛阳牡丹之盛,问邵雍牡丹名品有多少?章惇轻率地说:“我夫人家是偃师缑山的,因此经常游览洛阳。所谓牡丹,我全部认识。”

  邵雍笑道:“洛阳人识花者有三等:有嗅根茎而识花,识花之上也;见芽叶而识花,识花之次也;见花识花,识之下也。像您所言,只能说是见花识花者。”章惇第一次听此高论,感到很吃惊。

  应宋孝孙邀请,邵雍在商洛讲学数天,章惇听了几天课后,对邵雍很佩服,于是拜其为师。次年,牡丹花开之时,章惇到神林谷拜见邵雍,对邵雍渊博的学识更加佩服。在花间饮酒时,章惇问:“先生之学,几日可尽?”邵雍答道:“你的心志未定,需要在此住数月,使尘虑消散,然后可告。”当时,章惇公务繁忙,不能久留,后来当了宰相,还非常后悔。(洛阳市台办供稿)

  相关报道  
洛阳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