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重庆方言
2003-10-14 13:23:14
华夏经纬网

"毛 煞"
    "毛(maō)煞"是常挂于重庆人嘴边的一句方言俚语,用来形容一个人的个性、性格及脾气,即"性格刚,脾气暴"。我们常说某某嘿毛煞,性格"毛"得很,莫去惹。

    "毛煞"常含贬义,但有时也用来夸赞某人。小明学习成绩好,期期稳拿全年级第一,同学们个个都服了气,说他硬是毛煞不简单。阿贵大学毕业,人勤脑子灵,肯问肯钻,技术学得又过硬,同事们常常在背后议论、赞扬他:"毕竟是大学生,硬还是要毛煞些!"而所在单位领导却对一些工作马虎、不务正业的"二杆子"常在大会小会上教训说:"有的人工作上不行式,整天在外面二冲二冲地干毛煞!"

    因此,咱们做人,该毛煞的地方还得想法去毛煞,不该毛煞的万万不可去毛煞。 

"搭巴壁"

    在重庆方言中,搭巴壁的意思就是厚起脸皮巴倒人家占便宜。

    下面摆个搭巴壁的龙门阵。去年热天,从沙坪坝坐车去北碚。车上人很多,一个颈子上吊金项链的光膀膀崽儿却霸着车门边的一个双人座。车到井口,上来一位拄拐棍的老太爷,正好站在崽儿旁边。车子开得急,老太爷摇摇晃晃站不稳,有人看不惯了,指责那崽儿:"手脚收到点儿,让老太爷挤起坐一下口山!"哪晓得崽儿把眼一翻:"热天热势的,挤啥子挤?!"恶暴暴的一句话,吓得再不敢有人作声。车行一阵,快到三溪口时,又上来一个娇艳的女娃儿。女娃儿挤到那崽儿身边,娇滴滴地说:"大哥,搭个巴壁,挤一下要不要得?"崽儿色迷迷把女娃儿盯倒,赶忙让出座位来。或许是出于感谢,一坐下来,女娃儿便热火朝天地和崽儿吹了起来。吹倒吹倒,女娃儿突然惊爪爪叫一声,说戒指遭掉到地上去了,接着便弯下腰去找。崽儿献殷勤,也赶紧趴到地上去找。找了一阵,没得结果,女娃儿像突然醒豁过来,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上车前我在那边副食店坐了一哈儿,肯定掉在那里了,说完,就急慌慌下车回头去找。那女娃儿下车没得好久,崽儿突然连声说遭了遭了,我的项链遭那女娃儿偷去了!众人一看,崽儿颈子上果然没了项链,一个中年汉子幸灾乐祸地说:"该被遭,喊他让老人家坐他不让,偏要让那女妖精搭--巴--壁!"

"装 莽"

    装莽,就是装蒜,装糊涂,装到二百钱数不清,一问三不知,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其实,装莽只不过是一种包装而已,把自己包装成老实人,包装得傻乎乎的。

    可别小看装莽。有的人装莽,是"面带猪相,心头嘹亮"。心头明白得很,只是不屑一说而已--这便是大智若愚。装莽总是有缘故的,人不会平白无故去装莽。做一个真真实实的我,自由自在地过自己的日子,谁不愿意?  

    据有心人考察,装莽的理由不外有二:一是有所图。以装莽赢得上司的好感。"此君老实,可靠,听话,可以一用",有了这样的印象,便有了提拔重用的机会。二是避难。锋芒毕露,嫉恶如仇,言多必失,在吃了几次亏之后,便有所省悟,开始装莽。该出手时就出手,自然有理。该装莽时就装莽,也不无道理。

    装莽,也许不失为一种人生"策略"。还有一种可能是装高雅,这是"难得糊涂"惹的祸。既然"难得",何妨也装一回糊涂,装莽谁还不会?    扮酷与装莽,是包装的两个极端。装莽是为了让人尽可能地"忽视"自己,让别人对自己处于不设防状,这是以守为攻。扮酷则是为了突出自己,尽可能地让人"重视"自己。鹤立鸡群,独领风骚,众人注目,心头就是一个爽。

"背 油"

    "背"字有两种不同的含意。除了通常说的背米、背菜、背包袱外,还有一种含意,指过多耗费时间、精力、感情、钱财等。"这个活路恁个搞法,好背油啊!"重庆人恁个说,外地人往往搞不懂。 

    自然灾害时期,城镇人口每人每月供应二两菜油,要格外地省,才能把这个月马马虎虎打发过去。所以买菜时要考虑啥子菜省油,啥子菜背油。"四季豆不进油盐",可以少背油;炒毛毛菜要油多,就把锅先烧得辣辣的再下菜,做到少背油。 现在不同了,麻油、菜油、色拉油遍街都有卖的,想吃哪种买哪种,不用在这方面费心思了。 

    家里有小孩,当家长的差不多都"望子成龙"。遇到小孩调皮,不听大人的话,大人就吵他:"你这娃儿教育起来硬是背油。"    

    当秘书是很辛苦的差事。张秘书给头头赶写一份讲话稿,翻箱倒柜找资料,熬更守夜查数据,苦苦思索,改来改去,足足忙了三天三夜。稿子完成时,张秘书捶着酸疼的背说:"没想到恁个背油!" 

    某机关的老王,不甘心于坐"老板凳"。他听说过"不跑不送,原地不动"的话,于是快马加鞭"又跑又送"。到头头的家里跑了多少趟,送了多少"米米"(钞票)已记不清了。有一回,老王被头头请到他家里"筑长城"。他知道是要他去送菜,才半天时间就除脱了好几千。  眼看要晋升副处长了,那个头头忽然因为收受贿赂,贪污公款被关进了鸡圈。老王的希望破灭了,钱也白花了。知道内情的人背后指指戳戳说他:"何苦恁个背油嘛,做人还是要靠真本事噻!" 

    其实哪个人做事都想多快好省,不愿多背油。但这就要看你聪不聪明,能不能干了。    

"啄梦脚"

    重庆方言"啄梦脚"的"啄"字,相当于"踢"的意思,但在字典里却找不到它。在此只好用啄木鸟的"啄"来替代了,音念zhua。巴渝土话中这个字用得较多,如"把脑壳啄起","你为啥啄我一脚","他拿火钩把我啄了一个眼儿"。儿时一边念儿歌一边合着节拍用镰刀尖在地上啄:"啄一啄二连啄三,瘸妈跳过李家湾。背个包,打把伞,地上啄了十六点。光头脑壳一个字,地上啄了二十四。"念完停下数地上啄的点,刚好二十四个?

    话扯远了,还是来说啄梦脚。它的意思,顾名思义,在睡梦中踢脚也?选有回梦中一条大黄狗来咬我,我飞起一脚啄过去,当然狗没啄到,脚却啄到床沿上,把脚趾甲都啄翻了,痛得我呜嘘呐喊?选这梦脚啄得着实厉害?选据说足球运动员结婚后,两口子不能睡在一张床上,要分开睡,为啥?芽怕啄梦脚误伤了娇妻?选有个日白匠吹垮垮说:巴西有个球星一生痴迷足球,睡梦中常在绿茵场上拼杀。那天晚上他梦见自己带球连过三关闯入禁区,飞起一脚射门,球进了?选全场欢声如潮!其中一人叫声特别刺耳,将他从梦中惊醒过来,才发现妻子躺在地板上哀号不已?选原来他把妻子当足球一脚啄下了床?选肋巴都啄断了三匹?选这一梦脚啄得不摆了?选这当然是日白不打稿子吹牛不犯死罪说些来扯?选如果真有那回事,女人恐怕嫁给叫花子也不愿嫁给球星?  

    重庆话中的啄梦脚除了本意外还有另一层意思是碰运气。张大发去年下岗后,倾其所有在街上租了个门面开火锅。有人劝他说:"现在火锅做死了的多得很,谨防搞栽水哈?选"他回答:"管他妈的哟,啄个梦脚看?选"哪晓得他这一梦脚硬还啄对了头,生意好得不摆了?选不到一年时间,他就成了真正的张大发?选腰杆上手机挂起,指拇上戒指戴起,以前啄起的脑壳现在昂起了!棒棒马老三有天上午找了10元钱,突发奇想将就10元钱啄梦脚买了5注彩票,结果运气对了头,捉个耗子变牯牛?选那期他中了个二等奖,净得现金5万多元?选高兴得他一脚把棒棒啄嘿远?选吼一声:"我马老三有钱了,再也不当棒棒了?

    最喜欢啄梦脚的要数赌徒,人坐牌桌,心存侥幸,希望好运降临,赢个兜满钵满?选越想赢越不顺手越栽水,几家伙就把钱输得所剩无几?选为了捞转来,决定铤而走险啄梦脚,把剩下的钱全部押上.结果大多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遭输得瓜兮兮的?

     因此,啄梦脚是靠运气,含有迷信色彩,还是少啄为妙? 

"莫搞豪"

    小娃儿缺乏起码的生活常识,不大懂事,既好奇又好动,往往整坏家里的东西。父母看到了,经常给小娃儿打招呼:"莫搞毫!"

    一天,婷婷的爸爸买了一瓶红墨水回家,刚放到桌子上,婷婷就拿起墨水瓶当玩具来玩,翻过来倒过去,还想扭开瓶盖,妈妈见了立马制止她:"莫搞毫!当心红墨水整到你的衣服上洗不脱。"另一次,婷婷耍得无聊,拿起茶几上的香烟和打火机,模仿爸爸,想点燃香烟。她把打火机噼噼啪啪乱打一阵,手被烧着了,差点把头发也烧起来,妈妈冒火吵她:"喊你莫搞毫,偏要乱搞毫,这下烧到了手,该倒霉!"看到大人削苹果,削下的苹果皮老长老长很好玩,婷婷也悄悄拿起水果刀来削,哪晓得苹果没削好,癞巴癞克的,倒把小手划了一条口,出了血,又遭妈妈吵了一顿:"鬼娃儿真是烦得很,叫你婷婷(停停),就是叫你莫搞毫,你还是脚不停手不住的。"事实上,想捆住小娃儿的手脚,要他们整天安安静静坐着,一动不动,做个"不许说话不许动"的木偶人是很难。

    重庆俚语"莫搞毫",与另一句俚语"莫千翻"相近,意思简单明了,就是叫人要规矩一些,不该动的东西莫要随便去动,不该干的事莫要随便去干,以免惹祸。

    不过话又说回来,小娃儿不搞毫,就无法学到生活里的常识,更何况小娃儿即使搞毫,干出一些大人不高兴的事情,也不过是生活小事,无关紧要。大人就不一样了。在公交车上,有个小偷见钱眼开,去摸旁边小姐的包包,后面坐的便衣警察喊他:"莫搞毫!"他偏不听,刚伸出手就被警察抓个正着。陈毅早就告诫过当官的莫搞毫("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可是他们把它当耳边风,贪污受贿,结果犯下大错。对这些人,就是该对他们大吼一声:"莫搞毫!" 

"水垮垮"

    星期天晚上,吃了一天油大的一家人喝红苕稀饭解油腻。香喷喷热腾腾的红苕稀饭端上桌,读初中的儿子"哧溜"一声猛喝了一口,就扯声卖气地埋怨起他老汉儿来:"哎呀,老爸你买的红苕水垮垮的,一点都不好吃。"他老汉反唇相讥洗刷他:"你读书才水垮垮的,光晓得踢球,成绩一点儿都不好!"

    "水垮垮"一词在水码头的重庆城流行了嘿么久。最先是形容红苕、洋芋、南瓜等淀粉类的瓜菜质量不高口感不好。后来,人们又用"水垮垮"来形容某些工作上不负责、学习上不认真,乃至于感情上不专一的人,这市井味嘿浓的词内涵有了质的飞跃。

    丈夫的远房侄儿王税,人长得牛高马大,貌生得英俊潇洒,重点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在一家证券金融公司工作,妈老汉儿都是医院头的正副主任医生。如此优越的硬件,自然博得了不少漂亮妹儿的青睐。王税便有些得意忘形起来,大有一种粉黛万千任我挑选的气势,耍朋友便耍得个水垮垮的。王税的女朋友是他老汉儿医院的骨科医生小肖。小肖姑娘也是重点医科大学毕业,人长得白生生,水灵灵,给病人按摩接骨时,细心又温柔。王税从心眼里喜欢小肖。但王税没有珍惜这份感情,在外跑业务的时候,与客户洽谈的时候,在饭局茶局上觥筹交错杯盏相碰的时候,常有几道美眉的秋波闪将过来,王税便晕乎乎地忘乎所以了,对小肖的感情"水垮垮"起来。小肖是个心气儿高的姑娘,绝对不会扭到费,便当机立断,与王税"拜拜"了,与一位来自农村,相貌一般拉撒的外科医生耍了朋友,憨厚的外科医生对小肖巴心巴肝,两人很快结了婚。

    王税失去了小肖,心痛得要命,在屋头蒙起铺盖睡觉,怄了三天的气。他妈老汉儿洗刷他:"耍朋友,耍实在,水垮垮的,人家女娃儿咋个受得了嘛!"那几天怄气,让他在处理一笔业务时出了错,上司又洗刷他一顿:"王水(税)哟王水(税),你名字水,做活路也水垮垮,扣一个月奖金,以观后效!"

    王税决心痛改前非。星期天晚上,和我们一起喝红苕稀饭的他,也大声武气地说:"坚决不做水垮垮的事了,水垮垮的红苕不买了!" 

"说个铲铲"

    "铲铲"不是铲铲。作为劳动工具的铲铲,可能是铁铲、煤铲、锅铲。而"说个铲铲"是句常用的重庆方言,说铲不见铲,子虚乌有。既然你"说个铲铲"么,那就别说了,说了也等于个"圈圈"。说话不算数--说个铲铲。

    整日暴雨,商住楼工地冲来大量石块泥浆。"加个班吧,伙计们!每人发钞票50。"冲这50块"大洋"民工挑灯夜战,东方露鱼肚白了,工地清理完毕,工人仍手拿铲铲等着发钱。哪知包工头突然改口:"兄弟们,今天是房产老板太太的生日,大家辛苦一夜,就算以光荣的劳动作为献给老板娘生日的礼物吧!""50块呢?""等下一场暴雨再争取嘛!"包工头食言,工人们大呼上当,骂将起来--你"说个铲铲!"包工头是个机灵鬼,也懂幽默,指着民工手中的工具说:"对头,就是"说个铲铲"哟!要是没有这么多的铲铲,遍地石块泥沙能搬得走吗?"  
    重庆"铲铲"多。解放碑卖包子,皮薄馅大,肉包子,"来来来,山城"狗不理",安逸得很呀!"这么一吆喝,食客蜂拥过来。岂知这卖包子的推车占道经营,突然一声喊"城管来了!"推起车车就跑。哗!下起雨来了,车一偏包子滚落一地,沾满泥水,肉包子成酱(浆)肉包子。食客望着包子空流口水,齐发出响亮的叹息声:"哦嗬!吃个铲铲。

    "看电影,看美国大片《角斗士》,25元一张票胃口吊得足足的。哪知走拢才晓得,停电!--哦嗬!看个铲铲。买时装,痴心的太太为自家丈夫相中一件巴黎最新款式的上衣,夫妻双双如树上的鸟儿,欢欢喜喜直奔商厦。哪知一掏钱,哦嗬!钱包丢了--买个铲铲……说个铲铲,吃个铲铲,看个铲铲,买个铲铲,要个铲铲……铲铲多多,需要量太大了,遇上个江浙人来重庆调查市场,当他了解到重庆人对"铲铲"的需要量竟如此之大,一个传真发到总公司,总公司通过铁路发来三大车皮的铲铲:钢铲铲铁铲铲铝铲铲塑料铲铲……运拢重庆,一把也没销脱,亏得血本无归。啥原因?情报有误。重庆人所需之"铲铲"是挂在嘴上的,不是拿在手上的那种。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