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11岁女孩对外婆报复 导演农家“鬼屋”案
2007-12-18 09:59:24
华夏经纬网

昨日,44岁的曾钢容冲进永川区公安局陈食镇派出所报案

    “家里的东西像长了脚一样。”曾钢容说,两小时前,她家猪圈突然落下砖头;堂屋柜子里的碗碎在厨房里;冰箱里的5个鸡蛋、鸭蛋打碎在一楼……这一切,都是在家人眼皮下发生的。

    “莫非,真有鬼?”曾钢容问民警。

    经查,原来这一切均缘于一个小女孩对外婆的报复。

    11岁女孩导演农家“鬼屋”案

    “鬼”上记者身

    曾钢容家在陈食镇梓潼观村一套一楼一底的砖房里,丈夫在主城打工,她与76岁的母亲康中英、侄子曾光、侄女赵倩、外孙女美美同住。曾光5岁,赵倩11岁,美美刚会走路。

    昨上午11时许,曾家二楼一间卧室,大门半掩,赵倩绘声绘色向记者讲述——头天晚上,“天上掉下的东西”砸中了她的头。经曾钢容现场辨认,“凶器”是家中的旧电话手柄。

    记者埋头记录,突然,一把东西突然从天而降,落在记者头上。“怪象又来了,好像是柜子顶方向过来的。”赵倩惊呼出声。是把凝在一起的南瓜籽,还裹着一团棉线。赵倩说,瓜子原本是摆在一楼厨房窗户外的。

    衣柜在门背后,紧贴墙壁,屋内窗户紧闭。记者和曾钢容检查了屋内各个角落,没发现异常。门外围观的村民开始骚动:“我这回相信了,记者已挨了!……”有人掏出手机。

    曾家两层楼共8间房,楼道间有孔,两层楼之间可以相望,但采光不好。“瓜子事件”发生半小时后,在楼上找不出名堂的村民在康中英引领下下楼,从厨房走向堂屋的瞬间,突然,又一大把瓜子落下来,“有鬼啊!”有人夺门而逃。

    怪事接二连三发生,让一些村民开始对“鬼”深信不疑:“太吓人了,屋里呆不得。”

    到中午,连镇上派出所民警也听说了“怪象袭击记者”的消息。

    曾家系列“神秘事件”

    事实上,昨天是曾钢容第二次为此进派出所。

    第一次是今年8月。白天家中没人,曾钢容母亲箱子里叠得好好的衣服全扯出来,遍地都是。

    警察出了现场,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痕迹。警方初步推断有两种可能,要么老太太记忆障碍,要么,是猴子、猩猩之类擅长调皮捣蛋的动物所为——毕竟,这里离野生动物世界不算远。

    警察在曾家门窗周围洒上石灰,想进一步求证。此后一月有余,曾家太平无事。

    一个多月前,神秘现象再度出现。这次的频率和激烈程度大大高于从前,刚开始是衣服、鞋子、碗筷等三天两头“跑路”,但都足不出户。后来,波及到了人。曾钢容11岁的侄女赵倩多次声称,香皂、鞋子、盖子、废弃的电话机砸到过她。12月15日晚,曾家刚煮好的饭里竟洒上柴灰。

    曾家遇到的怪事在镇上不胫而走。科学派怀疑曾家地下有特殊磁场,导致屋里东西能四处“飘移”;灵异派把曾钢容的母亲视为最大“嫌疑人”——老太太是今年8月从荣昌过来投奔女儿的,“年纪大,阴气重。”

    当地一位自称唯物主义者的医生肖宏力(音)也开始半信半疑:“在民间确实存在一些事实,如果有人要整你,他就会用一个绳子念咒语,让受诅咒人家的东西在夜里凭空移动……”

    曾钢容不相信母亲与神秘事件有关联,她从自己身上找到疑似原因——今夏,她在家附近的稻草堆里发现一窝蛇蛋,后来拿到沟渠里扔掉了,“可能是蛇小鬼搞报复。”

  表弟泄密:姐姐干的

    正当民警现场勘察时,5岁的小弟弟曾光悄悄把记者拉到隔壁,神秘地说:“所有的事情都是姐姐弄的。”

    曾光说,头天晚上饭锅里的柴灰,是他亲眼见姐姐从灶里抓出来放进去的,并威胁他不能说。当天早上在楼上和堂屋发现的蛋,也是姐姐打烂的,“姐姐把鸭蛋放在包里,然后拿出来在楼道里和堂屋里甩掉,她还从包里拿出来泥巴来甩。”小弟弟神情严肃,“对了,她还把衣服全部拖下来到处甩起。”

    “她把柴灰放到饭锅里,就是要让婆婆吃不了饭,让婆婆生气。”曾光说:“姐姐说她讨厌婆婆,因为婆婆不喜欢她。”

    “我看见姐姐就心痛,”末了,曾光当着记者和派出所民警何格兵的面,说出句老气横秋的话来。 

    “骂我一次吓她一次”

    记者与民警来到赵倩就读的小学,跟学校负责人沟通后,找到了正和同学玩耍的赵倩。

    赵倩进门后一直低着头,不说话。记者问到她对家里“闹鬼”的事情的看法,她只是说不清楚。

    记者:有人说是因为你外婆带了“不干净”的东西回家,才引起家里这些事情的,你怎么看?

    赵倩:我觉得有道理的,大人说的话一般不会错。

    记者:你觉得是谁干的?

    赵倩:我没有看见。弟弟因为事情发生的时都是和我在一起或者不在家的,所以没有时间去做那些事情;外婆年龄那么大了,也不会做;大姨是不可能去做的;小妹妹路都还走不稳,也不会。

    记者:是你做的吗?

    赵倩:我不会做这些事情。

    民警:有人反映看见你做这些事。

    赵倩:(低着头,手揣在衣兜里揉捏着)我只做过一次,就是在上周五的时候,我说出去玩,然后偷偷跑回家,趁外婆不注意,从身后丢了一只拖鞋在她面前。我这么做是因为外婆那天骂我看电视不做事,曾光在家里随便看好久电视外婆都不说他。

    民警:再想想还做过些其他什么事情,有人看见你做的。

    赵倩:(沉默良久)上星期天早还丢过一次鞋子,原因是外婆偏袒弟弟。

    记者:如果其他人有不对的地方,我们可以帮助你。但是现在你必须诚实的对待你自己的错误。往锅里撒柴灰是你做的吗?

    赵倩:是。

    记者:鸭蛋呢?

    赵倩:(没有说话,点头,流出泪水,不过她很快抹干眼泪)我做这些事只是想让外婆不要经常骂我。每次外婆骂了我,我都很生气,想吓吓她。

    记者:外婆对你不好?

    赵倩:外婆不仅常常要我做家务,还经常骂我,打我。曾光做什么外婆都不吵他,有的时候还包庇他,我觉得外婆对我很不公平。

    记者:你怎么想到的这种办法?

    赵倩:前段时间我在街上听到别个说有一家的东西到处乱飞,说是闹鬼了。我就想到外婆只要骂我一次,我就悄悄做这种事情吓她一次。

    记者:没人怀疑过你?

    赵倩:(脸上闪过一丝得意)开始还是有人怀疑我的,后来外婆和大姨都说出事的时候我都跟他们大家在一起的,就没人怀疑我了。

    记者:你想你外婆走吗?

    赵倩:不想,我只是想她以后不要再常常打骂我。

    赵倩承认了白天两场诡异的“瓜子雨”是她丢的,但不想解释目的。整个采访过程中,她没有太多表情,强调的最多的就是怕家里人不喜欢她和外婆对她不好。赵倩告诉记者,她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书,最爱的书则是《格林童话》。

  众人眼中的小赵倩

    外婆康中英:打她是因为她懒

    康中英说,她打过赵倩,但不是经常打,“讲”(骂)到是经常性的。“我打她说她,是因为她懒。姑娘家的,要是现在不押倒,长大了还得了?”康中英说,她教育赵倩时,她也经常顶嘴,质问“你啷个就只打我,不打弟弟呢?”。

    大姨曾钢容:不爱说多话

    赵倩的大姨曾钢容说,赵倩几个月时,父母就分开了,以后由她带到6岁。赵倩父母一直在广州打工,十多年了一直没回来过。除了上学后其母亲给点书学费之外,父亲从来没给赵倩过生活费、零花钱。

    “平时我不怎么说她,但就是说她,她也不开腔,不多说话。”曾钢容说。

    语文老师:孩子很不错

    卫老师是赵倩的语文认课老师,据她讲,赵倩平时表现不错,不调皮,上课也认真,考试都在80分以上,成绩在班上属中上游。

    记者手记

    别让孩子离了爱

    2005年,本报曾报道过10岁小女孩点点,在6月1日这天,将农药倒进家里水盅和水缸,酿成1死4伤家庭惨剧。原因只是“奶奶嫌弃我和我妈,常对我们又吵又打。我恨她”。

    而眼前的赵倩,提到“家家”(念gaga,即外婆)时的眼神,决然说出的那个“恨”字时,不由让记者联想到两年前的点点。

    赵倩很可怜:父母在外打工,常年不回家,她从小就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因为大姨很疼爱她,在最喜欢的人排行里,刘倩把大姨排到了妈妈之前。

    可是如今的赵倩眼里,大姨有一岁半的外孙女,“家家”偏爱的又是表弟。这让赵倩打心底生出不平,甚至仇恨。她说,自己装神弄鬼,只是为了报复“家家”,为了让“家家”觉得每次都会受到报应,从而不再吵她。这逐渐滋生的仇恨甚至掩盖了她本来应该有的善良和天真,让她忘记了什么叫爱。

    而在外婆康中英的心中,站在对孩子未来的考虑,“姑娘家不能太懒,现在得押着她,不然,长大了怎么办……”

    且不说隔代教育的利弊,不说父母对孩子应负起责任,要想让赵倩恢复她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办法也许只有一个——爱。 (文中涉及未成年人皆为化名)
 
来源: 重庆晚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