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巴渝风情

邹容与《革命军》
2003-10-15 00:56:28
华夏经纬网

    邹容(1885-1905),原名绍陶,又名桂文,字蔚丹(威丹),留学日本时改名为邹容。重庆巴县(今渝中区)人。6岁入私塾,12岁育《四书》、《五经》、《史记》、《汉书》及名家传记。其父要他科举高中,他却讨厌经学的陈腐,鄙弃八股功名,喜读《天演论》、《时务报》等新学书刊,心向维新变革的新思潮。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当得知谭嗣同等六君子变法遇难的消息,他悲愤不已,作诗曰:"赫赫谭君故,湘湖士气衰。惟冀后来者,继起志勿灰。"表达了他的惋惜与变革志向。后入重庆经学院读书,仍关心国家大事,立志救国救民,常侃侃议论政事,以致被除名。


      光绪二十七年(1901)夏天,他到成都参加官费留学日本的考试,被录取。临行前,当局以其平时思想激进,取消了他官费留学日本的资格。1902年春,他冲破重重阻力,自费东渡日本,进入东京同文书院补习日语,大量接触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与文化,革命倾向日趋显露,并结识了一些革命志士,积极参加留日学生的爱国活动。他刚毅勇为,常争先讲演,陈述已见,切齿于满清统治的暗弱腐败,向往中华民族的新生崛起。其辞犀利悲壮,鲜与伦比,为公认的革命分子。


      光绪二十九年(1903)三月,清政府赴日学临、监姚文甫因奸私事败露,邹容同五人直入姚邸,数其罪,剪其发辫,将其痛打一顿。清政府驻日公使以邹容犯上作乱罪,照会日本外务省索办邹容等人。他在朋友们的劝告下,离开日本,回到上海。邹容在上海寄居于爱国学社,与章炳麟结为忘年交,互以倡言革命相激励。他发起组织中国学生同盟会,积极参加拒俄爱国运动;奋笔疾书,完成《革命军》的写作,署名为"革命军中马前卒"。章炳麟为之作序。该书约两万字,分为七章,其中以"绪论"、"革命之原因"、"革命独立之大义"为全书重点。邹容以西方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提出的"天赋人权"、"自由、平等、博爱"为指导思想,阐述了反对封建专制、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必要性,指出了"革命"乃对上下古今、宗教、道德、政。治、学术,以及日常事物存善去恶、存美去丑、存良善而除腐败的过程,故赞美曰:"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他还从满清王朝官制的腐败、刑审、官吏的贪酷,对知识分子、对农民、对海外华工、对商人、对士兵的政策及对外的一系列政策,揭露了满清政府对国人的压迫和屠戮,分析了革命爆发的必然性。明确宣布革命独立之大义在于:"永脱满洲之羁绊,尽复所失之权利,而介于地球强国之间","全我天赋平等自由之位置","保我独立之大权",即推翻满清封建专制王朝,建立"中华共和国"!1903年五月,《革命军》在上海出版,《苏报》发表章炳麟的文章,广为介绍,称赞《革命军》是震撼社会的雷霆之声!


      1903年6月,因《苏报》宣传《革命军》,被相互勾结的中外反动派查封。江苏候补道俞明震赴上海查办革命党,章炳麟等人被捕入租界狱。 邹容奋起投狱,与章炳麟共患难。被判刑两年,罚做苦工。因洋人待"犯人"甚虐,麦饭粗劣,邹容被折磨致病,于1905年4月3日卒于狱中,年仅20岁。上海义士刘三收其遗体安葬在上海华泾乡野。


      邹容短暂的一生,是以推翻满清王朝、革新中华为已任的一生,是追求革命的一生。他的《革命军》尽管有一定的时代局限,但它喊出了中华民族谋求革命独立之呼声,所以问世之后,风行海外。1912年2月,孙中山以临时大总统的名义签署命令,追赠邹容为"大将军"。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