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副市长赵公卿:重庆,投资潜力巨大的城市
2004-03-25 10:47:25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325日讯:据华龙网报道,核心提示:在我国宏观经济的大棋盘上,业已形成沿海地区、长江经济带、西部大开发这一“H”状经济发展格局,“H”的一横与左边一竖的交汇点就是重庆。重庆注定要成为连接东西部经济的重要节点,扮演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角色,这是重庆的使命,也是重庆的前途所在。副市长赵公卿日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重庆是投资潜力巨大的城市。

 

  建成经济中心的控制性因素

 

  记者:您好,赵副市长,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赵公卿:看了你们的“放眼沪渝大通道”稿件,这组报道不错。

 

  记者:我们这一路从西走到东,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交通越发达的地方,经济发展的速度也越快。对我们重庆来说,交通建设对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怎样呢?

 

  赵公卿:你们这次走的沪蓉国道线,是我们国家“九五”期间规划的贯穿东西南北的“两纵两横”国道主干线中的一横,这一横的东边,交通和经济发展得已经非常快。

 

  交通建设本身是国民经济的先导产业,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带动作用,而交通和城市建设是重庆的基础。直辖以来,重庆历届市委、市政府领导都把交通视为头等大事来抓。我们去年实现的“8小时重庆”就不仅仅解决了重庆内部的通行问题,这还是我们联系四川、贵州、湖北、湖南等邻省的重要通道。

 

  这一届党委和政府进一步提出要构建长江上游交通枢纽,进一步加快交通建设。这对重庆大城市带动大农村这样一个特殊格局的协调发展、整体联动将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对于2020年建成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目标而言,能否首先把重庆建设成为长江上游的交通枢纽成为控制性因素。

 

  重庆不唱“独角戏”

 

  记者:一路走来,我们发现上海、南京、武汉等城市都在致力于打造经济圈,并且都把与周边城市的合作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

 

  赵公卿:应该是这样,未来的经济竞争,不再是单个城市之间的竞争,而是城市群之间的竞争,便捷的交通会创造更好的合作环境。未来重庆的发展也不会是孤零零的一个城市去竞争。

 

  记者:您怎样看待长江经济带的作用?

 

  赵公卿:长江经济带是我国生产力布局的一级开发轴线,是世界上可开发规模最大的内河流域经济带,人口占全国的45%GDP占全国的40%以上。长江经济带对于支撑我国经济持续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战略地位。在沿海经济发展起来以后,中央又提出了西部大开发以及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问题,长江经济带在这中间起着非常关键的传递作用。

 

  记者:那么重庆在长江经济带中又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赵公卿:重庆是长江沿岸经济协调会的发起城市,地处西部内陆、长江上游经济带核心地区,对长江上游和西南地区具有战略支撑、窗口和辐射作用,在东西部的渗透融合中发挥着承东启西、南北传递的作用。分析西部三个重点的经济圈,重庆最具区位优势。

 

  作为长江经济带的中心城市之一,重庆一方面要对内开放,与区域内的城市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做大产业、做大市场;一方面要对外开放,把外面的产业、资本、技术、管理积极引进来。通过对产业布局的调整,在资本和人才的流动中,重庆要成为要素积聚和流动的一个中心城市。

 

  跟长三角的合作尚需时日

 

  记者:重庆这几年的交通发展得非常快,它对促进重庆跟经济带中的城市的合作与交流起到了什么作用?

 

  赵公卿:交通促进城市交流的直接体现还是在商品流上,比如长万高速路通车以后,上面跑的车增加了很多,外面的资金流、商品流更容易进入农村地区,而农村的农副产品则更容易出来。

 

  三峡蓄水后,走长江航道的滚装船数量猛增,陕西、四川、贵州的滚装船都过来了,上海的集装箱也过来了,而且今年比去年增加了近80%。通过水路、公路、铁路等的综合作用,重庆的积聚辐射作用也很快显现出来。商品流的增大必然会促进要素的流动,据我了解,上海等地的资本已经开始进入区县的房地产开发市场。

 

  当然,和上海、南京等城市相比,重庆的交通还是落后的,这方面我们还在继续努力。

 

  记者:未来重庆将怎样跟长江经济带其他城市加强合作与交流?

 

  赵公卿:重庆将更加尊重与各兄弟城市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因为在全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区域竞争是必然的,但是通过竞争寻求合作和发展也是必然的。

 

  而跟长三角的合作,我个人认为还需要一个研究探索的过程。资本的流动有它的客观规律,我们全社会的资本总量,人均GDP跟长三角差异还很大。我们欢迎长三角的资本流进入,比如在房地产开发、少量的制造业等方面都可以切入进来,希望长三角地区通过金融的纽带跟我们更多地实现合作,金融资本的先动对于以后产业的互动很重要,最终实现长三角产业的西移。另一方面,跟长三角的合作需要抓住机遇。但是目前这样的合作还并不热,我们首先要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包括交通的、基础设施的环境等等。

 

  记者:您认为目前我们跟长三角的合作条件还不很成熟?

 

  赵公卿:重庆这几年的经济增长虽然很快,但主要是靠投资拉动,而作为市场经济主体的企业则普遍表现不活跃,企业存款比上海广东少得多。重庆要做的准备工作是夯实自己的产业基础,否则,资本和技术还是进不来。

 

  但是另一方面,重庆的优势也很明显:制造成本低,有西部腹地这样一个纵深的市场。我们的城市群比西北密集,长三角要进入西部,脚得先踩上重庆的土地。

 

  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

 

  记者: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依赖外资,借此形成了庞大的外向型产业群,重庆会走这样的路吗?

 

  赵公卿:这条路重庆不能完全照搬。长三角和珠三角主要是搞来料加工型,他们有海港的优势,而重庆走水路到上海的距离大约是2700公里,出口的成本太高。

 

  重庆应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开发高新技术产品,生产附加值高的产品。背靠广阔的西南市场,联合沿海及海外大企业,在重庆建立西部制造中心。

 

  去年,浙江的奥康集团在璧山一掷10亿元打造“西部鞋都”,这个企业为什么选择璧山作为生产基地?因为璧山的制鞋业已成气候,有1800多家皮鞋生产企业,年产皮鞋500多万双。奥康企业看中了那里鞋业生产基础扎实、整合后的前景诱人,而且奥康在浙江的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太高。而璧山制鞋业也在奥康进来后,获得了资金、品牌,市场渠道也更宽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打好基础,走新型工业化的道路,吸引外来的资金,重庆是老工业基地,有西部最好的工业基础,技术和人才优势都非常明显,只要整合好产业基础,创造更好的发展环境,重庆必然是一个投资潜力非常巨大的城市。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