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远去的"鬼门关"--见证嘉陵江航道的变迁
2004-07-13 10:44:01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713日讯:据重庆日报报道,“嘉陵江上滩连滩,滩滩都是鬼门关。半年走一转,十船九打烂。”这首流传在嘉陵江上的民谣道出了嘉陵江曾经是一条充满恶水险滩的航道。

 

  在广元至重庆739公里的主航道,有各种险滩345个,其中武胜段航道又是最险的。这里是山区河流,滩多水急,河床乱石多。82岁的邹明新老人熟悉这段航道的一切,从1962年起,他就担任南渝(南充至重庆)养河段武胜航道工程队队长,负责整治和维护航道达20年之久。“最难过的就是那段‘牛颈子’。”邹明新说。

 

  从武胜段的土地滩到纤藤槽,陆上距离不过两三公里,但嘉陵江在这里绕了一个弯,形如一个“牛颈子”,航道里程达20多公里,沿途有7个险滩,其中包括最险的解放滩。过往的船工这样形容过“牛颈子”的情景:“青山锁银环,嘉陵水回旋,行船数十里,朝发暮还原。”也就是说,船在江上行了一天,还可以看见出发时的地方。在水流又急又乱的解放滩,邹明新曾亲眼见到一只木船摔烂在江心的“五块石”上。

 

  邹明新和同事们的任务是整治和维护航道,保证船只的安全运行。“那时的航道工苦啊,比纤夫的生活好不了多少。”邹明新说。

 

  在枯水季节,每天早晨8时,耙船就开出去了,航道工用耙子清除淤积在航道中的砂石,一直要干到下午6时,每只船每天要挖几十立方米砂石。像这样的耙船,邹明新的工程队有上百只,一些重点险滩需要专门的船只守候清淤。如果有很难清除的砂石,航道工就将它们炸掉,这称作“炸滩”。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嘉陵江的水流在不停地变化,航道工另一项职责是判断航道水流是否适合行船,如果不行,就必须筑坝引导水流归到航槽。航道工根据水流的特点选择不同的坝型筑坝,有丁字坝、顺坝、浅水坝等。然而水流一变,原来筑的坝很可能就不能用了,又得筑新的。因此邹明新和同事们吃住经常都在船上,即使是冬天,他们也必须泡在刺骨的江水里筑坝。

 

  桃花水来了以后,邹明新和同事们也不能闲着,他们还得为今后筑坝备料,并为防洪做好准备。“一年四季都在外面,我生娃儿都回不来,从来就不管家。”邹明新的老伴抱怨。

 

  1995年,武胜县境内的东西关电站蓄水发电,嘉陵江上的“牛颈子”被斩断,一条人工渠道将航道截弯取直。去年,桐子壕电站也蓄水发电,武胜境内的嘉陵江航道只剩下十多公里没有渠化。随着水位的上升,葬送了无数船工生命的险滩永远沉在了江底。

 

  嘉陵江沧海桑田式的变化常常会引发邹明新许多感慨,到江边走走成了他现在主要的休闲方式。76日,从武胜县城的客运码头眺望,山色如黛,嘉陵江缓缓而下,静得像湖水,你很难把她和充满死亡的恶水险滩联系起来。“这里以前就是一个滩,水很急,枯水季节,要让江水归到航槽,需要筑一个顺坝。现在,水深了,水面也宽了差不多一倍。”邹明新对记者说。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