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杨小军教授就《赔偿法》接受重庆晨报专访
2004-08-24 10:24:00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824日讯:据华龙网报道,已颁布并实施9年的《国家赔偿法》列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十五”立法规划,目前处于修改前的紧张调研过程。23日,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教授杨小军在接受重庆晨报记者专访时说:《国家赔偿法》的修改肯定将在5年内完成,对受到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侵害的老百姓来说,最直接的意义是,能更方便地拿到更多赔偿的钱。

 

  国家赔偿杜绝打白条

 

  杨小军受全国人大法工委行政立法研究小组委托,牵头就《国家赔偿法》实施情况进行调研,为将来正式启动修改程序提供理论支持和方案设计。

 

  “我们在西部的四川、沿海两个省以及东北、中部部分省份进行了调研,发现了一些不该有的现象,比如国家赔偿打白条,老百姓告赢了政府,却得不到应有的赔偿。”

 

  杨小军举例说,最为典型的是某省一受害者好不容易拿到了法院关于国家赔偿的判决书,却一直得不到相应国家机关几十万元的赔偿。无奈之下,这名受害者拿着判决书到了北京,准备交给一个拍卖公司进行拍卖。最终由于法律文书不属于商品,没有法律依据,拍卖公司才没有接受。“这是对法院判决有效性的最大嘲弄。”

 

  杨小军说,调研小组已多次召开全国和地区甚至国外专家参与的研讨会,就《国家赔偿法》修改基本达成一致意见。

 

  赔偿范围将扩大

 

  杨小军说,现行《国家赔偿法》是比较初级的赔偿法,过分地考虑了国家财力的承受能力等因素,对国家赔偿的范围限定得非常窄。

 

  例如,政府规范性文件一声令下,禁止摩托车进城,现在全国有100多个城市颁布了“禁摩令”,但对生产厂家、销售商、消费者普遍造成了损害。这却不属于国家赔偿范围。

 

  此外,现在司法赔偿只是部分赔偿,对民事和行政判决错误的,没有涉及赔偿,尤其是故意错判的司法腐败行为,对受害者也不承担赔偿责任。

 

  “修改后的《国家赔偿法》方向明确,赔偿范围肯定会扩大,这是必然的。”杨小军称。

 

  赔偿标准将提高

 

  “现在国家赔偿的标准非常低。”杨小军说,现行的赔偿法只对直接损失进行赔偿,例如一个企业被查封,停业整顿,后来发现弄错了,现行赔偿标准只赔偿直接损失———停业后的经常性费用开支,例如水电费、值班员的工资等。调研中的一致看法认为,企业的利润损失、生产经营损失等间接损失也应纳入赔偿范围内。

 

  受到广泛关注的精神损害赔偿也有望纳入新的《国家赔偿法》。杨小军说,例如公安部门等执法机关抓错了人,目前只按照每天的平均工资进行赔偿,对于受害者的赔偿只是象征性的。而受害者的名誉和精神可能受到更大的损失,有的人因此精神失常、家庭破裂,名誉扫地。例如震惊全国的陕西咸阳“处女嫖娼案”,最终受害者只得到令人难以置信的74.66元的赔偿金。

 

  赔偿程序要简化

 

  杨小军说,现行的《国家赔偿法》,赔偿程序很不合理,增加了“民告官”的难度。侵害单位要自己承认侵害行为,并出具书面文字,再进行赔偿。这就相当于要国家机关“自己打自己耳光”,实在太难了。老百姓不得不反复申诉,反复上访。

 

  而《国家赔偿法》的修改肯定会简化程序,由司法机关判定是否侵害,让“民告官”道路不再如此艰难。

 

  设立赔偿统一支付制度

 

  在调研中杨小军了解到,深圳一年有5000万国家赔偿基金,但没有支付过一笔赔偿。北京市一中院每年80万赔偿金额,但年年支出为零。这并不是没有出现国家赔偿案件,而是侵权机关因为“捅了篓子”,怕影响政绩,宁愿“私了”,通过自己的“小金库”支付,使我们的国家赔偿经费成了一笔无法统计的“烂账”。

 

  调研中大多数人的意见是要建立统一支付制度,由国家财政进行赔偿。杨小军说,今后的模式是,受害者拿到法院的判决书后直接到财政部门领取赔偿金。

 

  -人物简介

 

  杨小军笔名杨小君,籍贯浙江义乌,19595月生于四川简阳,1982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后获西北政法学院硕士学位。1982年至2002年任教于西北政法学院,曾任宪法教研室副主任、行政管理(行政法)系副主任、法学三系主任,2002年至今任教于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现为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