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神秘力量拉她坠入天坑巫溪少女7天奇迹生还
2004-10-14 10:40:57
华夏经纬网

 

 

这就是李中俊掉进的天坑

 

 

 

李中俊(左)如今已能站立

 

 

 

    巫溪县兴寨乡兴寨村,14岁少女李中俊“被人呼喊后”神秘坠入该村一天坑中。就在父母乡邻四处苦寻后的第七天,李中俊竟然独自拄着拐杖走到天坑附近同学的家。那时她已多处受伤全身浮肿,且失血过多,而攀爬天坑时磨破的双手,已没有力气再拥抱因担忧过度而奄奄一息的母亲。

 

乖学生神秘失踪

 

    926日,晚上8时。

 

    按照惯例,巫溪县塘坊中学教务处李主任在第一节晚自习结束后,对到校学生进行清查,发现初三(3)班女生李中俊没有到。

 

    “平时她都很守纪律,这几天也没看见有任何异常举动。”想到这,班主任邓玉有些纳闷。直到27日早上9点,仍不见李中俊到校,邓老师赶紧打电话给其家人联系,父亲李仁平慌了,立即动员所有亲戚、乡里帮忙寻找,但一无所获。

 

    102日,正当全家人几乎绝望时,李仁平的手机突然响起。电话是李中俊的同学田燕打来的,她告诉李仁平,李中俊还活着,此刻正在她的家中。

 

    闻讯后,李仁平一路狂奔到了田燕家,但是看到的情景不由让李仁平揪心般疼痛。

 

    李中俊蓬乱的头发下面色苍白,额头还有一条2寸多长的血口子,已经感染的伤口还往外渗着脓液,血水与泥土混合,沾满了李中俊全身……

 

神秘力量拉她进坑

 

    据李中俊称,926日下午,她去10里路外的学校,快走完机耕道时,隐约听到10米外的天坑边有人叫她,寻声走去,但并没有人。正当她转身往回走时,感觉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往天坑里拉。“脚一虚,整个身子不停地往下落,坑里的树根、蔓藤不停地擦挂我。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中俊醒来,只感觉头一阵眩晕,头上、背上、手臂上钻心地疼,双腿麻木得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周围一片漆黑,雨水早已把衣服淋透,她害怕起来,叫了几声“爷爷”,但除了回音,什么反应也没有……她又昏了过去。

 

76夜艰难挺过

 

    当雨水再次把李中俊淋醒后(据事后推算,此时李中俊已整整昏迷了4天),她这才认真地查看了周围的地形:坑底略呈圆形,直径约六七米,自己正是从天坑坡度较缓的一处摔下来的。借着坑底昏暗的光线,她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湿润的泥土里,而对面就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她尝试着从近60度的缓坡处向上爬,谁知刚爬了三四米,就被重重地摔了下来,她再次晕厥过去。

 

    当她第三次苏醒过来时,她感觉又累又饿,突然想起书包里还有一个小月饼和10多个土豆,她省着吃了一半月饼,继续向上爬。

 

    就这样,累了,趴在地上睡一觉;饿了,吃两个土豆;渴了,掏出兜里的盖子接水喝……每次醒过来,她唯一的念头就是,一定要爬出天坑。

 

    102日早晨,几经磨难的她终于爬到了天坑口,双手指尖已血淋淋地不知道疼痛,牛仔裤紧紧地箍着肿胀的双腿。她呼救了几声,但连自己都听不见。

 

    李中俊想起同学田燕家就在天坑附近,便一路爬去。平时只需四五分钟的路程,她竟爬到中午12点左右才到。支撑不住瘫软在同学家院子的她,终于获救了。

 

每天躺床上14小时

 

    昨日,已住院治疗多日的李中俊终于出院了,但乡卫生院的医生每天仍要来家中为她输液——七天六夜的饥渴和劳累,已经使她非常虚脱,需很长一段时间的药物治疗。

 

    目前,极度虚弱的李中俊还不能正常进食,每天必须睡在床上14个小时以上。直到昨天中午,在父亲李仁平的搀扶下,她才拄着拐杖来到院坝里,久违的阳光让她有点不适应。

 

    非常内向的李中俊这几天更加沉默,只是在见到母亲流泪时,她才会拉着母亲的手轻声说:“我已经(从坑里)起来了,不要担心。”(记者 陈寒星 胡东强 通讯员 马国君 摄影 蓝一 制图)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