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勾兑酒发酵出巨额利润 3000酒作坊无准生证
2004-10-20 10:27:22
华夏经纬网

    据重庆经济报报道,每0.5公斤实际成本只要几毛钱的勾兑散装白酒,经过一些小作坊、小饭店的流通后,便可以每0.5公斤2.5元的价格销售,目前,这是重庆低端酒市场一个公开的“秘密”。但这究竟隐藏着些什么内幕呢?

 

    ■调查·引子

 

    下力人酒后大病

 

    10月3日晚7时许,40多岁的胡才明像往常一样,在他家附近一家小食品店里沽了0.5公斤散装白酒,他要好好喝几杯“解解乏”。

 

    胡才明是从长寿来重庆渝中区打工的“棒棒”,喝高度白酒对像他这种下力人来说,实在是平常事。但当晚发生的事情注定要在胡长明的喝酒史上留下些“教训”:由于高兴,他把酒老板“不要过量”的告诫抛诸脑后。转眼工夫,7两多白酒就下肚了。

 

    胡才明喝下酒后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但睡到半夜,情况不妙,他先是感觉头特别疼,接着就是无休止的呕吐,四肢无力。

 

    此后几天,胡才明大病一场,不仅没有去做业务,连以前的老本都赔了进去。

 

    ■调查·买卖

 

    卖酒不知酒出处

 

    胡才明喝下的白酒是在石板坡一家小食店买的。

 

    靠近观音岩在石板坡地带,房屋出租价格比较便宜,一直是流动人口首选的聚居区。该地聚集了大批小食店。由于所卖物品价格便宜、方便快捷,小食店很受民工欢迎,生意不错。

 

    胡才明喝的酒是不是有问题?这酒来自何处,到底是怎样炮制出来的?当记者向食店老板询问时,却得到否定的回答。食店老板的理由是:他进的酒并不只卖给胡一个人,“其他人喝了都没事……谁叫他喝那么多呢?饭吃多了还要撑死呢。”

 

    据知情者透露,石板坡大多数小食店的散装白酒都是由一个“上家”供应的,“上家”提供上门服务,每隔一两天,她都会自动把酒送来。

 

    散装白酒是没有牌子的,当上家把酒送来后,钱货两讫就了事。

 

  ■调查·利润

 

    散酒翻倍赚钱

 

    小食店大都有两种散装酒,一类是纯粹散装的,这样的酒5毛钱2两;另一类在白酒里泡了枸杞,呈红褐色,5毛钱一两。通常,一家小食店每天能卖5公斤白酒出去。

 

    但这些散装酒进价是多少呢?食店老板多不回答。知情者透露,散装白酒目前的进价是1.4元/0.5公斤,而在数个月前,只要1.2元就可以进到货。

 

    每0.5公斤1.4元左右的白酒,一转过食店老板的手,就会卖到3元左右,泡了枸杞的“高档酒”可卖10元/公斤。

 

    ■调查·内幕

 

    度数可以随便调

 

    为什么白酒进价如此便宜,经营者们都知晓一个秘密:酒是“上家”用酒精勾兑的,自然成本要低得多。但这样便宜的酒也有“风险”,“上家”在卖酒时告诫:一是酒不能一次性卖给顾客多了,二是酒放久了不能卖,否则“会有问题”。

 

    “上家”的告诫是否暗示着什么?直到本月10日上午,记者在此处“潜伏”4天了,向食店提供散装白酒的“上家”终于出现在记者的视线里。这是一位年约50岁左右的妇女,她的酒用数个白色塑料桶装着。她似乎掌握了哪家需要酒,径直就把酒就挑到店里。

 

    为了进一步了解,记者佯装食店老板,以买大量酒为名,和这名妇女套起了近乎:

 

    记:价格是不是可以少点?

 

    酒贩:其他都可以商量,但价格每0.5公斤一块四不能少,现在都是这个行情。

 

    记:我们只要60度的高度酒,你能够达到要求吗?

 

    酒贩:度数可以随便调,想要多少(度)的都可以。

 

    记:我们要得多,是不是要到你家里去拿?

 

    酒贩(犹豫):……你说个地方嘛,我给你们送过来。

 

    记:怎样称呼你呢?

 

    酒贩(不耐烦):大家都是来讨生活的,何必问那么清楚呢?

 

    一说到地方和名字,这名妇女显得有些警觉,她婉言拒绝了记者。

 

    记者随后尾随该供酒妇女走了段很长的路,但她很警觉,每到拐弯处都左右张望,然后迅速地消失在向千厮门方向的支马路尽头。

 

    ■调查·作坊

 

    用水卖出酒价钱

 

    几经周折,记者第三次终于成功跟踪到白酒勾兑作坊,在千厮门一低矮的民房里,散装白酒生产“车间”如实地展现在面前。

 

    记者看到,每桶25公斤装的“白酒”摆满一地。整个房间内没有一点用来酿造酒的粮食,也没有任何生产设备。一些用来加进白酒的香精及焦糖等就直接摆放在地上。

 

    在这家简单的作坊里,记者没有看见任何的酒类生产执照和卫生许可证。

 

    在记者追踪妇女的数天时间里,并未发现其现场兑酒的情况,但知情人透露,这样的散装白酒是如此炮制出来的:先用自来水兑上食用酒精,然后在里面加少许的清酒香精、除苦剂、甜密素等,其目的是使酒与“粮食酒”无差别。

 

    但照这种方法勾兑出来的酒到底要多少成本呢?其与粮食酒又有多大的差别?知情人士给记者算了笔账:目前由于粮食价格较高,散装白酒业的利润空间极少。以玉米为例,每50公斤玉米通常能酿造出22.5公斤左右度数达57~60度的白酒。而目前每50公斤玉米的市价为70元左右,这样一来,用玉米酿出的酒至少要1.6元/0.5公斤,如果加上酿造成本和运输成本,批发价至少要达到2元才不会亏本。目前在市场上,每0.5公斤散装白酒价格为3元。

 

    “勾兑酒是用食用酒精炮制出来的,这样的成本要降低很多,由于小作坊属于无证经营,不会付出税收成本、人工成本等,造价更是低得多,其炮制出来的白酒只在每0.5公斤9毛钱左右。主要是靠自来水卖钱。”业内人士说。

 

 

    3000家酒作坊没领准生证

 

    酿造白酒与酒精勾兑白酒有何区别,记者将取得的白酒样品送至市酒类专卖局,该局工作人员立即分辨出这是“勾兑酒”。工作人员称,用酒精勾兑出来的白酒带有明显的刺鼻味,喝时有明显的苦味,有辣喉的感觉。

 

    明显的隐患

 

    “因为酒直接用自来水勾兑而成,小作坊没有相关的设备去析离水中的杂质和酒精中的杂醇油,所以有这种‘霸道’的味道。”专家指出。

 

    作坊式勾兑酒安全隐患是显然的。作坊勾兑的散装白酒主要存在以下问题:一是调节酒精度时,由于作坊没有相关的设备,食用酒精比例配制过大会使甲醇和杂醇油超标,甲醇在人体内的代谢产物是甲酸和甲醛。因而,在酿酒过程中要严格控制甲醇含量。在白酒中,杂醇油是这样产生的:酿酒原料中的蛋白质经水解生成氨基酸;氨基酸在酵母分泌的脱羧酶和脱氨基酶的作用下,就生成了相应的杂醇油。

 

    国家卫生标准规定,异丁醇与异戊醇(杂醇油)计≤0.20克/100毫升。由于甲醇加水稀释后与酒精有相近的气味,且售价远低于食用酒精,因此一些非法经营者置消费者的生命健康于不顾,直接使用甲醇勾兑白酒。

 

    二是酿造工艺不符合规范,没有按照国家标准GB2757—81《蒸馏酒及配制酒卫生标准》的要求进行生产。

 

    记者了解到,先前国家出于节约粮食等战略考虑,曾允许条件具备的企业在法定的范围内用食用酒精勾兑白酒,但食用酒精与工业酒精有很大差别,前者由蔗糖等原料炮制而成。而工业酒精含有大量的对人体有害的甲醇,故国家向来是严禁用工业酒精勾兑白酒的。

 

  监管的尴尬

 

    勾兑白酒是否可以随意生产?其是否可以任意流入市场?低成本的勾兑酒是否可以达到粮食酒的市场销售价格?对此,各部门的说法却不尽相同。

 

    商委:不管酒生产流通

 

    10月12日,记者向渝中区商委问及“散装白酒”相关问题时,该委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他们不对“三无”散装白酒的勾兑和生产监管。至于小作坊勾兑白酒是否符合相关标准,市场销售价格是否符合规则,则应该由相关的部门来处理。“我们不管酒类生产流通。”工作人员说,市商委有专门的“酒管办”,但渝中区目前没有设立相应机构,具体的设立过程还在“酝酿”中。另一种说法是:酒是由糖酒公司监管,但现在是否还在“运作”就不得而知了。

 

    一个公司也有市场监管职能?当记者向114查询“糖酒公司”办公电话时,却被告知所打电话是“空号”。

 

  质监:只负责中立质检

 

    散装白酒到底该由哪个部门来监管呢?市质监局执法大队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称,我市的烟酒行业向来是由专门的专卖管理部门来管理的,散装白酒的监管在几年前就由市酒类专卖管理局全权负责监督管理。此前两部门曾联合对市场进行过执法,但以后的合作就“基本处于停滞”。“目前的问题是,我们不好越俎代庖。”该工作人员很无奈。

 

    他进一步解释:我市专门负责产品质量检验监督的“重庆市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所”已被剥离出去,成为了一个具有企业性质的赢利性中立收费机构。“现在问题是,倘若我们对所有的白酒勾兑作坊、没有取得酒类生产许可证的企业生产的白酒进行全面检查,其产生的费用很大,这该谁来买单?”这位工作人员反问。

 

    专卖局:拿出证据就查办

 

    负责专门监管的市酒类专卖管理局又是怎样的说法呢?记者几经周折,来到位于朝天门的市酒类专卖管理局。

 

    尽管该局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取得的散装白酒样品用鼻子一闻就立即区分出了“是酒精勾兑的”。但他又说:“你说这是不合格白酒,你能拿出证据来吗?拿出来,一定查!”这里所指的证据是:该酒所含“甲醇、杂醇油”超标的“检验报告”。

 

    “目前我市酒类生产企业有3000多家”,市商委酒类专卖管理局工作人员称,这3000多家企业真正取得《酒类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只有少数的10余家。“三无”小作坊是否可以随意勾兑白酒卖?其低劣的质量是否可以和粮食酒的价格一致?对这种猖狂的生产该怎样监管?对此工作人员却表示出无奈。

 

    他说,在重庆,早前的监管是比较严格,能够勾兑白酒的厂家必须达到严格的卫生和软硬件标准,然后经过酒类管理局的资格认证,并发放《酒类生产许可证》后才能合法生产。但2002年后,酒类生产许可被取消行政性收费,其后相关监管因经费问题而停止。

 

  工商:以无照经营处理

 

    本月13日,记者将了解的情况向渝中区工商局反映,该局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可以向当地的工商所反映情况。记者随即向菜园坝工商所举报,该所工作人员很重视,答复在近日内查实,“但酒的质量结论要质检部门鉴定,我们可以按‘无证照经营’有关工商管理规定处理。”

 

    小资料<<<

 

    甲醇在人体内的代谢产物是甲酸和甲醛,甲酸的毒性比甲醇大6倍,甲醛的毒性比甲醇大30倍。所以人吃进4—10克甲醇,就能引起慢性中毒。它的毒性作用主要表现在损伤视力,使视力减退(不能矫正),视野缩小,以致双目失明,直到死亡。

 

    纯净的杂醇油为无色液体,具有刺鼻的气味和辛辣味,杂醇油的毒性比乙醇大。其中丙醇的毒性相当于乙醇的8.5倍,异丁醇为乙醇的8倍,异戊醇为乙醇的19倍。杂醇油能抑制神经中枢,饮后有头痛、头晕感觉。( 向永志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