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魅力重庆 > 重庆首页 > 巴渝时空

三案例五千万投资亏空 人造景观:冲动的惩罚
2004-11-08 10:41:13
华夏经纬网

    据重庆商报报道,“丰都鬼王”七年搁浅

 

    号称世界最大的摩岩石刻造像——丰都鬼王石刻,躺在长江边,望着滚滚江水等待资金,投资者认为:只有一个空壳的鬼王需要二期工程的完善。然而,整整七年无人投资。

 

    二期工程需要投入1300万,开发商表示心里没底。据称,二期工程主要增强石刻的独特性,在石刻内部将“鬼文化和巴文化”的图案真正细化出来,再把当年没钱做好的配套设施加以完善。

 

    为了搭上1997年“告别三峡游”的快车道,1994年开发至今,鬼王石刻和三峡游一起,几乎同时经历了从辉煌到衰败的全过程。由于资金不能完全到位,鬼王石刻不得不仓促上马。但没想到一炮走红,身高138米、体宽217米、舌长81米、嘴宽20米的鬼王石刻,猎取了大多数游客的好奇心。但鬼王石刻的辉煌,用“昙花一现”来形容最合适不过。据一家做了多年三峡游的旅行社透露,当年凡是花了40元门票的游客,观赏完后都向旅行社反映“没意思”。1998年,市内旅行社陆续将“鬼王石刻”从路线单中抹掉,不再向游客推荐此景点。

 

    “这样的现状一维持就是7年”,知情人透露,7年来,也有好几家投资公司来看过,但最后都没达成初步意向。据悉,今年9月,在丰都旅游局的“旅游发展规划纳要”中,名山鬼城、雪玉洞、南天湖将作为今后3年的发展重点,鬼王石刻却不在其中。

 

    沙坪公园拆了“世界之窗”

 

    风光一时的“悉尼歌剧院”如今变成垃圾景点。记者刘力张路桥摄

 

    近日,随着“艾菲尔铁塔”的一声巨响,这个当年号称“沙坪公园微缩景观”的标志性建筑变成了一堆废铁。“巴黎圣母院”也成一片废墟。至此,整个沙坪公园微缩景观的拆除已宣告接近尾声。

 

  搭建时间仅用一年

 

    据沙坪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回忆,按照1100的比例,所有微缩景观在一年之后全部竣工,改为“世界之窗”的主题公园,宣传口号是“投资两千万,重庆第一所主题公园”。

 

    据投资方之一渝中实业总公司回忆,选择和“香港远田公司”合作,是因为实在太眼馋深圳“锦绣中华”和“世界之窗”的滚滚财源。

 

    游客量从巅峰到低谷

 

    据沙坪公园管委会透露,1993年初,沙坪公园的门票定为60/人。“世界之窗”向市民开放后的头两个月,游客最高峰时门票收入一度逾万元。但两个月后游客量却急剧下降,有时一个月甚至不足2000人。

 

    199311月,“远田公司”宣布撤资,渝中区实业总公司也宣布退出,沙坪坝区政府和城乡委介入,对所有微缩景观进行评估,“远田公司”作为主要投资方,最后将公园10个月的所有门票收入加预备投入资金800万元全部撤走。拆除费高达数万元

 

    “安全隐患严重”、“和周围的园林景观太不协调”、“游客反映太大”,1997年,沙坪公园自掏腰包对微缩景观开始拆除,当年一年就砸进2000万修建的“世界之窗”,或变成几百元的废铁卖掉,或变成一堆废砖堆在公园的后山坡上。目前仅剩11处还残留在公园里,沙坪公园管理处表示,将在两年之内将其全部拆除,拆除后的地方将全部实施绿化。

 

    经营不力“大金鹰”欠债21

 

    南山上的“大金鹰”真正体会到了“高处不胜寒”的滋味。昨日从南山风景管委会传来最新消息:“大金鹰”提出南山植物园的联票计划,遭到风景管委会的断然拒绝。据悉,“大金鹰”已拖欠南山风景管委会21余万元。

 

    和植物园联票经营,是“大金鹰”意图摆脱目前经营窘境的救命稻草。按照“大金鹰”最初的设想,“大金鹰”与植物园票价“合二为一”,实施捆绑式销售,所得年底与植物园按比例分红。用“大金鹰”的话来说,“这是双赢”。

 

    南山植物园认为:联票只是“大金鹰”的一厢情愿。负责人一句话就把大金鹰的路堵死:“旺季期间,植物园每个月的游客量是2万人,大金鹰的游客量是2000人,它会成为植物园的累赘。”这是“大金鹰”的“死穴”。从1998年竣工至今,愿花12元站在“金鹰”头上鸟瞰新重庆的人寥寥无几。

 

    不仅如此,据悉,目前“大金鹰”已拖欠南山风景管委会21余万元。虽然一再强调“现在不赚钱,以后会增值”,“大金鹰”实业总公司仍不得不陷入管委会将用法律手段追债的现实。

 

    “大金鹰”观景台,1996年开发,1998年竣工,占地200亩,投资总额1300万,矗立于南山植物园内708米高处。“大金鹰”实业总公司负责人说,“大金鹰”给自己的定位是“和艾菲尔铁塔一样的城市标志性建筑”。

 

    缺乏规范 导致泛滥

 

    究竟有多少人造景观存在于市内公园、景区,没有任何一个部门能够提供这个数据。如何扼制在景区滥造人造景点,也无一部门能拿得出具体的条例。

 

    规划局说,与房屋建造最大的区别,人造景观属于“软指标”,怎样的一个人造景观是好景观?没有细化的规划条例来界定。尽管规划局也清楚,不符合科学原理的人造景观对景区景点的破坏性很强,但只要手续齐全,程序合法,规划局就让其通过审批。

 

    建委对此的说法大同小异,虽然建委专门设立了“城雕办”,但此部门对此现象也表示“不属其管辖”范围。“城雕办”的相关负责人称,在景区打造雕塑,除了严格审批其程序之外,“其余的我们管不到”。

 

    三大原因促使落败

 

    从客观原因分析,一是旅游项目创意极易抄袭,不像工业产品那样可以申请专利保护;二是审批体制不规范不健全,旅游部门对人造景观普遍无会审权;因而宏观调控乏力,一些地方政府着眼于招商引资和改善地区文化娱乐环境,忽视项目本身效益,未能综合考虑地方利益和企业利益;三是旅游市场发展快速多变,一些企业无充足时间审慎研究,又缺乏高水平的可行性研究和市场调研人员,在主观原因方面,一是经济转轨时期国人急功近利的浮躁心理普遍存在;二是我国旅游开发历史不长,开发商缺乏策划经验,又没有充分重视创造性思维;三是一些先建的旅游景区针对创意易被抄袭摹仿问题,为追求自身利润最大化而将项目主动推向全国各地,形成产业化批量建设,对旅游项目雷同建设推波助澜。

 

    广东省旅游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南江 (记者 陈喻翌)

 

来源:新华网重庆频道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重庆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